第1505章 质问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9-04    作者:梦入洪荒

房间内,柳擎宇和刘婉清兄妹两人多日不见,自然有好多话要说,尤其是刘婉清,当她看到自己电话打出去之后不久,擎宇哥哥便赶到酒店前來支援自己,心中暖暖的,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在这个复杂的、充满了利益与矛盾冲突的社会中感觉到一丝丝的安全,刘婉清开始向柳擎宇倾诉自己当记者的这些年所遇到的种种让她愤怒、让她无奈的事情,讲述她的每一次冒险经历,说的人心情复杂,听的人情绪紧张。

柳擎宇知道自己这个小妹从小就充满了正义感,立志要曝光天下一切不公之事,要为那些实力孱弱的老百姓伸张正义,但是柳擎宇却也清楚,这正义岂是那么容易伸张的,有多少人会为了掩埋正义而暗自谋划,有多少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暗中阻挠,又有多少人会在乎一名小小记者的生命。

记者,有些时候或许会是无冕之王,但是,记者也恰恰是很容易受到伤害的一个群体,因为很多记者都把实事求是当成是自己的责任,但是,实事求是恰恰是有些地方官员、有些大老板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一旦当记者的报道与某些人的根本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们往往就会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

柳擎宇静静的听着,目光充满心疼、充满了怜爱目光,但是对于妹妹的理想和追求,柳擎宇却从來沒有去阻止,因为他知道,身为刘家之人,身上永远都流淌着老爸刘飞骨子里的那种狂傲和嚣张,身上永远运行着匡扶正义、伸张正义、传播正义的基因,既然妹妹选择了这个行业,除非她自愿退出,否则沒有人会去干涉。

“咚咚咚,咚咚咚。”外面传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兄妹两人之间倾诉与倾听之间的和谐关系,柳擎宇的眉头一下子就紧皱起來,而刘婉清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來,她已经隐隐猜到,敲门的这些人恐怕就是那些跟踪自己的人,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刘婉清或许会害怕,或许会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來自保,但是现在,擎宇哥哥在自己的身边,她无所畏惧,因为她相信,只要在擎宇哥哥旁边,沒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到她。

刘婉清冲着柳擎宇嫣然一笑:“擎宇哥哥,我去开门。”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冷冷的观察着事情的进展。

刘婉清打开房门,一大帮人立刻冲了进來,这些人进來之后,先是三个人一左一右一后把刘婉清围在其中,随后,其他三人直奔房间内,把刘婉清的电脑、手机、相机等物品收拢在了一起,这时,最后走进來的那名胖脸的吴队长,他脸色阴沉着看向刘婉清说道:“刘婉清,你涉嫌蓄意扰乱我们鹿鸣市的社会秩序,现在我们要把你带回去协助调查。”

这些人进來的时候,虽然看到柳擎宇在那里低着头坐着,却根本沒有把柳擎宇放在眼中,所以,暂时也沒有人去搭理柳擎宇。

这时,刘婉清却是脸色一寒,冷冷的说道:“带我回去协助调查,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要把我带走。”

“我们是警察。”吴队长黑着脸说道。

“哼,警察,你凭什么说你们是警察,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们,如果你们是警察,请出示工作证,让我确认一下。”刘婉清继续追问道。

“给你。”吴队长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了刘婉清,刘婉清接过一看,笑着念道:“哦,原來你是鹿鸣市上城区东林派出所的小队长啊,不过我很纳闷,我刘婉清只是一名记者,而且是一名国家级报纸的正规记者,你们凭什么要说我扰乱社会秩序,你们有什么证据这样说我。”

吴队长不屑一笑:“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需要知道全力配合我们工作就行了,否则的话,吃了不该吃的苦头那就怨你自己了。”

吴队长话音刚落,柳擎宇已经抬起头來:“哦,一个派出所的小队长竟然能够说出如此霸气十足的话來,看來,我对鹿鸣市公安系统的整顿还是沒有到位啊。”

柳擎宇声音一出,现场很多人身体瞬间就好像触电了一般,充满震惊的看向柳擎宇,因为柳擎宇的声音很多人都是十分熟悉的,这个声音在前段时间可是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前几次重要的新闻发布会柳擎宇可是亲自出面进行发布的,而这些新闻发布会鹿鸣市可都是进行现场直播的。

此时此刻,听到柳擎宇的声音,那位吴队长和所有的队员全都傻眼了。

他们此刻都已经认出柳擎宇的真实身份了,他们万万沒有想到,堂堂的鹿鸣市市长柳擎宇这位大佬竟然会在这个小记者的房间内,该不会是柳市长要和这名女记者开房恰恰被他们给打扰了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后面的事情他们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毕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柳擎宇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看到几个人沉默了起來,柳擎宇沉着脸问道:“是谁派你们过來要抓走刘婉清的。”

柳擎宇沉声问道。

几个人依然保持着沉默,很多人依然沉浸在自己的臆想和恐惧之中。

柳擎宇见状,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公安局局长艾琨的电话:“艾琨同志,问你一个问題,派出上城区东林派出所的警察前往新源大酒店意图抓走女记者刘婉清这件事情是你吩咐的吗。”

艾琨闻言顿时就是一愣,随即立刻摇摇头说道:“柳市长,我并不知道此事,我这就打听清楚向您回话。”

柳擎宇满意的点点头,挂断了电话,随即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这几个人。

此刻,这几个人脸色难看,心情紧张,脑门上冒汗,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踏入到了一个极大的麻烦之中。

过了一会,艾琨的电话打了过來:“柳市长,事情我已经查出來了,那些人是得到了上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卢金耀的指示才去抓捕刘婉清的,而卢金耀则是受到了副区长郭祥福的指示才派人去抓人的。”

听到这里,柳擎宇的脸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随即,他拿出手机直接给秘书长陈棉灿打了一个电话:“棉灿同志,你立刻同志上城区区政府的主要领导到新源大酒店1287房间來,就说我在这里等着他们,另外通知一下上城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卢金耀也过來一趟。”

打完电话之后不到20分钟,上城区区长邢俊辉、副区长郭祥福、以及其他几门副区长、区分局局长卢金耀全都急匆匆的赶了过來。

柳擎宇就那样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邢俊辉、郭祥福、卢金耀等人默默的站在一般,犹如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般,有些畏惧的看着柳擎宇。

柳擎宇的目光直接落在郭祥福的脸上,冷冷的说道:“郭祥福同志,我听卢金耀说,派人去抓捕面前的这位女记者刘婉清是你下达的指示。”

郭祥福的目光看了一眼旁边的邢俊辉,这个指示其实应该说是邢俊辉下达的,自己只是一个执行者和建议者,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自己承担起來,他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是我下达的指示。”

柳擎宇冷冷的问道:“为什么要下达这样的指示,刘婉清的哪些行为影响了所谓的鹿鸣市的社会秩序,为什么我不知道。”

郭祥福立刻脑门冒汗了,只能尽力狡辩道:“柳市长,刘婉清在京华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对我们鹿鸣市水榭花都小区出现的坍塌事件进行了歪曲报道,肆意攻击我们鹿鸣市的政府机关,我认为她的这种行为严重影响到了我们鹿鸣市的社会信誉,破坏了我们鹿鸣市市委市政府、区委区政府的形象,所以才下令把她暂时抓起來进行调查的,而且他还对李老三的亲戚进行采访,我担心她后面会写出更加令人难以接受的文章出來。”

“哦,你说的是京华日报上的那篇文章啊,那个文章我也看了,我沒有感觉到那篇文章有哪里报道失实啊,那里面不管是照片也好,评论也好,全都是有理有据的啊,虽然批评的语气稍微严厉了一些,但是,却并沒有任何主观的臆断,全都是基于现实的基础上,对你们上城区区委区政府的不作为行为进行了批评,甚至对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我认为这些批评非常到位,身为整个事件的主題责任人,我们责无旁贷,你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写了事实,说了实话就要对她采取暴力手段吗,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力。”

说道此处,柳擎宇的目光又直接落在了区分局局长卢金耀的脸上:“卢金耀同志,你身为区分局的局长,什么样的行为违法什么样的行为不违法,难道你连最基本的分析判断都沒有吗,刘婉清有任何的违法行为吗,你凭什么派人去抓人家啊,你这不是执法犯法吗,难道你认为我们现在国家正在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是一句空话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