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强势大爆发(1)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3-11-06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怒了。

柳擎宇真的怒了。

尤其是此时此刻,好兄弟陆钊在手术室内生死未卜,现在苍山市方面竟然玩出这样的手段出來,柳擎宇忍无可忍了。

不过现在,柳擎宇只是把事情交给兄弟们去做,还沒有到他真正出手的时机,因为对他而言,先确保好兄弟陆钊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他必须把所有jīng力全都放在这个上面。

而让柳擎宇稍微有些安心的是,这一次常务副市长唐建国办事十分利索和给力,派出的医疗团队全都苍山市外科手术方面最顶尖的医生,所以对于手术的结果,让柳擎宇还是多了几分期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又是2个多小时过去了。

柳擎宇还在那里默默的站立着。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指示灯突然变了。

柳擎宇原本就焦虑的心境此刻更是紧张到了极点,比自己当时上手术台还要紧张,他的双眼紧紧的注视着手术室的门口。

手术室的房门一开,医生和护士们纷纷走了出來,柳擎宇连忙迎了过去,眼神中充满焦虑的看向其中一名主治医师问道:“医生,我兄弟的伤势如何了。”

那名医生展颜一笑,说道:“嗯,这个小伙子的命很大,那颗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肾穿过去的,如果再稍微偏那么一点点,恐怕小伙子就废了,不过好在那颗子弹虽然造成了一些其他伤势,但是在我们这些医生的协力配合下,所有伤势已经得到了控制,子弹也已经被取出來了,这个小伙子只需要稍微休息几个月,等伤口全都愈合了,就又可以生龙活虎了,你就放心吧。”

听到医生这样说,柳擎宇的心这才放了下來,紧紧的握住医生的手说道:“各位医生,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了。”

柳擎宇一连说了三声谢谢,心中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医生一笑:“沒事,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这时,陆钊的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柳擎宇看到戴着氧气的陆钊此刻已经苏醒了过來,柳擎宇连忙走了过去,看到陆钊正在冲着自己微笑,他轻轻握住陆钊的手说道:“兄弟,你沒事就好,放心吧,我不会让那真正的幕后凶手跑掉的,我必然会为你报今rì一枪之仇。”说话之间,柳擎宇身上杀气汹涌,整个人在那一刻似乎变成了一个杀气腾腾的砍刀,危机四伏。

陆钊微微用力捏了捏柳擎宇的手,微微一笑,虽然沒有任何的言语,但是柳擎宇知道,陆钊对自己充满了信任。

绝对不能让信任自己的兄弟失望,柳擎宇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双眼中杀气凛然。

很快的,陆钊被直接送进了高级病房之内,并且配备了高级护士进行护理。

这时,柳擎宇的手机响了起來。

电话是黄德广打來的:“老大,陆钊怎么样了。”

柳擎宇沉声说道:“陆钊已经手术完了,沒有什么后遗症,休息几个月就沒事了,你那边情况如何。”

听到陆钊沒事了,黄德广那边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连忙说道:“老大,我这边事情全都搞定了,现在网上舆论一片哗然,而且我们也把这份视频发给了一些省级和燕京市的电视台,现在很多电视台都在进行视频编辑,估计会出现在明天的早间新闻之中。”

柳擎宇点点头:“好,你们几个继续盯着这件事情,我还就不信了,我倒是要看看邹家父子有多么大的能量,竟然能够左右苍山市整个市委常委的决策,这一次,我看看他还怎么左右全国媒体的决策。”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直接把电话打给了陆钊的老爸:“陆叔叔,我是擎宇,先向您道个歉,陆钊我们兄弟几个喝酒时,遭遇到了意外,在一场有预谋的谋杀案中,陆钊兄弟为了救我被人打了一枪,现在刚刚手术结束,陆钊兄弟的手术很成功,您不要担心,这件事情我会追查到底的,我一定会把幕后凶手给揪出來的。”

听到柳擎宇的这个电话,电话那头,陆钊的老爸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一张充满威严的国字脸上怒气豁然浮现,不过他的涵养非常高,听完柳擎宇的话之后,并沒有立刻发飙,而是沉声问道:“事情到底是谁干的。”

柳擎宇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讲述了一遍,然后说道:“陆叔叔,现在我手中已经掌握了部分证据,可以肯定的是,黑社会势力头目丁秃子是受到苍山市公安局副局长程一奇的指使才这样做的,而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住他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而他之所以要丢掉这个副局长的位置,是因为不久之前在凯旋大酒店里,因为我要把苏洛雪带离现场,他想要拍邹家父子的马屁,但是却拍在了马腿之上,苍山市市委副书记邹海鹏和李德林恐怕都想要把他这个副局长给拿下,目前,可以肯定的信息就这么多,而更多的信息我还在调查之中,但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动用了很大的能量,苍山市方面想要把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要求我在这次事件中保持沉默,被我给拒绝了,现在,这件事情的很多详情应该已经在网上全都公布出來了,您可以仔细的看一看网上的相关信息,不过陆钊这边您就放心吧,有我和黄德广、梁家源几个兄弟们一起照顾着,不会有事的。”

听到柳擎宇的这番话,陆钊的老爸陆定康脸sè稍微缓和了一些,他知道,以柳擎宇和陆钊、梁家源几人的关系,他们肯定会照顾好陆钊的,对于陆钊这个儿子,陆定康是相当看重的,而陆钊更是他的骄傲,对于柳擎宇提到苍山市方面竟然想要把这件事情大事化小,陆定康异常愤怒,对于柳擎宇在电话中向他透露这件事情,他也看得明白,他知道,这一次,柳擎宇真的是愤怒了,否则的话,这件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告诉自己的。

等挂断电话之后,陆定康先上网仔细查看了一下有关新源大酒店发生事情的详细经过,尤其是看了一下网上的相关视频之后,他彻底震怒了。

陆定康狠狠的拍了一下子桌子,怒声说道:“过分,这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堂堂的公安局副局长居然指使黑恶势力去干这种事情,太荒唐了,太荒唐了。”

随后,陆定康略一犹豫,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白云省省委书记曾鸿涛的电话。

此刻,已经辛苦了一天,晚上有加班批阅文件直到11点的曾鸿涛早已经进入梦乡了。

当他被叮铃铃的电话声给吵醒之后,心情非常不愉快,因为他这个人因为工作太忙,睡觉时间有限,所以对于睡眠质量要求非常高,所以他最讨厌别人半夜给他打电话。

但是看到來电显示,他的睡意一下子就全都消除了,虽然來电号码之人级别不如自己高,但是对方的位置实在是太特殊了,所以,他连忙飞快的穿上睡意,做起身來,这才接通了电话:“陆定康同志,这么晚了來电话,是不是我们白云省又有重大违纪事件了。”

陆定康声音有些低沉着说道:“曾书记,这么晚了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也不完全是因为公事,而是有一件私事想向你反映一下。”

听到不是公事,曾鸿涛的心情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他最担心的就是陆定康有公事,那样的话,不管是对他对白云省來说都不是什么好事,那种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曾鸿涛笑着说道:“老陆啊,你可是吓了我一跳,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咱们是党校老同学了,我的脾气你也清楚,原则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一定帮忙。”

陆钊听曾鸿涛用这种语气说话,便知道他还不清楚新源大酒店发生的事情,便声音低沉的说道:“老曾,我儿子陆钊在你们白云省苍山市新源大酒店内差点被人jǐng匪勾结一枪给打死了,现在他还躺在医院里呢。”

“什么,陆钊差点被人一枪打死。”听到陆定康的陈述,曾鸿涛的脸sè刷的一下便yīn沉了下來,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件事情是假的,因为到他们这种级别的人,很多事情都是清楚的,对于陆定康之子陆钊在华夏龙组工作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而且他见过陆钊,知道陆钊的伸手那是相当厉害的,要说被人用枪打死,他实在不敢相信。

这时,陆定康又说了一句:“我知道这件事情你难以置信,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陆钊是为了救柳擎宇才被枪给打中的,而且让我沒有想到的是,你们白云省竟然有人想要把这件事情给压下來,老曾啊,这件事情的幕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我也看不清楚,你看着办吧,麻烦你了,哦,对了,这件事情里最愤怒的人是柳擎宇,而且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再次上了网络,你可以打开电脑上网看一下这件事情,里面有详细的视频资料。”说完,陆定康挂断了电话。

曾鸿涛听完陆定康的这番话之后,眉头立刻紧紧的皱了起來,同时,他的心头也熊熊的烧伤起了滔天的怒火,这白云省怎么就不能消停一点呢,这才多长时间啊,竟然又要出大事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