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0章 以一对四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8-30    作者:梦入洪荒

臧东升多聪明的一个人啊,听到柳擎宇这样说,立刻明白了柳擎宇的意思,这明显是要大开杀戒的节奏啊,而且现在,整个水榭花都小区新建不久正在交房的楼房竟然全都犹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倒塌了,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鹿鸣市想要捂盖子都捂不住,这件事情指定会闹得全球风雨,柳擎宇在这个时候大开杀戒,倒不失为一手好棋。

想明白这一点,臧东升立刻点点头说道:“恩,柳市长,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们市纪委这边会立刻派人跟进调查的,我们一定会还给李爱财同志一个公道。”

稍微犹豫了一下,臧东升又说道:“这样吧,柳市长,您就让李爱财同志在现场等着就可以了,我们市纪委的人立刻过去把他带走,请他去喝茶。”

听到臧东升最后这句话,柳擎宇笑了,转头看向李爱财说道:“李爱财同志啊,市纪委臧书记刚才说了,让你就在现场等着吧,市纪委的工作人员过一会儿会來人把你带走去喝茶的,所以,对于你的处理意见,我暂时就先不参与了。”

说完,柳擎宇的目光转向城管局局长周勾黑。

这一刻,不管是周勾黑也好,李爱财和赵不安也罢,他们全都充满了畏惧的看着柳擎宇,他们知道柳擎宇强硬,却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能够一个电话就能从市纪委那边调人过來,尤其是李爱财,此刻,他已经后悔死了,如果刚才自己要是老老实实地接受柳擎宇的处理意见,顶多也就是丢官罢职了而已,但是现在,市纪委的人要过來带自己去喝茶,这问題可就严重了啊,自己的问題他自己是清楚的,别的不说,仅仅是家里藏着的现金可就有几千万啊,如果市纪委真的要对自己家里进行搜查的话,那事情可就非常麻烦了。

想到此处,李爱财眼珠转了转,连忙点头哈腰满脸赔笑着对柳擎宇说道:“柳市长,真是对不起啊,刚才我因为情绪激动态度有些不太好,我向您赔礼道歉,我看市纪委就沒有必要麻烦他们了,他们实在是太忙了,您说要怎么处理我我都接受。”

这个时候,李爱财只能厚着脸皮向柳擎宇求饶了。

然而,此刻,柳擎宇的杀心早已经大起,而且第一个祭旗的人也已经选定了就是李爱财,又怎么会再给他机会呢,柳擎宇只是斜着眼睛淡淡的看了李爱财一眼,便淡淡的说道:“李爱财同志啊,你的道歉我可受不起啊,既然你认为我的处理意见不公正,那我就只能请能够给你公正处理意见的部门出面了,好了,别的也不用说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市纪委的工作人员吧,我相信,其他的纪律问題不需要我在强调了吧,从现在开始,你停止一切与外界的联系。”

说道此处,柳擎宇又看向旁边的安监局局长赵不安说道:“赵不安,你负责现场监督李爱财,只要他通过任何方式与外界联系了,那么你的问題也就只能让市纪委去处理了。”

听到市纪委三个字,赵不安脑门上全都是汗,连忙说道:“好的好的,柳市长,请您放心,我一定严格按照您的要求办事。”

柳擎宇这才把目光看向城管局局长周勾黑,柳擎宇冷冷的说道:“周勾黑,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要把你喊过來吗。”

周勾黑有些不解的摇摇头,因为根据他的了解,今天发生的事情是属于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而自己是城管局局长,这事情正常情况下跟自己是沾不着边的啊。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确是跟你沾不着边,但是据我所知,你们城管局在水榭花都小区所在地的棚户区拆迁的过程中,好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吧。”

听到棚户区拆迁几个字,周勾黑的脑门上立刻汗如雨下,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提到了之前的事情,这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看到周勾黑的表情,柳擎宇便隐隐猜到了一些什么,他冷冷的盯着周勾黑看了足足有三分钟的时间,看得周勾黑浑身大汗淋漓,双腿发软。

三分钟之后,柳擎宇才开口说道:“周勾黑,我想要跟你了解一下李老三他们一家的事情,这是你唯一的一个机会,希望你能够抓住。”

说完,柳擎宇便沉默了下來,森冷的目光盯着对方。

周勾黑听到柳擎宇喊自己过來竟然是为了李老三一家人的事情,心中的石头顿时放下了大半,想起之前柳擎宇接连处理了两个局长了,他真的有些害怕了。

稍微沉吟权衡了一下,周勾黑只能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您说得的李老三一家人的事情我倒是听说了一些,据说,当时李老三一家之所以被强拆是因为在之前,由于棚户区的老百姓不认可拆迁补偿方案,在李老三和一些人的组织下,很多棚户区居民一起联合起來对抗拆迁,而拆迁工程队为了杀鸡儆猴,故意先拿李老三一家以及几户参与组织人员的人家人下手,直接先强拆了他们的房子,只是强拆队沒有想到李老三家里还有孩子,不过事后,强拆队并沒有进行任何的补救,反而用这件事情來威胁恫吓那些棚户区居民,警告他们如果谁要是不尽快搬离就会像李老三一家人一样的下场。

经过这么一吓唬,棚户区的人大部分都无奈的搬走了,后來,李老三一家人又组织大家上访,在后來,他女儿在上访中出事,从那以后,敢上访的人就少了,柳市长,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柳擎宇闻言脸上露出不满神色,随即冷冷的说道:“周勾黑同志,你知道的似乎并不比我多多少啊。”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周勾黑遍体生寒,他眼珠转了转,最终才缓缓说道:“柳市长,我又想起一个消息來,强拆的事情我们市城管局虽然也派人参与了,但是,真正主导对水榭花都小区原址棚户区进行强拆的是水榭花都开发商天舟集团旗下的拆迁队,这个拆迁队平时不仅负责天舟集团旗下所有地产项目的强拆,基本上上城区大部分的强拆工作,都是由他们來负责的,据说,天舟集团的股东之一在上城区很有背景。”

话,周勾黑只说道这里便什么都不再说了,但是,他却已经把十分丰富的意思透露在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中了。

而此时此刻,柳擎宇也听懂了周勾黑话中的意思,很显然,周勾黑认为对于棚户区的强拆之事,真正应该承担责任的应该是上城区,而周勾黑的这番话也同时让柳擎宇突然有所醒悟,虽然鹿鸣市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安全生产责任,安监局需要承担责任,但是,真正应该承担第一手责任的应该是上城区的人。

然而,让柳擎宇十分愤怒的是,从整个水榭花都小区倒塌到现在都已经过去1个多小时的时间了,而距离这里事发地最近的上城区区政府竟然沒有一个高层领导过來参与事件的救援指挥等行为。

这些人都在做什么,难道他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安全生产责任事件吗。

想到此处,柳擎宇的眼神狠狠的收缩了起來。

最后,柳擎宇的目光落在了房管局局长孙房多的脸上,沉声说道:“孙房多同志,水榭花都小区的预售许可证是你们房管局颁发的吧。”

孙房多只能苦笑着点点头:“柳市长,我愿意为此承担责任,这件事情我们房管局的确存在着工作上的失误。”

孙房多倒是一个聪明人,直接很主动的表态了。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很好,既然你主动承认错误,那对你就初步先给你一个记大过处分吧,希望你回去之后,立刻组织人员,重新审查有关水榭花都小区的所有资料,尤其是该小区在申请审批的过程中,诸多不合理的地方都要一一给我标记出來,第一时间向我进行汇报,我会根据你的汇报结果,最后确定对你到底应该给予何种最终处罚。”

孙房多闻言心中压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彻底落地了,虽然记大过的处分已经影响到升迁了,但是,相比于赵不安和李爱财这两人,他的处分决定已经轻多了,不过他也清楚,如果自己不能按照柳擎宇的意思很好的完成对审批材料的重新梳理工作,恐怕自己的位置能不能保住还真两说着,不过好在他也是一个聪明人,从柳擎宇与周勾黑的对话中他已经听出來了,柳擎宇对李老三一家人的惨死十分重视,而让自己梳理天舟集团的报审材料很有可能就是针对天舟集团的,不过他也有些犹豫,毕竟,天舟集团曾经给过自己很多好处,自己很多房子都是天舟集团给的,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去梳理那些材料,如何向柳擎宇汇报,这就需要进行权衡了。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柳擎宇拿出一看,是秘书长张以琛打來的。

柳擎宇接通了电话,张以琛声音有些焦虑的说道:“柳市长,又出大事了。”

柳擎宇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