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楼房多米诺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8-26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业主讲到这里,柳擎宇的眉头不由得紧皱了起來,柳擎宇可沒有忘记,他之所以來这里是因为想要看看被强拆房子的李老三一家的原址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了,却沒有想到,这里竟然变成了高楼林立的小区,最不巧的是,这里竟然还发生了业主与开发商之间的纠纷。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的脸色越发显得阴沉起來,他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在自己出发之前,会接到那个敢于直接威胁自己这个堂堂大市长的电话了。

如果,李老三家只是被强拆的话,那么被强拆的可能只是他们一家吗,不可能,这么大面积的小区,可以容纳多少棚户区的居民啊,被强拆的怎么可能会只有李老三一家,那么其他那些被强拆的老百姓哪里去了,他们为什么无人上访呢。

既然强拆了棚户区的局面,按理说开发商从土地成本上已经节省了相当一大部分了,这种情况下,只需要正常经营就可以大赚特赚了,但是,从眼前的情况來看,这天舟集团似乎引起了不少业主的强烈不满啊。

就在柳擎宇思考的时候,让他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突然之间,在售楼部后面的一栋31层高的楼房突然整座楼梯全都倾斜起來,随后,楼房开始缓缓向西边倾斜过去,靠在隔壁相邻的高楼之上,而隔壁的高楼经左边高楼这么一撞,整个楼体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也毫不犹豫的向着西侧倒去,而另外一侧的楼房被这两栋楼向西倾倒的力度那么一撞,也直接很干脆的向西侧倒去。

轰隆隆,轰隆隆,四栋紧邻的高楼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犹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同时朝着一个方向倾倒下去,溅起一阵阵巨大的犹如蘑菇云一般的灰尘。

一时之间,柳擎宇他们站立的这个地方瞬间就被烟尘给笼罩起來,视线尽处一片烟尘。

第一时间,柳擎宇直接拉起胸前的衬衣遮挡在了口鼻之上,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愤怒和悲哀。

烟尘渐渐散去,柳擎宇、程铁牛以及他们周边所有的业主们、以及那些保安、青皮混混们身上到处都是烟尘,有些人甚至被飞溅的石块给砸伤了,鲜血流淌着。

看到此处,柳擎宇沒有丝毫犹豫,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拨通了秘书长陈棉灿的电话:“陈棉灿,老城区、老庙街、天舟集团开发的水榭花都小区四栋楼房发生多米诺骨牌般坍塌,有不少施工工人和一些房屋业主被埋,你立刻组织全市医疗力量和消费救援力量以及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立刻过來进行救援,要尽可能的尽快的在最短时间内把被埋其中的人员给救援处理,同时,你立刻组织市公安局、市安监局、市建设局、市规划局以及所有与之相关的部门一把手和工作人员立刻赶往现场,在救援的同时,立刻组织人员对这起事件进行现场论证和调查,我要在第一时间对此事追究责任,哪个部门一把手敢缺席,直接就地免职。”

而就在柳擎宇打电话的时候,程铁牛也已经拿出手机开始拨打110急救电话,第一时间呼叫救援力量。

而柳擎宇这边打完电话做完指示之后,他沒有丝毫的犹豫,立刻穿过遍地碎石、满地烟尘的倒房区域,快速冲向了那些目前还沒有倒塌的楼房区域,因为柳擎宇知道,此刻,在那些楼房上,每栋楼房上都有装修工人在施工装修,此时此刻,为了避免这些楼房也有可能会步前面那些楼房的后尘,他要尽可能的在第一时间把这些人全都给疏散出來,以确保这些人员的安全,至于柳擎宇自己的安全,他早就已经忘之脑后了,此刻的柳擎宇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尽可能的疏散其他那些沒有倒塌的楼房里的人们。

此时此刻,当现场那些业主和保安、青皮混混们看到柳擎宇竟然单枪匹马的冲进了还在冒着烟尘的现场的时候,很多人脸上全都露出了震惊惊骇之色,他们想不明白,这个满脸灰尘的身材高大的男子到底在想什么,要去干什么,难道他不知道此时此刻,整个小区内的楼房危急密布,既然这些楼房可能会倒塌,那些由同样施工队建筑的楼房又怎么可能会幸免呢,难道他就不害怕吗,难道他不要命了吗。

此时此刻,现场所有人全都愣愣的望着柳擎宇那渐渐被烟尘所遮挡笼罩的背影说不出话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程铁牛看到柳擎宇突然冲进了烟尘之中,立刻明白了柳擎宇的意思,他二话沒说,先是对周围的众人大声喊道:“在现场的各位请相互组织着帮忙救人吧,这些楼房里恐怕有几十人被埋在里面呢,这些人可都是我们的同胞啊,第一时间救援,他们就多了一份活着的希望,刚才进去的那个人是我们鹿鸣市的市长柳擎宇,他进去疏散其他楼层里的人去了。”

说完,程铁牛沒有丝毫犹豫,紧跟在柳擎宇的身后冲进了茫茫烟尘之中。

现场,那些原本与保安、青皮混混们对峙着的业主们听到程铁牛那番话之后,他们先是一愣,随即,当他们想明白程铁牛这番话的含义之后,所有人全都被彻底震撼住了。

他们谁都沒有想到,很多老百姓心中一心为民的柳市长竟然悄无声息的來到了他们身边,而且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一切,而且第一时间冲进了危急重重的烟尘之中去疏散其他暂时还沒有倾倒的其他楼层里的人去了。

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多么强大的魄力啊。

要知道,那些暂时还在矗立的楼房随时都有倾倒的威胁,柳擎宇的生命随时可能因为楼房的倾倒崩塌而彻底终结,但是,他却沒有害怕,沒有后退,竟然第一时间冲了进去。

而这个时候,在外面的人已经听到柳擎宇中气十足的呐喊声:“各位水榭花都小区内的人听着,小区内一号楼、二号楼、三号楼、四号楼都已经倒塌了,整个小区内楼房建筑十分严重,请在其他楼的施工队伍、业主们尽快出來,以免楼房倒塌把你们埋住。”

一遍,一遍,又一遍,柳擎宇声嘶力竭的声音在整个小区、整条街道上回响着。

柳擎宇已经把吃奶的劲都使上了,为了让更多的人从危机之中摆脱出來,他拼了。

一遍,一遍,又一遍。

柳擎宇不知道喊了多少遍,他的声音已经渐渐变得嘶哑起來,但是他却依然不厌其烦的一座楼一座楼的接连喊过去。

在柳擎宇身边,犹如半截黑塔一般的程铁牛紧紧的站着,柳擎宇喊完一遍之后,他立刻接着再喊上一遍,两人的声音在整座犹如孤岛一般的小区内回荡着。

这时,不知道是哪名勇敢的业主突然猛的一咬牙,丢掉了手中维权的横幅,直接扑向了已经成为了一堆建筑垃圾的楼房处,一块砖一块砖的往外搬,汗水,淌满了他的脸颊,灰尘让他的脸上成为了一个泥人,他沒有任何怨言,就那样一块砖一块砖的往外搬。

这就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前一刻他还在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而声嘶力竭的呐喊,后一刻,在他的权力还沒有得到伸张的时候,他却伸出了援助之手,他想要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去挽救那些被埋藏在楼房废墟中的同胞们。

这个人的做法很快感染了其他人,很多业主全都加入了救援的队伍,这一刻,沒有人在去顾及那些保安、顾及那些青皮混混,因为在救人与维护自己的权力面前,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而这个时候,那些原本阻止这些业主们靠近售楼部的保安和青皮混混们再也沒有一个人阻拦这些业主们,任由他们从自己身边飞快的冲了进去,然后搬着一块块或轻或重的建筑垃圾跑出來。

很快的,有几名保安和几名青皮混混也加入到了救援的大军之中,这一刻,之前所有的对峙、恩怨全都被大家抛之脑后。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要挽救那些被埋在建筑废墟下的同胞们。

而在水榭花都小区内,在柳擎宇和程铁牛不断的呼喊声中,已经有几十个人从不同的楼房中跑了出來,跑向了大门外面。

随后,柳擎宇对这些人进行询问之后,当他得知有些楼层内还有人听不到他们的呐喊声之后,柳擎宇直接咬了咬牙,对程铁牛说道:“铁牛,从现在开始,咱们两人每个人一栋楼,先直接上到最高层,然后从最高层往下逐层进行排查,直到确认每层楼都沒有人了为止。”

程铁牛沒有丝毫的犹豫,只是轻轻点点头,随后,两人各自选了一栋楼,便开始了艰苦的排查。

生与死,此刻早已经被两人置之度外,柳擎宇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救人,救更多的人,对程铁牛而言,老大都不怕死,自己又有啥可怕的。

而此时此刻,柳擎宇和程铁牛并不知道,他们所在的楼房也已经开始有些摇摇欲坠起來,危急,随时都可能发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