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5章 限时破案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8-16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电话里传來了嘟嘟嘟的忙音,赵喜明气得直接把手机狠狠的拍在桌子上,脸上写满了愤怒,咬着牙说道:“柳擎宇啊柳擎宇,我看你是成天看着我不顺眼想要找我的麻烦啊,奶奶的,早晚有一天老子我要废了你。”说话之间,赵喜明眼神之中闪过两道怨毒之色。

赵喜明绝对不是一个心甘情愿被人鱼肉的角色,而且颇有手段,在接到柳擎宇的指示之后,他立刻一个命令把整个市公安局所有的副局长们以及主要的局里骨干力量全都给直接召集了起來,直奔孙海平出事的车祸现场,到了现场之后,赵喜明亲自分配任务,竭尽一切可能想要把整个案子给破了,他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柳擎宇不断的给自己出难題,因为他清楚,一旦自己被柳擎宇抓住把柄的话,恐怕这个市局局长位置就要丢了。

市局的警察同志其实可以工作效率非常之高的,关键就是看他们想干不想干,看领导要求他们,毕竟,在很多人心中,给公家做事完全沒有必要全身心的去付出,只要能够交差就可以了,但是今天,赵喜明下达死命令必须全力出击,所以,所有的警察全都在拼尽全力去寻找每一丝线索和疑点。

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调查之后,各种线索和相关资料一一汇总到事发现场的临时应急指挥车内,赵喜明带着几名副局长仔细研究了各种线索之后,赵喜明最终自己直接作出判断:“我看从我们目前所掌握的线索來看,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題就是如何找出这个肇事逃逸的卡车司机,只有找到他,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和证据,或者是挖出他背后可能存在的指使者,大家认为呢。”

现场众位副局长们顿时全都使劲的点点头,对于赵喜明的这个观点表示赞同。

这时,赵喜明接着说道:“不过从我们队监控录像的调查來看,这个卡车司机十分狡猾,他这个卡车所停靠的位置也十分讲究,这个地方是一个监控死角,我们的监控摄像机根本无法知道他所在这个区域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事发时路过的车辆比较多,我们根本无法判定到底哪辆车在他的卡车旁边停下,更无法判定这个卡车司机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逃离现场的,我们甚至可以假设,如果这个卡车司机涉嫌谋杀孙海平总工的话,那么他必定有接应伙伴,对方肯定早就设计好了一切,那么,接应他的人恐怕现在已经带着他逃离了现场,甚至逃离了我们鹿鸣市,毕竟,现在已经2个小时过去了,我们要想找出这个卡车司机恐怕要费一番心思了,柳市长要求我们必须要在明天9点钟之前查出这个卡车司机,我感觉不太可能,大家认为呢。”

现场众人顿时全都沉默了下來,很多人还是比较认同赵喜明的观点的。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副局长艾琨突然抬起头來沉声说道:“赵局长,我认为卡车司机弃车逃跑的路段來看,虽然他停车的位置沒有监控摄像机,但是由于这个路段是直行路段,沒有岔口,所以,我们只需要对这个卡车停车时间前后10分钟或者更长时间内经过这辆卡车的所有车辆以及去向进行严密查看,逐个分析排查,也未必不能找出货车司机到底在哪里,因为从现场卡车司机停车之后便离奇消失的情况來看,货车司机肯定是有接应的同伴,而且从我们在卡车司机停车路段前后的监控录像來看,这个卡车司机并沒有单独出现,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肯定他是坐在汽车内隐藏了身体之后离开的,所以,我认为我们只要逐个汽车去排查的话,也许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赵喜明淡淡一笑:“艾琨同志说得沒错,逐个去排查肯定能够找到一些线索,但问題是柳市长只给了我们一个晚上的时间,你认为我们有办法在一个晚上的时间内逐个进行排查吗,从我们现场取得的资料來看,即便是卡车司机停车十分钟内,经过这辆卡车的汽车也多达50辆以上,你要逐个派车的话需要多长时间,就算每个汽车你用30分钟可以排查清楚,50辆汽车也需要25个小时啊,而我们现在有多长时间,从现在到明天早晨9点,我们只有12个小时,时间上恐怕不太够,就算我们可以分成若干个小组一起展开调查,但是,如果卡车司机并不是在停车后10分钟内逃离现场的,而是在20分钟后逃离现场的呢,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扩大排查范围呢。”

说道这里,赵喜明说道:“艾琨同志锲而不舍的精神十分可嘉,但是现在,我们需要寻找一个更好的破案方案,不知道大家有吗。”

众人再次全都沉默了下來。

赵喜明只能叹息一声说道:“看來,我只能去找柳市长要求他再多给我们一些时间了,否则的话,我们根本无法完成任务。”

想到此处,赵喜明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柳擎宇的电话:“柳市长,我是赵喜明。”

柳擎宇沉声道:“赵喜明同志,现在案件调查的进展如何了,有沒有什么明显的线索。”

赵喜明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我们已经发行了肇事逃逸的卡车司机的卡车,从现场的情况來看,卡车司机的逃跑是有人接应的,但是如果要对经过卡车的每辆汽车逐个进行排查的话,恐怕沒有一两天时间根本是排查不完的。”

柳擎宇听到这里,脸色立刻阴沉了下來:“赵喜明同志,我再次郑重的跟你强调一点,我们现在已经沒有多长时间了,现在,孙海平总工车祸死亡的消息已经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闹得世人皆知,尤其是各大股票论坛里的人更是全都知道了,甚至有些地方的电视台都已经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如果我们不能在明天9点半开盘之前查出真凶的话,恐怕明天一开盘我们鹿鸣市造船厂的股票价格就会立刻狂跌不止,记住,我们这一次所面对的对手十分阴险奸诈,他们已经把每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全都给利用上了,我们唯有破案查到真凶才能向世人交代,向股民们交代,也才有可能止住开盘跌停的悲剧,所以,赵喜明同志,你们必须要在明天9点钟之前把真凶给我查出來。”

赵喜明依然苦着脸说道:“柳市长,不是我无能啊,而是我们办案真的需要时间,您也是干过公安局局长的人,你应该知道办案的基本规律的,有些案子你就算是再努力也未必能够破案,而有些时候,破案也是需要运气成分在里面的,我只能说,在这个案子里,我们市公安局会竭尽全力24小时不眠不休也要尽快破案。”

“你确定不能在明天9点钟之前破案。”柳擎宇听完之后,语气出奇的平静,不过却问出了一句近乎于摊牌的问題。

赵喜明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咬着牙说道:“柳市长,我不确定,我只能说,我们会尽量尽早破案,但是什么时间破案,我不能保证。”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好,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带着所有市局的副局长们都到市政府会议室來一趟,现场只需要留下那些中层们负责处理就行了,20分钟内必须赶过來,这个沒有问題吧。”

“沒问題,我们保证准时赶到。”赵喜明这个时候可不敢再啰嗦了,毫不犹豫的说道,因为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市政府开车最多也就15分钟的车程,更何况他们开的是警车。

只是在返回去的路上,赵喜明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因为他想不明白柳擎宇为什么要突然之间把他和所有的市局副局长们全都喊去市政府,柳擎宇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而赵喜明不知道的是,就在柳擎宇给他打完电话之后,柳擎宇便直接起身來到了市委书记沈鸿飞的办公室内,沈鸿飞看到柳擎宇的到來,感觉到十分震惊,不过还是起身相迎说道:“我说擎宇同志啊,你那边那么忙,怎么有时间跑到我这边來了,昨天你们市政府的救市行动相当出色,我很满意。”

柳擎宇听沈鸿飞的话说得有意思,便笑着说道:“沈书记啊,我的确很忙啊,不过为了让您明天继续对我们市政府的行动满意,我今天不得不亲自过來一趟了,因为我得请您去我们市政府一趟。”

“去市政府一趟。”沈鸿飞听着柳擎宇这话,感觉到有些摸不着头脑,要知道,现在几乎市委市政府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了,只有他们有限几个鹿鸣市的大领导们还在轮流加班盯着救市的这件事情,而沈鸿飞身为鹿鸣市的一把手,更是不敢轻易的回去,以免万一发生一些需要他协调的事情,他无法及时到位。

在沈鸿飞疑惑的目光中,柳擎宇为沈鸿飞解开了谜題,告知了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