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 刁难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8-13    作者:梦入洪荒

这名外国记者提问过后,现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來,所有人全都在注意倾听着柳擎宇的答案,因为柳擎宇刚才的分析已经将所有人的胃口全都吊了起來,毕竟,他们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详实而全面的分析,如此具体而有策略的控制手法,所以,大家也都想听一听柳擎宇对于这些大事的看法。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说道:“办法也不是沒有,但是其过程却是痛苦而漫长的,首先,我们必须要肯定一点,那就是持续的改革开放,继续大力发展经济,只有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了,实力强大了,我们才能真正的留住那些超级学霸,留住那些有创意有智慧的人才;其次,我们必须要在人才培养上下功夫,必须要下大力气培养我们国家高级人才的创新性,要鼓励创新,鼓励创意,而这一点,我们必须要从教育模式的探索上去下功夫。

最后一点,那就是我们必须要想办法提供优厚的条件和待遇去留住那些人才,去吸引那些人才,只有人才,才是对付人才的办法,也就是说,我们要想对付国际宽客,我们就必须要培养我们自己的宽客或者引入能够为我所用的宽客,这一点,其实和网络黑客的概念差不多,只有用黑客对付黑客才能最终保证信息安全,也只有用宽客來对付宽客,我们才能够保证我们的金融安全。”

这时,那名记者又问道:“柳市长,那你认为,面对这次针对鹿鸣市造船厂來势汹汹的做空危急,你们鹿鸣市打算如何应对。”

很显然,这个记者开始套柳擎宇的话了,如果柳擎宇讲了,那名那些幕后的黑手们必然会看到,就有可能针锋相对的采取对应的措施,而如果柳擎宇不讲,那名很多人就会对鹿鸣市是否有能力应对这次的危急产生质疑,从而增加全国甚至全球股民对应鹿鸣市造船厂股票前途的不信任,这将会直接影响到马上就要开盘的鹿鸣市造船厂股票的前途,甚至极其有可能会刚刚开盘,造船厂股票就会直接跌停。

此时此刻,在鹿鸣市城乡结合部一处别墅内,三井缸泰、托马斯、马库斯三人正在观看着视频直播,当三人看到这名记者的提问之时,托马斯立刻转头笑着看向三井缸泰说道:“三井缸泰,这个记者是你安排的吧。”

三井缸泰嘿嘿一笑:“沒错,是我安排的,虽然我不确定柳擎宇会不会出席这次新闻发布会,但是我认为,对付中国人,我们还是有备无患嘛,多留一些后手也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我们自己的成功,不过我不得不承认,柳擎宇这个对手真的挺可怕的,他是一个很有战略眼光的人,他能够透过鹿鸣市造船厂股票的危急看到整个天涯省甚至是整个华夏金融市场所面临的严峻局势,甚至能够提出以宽客來应对宽客的办法,从这一点上來看,我的的确确挺佩服他的。”

托马斯也轻轻点点头说道:“是啊,从柳擎宇今天的表现來看,这个柳擎宇确确实实是一个真正的人才,不仅具有战略眼光,而且具有丰富的金融知识和计算机知识,综合能力也非常强,一会马上就要开盘了,这次操盘我们还真得小心一点,我看柳擎宇这个样子,似乎对于这次操盘胸有成竹,而且这次为造船厂股票操盘的是以前的老操盘手马珂,这个家伙还是有着相当实力的,当初我们用美人计让王精卫把马珂给逼走了,沒有想到这次柳擎宇竟然把这家伙给请回去了,而且我们派出杀手也沒有搞定此事,所以,这次我们必须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绝对不能在第一天的操盘中就输给马珂,尤其是在目前,我们还占据如此巨大优势的情况下。”

说道此处,托马斯双眼中突然闪过两道寒光:“三井缸泰,你通知下去,如果要是第一天就输给了马珂的话,那些操盘手中有人会倒霉的。”

看到托马斯眼神中那凛冽的杀机,三井缸泰微微缩了缩脖子,他知道,这个托马斯表面上看起來总是会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暖人微笑,实际上,此人做事一向狠辣,为了目标可以不择手段,尤其是在涉及到金融战争的时候,往往杀气十足,不把对手杀得尸横遍野绝不收兵,这位本身也是一位高段位的股神级牛人,只不过他现在已经不负责实际的操盘了,只是负责对总体形势的把控。

一时之间,整个别墅内顿时忙碌起來,在别墅顶楼的大厅内,几十名世界顶级操盘手在仔细研究着制定今天开盘之后的各种战略战术,对于老板的指示他们不敢有丝毫的轻视,因为他们可是清楚的记得,就在一年前曾经有一名操盘手由于操盘中接听电话分心,导致操盘损失了2000多万元,说实在的,损失2000多万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操盘手來说只是小CASE罢了,但是,这位操盘手十分悲剧的正赶上老板托马斯过來巡视,结果,这次操盘结束之后,这个可怜的操盘手直接被托马斯命令将其当着所有操盘手的面放进了一个大个的塑料桶里,然后往塑料桶里注满了水泥,将操盘手直接给埋沒了,随后,整个塑料桶连同水泥、悲剧的操盘手一起丢进了河里。

这个时候,沒有人敢有丝毫的松懈,因为胜利了,他们将会获得巨额的分红,失败了,就有可能面临悲剧性的惩罚。

此刻,在新闻发布会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注视着柳擎宇,默默的等待着,大家都等着柳擎宇的回答。

柳擎宇只是淡淡一笑,对于这名外国记者的鬼心思柳擎宇又怎么可能沒有洞悉呢,不过,这种问題对柳擎宇來说也沒有任何的压力,柳擎宇笑着说道:“我们的应对办法十分简单,第一,我们要坚决和做空造船厂股票的做空势力斗争到底,我们会在我们的预期时间内把造船厂的股票拉升到正常的价位,我们要确保我们造船厂的股票市值反映其合理的价值。

这第二嘛,我们鹿鸣市将会坚决贯彻中央会议的指示精神,继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不变调,保持公共支出力度,继续减轻企业负担,引导和撬动更多民间资金增加投入,同时,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合理的流动性,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和水平。”

说完这两点之后,柳擎宇满脸微笑着看向这名记者:“这位外国记者朋友,对于我的回答你还满意吗。”

那名记者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是用这种方式來回答他的问題,他听得出來,柳擎宇所说的这两点其实都十分重要,但是呢,这两点说得只是战略层面的内容,对于他对于他背后的人來说并沒有太大的帮助,这名记者眼珠一转,立刻笑着说道:“柳市长这个问題回答的挺好的,我很满意,不过我还想再问柳市长一个问題,柳市长,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你们鹿鸣市这一次通过公开招标的形式想要筹集200亿元來作为资本应对做空,但是现在,三大公司决定不和你们鹿鸣市合作了,这也就意味着你们鹿鸣市将无法筹集到足够的资本去应对做空势力的反击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刚才虽然分析了那么多,说了那么多,虽然你的话听起來头头是道的,但问題是,你就算是制定出再好的经济政策和金融政策,你手中沒有资金,你们鹿鸣市又如何打赢这场金融战争呢。

你们拿什么來应对做空势力疯狂的砸盘呢,你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会不会只是一种自我催眠甚至是忽悠股民、忽悠大众的一种官话式的说辞呢,你的这种行为会不会也是官场上的惯用伎俩呢,你这样说这样表演、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难道你认为,仅仅是凭借着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就能够忽悠股民们不抛售鹿鸣市造船厂的股票吗。”

这名记者这番话一说出來,现场立刻稍微显得有些骚乱起來,很多人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流露出各种各样的神态,因为这个记者刚才所说的这些问題如果不是这名记者提醒,大家还真的忽视了,现在经过这名记者一提醒大家才醒悟过來,虽然柳擎宇刚才分析得头头是道的,但问題是分析得再好,也只是分析,而鹿鸣市造船厂的股票如果沒有足够的资金來护盘的话,那么今天一旦复牌,恐怕弄不好一开盘就会再次跌停,而这对于现场和网络上那些观看视频直播的股民來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悲剧,这也意味着他们手中的股票市值将会再次缩水,意味着他们的资产将会再次缩水。

所以,此时此刻,众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了柳擎宇的脸上,大家全都在等待着柳擎宇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

看到这种情况,在别墅内,三井缸泰和托马斯、马库斯等人脸上再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们知道,这次,柳擎宇有麻烦了,毕竟,沒有资金,你还参加什么新闻发布会吗,你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嘛。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