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2章 暗藏危机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8-10    作者:梦入洪荒

马珂一边翻阅着报名资料上的那些竞标公司名单,一边轻轻用手敲击着茶几说道:“柳市长,不知道你注意沒有,这次竞标中,我们国内的风投公司竟然只來了五家,而外资背景的却來了这么多家,这种情况有些不太寻常。”

柳擎宇问道:“哦,何以见得,为什么不寻常。”

马珂沉声道:“柳市长,以我对国内风险投资领域的了解,我们国内的风投资金公司还是有着相当数量和质量的,正常情况下,以我们鹿鸣市这一次这么大的宣传力度,來个把十來家肯定沒有问題的,但是,现在却只是到了这区区五家,而这五家公司却几乎大部分都属于二线公司,真正的一线公司只有那么一两家,我认为这种情况绝对不同寻常,根据我们金融斗士的思维方式,事出反常必为妖,也就是说,在这次公开竞标的背后,肯定有一只看不见的幕后黑手在暗中操控着一些事情,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策划的这次公开竞标,很有可能已经成为某些人或者某些势力暗中操控的目标,而如果继续按照这个模式操作下去,我担心最终的公开竞标结果恐怕未必会按照我们的意思去进行。”

说道此处,马珂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柳市长,我认为我们应该暂时停止这次公开招标,或者是延后进行,最好是找出为什么这次参与竞标的国内公司这么少的原因之后再重新开标,只有这样才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马珂啊,你既然是搞金融的,你应该清楚,目前的造船厂股票不可能无限期停牌,你认为,造船厂的股票还能在等多久,我认为,或许国内的一些公司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因素并不愿意加入到我们鹿鸣市这次公开融资之中,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鹿鸣市的整体战略计划,因为我们的目标十分明确,我们就是要融资救市造船厂股票,只要我们能够融到足够的资金,那么至于这笔资金到底是日资背景的还是美资背景的或者是国内资金,其实沒有多大的关系,走吧,我们去投标现场看看,到底有哪些公司中标,现在,我们沒有多长时间可以等待了。”

说着,柳擎宇站起身來,马珂只能苦笑着跟在柳擎宇身后向外走去。

市招标办,综合竞标会议室内,19家公司的竞标代表一一走上主席团,将自己密封好的竞标文件递交到公证员手中,由公证员检查之后交给招标公司主持人,在一个长条形的桌子上一一摆好,等所有竞标公司把招标文件全都递交上竞标文件之后,由主持人负责主持公开唱标,由专业人员在公证员的见证下一一打开密封文件,把每一家竞标公司准备拿出來的资金数量以及对收益、时间、监管等方面的核心条件通过投影机全都投射到投影幕布上,让现场的人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

而在综合会议室旁边的小会议室内,柳擎宇和马珂两人正在通过数据共享系统和视频监控系统,全程观看着整个大会议室内的竞标情况,在他们两人旁边市招标办主任杨得志则坐在旁边为两人服务着,不断给两人的茶杯里倒水,跑前跑后的,看起來十分忙碌。

竞标现场,随着一家家公司的竞标文件逐一打开,竞标条件和资金逐渐公开,现场的气氛开始变得紧致起來。

因为就是在于现场只有一道屏风之隔的另外一个空间内,专业评标委员会的11名委员们正在根据评标规则,对现场每一个刚刚公布完信息的竞标文件的各种条件进行综合评定后进行打分,评标委员会每打完一家公司的分数之后,在现场的大屏幕上,就会出现这家公司的分数以及相应的排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19家竞标公司的分数也逐渐的出來了。

排名第一的是一家日资公司,,日青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计划出资128亿元,排名第二的是一家美资背景的公司,,美狄亚控股集团,计划出资87亿元,排名第三是一家新加坡的公司,,宜丰控股集团,计划出资76亿元,而国内唯一进入排名前十的是一家名为华夏安全投资有限公司的公司,计划出资36亿元,排名第5。

当所有排名全都打出來之后,很快就到了公布最终中标名单的时候了,根据竞标规则,只要前三名的出资总额超过200亿资金,那么就会宣布前三名为中标公司,此刻,整个会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來,大家全都在默默的等待着,因为根据这次竞标的安排,公布最终的中标名单是要由市长柳擎宇亲自來公布的。

此刻,在隔壁的小会议室内,在看完整个竞标的结果之后,马珂的脸色显得异常阴沉。

马珂沉吟了半晌,猛的抬起头來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市长,我认为这次的竞标结果对于我们的这次救市行为存在着比较大的安全隐患。”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存在着比较大的安全隐患,何以见得。”

这时,旁边的市招标办主任杨得志看到两人水杯里的水已经少了一半,立刻十分殷勤的为两人倒满水,随后默默的坐在一边。

马珂看了旁边的杨得志一眼,看到柳擎宇并沒有让他走的意思,似乎是对杨得志十分信任,也就沒有再顾及什么,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观点:“柳市长,我想您应该知道,我们这次之所以要融资200亿元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们是为了救市,是为了对付恶意做空势力对我们造船厂股票的强力打压,而恶意做空势力到底的是谁,到现在为止,民间有着诸多的猜测,但是,根据我的分析,这些恶意做空势力中,日资背景、美资背景、港资台资背景的资金要占据相当一部分份额,而国内也有相当一部分资金趁机作乱,意图做空A股,趁机崛起利益甚至是扰乱我们华夏的金融体系,因为一旦股市完蛋了,那么我们的银行系统就会受到强力冲击,而一旦银行系统出现问題,那么我们恐怕就会爆发大规模的经济危机了,而经济危机一旦來临,那么我们的改革开放进程就会受到严重拖累,影响到人民对国家的信心。”

马珂刚刚说道这里,柳擎宇便直接问道:“马珂,你为什么说日资、美资和港资台资背景的资金在这次做空势力中占有相当的份额呢。”

马珂笑道:“柳市长,这个非常简单,首先,根据我所掌握的信息,这些年來,日本一直再通过其强大的经济实力、资金势力,通过港、台两地向我们华夏进行迂回进入资金,所以,一些港资、台资背景的资金看似港资、台资背景,其实,在这些资金的背后,可能是美资,也可能是日资在幕后控制着,而这些资金多年前就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和手段渗透进入我们华夏,掌控了一些买办机构,通过与这些人组成利益共同体的模式來捆绑双方的利益,而这些资金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赚钱,核心目是为了给抗战纪念日添乱,为了扰乱我们华夏经济发展的步伐。”

说道此处,马珂声音低沉的说道:“柳市长,我相信您身为市长,这些事情您肯定是清楚的,所以,我认为,现在,如果我们要是宣布这日青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美狄亚控股集团、宜丰控股集团这三家公司中标我们的融资竞标的话,我认为这和引狼入室沒有什么区别,因为首先,虽然我们不能肯定这三家公司到底有沒有参与到这次的做空行动之中,但是,一旦他们中标,也就意味着他们是可以派人对我们整个资金的流向进行监管的,这也就意味着很有可能我们的所有操盘行动将会曝光在他们的监督之下,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这三家公司中的一家或者多家公司与恶意做空资金有关联的话,那么我们的操盘行为很有可能会为他们所知晓,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操盘打赢对手。”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马珂同志,你有沒有想过,假设对方真的与恶意做空资金有联系的话,那么他们愿意拿着自己的资金与自己战斗吗,这个从逻辑上來讲是行不通的吗,那么我们不妨逆向推理一下,他们既然出资金,肯定是要赚钱的,所以,他们才必须要去监管资金流向,所以呢,从资本利益至上的这个原则來讲,这些竞标的公司不可能让自己的资金与自己的资金打架,最终得不偿失。”

说道此处,柳擎宇又接着说道:“还有一点,马珂同志,我得提醒你一下,这次竞标我们是面向全球进行宣传的,甚至今天的竞标现场也是面向全球进行视频直播的,在眼前的这种情况之下,我们鹿鸣市是绝对不可能言而无信的取消中标结果的,这样做是要承担政治风险的,所以,这个结果我们鹿鸣市必须要承认。”

“不行,我不同意。”马珂闻言愤怒的拍着桌子大声的吼道。

此刻,外面静悄悄的,所以,马珂的声音外面的人是可以听到一些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