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说服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8-07    作者:梦入洪荒

陈棉灿沉声说道:“石久茂,柳市长让我告诉你,做人啊,有些时候还是要有一些底线的好,否则的话,夜路走得多了,早晚会遇见鬼的。”

“柳市长还说,他这个市长虽然做事比较高调,对下属干部们要求比较严格,但是呢,他的心胸足够大,如果一些官员知道自己的错误,知错能改,能够及时作出一些措施去弥补,他还是会给予尽可能的宽大处理的,或许位置不一定能够保得住,但是,在其他方面却可以做出一些比较大的影响,柳市长还说,其实你还是有些才华的,如果真的能够改邪归正的话,即便是不从政,也有很多其他的工作可以做,而且只要你努力,肯定能够做好。”

陈棉灿说道这里,声音戛然而止,目光淡淡的看向石久茂说道:“石久茂啊,柳市长的意思我已经原话转达了,今后的事情到底该如何去做,就看你自己的了,你记住,被动不如主动,官场之上,很多人信奉的原则是沒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利益和自己的危机面前,很多人会毫不犹豫的把曾经的朋友推出去当替罪羊的,而一般而言,替罪羊的下场都是比较悲惨的,因为推出替罪羊的那个人为了让替罪羊老老实实的去当替罪羊,肯定还会准备很多后手逼迫他去心甘情愿的当的,至少,也要让替罪羊不敢轻易开口,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到底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陈棉灿转身离去。

陈棉灿走了,财政局的这位副局长石久茂却陷入到了深深的思虑之中。

陈棉灿的话犹如一记记重锤一般,狠狠的敲击在他的脑袋上,震得他眼前金星乱冒,一直以來,他都把局长王遮天当成是自己的贵人或者是靠山,但是他却万万沒有想到,这一次,王遮天竟然把自己推出來当替罪羊。

此刻,石久茂想起了自己的老婆,想起了王遮天的情人,各种各样的人物在石久茂的脑海中不断浮现,过往的种种片段开始浮现在石久茂的心中,种种的屈辱也犹如锋利的小刀一般,一刀一刀的割着他的心头肉,石久茂知道,虽然自己现在官居财政局副局长,也算是位高权重,各个单位的人到财政局來的时候,也都要对他卑躬屈膝、毕恭毕敬的,但是,他的这种风光却是付出了很多的屈辱之后换來的,而现在,这种高价换來的风光马上也要被人给剥夺了。

他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他沒有靠山、沒有背景,沒有人帮他说话。

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石久茂内心在不断的挣扎,屈辱、不甘、绝望的种种情绪在他内心深处酝酿着,交杂着,泪水,竟然顺着他这名男子汉的眼角不争气的滑落。

第二天上午,经过一夜休整的柳擎宇再次精神抖擞的出现在市长办公室内,他首先听取了秘书长陈棉灿的汇报,陈棉灿说道:“柳市长,现在市招标网和省招标办以及咱们的市政府官方网站上以及天涯省卫视频道以及大面积将我们鹿鸣市要通过招标形式筹集200亿资金來救市鹿鸣市造船厂的信息发布出去了,现在反响十分强烈,有一些美国媒体对我们鹿鸣市政府出面救市的行为给予了十分强烈的批评,用语十分严厉,还说要我们必须要立刻停止救市行为,要我们尊重市场规律。”

柳擎宇不屑一笑:“外国媒体,你就直接当他们是在放弃好了,尤其是那些西方媒体,美国媒体,他们一向秉承双重标准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别的不说,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韩国救市长达3年时间,同样的08年金融危机之中,美国政府的救市行为长达四年,德国救市五年,1962年日本股灾的时候,日本政府救市时间长达7年,凭什么那么多国家包括美国都在危机中救市了,那些外国媒体和美国媒体连屁都不放一个,而我们鹿鸣市要救市的时候,他们却甚嚣尘上呢,不用搭理他们,他们就是想要给我们鹿鸣市施加一些压力罢了,他们的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那些恶意做空势力來摇旗呐喊而已,而我们鹿鸣市市政府要做的就是维护我们鹿鸣市股市的安全,维护我们鹿鸣市造船厂股票的安全,确保我们鹿鸣市人民的正当利益不会受到侵犯。”

听柳擎宇这样说,陈棉灿这才放下心來,随即又说道:“柳市长,您把开标时间定在2天之后,这时间是不是有些太紧啊,恐怕这个时间又会引起一些国内外媒体的狂批了。”

柳擎宇依然是表情淡定,笑着说道:“批评,他们凭什么批评,我们这次是面向全球公开招标的,虽然准备时间短了一些,与我们现行招标法上规定的20天的公示期不一样,但是我们不也在招标信息中说了吗,我们这次招标情况特殊,虽然全球公示,但是并不属于公开招标,而是属于邀标形势,既然是邀标,那么对公示时间就是沒有限制的,我们之所以要全球公示的目的也就是为了确保本次招标的公开、公平和公正而已,我们的做法完全是合情合法的,谁愿意说就说去呗。”

陈棉灿又笑了,这个柳市长,风格还真是强势,跟着这样强势的领导做事,他感觉到现在工作起來特别带劲,那种感觉和前任市长在任之时做事总是瞻前顾后的感觉完全是不同的。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办公桌上的闹铃响了起來,柳擎宇看了看时间,笑着说道:“棉灿,还有别的事情吗。”

陈棉灿摇摇头,柳擎宇立刻起身说道:“沒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要去市委那边开例行常委会了,正好今天我想就昨天发生在鹿鸣市造船厂的事情再拿出來说道说道,财政局那边做事实在是太过分了。”

说完,柳擎宇脸上还带着几分怒气的离开了。

市委常委会会议室内,所有的市委常委们全都已经到齐了。

沈鸿飞主持这次会议。

沈鸿飞笑着说道:“今天是例行常委会,按照惯例呢,我们应该先回顾一下上周的工作情况,不过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造船厂那件事情大家都比较关注,柳擎宇同志啊,你就先说一说造船厂那边的事情,现在进展如何了,我们还有哪些地方需要进行协调配合。”

沈鸿飞一上來就让柳擎宇发言,充分表现出他对造船厂事件的关心,对柳擎宇的重视,也让在场所有人知道了他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而此刻,常务副市长廖志财却是沒有微微的皱了皱。

柳擎宇也不客气,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沈书记,各位,昨天造船厂职工们聚众闹事的危急已经摆平了,职工们现在已经开始回到岗位上正常工作了,当然,我也按照之前的承诺给他们发了一个月的工资,并承诺在半个月之内把其他拖欠的工资给他们补齐,当然了,这样做的原因是我们必须要在半个月之内在股市上将恶意做空势力彻底清除出去,并将造船厂的股价拉升到正常的水平,让股民再次对我们鹿鸣市造船厂的未來充满信心。”

沈鸿飞不由得眉头一皱:“柳擎宇,半个月的时间你那边够用吗。”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沈书记,我认为有半个月的时间基本上差不多了,2天后我们会就行200亿资金的招标募集大会,我们会要求资金在大会后第二天晚上之前必须要到达,而现在操盘手我们已经确定了,也就是说,最终留给我们的操盘时间有12天,我认为有这12天基本上就够用了。”

廖志财不由得眉头一皱:“柳市长,虽然有12天时间,但是如果考虑到其中还有周六周日,恐怕时间最多也不过才七八天而已,这点时间够用吗。”

柳擎宇笑道:“为什么不够用呢,我们造船厂的股票不过也才经过连续5个跌停板而已,只要我们在这8天的时间内拉升出5个涨停板來股价不就基本上能够恢复到正常水平吗,更何况我们肯定会不止拉升出5个涨停板啊。”

话说道这里,柳擎宇的目光扫了一眼廖志财,随即目光渐渐变得有些阴冷起來:“廖志财同志,关于造船厂股市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件事情我心中有数,不过,有件事情我得当着大家的面跟你好好的聊聊了,昨天,我们在常委会上说得非常清楚,要你回去之后尽快组织财政局那边筹集6000万现金尽快送到造船厂那边去,但是结果呢,造船厂那边过來四五个小时都沒有收到现金,负责现场协调的王红波通知差点被那些愤怒的造船厂职工们给淹沒了,而后來我给财政局局长打电话也找不到人,后來无奈的给你打了个电话,通知你必须要在一个小时之内把钱送到现场,但是结果呢,财政局那边的人竟然迟到了整整20多分钟,你可知道,如果当时要不是我紧急向市委沈书记求救,恐怕我们鹿鸣市将会发生第一次严重的群体**件。”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