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 勃然大怒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8-03    作者:梦入洪荒

“什么,造船厂那边的职工工资到现在还沒有到位,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廖志财和财政局那边到底是怎么搞的。”听到王红波那充满了沙哑和焦虑的声音,柳擎宇的脸色顿时便铁青起來。

柳擎宇可是从造船厂现场过來的,他太清楚造船厂那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势了,现在职工们发工资的安慰下暂时平静了下來,如果市政府要是连发工资这个最基本的事情都无法兑现的话,市政府今后还如何再取信于老百姓,如何取信于造船厂的职工,今后造船厂的工作如何展开。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对王红波说道:“王红波同志,你尽管放心,我保证一个小时之内让人把钱送到造船厂去。”

王红波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但是眼神之中依然写满了焦虑。

对于柳擎宇与廖志财之间的矛盾他是非常清楚的,他可以确定,今天之所以会出现今天这种事情,其根源肯定是出在廖志财那边。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的脸色显得异常阴沉,他目光扫视了一下现场众人,随即说道:“大家先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这边需要先处理一下造船厂那边的事情。”

说完,柳擎宇也不避讳大家,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市财政局局长王遮天的电话,然而,出乎柳擎宇意料的是,王遮天的电话竟然处于关机状态,这让柳擎宇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生死攸关的时候,造船厂那边七八千人等着钱发工资呢,这个时候你的电话关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柳擎宇的眼神中掠过一道寒光,随即直接拨通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廖志财的电话:“廖志财同志,市财政局那边6000万的现金准备好了吗。”

廖志财立刻笑着说道:“应该准备好了吧,我开完会之后就把这件事打电话通知市财政局办公室了,他们肯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的。”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廖志财同志,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沒有准备好,而且我拨打财政局局长王遮天的手机时他的手机竟然处于关机状态,廖志财同志,麻烦你告诉他,如果他不难保证在一个小时之内把6000万的现金准备好并准时运送到造船厂的话,那么他这个财政局局长就别干了,还有,廖志财同志,在常委会上的时候,市委沈书记早就说过了,在造船厂这件事情上所有人必须要配合我,包括你在内,现在财政局是处于你的分管之下的,如果财政局那边工作出现了问題,我第一个拿你是问,你自己掂量着办吧。”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虽然电话挂断了,但是柳擎宇心中的怒火却已经开始噌噌的往外冒了,柳擎宇已经看出來了,市财政局的王遮天是廖志财一手提拔起來的,所以对廖志财的话言听计从,这一次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廖志财提前授意的,至于说王遮天的电话打不通,柳擎宇相信事后对方会有一百种理由去解释,但是不管他如何解释,对柳擎宇來说那全都无所谓,因为他看到是王遮天沒有严格执行他的意思,而廖志财沒有落实他的指示。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拨通了秘书长陈棉灿的电话:“棉灿啊,你帮我物色一个能够胜任市财政局局长位置的人选,要那种工作能力强、人品素质过硬的干部,我准备把王遮天给撤换了。”

陈棉灿一听,当时惊得瞪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柳擎宇刚刚上任才两个多月的时间,竟然要直接撤换财政局局长,这也太猛了一点吧,不过陈棉灿却十分明智的点点头说道:“好的,柳市长,我会留意的,争取进行形成相关的材料送给您过目。”

此刻,会议室内,不管是国资委的沈珈毅也好,造船厂的副董事长齐柏青也好,还是其他人,所有人全都被柳擎宇所表现出來的强势和果断给震慑住了。

要知道,仅仅是一个电话之后,柳擎宇不仅直接那话敲打了常务副市长廖志财,而且直接就决定要撤换财政局局长王遮天了,虽然柳擎宇身为市长有这个权力去撤换财政局局长,但由于财政局局长关系重大,对于这个人性市委书记也是会重点关注一下的,而且王遮天可是廖志财挑拨起來的人,现在柳擎宇竟然要撤换他,廖志财能答应吗,那么很显然,将來围绕着财政局局长的位置各方又会展开新一轮的博弈。

这么短时间树敌这么多,柳擎宇做好准备了吗,尤其是现在还需要联合起來搞定造船厂这件事情,这个时候得罪了廖志财,柳擎宇这样做合适吗。

一时之间,各种想法在众人的脑海中浮现。

这个时候,沈鸿飞充分表现出了他的大局观,沒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开始操作这件事情。

而此刻,财政局局长王遮天正在与廖志财用另外一部手机通电话:“廖市长,接下來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钱送到造船厂去。”

廖志财立刻点点头说道:“去,必须要去,否则柳擎宇肯定会出手对付你的,但是呢,也不能完全按照柳擎宇的意思去,这样,柳擎宇不是说让一个小时之内必须把6000万送过去吗,你等到1小时20分钟之后再把钱送过去,我相信王红波肯定有办法再多支撑20分钟的,到那个时候,你把钱送到,然后在大肆宣传一番你们是多么不容易才筹集到了这笔钱,博得王红波和现场群众们的同情和支持,到时候柳擎宇要想动你恐怕也得考虑考虑,毕竟你并不是沒有做事,只是因为事情太困难了,所以稍微晚了一些而已,他不应该对你出手的,到时候即便是他出手我也有办法回击他,而且我相信,沈鸿飞书记也不一定愿意把你撤换了。”

说话之间,廖志财信心十足。

听到廖志财这样说,王遮天也就放心了,点点头说道:“好的,廖市长,我坚决按照您的指示行事。”

此时此刻,在市政府会议室内,就在众人以为柳擎宇给陈棉灿打完电话,这件事情就算告一段落的时候,柳擎宇却再次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沈书记,我想麻烦您一件事情。”

沈鸿飞一愣,这刚刚开完会,柳擎宇求我做什么,不过还是问道:“什么事情。”

“沈书记,是这样的,市财政局到现在为止在造船厂事件中并沒有给予积极的配合,刚才王红波给我打过來电话,说是之前说好的6000万到现在为止财政局那边还沒有送过去,而王红波为了稳定人心已经当场承诺肯定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将6000万现金送到现场,我刚才以及给财政局那边下死命令要求他们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把钱送到,但是现在,我现在担心财政局那边不能按时把钱送到,本來我想要动用市长基金來解决此事的,但是我的市长基金只剩下可怜的区区几百万了,所以,这件事情只能向沈书记你求援了,你的书记基金里面应该有几千万吧。”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沈鸿飞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对于柳擎宇的担心他还是相当认可的,他虽然沒有去现场,但是关于现场的事情他了解得一清二楚,总是有人在不断的向他反馈着那边的消息,所以,柳擎宇说要向他求援的时候,他沒有丝毫的犹豫,点点头说道:“恩,我的书记基金里还剩下七千多万呢,我这就派人想办法在半个小时时间内筹集到6000万现金,确保一个小时之内送到造船厂去。”

听到沈鸿飞的承诺,柳擎宇这才放下心來,点点头说道:“好的,沈书记,那您就辛苦一下吧。”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再次看向造船厂副董事长齐柏青说道:“齐柏青同志,你在详细给我介绍一下马珂这个人,今天晚上咱们两个亲自上门去拜会一下他,争取把他请出山來操盘这次的造船厂股市反击战。”

齐柏青听柳擎宇这样说,心情立刻激动起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要亲自登门去请马珂,这样做可是太给马珂面子了,他估计马珂肯定无法拒绝一个市长的亲自相邀的,所以,他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对马珂的了解全部讲了出來。

而就在柳擎宇他们这边在紧锣密鼓的了解马珂的时候,在造船厂办公大楼前,王红波那边的形势已经变得非常严峻了。

随着王红波承诺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逐渐临近,造船厂的职工们开始骚动起來,很多距离王红波比较近的人甚至已经开始指责起王红波來:“王副市长,该不会柳市长和你在忽悠我们这些老百姓吧,从柳市长告诉我们让我们等着领工资到现在都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我们站得都有些累了,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啊。”

“就是啊,同志们,我们绝对不能再被这些贪官污吏给忽悠了,现在距离王副市长承诺的一个小时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如果5分钟之后送钱的运输车还不到的话,我们就直接去堵市政府的大门口去,这次,柳市长可别想像刚才那么轻易的就把我们忽悠住了。”人群中一个人大声的喊道。

很快的,他的这个提议获得了现场很多人的支持,原本排成两队的职工们队形已经渐渐开始变得散乱起來,大门口已经被打开,越來越多的人已经开始向着大门口外面涌去。

危急,一触即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