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5章 直接打脸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7-13    作者:梦入洪荒

挑拨离间!柳擎宇这一招挑拨离间用得出神入化却又了无痕迹,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但是,就在在自然之中,柳擎宇却在一向保持彼此无碍的陈棉灿与廖志财之间栽下了一根刺,这根刺也许现在还没有什么,但是,随着时间渐渐发酵,随着一次次事件的累积,柳擎宇相信,这根刺早晚会成为分化陈棉灿与廖志财两人关系的一个重要砝码。

这是阳谋!是所有人全都看得清楚摆在明面上的阳谋,但是,不管是陈棉灿也好,廖志财也好,他们却必须得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办,去想,因为他们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目前这种结果,因为结果一旦改变,那么他们自己的威信将会受到极大的损伤,他们谁也损失不起。

会议室内的气氛因为柳擎宇的超级强势一下子就变得僵硬起来,虽然很多党组成员心中有些不满,但是,这个时候,明显是柳擎宇与廖志财之间在斗争,他们这个时候谁也也不愿意出头,坐山观虎斗的好戏他们还是愿意看的。不管谁胜谁败对他们来说都没有任何损失。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房门咯吱一响,一个肥胖矮小的身影从房门外挤了进来,光秃秃的脑门一进来便引起了柳擎宇的注意。

众人的目光也在这个最为微妙的时刻转移到了走进来这个男人的身上。

此人年纪在五十多岁,身材矮胖光头没戴帽子,挺着大肚子,一双金鱼眼上有着深深的黑眼圈,步履虚浮却迈着不慌不忙的方步,看起来官气十足。

一进房门,看到众人的架势,此人的脸色顿时便是一沉,他不难看出,恐怕众人已经正式开会了,根本就没有等他,这让他心中对柳擎宇多了几分不满。因为以前市长在任的时候,哪怕他来得再晚,也会等一等的,但是新市长上任之后根本就没有等他的意思,这明显是对他这个财政局局长、市政府党组成员的不尊重啊。

所以,王遮天进门之后,立刻哈哈大笑着说道:“哎呦,柳市长,各位同志们,真是对不起啊,局里有些事情一时之间走不开,所以来晚了,还请各位见谅啊。”

说着,他迈步就要往自己的座位坐下去。

柳擎宇却突然说话了:“这位同志,你是谁啊?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的会议室,谁让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一边说着,柳擎宇一边目光看向市政府秘书长陈棉灿十分不满的说道:“我说陈棉灿同志,你这个会议是怎么组织的?怎么什么人都让往会议室里面闯啊?”

一句话,现场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很多人再次瞪大了眼睛,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柳擎宇。

很明显,柳擎宇这番话一说出来,明显就是没有把王遮天这位鹿鸣市牛逼哄哄的财政局局长放在眼中啊,而且听柳擎宇的意思,似乎把王遮天当成了闲杂人员了。

柳擎宇可能不认识王遮天吗?理论上是可能的,因为柳擎宇的的确确没有与王遮天单独见过面,而且也没有人为他们彼此介绍过,但是,从情理上来讲,王遮天在这个时候走进会议室,又说出了那样一番话,就算是没有多少常识之人也应该可以推断的出,这个人肯定不是普通人,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就会知道此人就是财政局局长、党组成员王遮天。更何况以柳擎宇如此年轻就当上市长的智商,又怎么可能分析不出来王遮天的身份呢?

但是,柳擎宇却偏偏装作不知道,那么众人就不难推断出,柳擎宇今天这样说这样做明显就是在给王遮天难看啊?明显是在借机嘲讽王遮天啊!这就是在打王遮天的脸啊!

犀利,这个市长的作风实在是太犀利了。一点面子都不肯落啊。

此时此刻,所有市政府的党组成员们全都对柳擎宇这个新任市长的强势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而此刻,王遮天正好位于自己的座位上方正想要坐下去,而柳擎宇这么一说,他那肥嘟嘟的胖脸上肌肉一抽一抽的,脸色阴晴不定难看至极,他现在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尴尬,实在是太尴尬了!想自己堂堂鹿鸣市财政局局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就算是一般副市长都得敬着自己几分的鹿鸣市牛逼人物的存在,柳擎宇竟然说不认识自己,还要把自己当成是闲杂人等给轰出去,柳擎宇这一巴掌打得也太响亮一些了,太让王遮天难看了。

王遮天的胸口一起一伏的,心中的怒气勉强压抑着,眼神中已经闪烁出了怨毒之色,他的心中已经开始盘算着今后该怎么样在工作中与柳擎宇唱反调、阳奉阴违了。

这时,廖志财看到王遮天被柳擎宇给打脸了,连忙站出来说道:“柳市长,您可能不认识王遮天同志,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鹿鸣市市政府党组成员、市财政局局长王遮天同志。”

王遮天见状只能咬着牙冲着柳擎宇挤出了一个笑容算是示意,柳擎宇只是冷冷的扫了王遮天一眼说道:“哦,原来这位就是王遮天同志啊,看来我这眼神的确不太好,不过看到王遮天同志的身材,我恐怕有些明白为什么王遮天同志会迟到了,别人需要十分钟才能走完的路程,恐怕王遮天同志得用30分钟,所以啊,王遮天同志这次迟到倒是有情可原了,理解啊理解,理解万岁嘛,好了,王遮天同志,你就先坐下吧,之前会议上我们说过的内容散会之后你找比较熟悉的同志们询问了解一下。不过接下来的会议你暂时就先不要表态了,毕竟你错过了很多会议内容嘛,今天你就先当个听众好了。”

说着,柳擎宇看向秘书长陈棉灿说道:“陈棉灿同志,你接着说,把最近发生在旅游系统的问题都详细的介绍一下。”

柳擎宇说完,目光便收了回来,低头看着手中的水杯开始轻轻的喝水品茶了。

此刻,原本还想要在会议上闹一闹事的王遮天顿时便犹如哑巴吃黄连一般,有苦难言,他想要闹事,但柳擎宇却在会议一开始便以不知道之前开会的时候讲了什么为由阻止了他后面的发言,很显然,柳擎宇这样做用意深远,这一招是杀鸡儆猴,今后不管是谁要是再迟到的话,恐怕会被柳擎宇暂时剥夺本次会议的发言权,如果是一般的会议倒是好一些,但是如果要是关系到各方利益的会议如果要是迟到的话,一旦失去发言权的话,那么恐怕损失会非常惨重。

不得不说,柳擎宇这一招敲山震虎、杀鸡儆猴的策略仅仅是第一次出手便成功在现场各位市政府党组成员心中敲响了警钟,今后不管是谁要想跟王遮天这样以玩迟到来刷自己的存在感的话,不仅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因为柳擎宇不是前任市长,柳擎宇这家伙做事杀伐果决,强势异常,根本不跟你按理出牌。

此刻,当陈棉灿再次开始讲述的时候,原本还想要为王遮天在说两句的廖志财看到陈棉灿那阴沉的眼神之神,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王遮天本身就是自己的人,就算自己再为他说话,现在的结果恐怕也很难改变了,但是如果自己再次打断陈棉灿讲话的话,恐怕陈棉灿内心深处肯定会把自己给恨死的,自己可以第一次不给陈棉灿面子打断他的讲话,但是如果第二次在来一次的话,恐怕陈棉灿肯定会嫉恨自己的,这一点,久经官场的他心中是门清的。所以,他只能暂时按下心思,静静的听着陈棉灿讲话。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

等到廖志财和在场市政府党组成员们听完陈棉灿的讲述的鹿鸣市宰客事件以及导游大骂游客事件以及现在舆论的发酵结果之后,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也没有想到,目前整个事件竟然会发酵到如此程度。

尤其是廖志财,由于鹿鸣市是一个以旅游为主导产业的城市,所以,旅游产业这个肥美的领域自然是由他这位常务副市长亲自主管的,当这次宰客事件以及导游大骂游客事件爆发出来之后,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的重视,因为类似的事件鹿鸣市每年甚至每个月都会爆出来那么一两起,所以他早就见怪不怪了,根本就没有在意,也没有去派人去调查此事。他以为这件事情闹腾那么一两天也就过去了。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酵到这种程度,他的脸色已经变得严峻起来。

等陈棉灿说完之后,柳擎宇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全场,随即沉声说道:“同志们,陈棉灿同志说的情况大家现在都知道了吧?目前的舆论形势对我们鹿鸣市来说十分严峻啊,一个处理不好,就将会对我们鹿鸣市的旅游产业产生致命的影响,大家说一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是应该先启动问责机制呢?还是应该先想办法去解决问题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