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4章 斗心眼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7-13    作者:梦入洪荒

时间,在飞快的流逝着,柳擎宇最后看了一眼手表,距离既定时间还有不到10秒钟,常务副市长廖志财依然没有到场,难道廖志财想要带头扫自己这个新任市长的面子吗?

柳擎宇的眼神开始变得锋利起来。

虽然没有与廖志财见过面,但是柳擎宇心中却很清楚,廖志财对自己肯定十分不爽,原因很简单,去年自己来鹿鸣市度蜜月的时候,与鹿鸣四少发生过冲突,而鹿鸣四少为首之人便是廖志财的儿子廖小龙,而那一次,自己动用了背后关系,逼得廖小龙他们四人不得不亲自登门道歉,算是狠狠的打了廖志财以及鹿鸣四少背后之人的脸,也因此与他们结下了梁子。廖志财如果因此对自己不满柳擎宇倒是能够理解。

但是理解归理解,如果廖志财想要采用这种方式来表达的话,那可不是柳擎宇能够容忍的,毕竟,新市长刚刚上垩任,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情便是树立威信,如果刚刚上垩任第一次会议就被廖志财给扫了面子,那么以后再召开市政垩府党组会议的话,柳擎宇的话语权恐怕将会受到极大压缩。

此刻,其他副市长们已经全部到场了,大家全都望着柳擎宇左手边那个空空荡荡的位置,对于柳擎宇与鹿鸣四少之间的矛盾大部分的副市长还是知道的,所以,现在廖志财久久没有出现,也的的确确被众人看做了廖志财对柳擎宇的一种示威,大家都开始期待起柳擎宇如何处理廖志财迟到之事。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就在众人认为廖志财必定要迟到的时候,门口处脚步声响起,随即人影一闪,挺着大肚子满脸油光闪亮的常务副市长廖志财走进了会议上内,一进来便哈哈大笑着说道:“哎呦,大家都来了啊,都挺积极的嘛,幸好我没有迟到,否则就要让大家久等了。”

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的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自始至终也没有与柳擎宇打招呼,很显然,他对柳擎宇的不爽还是清晰的表达出来了。

看到廖志财竟然踩着点走进了会议室,柳擎宇眼神中的锋芒稍微收敛了一些,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现在,唯一确定迟到的只有一个人——财政局局长王遮天,这个人柳擎宇也知道,他是鹿鸣四少之一王鼎天的老爸。同时,王鼎天这个财政局局长也是常务副市长廖志财的铁杆心腹。

柳擎宇并不傻,廖志财虽然没有迟到,是踩着点过来的,但是这种态度就已经说明,他对柳擎宇根本没有那种绝对的尊重,而王遮天的迟到恐怕也不是偶然,很有可能是廖志财与王遮天两人早就商量好的,是故意来给自己难看的。

对于这种情况,柳擎宇自然没有一点紧张和不安,相反的,这种情况为官多年,他也见得不少了,不过是一种对人的心理压力罢了,不过这种事情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一旦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一把手的权威。

柳擎宇对这种情况自然驾轻就熟,他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全场,淡淡的说道:“好了,大家都到得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就开始正式开会吧,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事情是……”

柳擎宇的话刚刚说道这里,常务副市长廖志财便打断了柳擎宇的话说道:“柳市长,我们的人还没有到齐呢,咱们市政垩府党组成员、财政局局长王遮天同志还没有到呢,要不我们等他一下吧,大家说呢?”

虽然话是对柳擎宇说的,但是最后一句大家说呢,却将他的野心充分暴露出来,他在没有征得柳擎宇同意的情况下,便把说话的对象改变成对大家说,很显然,他这是打算越俎代庖啊,如果柳擎宇要是稍微智商差一点或者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的话,那么一旦让廖志财的计划得逞,那么柳擎宇在市政垩府党组成员众人眼中威信将会一落千丈。

柳擎宇眉毛微微挑了挑,在廖志财话音刚刚落下之后,没有等其他市政垩府党组成员反映过了的时候,柳擎宇已经脸色阴沉的看向市政垩府党组成员、市政垩府秘书长陈棉灿问道:“陈棉灿同志,你有没有通知王遮天同志开会的详细时间和不能迟到的意思?”

陈棉灿心中有些郁闷,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柳擎宇这个时候虽然看似拿自己开刀,其实,这一拳打得不是自己,而是廖志财。

陈棉灿只能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我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通知的。”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直接说道:“好,既然陈棉灿同志都已经通知到了,那么王遮天同志没有及时赶到,肯定是有他理由和特殊原因的,那么我们就不用等了,而且今后开党组会的时候,不管谁迟到了,咱们都不需要等待,会议正常开会,如果有谁在一定时间内总是迟到的话,那以后开党组会的时候,陈棉灿同志就不同通知他了,对于这样没有责任心的同志,我们只需要传达一下会议精神就好了。身为一名市政垩府党组成员,如果连最基本的时间观念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当市政垩府党组成员?有什么资格参与市政垩府重大决策?”

说完,柳擎宇直接转移话题:“好了,现在我们正式开会吧,我们今天的议题是关于我们鹿鸣市旅游市场乱象丛生现象应该如何解决,我相信大家或多或少的都已经从各种媒体上得知了我们鹿鸣市最近这段事垩件爆发出来的问题,不过大家可能了解得还不够全面,下面,请陈棉灿同志为大家再详细的介绍一下。”

柳擎宇说完,目光看向了陈棉灿。

此时此刻,所有目光也全都聚焦到了陈棉灿的身上。

在场的各位都是精明人,刚才廖志财玩出的那一垩手喧宾夺主之计的确够高明,只是柳擎宇反映之快速,应对之高明也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尤其是柳擎宇刚才三言两语之间便敲定了今后不管谁迟到都不用等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给众人表态同意或者反对的机会,随后直接把话题转入到了今天的正题上,这种连消带打的手段也充分将柳擎宇超级强势的风格展现了出来。

但是,众人不服气还不行,柳擎宇这一招玩得和廖志财一模一样,只不过手法更为高明,让廖志财有苦说不出,而王遮天本来想要让柳擎宇难看的举动如今看来反而是是自投罗网,给了柳擎宇一个整顿开会纪律的机会,而柳擎宇最牛逼的之处还在于,他根本就没有给众人任何反对的机会就直接敲定了开会迟到的结果,这才是众人感觉到最不可思议的,如果是在以前尤其是前任市长在任期间,前任市长肯定是要投票表决一下,但是柳擎宇却根本没有那个意思,而且这一切做起来就好像是顺理成章一般,是那样的自然,自然到让众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就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结果。

廖志财自然不干,就在陈棉灿正打算说出旅游危急事垩件的时候,廖志财直接打断了陈棉灿的讲话,目光直盯着柳擎宇说道:“柳市长,你这样处理事情好像不太好吧,开会迟到是我们任何人都不可避免的事情,你怎么能因为开会迟到就不通知别人来开会呢?这样做恐怕是违反咱们相关的组织章程的吧?”

柳擎宇淡淡一笑:“廖志财同志,你好像没有听清楚我刚才说的话,我已经十分明确的说过了,如果有哪位同志在一定的时间内迟到达到一定次数者才会暂时不通知他来开会,我相信,身为一名负责任的市政垩府党组成员,身为一名父母官,如果你连开会都要迟到的话,那么你还能做什么事情呢?你的组织性和纪律性都跑到哪里去了?没有组织性和纪律性,队伍还怎么带?

当然了,我这样说也仅仅是对大家的一种警示,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今天没有迟到,今后应该也不会无故迟到,但是,如果有哪个人因为某些因素故意迟到,那么对不起,我刚才所说的话依然有效,至于我为什么说以后不再通知那个总是迟到的人,是因为对于这样的人,我们鹿鸣市市政垩府不需要,我会向市委常垩委会或者向省委领垩导反映,将这样不遵守组织纪律的人直接调离我们鹿鸣市市政垩府的。所以,对于这样的人,今后就没有必要再通知他们开会了,因为他们今后可能就没有资格来开会了。”

柳擎宇这话一说出来,现场众人全都感觉到后脊背有些发凉,谁都没有想到,柳擎宇刚才那看似简单的话语之中竟然蕴含着如此深意,因为开会迟到竟然就要把人从鹿鸣市市政垩府给弄走,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气魄啊,要知道,这可绝对是得罪人的事情啊,官场之上讲究的可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啊,柳擎宇这样做完全是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但是所有人又都知道,柳擎宇这个人一向强势,他们都早就有所耳闻,如今才算是真真正正领略到了什么叫强势!

然而,此时此刻,陈棉灿心情却与众人截然不同,他心中十分不爽,因为柳擎宇刚才让他发言明显是有让他露脸的意思,但是廖志财突然打断了他的发言,明显是不尊重他,这让他十分不爽,虽然陈棉灿知道柳擎宇这一招很有可能是早就设计好的,但是他还是无法压抑住内心深处对廖志财的厌恶和不满。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