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8章 刘沈联手反击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7-10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老爸说出了实情,柳擎宇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皱着眉头说道:“如此看来,曾家这一次势在必得啊。如果他们的目标真的实现的话,恐怕对我和沈鸿飞来说,甚至对咱们刘家和沈家来说,都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曾家这一次的动作挺大的啊,看来他们对于这位年轻俊才十分重视啊。”

刘飞淡淡一笑,眼角眉梢带着几分不屑:“重视是应该的,但是,如果他们把对自己人的重视建立在对别人利益的损害之上的话,那么他们的手段就有些阴险了,我相信,如果沈家的人知道了,恐怕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柳擎宇笑了,他知道,以老爸的性格,这件事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擎宇啊,关于曾家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你的位置已经确定了,你的调令上也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你这次去鹿鸣市担任的是鹿鸣市市长,这个位置很不好干啊。”刘飞脸色严肃的说道。

柳擎宇对老爸十分了解,他知道,一般情况下,老爸是绝对不会提及困难的,因为一般的困难在老爸看来根本不是困难,但是这一次却告诉自己局面严峻,到底有什么严峻的呢?

柳擎宇疑惑的目光看向老爸刘飞。

刘飞沉声说道:“擎宇啊,鹿鸣市的局面有些特殊,首先,鹿鸣市是天涯省的省会城市,GDP数据很好看,但是实际上,身为一个旅游城市,鹿鸣市除了旅游业和房地产行业之外,并没有多少拿得出手的实体产业,而且鹿鸣市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所以,到了鹿鸣市之后,如何把鹿鸣市发展起来,将会成为你这个市长的重要考验之一,当然了,这个考验只是一个小小的考验。

这第二项才是真正的考验,那就是斗争水平的考验。与你之前所执政的所有地区不同,这鹿鸣市乃至整个天涯省都属于各方势力汇聚的地方,在这里,任何势力都没有取得绝对性的优势,大家依然还在相互较量着,鹿鸣市更是水深得无以复加,这里,既有本土崛起的新势力,也有各方传统势力的代言人,任何一方势力很难彻底 掌控全局,所以,任何人要想做成一件事情,都必须要有足够的政垩治头脑,足够高明的政垩治手腕,所以,如何统领全局,如何合纵连横,就成了对每一个要想在这里做出成绩的一二把手的考验。”

说道这里,刘飞表情凝重的说道:“知道为什么鹿鸣市前任市委书记、省委常垩委会被调到政协去养老吗?就是因为在他主政的这几年里,这个人就知道做老好人,一直再平衡各方力量,这一点,他做得非常好,鹿鸣市的局势的确是平衡了,稳定了,但实际上,却是暗流汹涌,这也导致鹿鸣市真真正正做事的人不多,人浮于事,鹿鸣市的经济发展一直处于瓶颈期,无法获得突破,而鹿鸣市前任市长在任上贪腐无度,除了会做一些政绩工程之外,在鹿鸣市三年任期内无所作为,他被拿下,与前任市委书记的纵容不无关系,所以,两人前后被拿下和调离。

所以,这次沈鸿飞调任鹿鸣市市委书记之后,他对于市长这个位置一定会重点关注,严加防范,不会放过市政垩府任何的风吹草动,以免重蹈覆辙,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会对市政垩府的诸多事项进行插手,而沈鸿飞不仅仅是市委书记,更是有着省委常垩委的这个光环,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这个市长如何能够与沈鸿飞掰手腕,这就是对你的超级考验。而沈家之所以没有发现曾家在这次事垩件中所动的手脚就是因为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沉浸在沈鸿飞获得这么好的位置的喜悦之中。他们认为曾家这是在帮助他们。”

刘飞说完之后,柳擎宇沉默了。

柳擎宇不得不承认,老爸的分析相当到位,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市长,而沈鸿飞现在已经是副省级的干部了,还兼任市委书记,自己如何与他竞争?如果他要插手鹿鸣市市政垩府的工作自己如何应对?如果自己屈从于他的意志和权威,那么自己这个市长将会无甚作为,自己的一些执政理念就无法得以贯彻,但是,如果自己与他斗争到底,坚决不服从他的指挥,那么自己又有什么资垩本吗?没有!因为现在的鹿鸣市局势那么复杂,而市政垩府这一边,自己能否全面掌控都还是个问题,自己又拿什么和沈鸿飞斗?

还未上垩任,便已经先在职务上与沈鸿飞相比占垩据了劣势?而自己又与鹿鸣四少之间因为发生过矛盾冲突,而鹿鸣四少的背后则是鹿鸣市的本土势力,也就说,自己还未上垩任,也已经得罪了鹿鸣市的一些地方势力。天时没有,地利与人和已失,那么,自己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柳擎宇坐在那里,静静的思考着,分析着,想来想去,他突然发现,到目前为止,自己竟然找不到哪怕是一点点的突破口。最终,柳擎宇只能苦涩一笑,放弃了思考,在鹿鸣市市长这个位置上,他只能暂时走一步算一步了,这是他从政以来最没有把握的一次战斗,这种情况比之他在战场上所遇到的种种生死考验还要让他焦虑,但是,柳擎宇依然选择了暂时放弃思考,他唯一能够采取的战略便是随机应变,等到入主鹿鸣市那一天再说。

看到柳擎宇突然露出一副释然的表情,刘飞笑了,他没有再多说什么,能够帮助柳擎宇把他所面临的局势分析清楚,他做得已经够多的了,至于今后到了鹿鸣市如何应对,那是柳擎宇的事情,这是对儿子执政能力的一种考验,如果柳擎宇连这一关都无法通过,那么刘飞是绝对不会同意柳擎宇继续往上面走的,因为越是往上走,越是需要宽广的胸襟,越是需要有足够的智慧驾驭种种复杂局面,如果连鹿鸣市眼前的局面都无法驾驭,那么一个省的局面又如何驾驭?更何况是泱泱华夏这么大的国家呢?

当天晚上,柳擎宇陪着爷爷、奶奶、老爸一起吃了顿晚饭,第二天在燕京市休整了一天,与小二黑、刘小胖、柳门四杰、刘小飞等好兄弟聚了一下,第三天便乘飞机直飞天涯省鹿鸣市。他要在第五天的时候正式到天涯省省委组织部报道。

然而,柳擎宇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的前一天,他老爸刘飞便已经与沈家沈中锋取得了联系,把他所得到的信息告诉了沈中锋,沈中锋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沈中锋能够成为封疆大吏,无论脑瓜还是智慧那都是绝对顶呱呱的,对于刘飞所提到的情况自然一点就透。

沈中锋在电话里也没有和刘飞废话,直接说道:“刘飞,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你说吧,这件事情咱们该怎么办?咱们总不能就这样被曾家玩弄于鼓掌之间吧?”

刘飞笑着说道:“我认为,既然曾家想要沈鸿飞与柳擎宇之间相互斗争,两败俱伤,他们想要渔翁得利,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曾家如愿,既然他们想要把他们新一代的年青人推出来,想要当领军人物,我们没有任何意见,毕竟,到了咱们这个级别,做任何事情首先看的都是大局,如果他们曾家的这年轻一代能力的确超强,甚至有能力压过沈鸿飞和柳擎宇,那么让他们曾家的年青人做这一代的领军人物也未尝不可,但是,他们必须得实打实的拿出真本事来。怎么样才能看出他的真本事?实践!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

沈中锋脸上立刻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说道:“老伙计,还是你心机深啊,你的意思是让曾家也把他们这一代要推的曾振天也送到鹿鸣市去,让他与鸿飞、擎宇他们两个一起同场竞技,谁优谁劣看他们自己的本事。而我们这些老家伙们谁也不能插手其中,就看他们这些年轻人自己在那里依靠真本事进行竞争。”

刘飞笑了,沈中锋不愧是自己的老伙计,对自己的思路相当了解:“老沈啊,你说得没错,我的意思是咱们两个先联手帮助曾家的曾振天这位年轻人好好的宣传一下,让他直接进入各位领垩导的视野,然后在联手推动一下,把曾振天也送到鹿鸣市去,既然曾家想要算计咱们两家,那咱们采取这个反击手段他们曾家也得接着,如果他们不接招的话就说明他们对曾振天还是没有信心,那么到时候,曾振天要想真正进入各位领垩导的视野基本上没有可能了。他曾家会玩神仙局,咱两个老伙计也不是吃素的啊,咱们也给他设一个神仙局。”

沈中锋哈哈大笑起来:“我说老刘啊,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个老伙计的手段还是那么犀利,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不给对手一点退路啊,行,就按你的这个意思办。”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