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9章 一路艰辛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6-20    作者:梦入洪荒

强烈的探照灯灯光刺得柳擎宇和郭成柱的眼睛全都睁不开了,郭成柱只能凭着感觉飞快的踩下了刹车,堪堪在活动板房处停了下来。

汽车刚刚挺稳,便有五六个穿着制服的男人从旁边的黑暗中走了出来,把郭成柱的货车给围住了。

看到这些人,郭成柱原本还有些欣慰、有些庆幸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起来,脸上写满了颓丧、失望和无奈。

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充满不屑的看向郭成柱说道:“哎呦,这不是大郭村的郭成柱吗,我说郭成柱啊,你怎么这么早就开车出去啊,你这车上拉的是什么啊?”

一边说着,年轻人一边挥手招呼道:“兄弟们,上车检查检查,看看他有没有超载,看看车上有没有什么违禁物品。”

郭成柱顿时沉默不语,他惨笑着说道:“好了,吴永民,不用在检查了,我认栽,说吧,罚多少钱?”

吴永民看到郭成柱那副任命的样子,脸上写满了得意,他嘿嘿笑着说道:“还是老规矩,罚款600,不开票,如果你非得要票的话,罚款1000。你选择哪个?”

“我选600。”郭成柱语气中充满了无奈的说道。只要是个农民,就不会选择1000,因为开票对他们来说是不可能有人给他们报销的。这种情况下,只能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

吴永民听郭成柱这样说,脸上笑得更加得意了:“我说郭成柱啊,不是我说你,你干嘛总是想要把粮食运出去卖呢,你应该知道,我哥吴永泰给你的价格已经不低了,你这一车就算是运到县城去卖的话,顶多也就能多卖个一两千块钱而已,如果再刨去路上的开销的话,比拟卖给我哥也多赚不了多少钱的。你们这些土包子啊,脑子就是不开窍。”

郭成柱脸色铁青,嘴上却没有说话。他心中却在想着:“奶奶的,老子为了拼那十分之一不被你们抓住的机会也要拼,老子宁愿被罚款,宁愿把钱花在路上,也不愿意把那些钱送给你哥吴永泰那只吸血鬼。”

此刻,柳擎宇在旁边看着、听着,眼前的一切清清楚楚。很明显,眼前这个穿制服的运管处的工作人员应该是天宇镇粮食经纪人吴永泰的弟弟,他们这哥两配合得倒是挺默契的,一个负责低价收购粮食,一个负责交通运管,路上查处那些运粮车,以各种理由开出罚款,逼着运粮车不敢轻易把粮食运到外面去卖。

当真是赚垩钱亲兄弟,坑人父子兵啊!

柳擎宇的眼珠转动了一下,趁着郭成柱正在口袋中摸索着钱包的时候,他直接从口袋中掏出1000块钱递给吴永民说道:“给你,这是1000块钱,给我们开票。”

现在的柳擎宇穿着一身普通的休闲装,发型也稍微进行了调整,此刻,天色漆黑,汽车上那昏黄灯光下,吴永民接过钱数了数,正好一千块,有些诧异的看了柳擎宇一眼,发现并不认识,便皱着眉头问道:“郭成柱,这人是谁啊?”

柳擎宇抢先回答道:“我是郭成柱的表弟,我这次过来探亲的,正好赶上我表哥卖粮,我便跟着来了。好了,别废话,赶快开票,我们还要赶路呢。”

吴永民见状不屑一笑:“郭成柱,你这表弟似乎是城里人吧,说话的口气明显不是咱本地口音。”

郭成柱听柳擎宇这样说,心中知道柳擎宇不愿意暴露身份,便说道:“哦,他在岚山市那边工作,这次是回来探亲的,正好被我拉过来一起去卖粮了。”

“哦,在城里工作,怪不得要开票呢。也好,那就给你开票。”一边说着,吴永民一边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早已经开具好的收据递给柳擎宇说道:“给你,拿好了,这是1000块钱的收据。”

柳擎宇接过收据,看了两眼,发现上面改着庆元县运管处的公章,也就不再说什么,拍了拍郭成柱的肩膀说道:“表哥,开车上路吧。”

郭成柱见状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便挂档摘下手刹踩下油门,货车便继续向前疾驰而去。

等驶出去一段距离之后,郭成柱苦笑着说道:“柳市长,那1000块钱等我卖了粮食才能还给你,我现在身上带的钱不多。”

柳擎宇笑着摆摆手手说道:“这钱你不用操心,他们怎么收的,还会怎么给我退回来的。老郭啊,难道每次你卖粮的时候都会被罚款吗?”

郭成柱苦笑一声说道:“不能说每次都被罚款吧,但是十次得有六七次被他们这帮兔崽子给逮住,他们这帮人虽然平时都是早晨五点钟左右才会起床上班检查呢,但他们隔三差五的都会有一拨人提前一两个小时起床抽检一下,以便抓住一些像我这样想着趁着他们上班之前的时间闯关的卖粮农户。虽然我们也知道他们隔三差五的便会早起,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除了比他们更早起一点以外,我们找不到任何办法可以避免罚款了。”

柳擎宇闻言心中又是一通。

老百姓们实在是太朴实了,他们虽然心中知道这罚款是不合理的,但是,面对那些身披官皮的制服的人,他们却不敢反抗,没有任何的脾气,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反抗,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自己更加的吃亏。

柳擎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中对庆元县上上下下的不满也越来越强烈。

汽车,依然在黑夜中疾驰着。终于,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柳擎宇他们的卖粮车终于停在了一条笔直而又宽阔的马路上。前面,已经排满了一辆辆卖粮车。

在几百米外的地方,停着几辆警车,十几名交垩警正在对过路的卖粮车进行着检查。

看到那些交垩警,郭成柱脸色再次苍白了起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柳擎宇看到郭成柱脸色的变化,有些疑惑的问道:“老郭,你怎么了?”

老郭叹息一声说道:“柳市长,看来我这次又要挨罚了。”

“挨罚?为什么?”柳擎宇有些吃惊的看着郭成柱。他可是清楚的知道的,就在一个多小时之前,柳擎宇可是刚刚被公路运管处方面给罚款了1000块钱啊。

现在,怎么会又要挨罚呢?

郭成柱用手一指前面几百米外的交垩警说道:“柳市长,您看到了吗?我之所以要4点多就出发,不仅仅是为了避开运管处的那些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为了避开县城里的交垩警。您看到眼前这条路了吗?这条路是通往县里粮库的必经之路,才修了两年多,这条路修得又宽又好,按理说应该是为了方便我们农民卖粮,但是实际上,自从这条路修好了以后,我们农民卖粮却越来越难了。”

柳擎宇一愣:“为什么会这样呢?”

郭成柱叹息一声说道:“柳市长,你可知道这些交垩警在查什么吗?”

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应该是查超载和违章吧?”

郭成柱点点头:“基本上差不多吧,你看,这条路这么好走,但由于这条路不仅是进出粮库的重要通道,也是进出现场的重要通道之一,所以县里为了缓解城市拥堵便做出了相关的跪倒,全县全天禁止载货8吨以上中型货运车辆驶入这个路段,而且这个路段对货车轴数有严格限制。我们这辆车由于是家用车,载重量在4到8吨左右,再加上今天装的粮食也就是四五吨的样子,所以按理说应该不会被罚款,不过其他的那些运粮货车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大部分运粮车载重都在40吨左右,属于禁行范围的车辆。所以,这些车辆是被禁止通过这个路段的,但是呢,要想去粮库卖粮,又只有这么一条路能走,所以,很多车辆为了能够去粮库卖粮,都只能赶在早晨8点钟交垩警上班之前的这段时间过去。否则的话,一旦被交垩警查到的话,是要罚款的。”

柳擎宇闻言向前看了一眼,果垩然看到整个车队行进十分缓慢,不过柳擎宇心中的疑问还是没有解开,问道:“老郭,既然你这车是不属于尽禁行车辆,那你怎么还担心被罚款呢?”

郭成柱叹息一声说道:“虽然我们的车可以通行,但是罚款还是少不了的,除非我能够避开交垩警的检查,这也是我那么早就出发的原因,只是没有想到,今天交垩警们这么早就上班了。一般交垩警上班之后,主要是做两项检查,一项检查是检查车辆是否属于禁止通行的行列,如果属于这个行列的话,是要被罚款并扣分的。罚款金额一般是在二百元到五百元左右不等,这个倒是没什么,但是扣分却会让很多汽车难受啊。当然了,要想省事不用被罚款和扣分的话,可以找路边那些游荡的黄牛党,只要给他们交上二百元到五百元左右,就不用背罚款和扣分了。”

柳擎宇一愣:“黄牛党?这也可以?前面可是有十几名交垩警呢?”

郭成柱用时一指前面不远处游荡的一个光头男子说道:“柳市长,您看到没有,那个光头男子就是黄牛党,你看,他在各个汽车司机边上游走,就是在劝说这些人给他交钱呢。”

柳擎宇顺眼看去,果垩然就是那么几分钟的功夫,这个光头男子便成功的劝说了三名司机给他交钱,随即他便拿出电话联系,报上了这几个司机的车牌号。

看到此处,柳擎宇的脸色变得异常严峻了。只是他心中的疑惑还是没有解开。为什么符合规定的郭成柱说他自己要被罚款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