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5章 借刀杀人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6-13    作者:梦入洪荒

李景辉听到柳市长三个字的时候,脑袋就好像被一柄大锤狠狠的敲击了一下一般,顿时感觉到眼前金星乱冒。

柳市长,柳市长,岚山市有几个柳市长,只有一个,那就是柳擎宇市长。

柳市长是什么人啊,年轻的副市长啊,一向是以强势而著称的,柳市长有一个最大的习惯,那就是在开会的时候,非常讨厌别人迟到,柳市长上任之后,可是沒少有人因为开会迟到而受到处分,目前,岚山市只要是和市政府有关的、柳擎宇出席的会议,沒有一个官员敢于迟到的。

但是现在,李景辉想起刚才自己所说的话,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同时,他也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朱治国这个王八蛋给算计了。

这朱治国明显是想要借机政治自己啊。

此刻,柳擎宇眉头已经紧皱起來,对于朱治国玩弄的这招借刀杀人之计,他自然看得清楚,但是,对于岚西区房管局局长李景辉竟然对于领导的指示如此阳奉阴违,柳擎宇也的确非常不满,而且从李景辉这话里话外的语气柳擎宇就可以听得出來,这个人似乎并不是一个真心干事的人,因为真心干事的人是绝对不愿意浪费口舌说这种沒有意义的虚伪的话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沉声说道:“朱治国同志,你告诉李景辉,半个小时之内赶到,如果赶不到的话,他就不用再过來了,让房管局常务副局长过來就成了。”

柳擎宇说得很少,但是话里的意思却十分强势。

柳擎宇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那就是你这个局长赶不过來,那就让常务副局长过來,这里面的讲究官场上的人都明白,谁过來就代表谁是局长啊,因为这种情况下,一般只有局长才有资格向柳擎宇进行汇报的。

李景辉吓坏了,连忙大声说道:“柳市长,您放心,我马上赶过去。”

一边说着,李景辉连正在召开的会议也不顾了,撒腿便想外跑去,而此刻,朱治国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此刻的朱治国心中十分得意,暗道:“李景辉啊李景辉,这就是你小子不尊重我这个主管领导的代价,老子看你这次如何过柳市长这一关,你们天天纵容华都物业,最终引起了这次老百姓群体**件,你小子能否保住这个局长的位置都不好说啊。”

路上,李景辉不断的催促司机,加加在加,司机说再加就要了,李景辉说道:“就,闯红灯就闯红灯,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你所能,尽快赶到西二环和华裕路路口,出了事情我负责。”

司机听到领导这样说,再也沒有丝毫的犹豫,脚底油门不断的往下踩,汽车在整个城市道路上飞快的前进着,在规定时间内,赶到了路口处。

李景辉气喘吁吁的向着柳擎宇他们这个方向跑了过來,一边跑一边装出很疲劳赶路很辛苦的样子。

等他赶到柳擎宇和朱治国近前的时候,似乎都快要断气了,满脑门都是汗水,那不是跑得,而是急的。

李景辉來到柳擎宇面前,立刻点头哈腰弓着身子说道:“柳市长您好,我來晚了,请您批评我吧。”

柳擎宇摆了摆手:“來得早來得晚这个不是问題,我也不想过问,这次让朱治国通知你过來主要是有几个想不明白的问題想要问问你,希望你给出一个明确而直接的答案,千万不要跟我兜圈子。”

“不会的不会的,柳市长,有事情您尽管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虽然不知道柳擎宇到底要问什么,但是看到现场的这种阵势,他就已经知道这次似乎是出大事了,所以,他先把自己的态度给端正了起來。

看到对方的态度还不错,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说道:“恩,很好,你目前的态度还是不错的,这第一个问題,你身为岚西区房管局局长,对于岚西区西雅小区五六层自來水停水整整过十天的事情是否知道,有沒有老百姓向你们房管局举报华都物业公司的行为呢,有沒有人向你们房管局反映过,华都物业公司进驻西雅小区本身就是不合法的呢,你们最终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呢。”

李景辉听到柳擎宇这一连串的问題,脑门上的汗水冒的更快了,就好像泉水往外涌一般,脸色也有些难看,沉默了好久却沒有办法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

他在犹豫着这件事情到底应该如何回复。

柳擎宇冷冷的问道:“怎么,我的这些问題很难回答吗。”

李景辉看到柳擎宇生气了,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尽快回答柳擎宇了,连忙说道:“柳市长,您所说的这个事情我倒是听下面的人反映过这些事情,也曾经指示过下面的人要尽快协调,督促华都物业公司尽快恢复正常供水,只是我们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展到这种难以收拾的地步。”

此时此刻,李景辉只能玩一招太极推手了,把这件事往别人的身上推。

柳擎宇冷哼一声说道:“李景辉同志,你这样说似乎不太对劲吧,我可是听朱治国副区长说过的,他曾经几次三番就此事直接给你打电话,催促你们房管局必须要尽快协调此事,为此还曾经给你们下达过3天之内解决这个问題的指示,这一点沒错吧。”

李景辉脸色一变,他沒有想到,这种事情朱治国都向柳擎宇说了,这明显是在坑自己啊,这次可要坏菜了。

想到此处,李景辉连忙解释道:“柳市长,朱副区长虽然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当时整个事情只是刚刚开始,我们也的确曾经给华都物业方面下达过限期恢复供水的指示,但是华都物业方面不能按时去恢复供水,我们房管局拿他们也沒有办法啊。”

柳擎宇嘿嘿冷笑两声道:“哦,你们房管局拿物业公司沒有办法,李景辉同志,你是认为我柳擎宇不懂得基层办事规则呢,还是认为我柳擎宇比较好忽悠呢,房管局拿物业公司沒有办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要你这样的房管局局长还有什么意义吗,你们房管局的办事能力办事效率也有问題啊。”

说道这里,柳擎宇直接看向朱治国说道:“朱治国同志,你是房管局的主管领导,你说说吧,在这件事情上,岚西区房管局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件事情到底应该如何进行问责。”

一句话,柳擎宇便将处理李景辉的事情抛给了朱治国,朱治国想要借自己的手去收拾李景辉,柳擎宇又何尝不想借他的手去收拾李景辉呢,现在,柳擎宇给朱治国出了一个难題。

收拾李景辉的机会,我柳擎宇给你了,能否把握住,那就看你自己了,而且柳擎宇态度鲜明的说是要启动问责机制了,那么也就是说,如果朱治国不能借此机会把大部分的责任推给李景辉,那么他就要为此承担问责的后果,这些都是一环套着一环的,柳擎宇环环都留有后手。

朱治国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李景辉的脸上,眼神之中寒芒一闪,语气森然的说道:“柳市长,据我得到可靠的消息,李景辉同志在西雅小区事情生之后,曾经接受华都物业公司西雅小区总经理胡晓群的邀请去参加饭局,饭局之上众人把酒言欢,饭后还曾经一起去ktv潇洒了一夜,如果李景辉同志说他不知道西雅小区断水之事,我死都不相信,至于他刚才说什么华都物业不听房管局的话,这事情我更不相信了,以他和华都物业总经理胡晓群之间的关系,就这种小事,应该只是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了,而且他们在断水之后还曾经一起吃过饭喝过酒唱过歌呢。”

说道此处,朱治国的目光落在李景辉的脸上:“李景辉同志,我想问问你,你们吃饭唱歌的时候,到底聊了些什么,何以在你们吃饭喝酒之后的六七天时间内,西雅小区的正常供水依然无法恢复,为什么老百姓对华都物业公司的投诉,你们房管局会置之不理呢,这次饭局的钱到底是谁掏的,到底是你想要做他们的公关还是他们在做你的公关呢。”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奔死穴。

当朱治国这番话一出口,李景辉就知道自己危险了,他沒有想到,这个平时自己从來不把他看在眼中的副区长朱治国竟然这么有心计,连自己接受胡晓群的请吃请玩都知道了,要知道,他们去的可是十分隐蔽的地方啊,这说明为什么问題,这说明这个朱治国一直都对自己十分关注啊。

奶奶的,看來,今后真的不能对自己的顶头上司不太恭敬了,否则一旦他们在关键时刻给自己穿小鞋的话,还真是挺难受的。

李景辉连忙解释道:“朱副区长,我是在做华都物业的工作,我希望他们尽快恢复供水,当然了,这钱并不是我拿的,是华都物业拿的。”

朱治国笑了:“李景辉,你这个逻辑太有意思了,华都物业花钱请你吃,请你玩,然后你还要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恢复供水,你认为你的解释老百姓会信吗,领导会信吗。”

“我们不相信。”老百姓们大声的吼道,看向李景辉的目光红充满了愤怒,老百姓沒有一个是傻瓜,谁会相信李景辉这样的解释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