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浪急风高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6-04    作者:梦入洪荒

诸葛丰听着柳擎宇所陈述的这些信息,脸色越來越阴沉,他的心在一点点的下沉。

危机,诸葛丰仅仅是听到柳擎宇目前所介绍的这些信息便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

冷汗,顺着诸葛丰的额头上、后背上滋滋的往外冒。

这时,柳擎宇再次爆出了让诸葛丰感觉到毛骨悚然的信息:“诸葛叔叔,你知道吗,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我华夏的沿海开城市,有一些日本人办的企业中,日方老板总是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在工厂打工的打工者定期进行体检,进行抽血,但是呢,这些打工者却并不是去当地的医院去抽血,而是在工厂里进行抽血,而且每年要抽几次血进行体检,体检完了之后,也不会告诉你有什么问題,只是让你继续上班,我估计现在那些打工者也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接受那样的体检,但是那位敌对势力的特种兵告诉我,说是那些血液都已经被送回日本对我们华人的基因序列进行研究了。

目前,那些敌对势力通过他们前期所掠夺的数量巨大的血液样本,已经足以研究出可以针对我们华夏人的特殊基因的致命武器了。”

说道此处,柳擎宇语气突然变得异常低沉起來:“诸葛叔叔,还记得2oo3年那次病毒大爆吗,那次病毒,肆虐我们华夏以及全球范围内的华人,而在那次病毒肆虐的过程中,病毒的感染主題为华人,和华人一样同属于黄种人的日本人却很少有人感染这种**型性病毒,这说明什么问題,这说明那些病毒能够识别不同种族人类的基因序列,而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这种病毒对他们的白种人基本上沒有多少影响,他们独特的基因序列决定了他们基本上不会感染这种特殊的病毒,诸葛叔叔,你想想看,为什么这种病毒会叫**型性病毒呢,为什么这种病毒只针对我们华夏人进行病毒的传播呢,这种情况正常吗。”

诸葛丰对于那次病毒肆虐的情形印象深刻,听到柳擎宇提出的这些疑点,他的表情变得异常凝重。

虽然柳擎宇所说的这些并不能成为得出某种结论的确凿的证据,但是,柳擎宇所说的这些足以引起他的高度重视。

这时,柳擎宇接着说道:“诸葛叔叔,你知道吗,我曾经查阅过一些资料,你绝对想不到,在2oo2年8月,俄罗斯人报上曾经布过一篇文章,在那篇稳重中,特约撰稿人伯格曾经提到过一个信息,,在非洲某个神秘岛屿上,有人正在秘密试验一种新型生物武器,这就是被称为“种族炸弹”的基因武器,诸葛叔叔,你想想看,这难道是一种巧合吗。”

说道这里,柳擎宇苦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不敢百分百肯定这次病毒肆虐的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认为,我们至少我们不能在对基因武器沒有一点防范之心,我们不介意与外国科研机构一起合作,但是,我们也必须要掌握事情的主导权,掌握事情的轻重缓急,尤其是要对他们有着一颗防范之心,尤其是在很多涉及到我们华夏民族战略安全的行业,我认为,有些行业,我们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必须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绝对不能因为某些地方的官员为了贪图一己之政绩而把我们国家的战略安全和老百姓的生命安全置之度外。”

诸葛丰闻言脸色异常严肃:“擎宇啊,该不会这就是你要推进对通吃集团的水质处理溶剂进行基因检测的原因吧,你有沒有想过,如果万一这水处理溶剂中沒有检测出你想要的东西呢,万一我们国家的科技水平达不到相当的高度呢,整个事情的后果谁來承担。”

柳擎宇苦笑着说道:“诸葛叔叔,我既然做了,就绝对不后悔,大不了我受到一个行政处分罢了,如果能够以背上一个处分的代价排除了我心中的忧虑,那么我认为这种代价绝对是值得的。”

诸葛丰脸上缓缓绽放出欣慰的笑容,柳擎宇这个侄子不愧是老大刘飞的儿子,为了国家和人民,他可以不计较个人的荣辱得失,这才是真正的华夏官员。

“嗯,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让你老爸亲自去打招呼,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我绝对不希望2oo3年的悲剧再次在我们华夏重演。”

柳擎宇听到诸葛丰这样说,心情大为宽慰,因为他知道,华夏的有识之士还是大有人在的。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这才走出房间,随手从桌上拿出一支笔和一张纸,在上面写上了诸葛丰的电话,递给程永刚说道:“好了,老程,你可以出去了,到了燕京市之后,直接联系这张纸上的电话就成了,到时候会有人直接带你进入下一步工作的。”

程永刚接过写着电话的纸条,先是仔细的看了几眼,把电话号码记在心中,这才小心翼翼的把纸条揣进口袋中,向柳擎宇告辞之后,带着两名警察手下直接带上溶剂离开了。

程永刚离开之后,整个房间内暂时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此刻,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穷举法破解密码的行动还在继续着,谁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密码才能被破解出來。

然而,这个时候,让柳擎宇沒有想到的意外生了。

就在程永刚他们离开之后,一名准备上夜班赶过來的技术总监突然看到了程永刚他们离开的背影。

这个技术总监是个老外,名字叫卢卡斯,正常情况下,他本來应该是住在水厂的职工宿舍楼的,但是他这个人比较花心,隔三差五的就要到城里的娱乐场所去潇洒一次,这次他潇洒回來,突然现一辆警车从厂区内驶出,顿时让他警觉起來,他便假装开车从厂区门前驶过,并未停留。

在厂区不远处他找了个位置把车停下,随后仔细观察起來,这一观察不要紧,他突然现,在厂区内停着很多辆警车,而且厂区的大门口值班室内也是人头攒动,一看就是呆着警察帽子穿着制服的男人。

很显然,值班室被警察给暂时控制了,再仔细看看厂区内办公楼处总裁办公室内灯火通明,人影憧憧,卢卡斯顿时便预感到情况有些不妙了。

卢卡斯虽然是技术总监,但是他在整个自來水厂的地位却并不比总经理王俊凯低。

而且他是总裁凯文斯的铁杆嫡系,对于很多事情也是清楚的。

预感到情况有些不太秒的凯文斯先是尝试着拨打了凯文斯的电话,听到凯文斯的电话响了,凯文斯想要接听,却被柳擎宇阻止了,柳擎宇不想在这个时候生任何不可控制的意外。

看到凯文斯不接听,卢卡斯立刻意识到情况严峻已经出了自己的想象,因为他相信,此刻凯文斯肯定就在办公室内,但是却偏偏不接听电话,那么很有可能凯文斯已经被岚山市警方给控制了。

想到此处,他沒有任何犹豫,直接立刻给通吃集团的总部打过去电话,把自己看到的情况向总部的值班董事拉莫斯汇报了一下,拉莫斯闻言之后脸色阴沉了下來,问道:“卢卡斯,你们那边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岚山市警方会出动那么多人深夜控制整个自來水厂呢。”

卢卡斯苦笑着说道:“拉莫斯董事,是这样的,昨天下午,有市民反映水质有问題,当时我们水厂方面和岚山市水务公司方面给出的答复是水质沒有问題,正常情况下,是应该沒有问題的,只是沒有想到现在风云突变,到现在我也沒有搞清楚为什么岚山市警方会突袭我们自來水厂,而且看情况,他们似乎已经控制住了凯文斯总裁。”

“什么,岚山市警方竟然敢控制凯文斯,简直是胡闹,凯文斯可是我们通吃集团的人,我们集团的人在世界各地都是横着走的,他们岚山市一个小小的地级市竟然敢控制我们的区域总裁,简直是胆大包天,好了,卢卡斯,你现在就先不要回去了,先找个地缝安顿下來,随时等候我的电话,我这边立刻通过集团方面通过大使馆向吉祥省和岚山市方面施压,哼,我要他们岚山市怎么把凯文斯控制起來的,怎么给我放出來,开为什么玩笑,从來只有我们通吃集团欺负别人,沒有任何人任何势力可以欺负到我们通吃集团的头上。”

拉莫斯十分嚣张的叫嚣着,同时挂断了电话,随后又开始忙碌起來。

最先感受到压力的是吉祥省方面,省委书记楚国材正在熟睡中,便被电话给叫醒了,有关部门的人向楚国材表达了通吃集团方面通过外交部门施压要求岚山市立刻放出凯文斯。

楚国材听到竟然又是岚山市方面搞出來的问題,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个柳擎宇还这是能折腾,自己前脚才离开,柳擎宇后边竟然搅起了更大的风浪,现在,这股风浪到底应该如何平息。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