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对局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4-27    作者:梦入洪荒

不过陈华平在意外之后,却十分淡然的说道:“好,那你过来吧。”

十多分钟之后,柳擎宇敲响了陈华平家的房门。

毕竟大家都是住在市委大院里,每家之间的距离都很近。不过平时的时候,由于各个常垩委之间为了避嫌,所以他们之间却又很少走动,正所谓咫尺天涯。

房门咯吱一开,陈华平笑着打开房门,主动伸出手来说道:“柳擎宇同志,真没想到你会过来,快进来,请坐。”

柳擎宇走进房门,把手中拎着的直接用塑料袋装着的没有任何包装也没有任何标签的白酒放在门口旁边的货架上,笑着说道:“陈书记,初次拜访,不能空手,正好朋友们过来给我带来了几瓶特色好酒,拿过来给你尝尝,不过你放心,这两瓶酒属于自己酿的,你虽然身为纪委书记,可不能算我行贿哦。”

柳擎宇一边说笑着,一边与陈华平面对面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这时,一名保姆过来为两人泡上了一杯茶之后便离开了。

陈华平笑着看了一眼柳擎宇放下的那两瓶酒,笑着说道:“好,这两瓶酒我就收下了,不算你行贿,礼尚往来,你也尝尝我的茶吧,绝对顶级的金骏眉。”

柳擎宇也不客气,端起茶来仔细的端详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说道:“嗯,不错,非常不错,这茶肯定是海拔1200—1500米高山的原生态野茶树上采制的,看这茶叶外形条索紧秀,略显绒毛,隽茂、重实,叶片金、黄、黑三色相间,色泽温润,尤其是这金黄色的茶汤,清澈有金圈,闻之香气宜人。”

说道这里,柳擎宇轻轻啜一口入喉,甘甜感顿生,随即赞道:“嗯,这茶水滋味鲜活甘爽,喉韵悠长,沁人心脾,仿佛使人置身于森林幽谷之中,好茶,绝对的好茶。”

听到柳擎宇的称赞,陈华平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也多出了几分欣赏。

到了他这个层次,看人识人都有一套自己的方式。

柳擎宇送来的两瓶酒虽然没有包装,酒瓶也十分普通,但是陈华平却非常清楚,越是如此,越能够显示出这两瓶酒的不同凡响。因为他知道,既然柳擎宇这次是主动拜访,不可能随随便便拿两瓶破酒来忽悠他的。而且他知道,柳擎宇今天既然主动前来,肯定是有所为而来。自然更不可能拿破酒。所以,他才提前吩咐保姆给柳擎宇泡上他平时都舍不得喝的极品金骏眉。

柳擎宇刚才的一番品评,让他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年轻的政法委书记还真是不一般,一般人即便是品评自己的茶叶,也只能说出这茶叶好喝,但是哪里好喝,有什么讲究,却是说不出来。而柳擎宇却能够说得头头是道,却是十分难得。

两人一边品茶,一边聊起茶来,通过两人的交谈,陈华平对柳擎宇再次高看了几分,这柳擎宇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年纪,但是谈茶论道却颇有心得,尤其是柳擎宇在谈论中,能够对各种风格的茶道工艺如数家珍,极为精通,这颇为难得,毕竟,即便是一些五六十岁的老茶客也未必能够真正精通茶道,而柳擎宇小小年纪却如此精通茶道,实属罕见,而柳擎宇却又能够在谈论茶道之间,通过不同的茶引申出不同的人生哲理,将之升华到一种哲学的境界,这让他对柳擎宇丰富知识储备又多了几分观感。

不过陈华平也是一只老狐狸,他已经看出来了,柳擎宇这明显是在自己面前展示他的才华,这就说明柳擎宇今天前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但越是如此,他越是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这官场之上,主动权很重要。柳擎宇要想说出他想要表达的意思,肯定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之机,如果自己让柳擎宇轻易就说出了他的目的,尤其是在柳擎宇已经充分展露了他的才华之后,这对于他来说,在形势上就处于劣势了。所以,为了拿回整个大局的主导权,陈华平笑着说道:“柳擎宇同志,喜欢下象棋吗?我感觉你既然对于我们华夏传统文化如此精通,对于象棋应该肯定也不陌生吧?”

柳擎宇笑道:“那必须的啊,象棋可是我们华夏的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传统文化瑰宝之一,我怎么可能不了解呢,人们如果用心体悟的话,可以从象棋的攻与防、虚与实、整体与局部等复杂关系的变化中提升思维能力,我非常喜欢。”

“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自从到了岚山市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下棋了,来来来,咱们去书房对弈几局如何?”陈华平热情相邀道。

“好,正有此意。”柳擎宇也不客气,直接应战了,对弈陈华平想要通过对局来找回话语主动权的意图十分明显,但是他也清楚,自己要想找到说出自己今天前来的真实意图,也必须要拿到主动权,所以,对于陈华平的出招他必须要接招。

两人转移阵地来到书房,打开一个棋盘桌,拉过来两把椅子,两人便坐了下来,柳擎宇笑着说道:“陈书记,您是主,我是客,客不能欺主,所以,这第一句您先行。”

陈华平笑着点点头:“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当头炮。”

柳擎宇二话不说,直接跳马。

接下来,两人你来我往便站在了一起,这第一局,柳擎宇不慌不忙,步步为营,一边对局一边感受到陈华平的真实棋艺。

柳擎宇非常清楚,这棋如人生。如果陈华平的棋艺水平比较高,自己要是表现得很不济的话,那么陈华平就会看不起自己,所以,自己要说的话也无法说出口。相反的,如果陈华平的水平比较差,而自己表现得很强,上来三下五除二就把陈华平干掉的话,他肯定也会很不高兴,因为喜欢下棋的人没有人喜欢输棋,谁都想要赢,这是人的本性。所以,柳擎宇必须要充分掌握下棋输赢的度。

与柳擎宇的心态相同,陈华平在第一局的对弈中也是步步为营,防守反击,所以,局面稍显沉闷,但是柳擎宇下棋的速度很快,而陈华平也不拖泥带水,所以,虽然局面沉闷,但是两人下棋的速度倒也不慢。而第一局两人在经过20分钟的对战之后形成了平局的局面。而通过这一局,不管是柳擎宇也好,陈华平也好,他们都看出了双方棋力不俗,至少,两人的水平相差不是很大。

所以,到了第二局的时候,棋盘上风云突变,柳擎宇直接放弃了第一局时候的步步为营策略,一上来就展开了猛烈的进攻,棋风大开大合,犀利无比,而陈华平的老道也在这个时候显现了出来,下棋的时候,虽然思考的时间会比柳擎宇略微长那么一两分钟,但是,他的棋风稳重老道,防守缜密绵长,没有给柳擎宇留下一丝一毫的漏洞。最终,这第二局依然是平局。

到了第三局,换成了陈华平进攻,陈华平即便是进攻的时候,风格与柳擎宇截然不同,柳擎宇是大开大合,而陈华平却是攻中代守,以攻代守,层层推进,不急不躁,不过在这一局,柳擎宇却通过一阵狂轰滥炸的乱战之后,最终抓住了陈华平的破绽,以一个小卒子的优势,最终取得了这一局的胜利。

到了第四局,柳擎宇再次以狂猛的攻势开局,但是到了中后盘的时候,柳擎宇故意卖了一个微小的破绽,让陈华平搬回了一局。双方再次战平。

等这局结束之后,陈华平笑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啊,你的棋力很强嘛,思维缜密,攻击凌厉,防守虽然看似破绽百出,但却有处处蕴含陷阱,不错,非常不错。你的棋力比我要稍微强上那么一些。”

陈华平虽然赢了这一局,但是他也不是傻瓜,虽然柳擎宇那一步棋让得十分自然,一般人很难发现其中的问题,但陈华平这么老道的高手又怎么会不知道,以柳擎宇的水平,除非是下了很多局以后头昏眼花之下,才有可能会出现那么一丝的失误,而现在不过是第四局而已,柳擎宇根本不可能出现那种计算失误的。

听到陈华平这样说,柳擎宇心中大定,他知道,陈华平的确很有眼光,便笑着说道:“陈书记您客气了,毕竟我比您年轻不少,所以体力上和精力上略占优势,如果您要是我这个年纪的话,我恐怕要稍逊一筹了。”

这话柳擎宇说得倒是在理,陈华平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笑着看向柳擎宇开门见山说道:“柳擎宇,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情要谈吗?”

柳擎宇点点头:“陈书记,既然您这样问,那我也就直说了,我认为我们岚山市的干部队伍存在着十分严重的腐败问题,而现在我们国家又在大力推进法治建设,要坚决推进反腐行动,而身为政法委书记,我打算下一步会加强对检察院反贪局方面的工作力度,对于反腐官员进行大力查处,但是如果我们单独行动的话,行动的力度又不够,所以,我希望和你们纪委方面采取联合行动,给岚山市这一摊死水注入一些新的活力。”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