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7章 攻守转换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4-20    作者:梦入洪荒

心中疑惑着,孙金星脸上的表情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明显变得焦虑了起来,他现在最为担心的就是自己那笔钱是否只有十分之一的真币,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自己这次卖命的交易可是有些亏大了啊,要知道,这次交易总金额是三十五万,如果只有十分之一是真币的话,也就意味着只有三万五左右,为了三万五千块钱就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那自己可就亏大了。

而且孙金星还想到一件事情,这个警察说自己那笔钱有十分之一是真的,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搜到那笔钱了。

似乎看出了孙金星的犹豫,柳擎宇心中一边分析着孙金星的表情,一边确认了自己之前的分析猜测,立刻冷冷的说道:“怎么,孙金星,你认为把钱藏在家中我们警察就找不到了吗,那你实在是太小看我们警方了,我们现在可是有十分先进的探测设备的,你不管把东西藏在什么地方,只要用我们的探测设备那么一扫描,什么都清楚了,现在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到底交代问题还是不交代,如果你不愿意交代的话,那么我也就不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我相信你弟弟应该很愿意交代问题获得戴罪立功的机会的,毕竟,他的罪行相对来说很轻。”

说道这里,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孙金星啊孙金星,你就算是不为你弟弟考虑,也得为你的儿子和女儿考虑一下吧,据我所知,你的儿子马上就要结婚了,而你的女儿也马上要上大学了,你难道就愿意舍弃他们而去吗。”

一边说着,柳擎宇一边站起身来,点燃了一根烟,作势离开。

看到柳擎宇这种姿态,饶是孙金星再桀骜不驯,再张扬,心理素质再好,也彻底被柳擎宇这一番心理攻势彻底给打蒙了。

孙金星的心里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

孙金星立刻惊慌失措的想要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不,不要走,我说,我什么都说,一切事情和我弟弟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贪财才会造成如今这种局面的。”说话之间,孙金星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自己彻底完蛋了,但是,他不能再不说了,因为要是再说晚了,就连戴罪立功的机会都没有了,至于自己的弟弟,他也想清楚了,自己把主要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弟弟就不会有多少罪责了。

“警察同志,事情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回乡下老家的时候,在弟弟家遇到了我们在岚山市的一个同乡,这位同乡在交通局下属的一个实业公司岚山建设集团工作,他找到我们兄弟,说是有一个轻轻松松就可以赚到大钱的事情,只要做一件事情就可以拿到三十五万元的辛苦费,而当时,我的儿子马上就要结婚了,女方光彩礼钱就要20万元,结婚也得花上十来万,而我的女儿今年又刚刚考上大学,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武校老师,我的工资根本不足以承担这笔开销,我听到老乡的这个信息,顿时就动心了,通过和这位老乡深入交谈才知道,原来,我的这位老乡是要我去干掉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陈天杰……”

孙金星把后面谋划杀害陈天杰的过程十分详细的说了出来,其中就包括去二手手机店去购买手机的事情,而孙金星所说的过程与柳擎宇他们在案情分析会上的分析基本上完全相符。

让孙金星签字画押之后,柳擎宇看着手中的口供脸色显得异常凝重。

本来,他以为案情到这里基本上就划上句号了,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仅仅是刚刚开始而已。

因为从孙金星交代的问题来看,花钱雇佣他去杀人的人是他的同乡孙大虎。

而孙大虎是在岚山市交通局下属的三产企业岚山建设集团里工作的,好像就是那么一个普通的合同工。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孙大虎只是建设集团里的一名普通的合同工,他哪里来的那么一大笔钱交给孙金星去杀人呢,而且,孙大虎与陈天杰之间应该不会有什么深仇大恨,毕竟,一个普通的合同工与交通局局长之间根本不可能产生直接联系的,这绝对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就算是孙大虎对陈天杰在岚山市建设集团里的一些政策不满,但是这种不满绝对不足以形成他雇凶杀害陈天杰的作案动机,更何况是以孙大虎一个普通的员工,也根本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啊。

拿着孙金星的口供,柳擎宇直接来到会议室内,此刻,宋卫国、程永刚、周尚武都已经过来了。

柳擎宇先把口供给所有人看了一遍之后,立刻吩咐道:“尚武,你立刻去去乡下把这个孙大虎秘密的抓捕归案,并对他的各种社会关系展开秘密调查,尤其是他在岚山建设集团里的诸多关系,永刚,你立刻带人前去孙金星家去提取那三十五万元的赃款罪证,至于卫国同志,从现在开始,你来全面接手整个案件的后续工作。”

听到柳擎宇这样安排,在座的三位全都是一愣,身为柳擎宇手下三大精英骨干,他们全都看得出来,柳擎宇这是不打算再插手这个案件的节奏啊,难道柳擎宇还有什么重要工作要做吗。

当然,三人自然不会问出他们心中的疑问,毕竟,领导的心事如果领导不说,下属是不能轻易去问的,柳擎宇既然把整个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做,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而且这也说明柳擎宇对他们的信任。

其实,柳擎宇之所以把事情全都交代出去,的确是有他自己的考虑,在他看来,只要抓住了孙大虎,那么幕后主使者就可以揪出来了,距离结案也就是一两天的事情了,而对柳擎宇来说,这个案件虽然比较复杂,但是要想在七天之内把案子破了,却已经是没有任何问题了,但是,这一次,柳擎宇被周君豪和何宇翔再次给坑了一次,这口气让柳擎宇心中愤怒不已,他已经意识到,从现在开始,周君豪与何宇翔已经彻底把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他们在处处与自己为难,就算是这一次自己平安度过了,但是下一次呢,谁知道下一次他们会从哪个角度来对自己发起进攻。

而柳擎宇的个性里面从了没有被动挨打的基因,他的骨子里面崇尚的是进攻,进攻再进攻,只有进攻,才能取得态势上的优势,只有进攻,才能威慑对手,这一点,只要翻一翻男足的历史就知道了,在亚洲杯或者其他重要的足球比赛上,男足有一个特别让人无语的优良传统,一旦取得一个进球之后,就喜欢防守,认为只要守住这一个球那么这场球他们就可以赢了,而无数次的历史证明,一旦失去了进攻,失去了斗志,那么最终的结局往往是守住不胜利,几乎百分之六十以上都要输球,能够守住平局的几率也就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十还要靠着运气才能守赢那么一场,而最近亚冠上华夏几只俱乐部的几场比赛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防守,想必须的,但是,要想靠着防守来赢球,纯属做梦,没有犀利的进攻,一切的防守都是不可靠的,因为没有任何防守可以保证你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失误。

柳擎宇哪怕是在看足球赛的时候,脑海中也会把足球态度与政治斗争联系在一起,从而达到融会贯通的目的。

既然选择了进攻,柳擎宇就会选择最为合适的时机,而现在,就是最合适的时机。

柳擎宇相信,这个时候,不管是周君豪也好,何宇翔也好,他们都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一次的陈天杰被害案上,他们肯定是希望市局这边无法在限期内破案,他们肯定会忽略其他方面,因为他们肯定会认为,自己肯定要把全部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这个案件上。

而这个时候,柳擎宇却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要出其不意的展开进攻。

而进攻的目标柳擎宇早就选定好了,,蔡宝山。

此刻的蔡宝山已经被调到市政府政研室去了,虽然没有了实权,但是由于政研室处于周君豪的眼皮子底线,柳擎宇不可能把手轻易伸到政研室去,所以,相对来说,蔡宝山又是非常安全的。

对于周君豪的这个安排,柳擎宇看得非常清楚,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选择在这个时机进行出击。

柳擎宇一个电话把检察院院长张金宝喊了过来。

张金宝来到柳擎宇办公室内,笑着坐在柳擎宇对面说道:“柳书记,您有什么指示。”

柳擎宇笑着说道:“金宝同志,你们检察院反贪局方面对于蔡宝山同志的调查进行得如何了,有没有发现更进一步的线索。”

张金宝闻言不由得苦笑着说道:“柳书记,最近这段时间,我们一直没有停止对蔡宝山的秘密调查,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蔡宝山够狡猾,到现在为止,我们调查了他所有的银行账户,包括他妻子和孩子的银行账户,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