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 金蝉脱壳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4-11    作者:梦入洪荒

茫茫夜色之中,柳擎宇开着一辆早就停在商场之内的汽车直接赶往省会通达市。

驾车的司机是秦帅。

秦帅一边开着车一边笑着说道:“老大,你的这招金蝉脱壳玩得可真是炉火纯青啊,估计现在那几个跟踪的人还坐在楼梯口那边傻傻的等待着你回去呢?”

柳擎宇嘿嘿一笑:“如果连他们那几块料都对付不了,恐怕我早就在官场上被人吃得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了。不过呢,也不能轻视他们,估计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还看不到我的影子,就应该起怀疑了。”

秦帅笑道:“怀疑归怀疑,但只要秦睿婕和程铁牛他们都等候在哪里,就算是他们心中怀疑,恐怕也不敢完全肯定,只要给咱们一段时间的自由时间,你的事情估计也就办得差不多了。”

柳擎宇得意的笑了。

柳擎宇可不是傻瓜。

他虽然每天早出晚归忙忙碌碌的,看似对外界的事情并不怎么关注,但是,他身边可是有秦帅和程铁牛这两位好兄弟在周边帮忙的,柳擎宇虽然基本上出于两点一线状态,但是秦帅和程铁牛可是非常忙碌的。他们几乎时刻都在暗处秘密的关注着柳擎宇身边的一举一动。他们早就发现,自从柳擎宇到了岚山市之后,几乎他的每一个举动,每一次行动都处于某些有心人的密切关注之下,几乎没有任何的秘密,尤其是自从柳擎宇在市委常垩委会上接了限期破案的任务之后,监控他的密度就更大了,很显然,有些人想要通过监控柳擎宇的行动,从而对柳擎宇将要采取的措施进行提前分析。

得知这个消息,柳擎宇自然不会轻举妄动,一直按兵不动,而且一等就等到了最后这一天。

晚上8点半左右,柳擎宇乘坐的汽车驶进了省会通达市。柳擎宇二话没说,直接乘车赶往了通达市的一座茶楼内。

在茶楼二楼一个包间内,此刻正坐着一名五十岁左右头发微微有些发白的老人。

看到柳擎宇走了进来,此人立刻笑着站起身来迎了过来:“小柳啊,你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来,先坐下,喝杯茶。”

柳擎宇带着几分尊敬十分热情的与对方握了握手说道:“卢厅长,我倒是不辛苦,倒是麻烦您等了我这么长时间,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卢厅长立刻笑着说道:“好了,咱们不要寒暄了,一边喝茶一边谈正事吧。”

柳擎宇点点头:“好,正合我意。”

坐下之后,柳擎宇也不客气,直接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大口大口的喝了几口之后,这才打开身上随身携带的手包,从里面拿出一只U盘和一份打印出来的文件,柳擎宇把这两样东西都推给对方说道:“卢厅长,这些东西是我在岚山市收集到的一些证据,通过这些证据,我们基本上可以肯定,岚山市红灯区一条街青春街存在严重的违法行为,而两起命案的凶手赵铁福就藏身在这条街内,但是,由于市里对我们市局的行动并不怎么支持,所以,这事情只能请省厅出面协调帮忙了。”

此刻,坐在柳擎宇对面的卢厅长脸色立刻严峻起来,他接过柳擎宇递过来的文件仔细看了一番之后,随即又把柳擎宇的U盘插在柳擎宇递过来的平板电脑上播放出来,仔细看完之后,他脸色阴沉着说道:“好,这些资料非常详细,这些证据也足够对青春街的那些娱乐场所进行一次大规垩模的整顿行动了。不过小柳啊,你怎么不把这些资料交给你们市里,请市里做出指示呢?如果是由你们市局来采取行动的话,岂不是这政绩就是你的了?”

卢厅长笑着说道。

这位卢厅长正是省公垩安厅厅长卢元强。他之所以对柳擎宇如此和蔼可亲是因为当初他这个常务副厅长所以能够晋级成功,柳擎宇也是出过力的,正是因为当初柳擎宇在通达市担任副市长的时候采取的一系列行动,最终让原厅长赵向辉落马,为人正直的卢元强这才得以接任厅长。否则的话,如果是赵向辉正常退休的话,厅长位置绝对轮不到卢元强,因为赵向辉早就把厅长的接班人都物色好了,而且一直在大力栽培。卢元强虽然不满,却没有什么脾气。

后来,正是因为柳擎宇的搅局,最终导致赵向辉和他培养的接班人全部因为腐败问题落马。

从那之后,卢元强对柳擎宇心中倒是一直存有一丝感激的,而且柳擎宇的做事风格和为政原则也让他相当钦佩,所以,这次接到柳擎宇电话说是想要请省厅帮忙他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更何况从柳擎宇的话中他也听得出来,柳擎宇虽然是给自己帮忙,但自己也可以通过帮忙获得政绩,这是一举两得、互利共赢的事情。

柳擎宇听得卢元强提到政绩,便苦笑着说道:“卢厅长,跟您说实话吧,如果要是市里支持我们市局的话,我是肯定不会向省厅求援的,毕竟这政绩绝对是谁都愿意拿的,但是,我有两个担心,一是担心市里不会支持我,这一点,我有百分百的把握周市长会那样做。这第二点担心就是一旦我把这些绝密资料向上汇报之后,恐怕青春街那边诸多娱乐场所都会有所准备,到时候即便是我们派出大量警力去围捕,恐怕什么也看不到,抓不到。这一点,岚山市历史上前面几任局长早已经给我做出了榜样,我可不想要那种郁闷到骨子里的失败!所以,此刻,我唯一信任的只有卢厅长您了。”

柳擎宇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话虽然听起来似乎处于无奈,但是卢元强却并不这么认为,相反的,他认为柳擎宇做人做事比较实在,和这样的人相交,至少他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不需要担心柳擎宇是在算计自己,给自己设圈套让自己钻。和柳擎宇这样的人交往他放心。

所以,柳擎宇说完之后,卢元强也毫不犹豫直接笑着说道:“好,柳擎宇,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这件事情虽然发生在你们岚山市,但是,省公垩安厅对你们岚山市市局的工作还是必须要支持和指导的,哪门子这次既然你们市局无法第一时间出面,那么就由我们省厅来负责出面操作吧!你说说看,这次行动我们应该如何展开?”

柳擎宇道:“卢厅长,我认为这次要想对岚山市的黑恶势力进行一次严厉的打击,行动的关键因素在于行动的保密性,只要这次的行动能够保密,那么成功的几率非常大,不过呢,恰恰是保密性这一点,我十分担心。”

卢元强笑道:“柳擎宇啊,这次行动我可是从省会里调人过去,就算是调动个百八十个应该也不在话下。保密性肯定没有问题的。”

柳擎宇苦笑着说道:“卢厅长,说实在的,我对于钱无命此人的确非常忌惮,我相信您应该也看过郑东军所供述的那些信息了,这个钱无命竟然在我们岚山市市局的各个关键部门竟然全都设有自己的人,市局里有个风吹草动的他会第一时间知道,您想想,他既然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垩全肯下这么大的心思,难道他就不会在省厅里埋下一些眼线?我估计他安插自己的人在省厅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如果要是收买一些眼线估计应该不难。”

卢元强闻言立刻眉头紧皱,略微沉思一下缓缓说道:“嗯,柳擎宇,你说得很有道理,看来,要想顺利完成这次任务,我们只能出动武垩警了。”

柳擎宇点点头道:“嗯,卢厅长,我建议武垩警出动一部分,毕竟,如果大规垩模出动武垩警的话,不仅在程序上会有一些麻烦,而且动静也不小,容易引起一些动静,我认为可以从岚山市隔壁茂荣市征调几十名警力,理由您可以随便去寻找,但是呢,绝对不能告诉他们此行的真实目的,只是要他们到我们岚山市城外进行集垩合,然后与省厅的人一起前往去别的地方。如此虚虚实实,就算是有些人想要向外传递一些消息,也未必能够推测出此行的真实目的。等到省厅派出来的人与茂荣市的警力集结之后,我们二话不说,直接带队前往岚山市内,对岚山市内的黑恶势力和各种违法娱乐场所进行大规垩模的突击检查!”

卢元强听到柳擎宇的建议,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好一个柳擎宇,你不愧是楚书记看重的年轻干部,你的心思的确非常缜密,好,就按照你的提议去做吧。这样,你直接去通达市高速公路路口那边等着吧,到时候我会吩咐带队武垩警干部直接向你报道,由你亲自带队指挥这次行动,同时,我也会派出省厅的一位副厅长亲自为你压阵,至于茂荣市那边,我也会直接进行通知,让他们到岚山市城外高速路口出口处等着你们,等你们双方汇合之后,由你亲自指挥,副厅长压阵,柳擎宇,今天晚上的行动能否成功,就看你的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