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经费问题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4-01    作者:梦入洪荒

第二天一大早,岚山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内。

柳擎宇不到七点半便赶到了办公室内。他才刚刚坐下,交警队那边便一个电话打到了柳擎宇的手机上。

柳擎宇立刻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急促中带着兴奋的声音:“柳局长您好,我是市交警队的副队长陈思宇,经过一个晚上的监控查阅,我们已经找到了那个砍伤宋队长的犯罪嫌疑人。”

听到这里,柳擎宇的眼睛便是一亮,连忙问道:“他在哪里?”

“这个人骑着摩托车最终进了青春街,那里是我们岚山市最有名的红灯区,发现他进入红灯区之后,我们的交警已经在青春街附近所有的交通路口设置了人员和警力时刻在注意盘查过往车辆,如果此人在我们进行设置卡口之前没有逃跑到别的地方的话,后来这段时间应该没有离开红灯区无限之配角的逆袭。而且我们也一直通过监控卡口对进出红灯区附近的几个卡口进行监控,也没有发现此人的身影。只是有些可惜,这红灯区进出的四条交通要道上并没有监控探头,所以,我们的只能在外围进行监控,不能排除此人通过其他渠道逃跑的可能性。”

陈思宇汇报的时候,还有一丝丝的遗憾。

柳擎宇听到陈思宇的汇报不由得眉头一皱,问道:“青春街的进出路口没有设置交通卡口,没有视频监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么重要的地方不安装监控摄像头?”

陈思宇苦笑着说道:“一开始这个地方在规划的时候是计划安装监控摄像机的,不过后来在审批的时候,蔡局长说这里由于是我们岚山市投资商们比较喜欢来的地方,说是投资商对于在这个附近设置监控摄像机十分不满,说一旦安装监控摄像机,就容易侵犯他们的**权,容易泄露他们的一些商业秘密,还说有投资商威胁说如果岚山市要是在这附近安装监控摄像机的话,那么他们就不会在过来消费甚至投资了,所以,最终审批的时候,蔡局长把青春街附近四个交通路口的监控摄像机安装计划全都给删除了。”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色当时便更加阴沉了,带着几分怒气的问道:“陈思宇,既然连你都知道这青春街是咱们岚山市著名的红灯区,为什么市局不对这里采取一些措施呢?为什么不取缔这个红灯区呢?非法身体交易不是在我们国家属于明令禁止的吗?”

陈思宇立刻沉默了起来,良久之后,陈思宇才缓缓说道:“柳局长,您是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柳擎宇一愣,饶有兴趣的问道:“哦?真话怎么样?假话又怎么样?”

陈思宇道:“如果要是听假话的话,那么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是红灯区的存在能够对我们岚山市的经济发展起到十分重要和特殊的作用,是联系投资商的纽带,而且青春街这一条街的税收收入相当于好几条普通的街道的税收收入。”

说道这里,陈思宇顿了一下,这才又接着说道:“据我听说,有些市领导对于这条街的存在也是持默认态度的。这句话的真假我无从辨别。”

陈思宇虽然这样说,但是听话听音,从陈思宇的这句话中柳擎宇也听出来了,恐怕陈思宇所说的市领导对这条街的存在持默认态度很有可能是真的,而且刚才他所说的那番所谓的假话很有可能是从某位领导的嘴里说出来的,因为普通老百姓是绝对不可能说出那样荒谬的话的。因为他们所说的话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但是,在官场上,总是有这么一种虽然少见却又能够看到的现象,有些时候,某些领导会说出一些在逻辑上哪怕是一般人听起来根本就是荒谬无比的意见,尤其是某些领导所作出的决策就算是普通人也知道这个决策绝对是愚蠢至极的,但是呢,却偏偏会有很多人跟在后面大拍马屁,说这个决策英明,说这个决策有多么高明,还说什么泽被苍生,而实际上,老百姓恨不得直接骂娘呢!

其实,对于这种情况,柳擎宇也曾经亲身经历过,处理过,所以,他非常清楚,这种现象之所以会出现,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一点——有些官员认为,自己有权就可以任性!

想到了这些,柳擎宇沉声问道:“陈思宇同志,那么你认为的真话是什么?”

陈思宇道:“柳局长,如果您要想听真话的话,那么我可就肆无忌惮的说了,或许,您会认为我所说的话有些偏激,但是我还是想要跟您说说我的心里话,说说我认为的真话,我认为,红灯区的存在不管是从法理上来讲,还是从老百姓的意愿来讲,都是不希望它存在的,而且别的城市也基本上没有如此明目张胆的红灯区存在,但是,我们岚山市却偏偏存在了,我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特殊的现象根本不是什么市领导所说的什么经济发展需要,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利益关系的存在,就在于某些领导经常三天两头往红灯区里面跑,去那里免费消费却又担心被监控摄像机给拍摄到,所以,这才会找出各种理由拒绝给附近安装摄像机探头,甚至故意纵然红灯区的存在笑傲三极天最新章节。”

听到陈思宇这样说,柳擎宇的眉头更加皱紧了,虽然陈思宇的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偏激,甚至是以偏概全,但是却不可能否认,陈思宇所说的这种情况的确是有可能存在的,而且现在有一句话叫存在的即是合理的。但是,这个合理到底是合理还是不合理需要打个引号,而以柳擎宇对于红灯区这种特殊经济模式的存在的了解,这种地方要想存在,没有政治层面的支持,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红灯区的那些特殊生意的存在本身就是非法的。但是却可以堂而皇之的以一种普通存在的形式存在,甚至连蔡宝山都要禁止在这附近规划摄像机,这本身就说明了至少蔡宝山此人在红灯区的存在上,是负有相当的责任的。

柳擎宇只是略微沉思了一下,便沉声说道:“陈思宇同志,你现在立刻与道路卡口监控的系统集成厂商联系,以补偿安装的名义立刻在青春街附近的四个交通卡口以及红灯街的两头沿线布设不少于6个摄像头,要确保青春街每个娱乐场所的进出口全都处于监控摄像机的监控之下。”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陈思宇立刻兴奋起来,不过他还是有些忧虑的说道:“柳局长,我担心这样做恐怕会给您带来麻烦,可能会有十分强烈的反对声音出现。”

柳擎宇直接冷笑着说道:“反对的声音?这一点你不需要操心,只管执行我的意思就可以了,我倒是真想听听这反对的声音,我想要看看,这反对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都有谁会跳出来喊出反对的声音。”

陈思宇闻言心中大定,不过还是说出了一个十分让他郁闷的话题:“柳局长,我这边还有一个难题,那就是我们没有相关的经费了。自从上次我们交警队的小金库和账本被您查抄之后,那些资金已经被转移到了市局的账户上,我们交警队的账户上已经没有钱了,现在空空如也。”

柳擎宇闻言便笑了:“这个问题好说,你先去联系监控卡口的系统集成商吧,这次就不用走招标流程了,但是,所有的信息必须完全公开,接受社会各界监督,此事特事特办。”

陈思宇连忙说道:“好的,那我马上联系。”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立刻把办公室主任韦永厚喊了过来,说道:“永厚同志啊,你立刻通知市局装财处,让他们先期划拨15万元钱给市交警队,作为新增道路监控卡口的经费。”

韦永厚闻言立刻执行。

然而,韦永厚出去之后不久便赶了回来,脸上带着几分怒气回到了柳擎宇的办公室内:“柳局长,装财处说咱们市局的账户上没钱了。”

“什么?市局的账户上没钱了?这怎么可能呢?前段时间不是刚刚把交警队小金库的那笔资金转入到咱们市局的账户里吗?这笔钱虽然是准备用来上缴市财政的,但是按照相关的规定,咱们还是可以留下一部分作为自用经费的啊,为什么咱们的账上没有钱呢?”柳擎宇脸色阴沉着问道。

韦永厚也带着几分愤怒说道:“是啊,我也是这样问装财处处长王世伟的,不过王世伟说这笔资金已经下拨到各个处室去了,说是由于各个处室的经费比较紧张。经过蔡局长批准之后,他就把那笔资金先期直接划拨给各个处室了。”

柳擎宇闻言顿时眼睛瞪大了,眼神中有一种名为愤怒的东西正在喷薄而出:“好,好一个王世伟啊,好大的胆子了,连那笔准备上缴市财政的资金他都敢动!他好像忘了上次开局委会的时候,局委会上到底是怎么对财务流程做出规定的了。既然如此,那么韦永厚同志,你立刻通知所有的局党委成员,告诉他们,立刻去会议室开会,讨论一下王世伟同志的工作调整问题。并且通知各个处室的一把手,让他们也全部列席会议。”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