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给脸不要的代价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3-25    作者:梦入洪荒

周君豪听到何宇翔这样说,脸色更加阴沉了,咬着牙说道:“哼,柳擎宇这小子就先让他嚣张几天吧,不要给我抓到机会,否则的话,我玩不死他!在岚山市想跟我周君豪玩,他还嫩点!”

“就是就是,一个小小的柳擎宇算个屁啊,他就是一政法委书记而已,张顺成牛逼不?他可是堂堂的市委书记啊,那又怎么样呢,不是还得和您平分天下,柳擎宇在咱们眼中根本就是一只小爬虫,有机会咱们一定能够整到他!”何宇翔一边拍着马屁,一边给自己这边树立信心。

周君豪对于何宇翔的马屁还是比较受用的,脸上稍微舒缓了一下,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做官到了周君豪这个位置,自然不会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一时的挫折对他而言,不过是自己前进路上的一个小小的瞬间而已,更何况柳擎宇就算拿下了交垩警支队队长这个位置对他而言也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咽不下去这口气而已。

柳擎宇散会之后,直接向着市交垩警支队赶了过去。他要对市交垩警支队的队伍进行重新调整,现场调整,他要对整个交垩警支队的风气进行大力整顿。

然而,就在柳擎宇还处于半路上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周尚武打过来的。

柳擎宇直接接通了电话:“尚武啊,有事吗?难道是两起命案出现了什么新的线索吗?”

周尚武苦笑着说道:“柳局长,倒不是有了什么新的线索,而是关于陈天成同志的烈士资格审核之事我想向您汇报一下最新的动态。”

柳擎宇闻言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来,沉声问道:“怎么,陈天成同志的烈士资格还没有审批下来吗?”

周尚武点点头道:“是啊,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没有审批通过,如此看来,这个民政局局长段海峰是存了和您较劲的心思啊,而且他还放出风来,说是只有他的兄弟和儿子没有一点问题之后,才有可能审批通过。虽然他说得并没有这么直接,但是从各方的传言来看,他就是这个意思,这也是他一直没有通过陈天成同志烈士资格审核的原因。”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冷哼一声说道:“哦?跟我谈条件?好,非常好!看来,这岚山市还真的是有很多不怕死的鬼啊,我柳擎宇最不怕的就是鬼!周尚武同志,关于段成飞的违法犯罪证据你们警方掌握多少了?”

周尚武立刻说道:“柳局长,段成飞的问题十分明确,以前只是没有人愿意得罪段海峰而已,现在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警方完全可以直接将其逮捕。”

柳擎宇点点头:“好,既然可以逮捕,那就直接将其逮捕吧,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把证据做扎实就成,我倒是要看看,就算这个段成飞他有一个民政局局长的老爸,有谁有哪个部门敢在他的事情上徇私枉法、徇私舞弊、官官相护,我正愁一直没有机会对检察院和法院那边的业务进行整顿呢,如果谁敢在这个时候给我徇私枉法,那我绝对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天网恢恢!”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周尚武顿时眼神之中闪过 两道异样的光芒,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当初柳擎宇走出上门去找段海峰谈话这步棋的时候的确是布局深远,表面上看是逼迫对方尽快通过陈天成的烈士资格审核,其实,在这背后却有柳擎宇对于其所主管范围内诸多领域的深刻考虑。

牛人!这才是真正的牛人啊!一箭双雕!布局深远!

周尚武虽然是一个粗人,但是他却并不傻,从柳擎宇最近这段时间的做事风格,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这位领垩导虽然年轻,但是做事极其有章法,而且法度严谨,后招连绵,一般人和他斗恐怕很难攻破柳局长的布局。

现在,周尚武对柳擎宇充满了钦佩。

周尚武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接着问道:“柳局长,那段海山怎么办?”

柳擎宇嘿嘿一阵冷笑:“段海山嘛,这个人更好处理,最近你不是交给我不少关于段海山的资料吗?我仔细研究了一下,从这些资料中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段海山似乎也是一个手脚不怎么干净的官员,但是呢,综合各方面的信息来看,这个家伙胆子倒是不大,虽然比较贪婪,但是却并不是属于那种巨贪的类型,而且能力也好凑合,本来呢,我还想要给他一个机会,但是既然这个段海峰如此不识抬举,那么这个段海山我也就没有必要再给他什么机会了。这件事情我直接通知市检察院反贪局直接介入对段海山的调查就行了,我相信,凭段海山的贪垩污金额,双规他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好的,柳局长,我明白了,我这边立刻办理段成飞的事情。”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二话没说,直接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了市检察院院长张金宝的电话:“张金宝同志,我是柳擎宇,现在给你一个指示,请你立刻派出检察院反贪局的骨干力量,对我们市公垩安局的段海山同志启动涉及贪腐问题的调查程序,发现问题,立刻走司法程序将其绳之以法。”

张金宝听到柳擎宇的指示,当时就是一愣。

自从柳擎宇上垩任之后,虽然其主管着检察院和法院,但是一直从来没有下来视察过,他也从来没有到柳擎宇那边去汇报过工作,但是现在,柳擎宇竟然直接给自己下达指示,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更让他感觉到郁闷的是,柳擎宇的第一个指示竟然要自己去调查自己好友段海峰的兄弟段海山,这让他感觉到十分为难。

这时,柳擎宇又接着说道:“哦,对了,张金宝同志,有件事情我很有必要和你强调一下,那就是关于调查过程中的纪律问题,调查段海山同志的指示,我只和你一个人说过,我不希望这件事情被传得满城风雨,更不希望在整个事情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打草惊蛇惊动了段海山,如果要是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我想,你这个检察院的院长恐怕是要承担一定的责任的,所以呢,希望你们检察院方面在做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做好各方面的保密工作,将这次的任务做好。我们身为国家法制力量,绝对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必须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对段海山同志展开调查,任何徇私枉法、徇私舞弊的行为都将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张金宝更加郁闷了。本来,他听完柳擎宇的指示之后,还打算给段海峰打个电话询问一下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但是现在看来,柳擎宇似乎对自己有所防备,提前给自己打了预防针,如果这件事情要是出现什么问题的话,自己可能会有些麻烦。

虽然对好兄弟帮忙可以要个人情,但是如果要是因为帮忙而损害到自己的利益,那他就得仔细考虑考虑了,这样做到底值不值。

稍微考虑了一下,张金宝很快便做出了十分简单的选择。不能通知段海峰。而且从柳擎宇特意打招呼来看,张金宝也意识到,柳擎宇这样做的目的很有可能是针对段海峰。这一点,他看得十分清楚。因为他也听说了,柳擎宇曾经亲自前往民政局去让段海峰通过陈天成的烈士评定,好像当时段海峰并没有给柳擎宇的面子,到现在也没有听说陈天成的烈士资格通过了审批。

想明白这些东西,张金宝不得不慎重了,因为自从柳擎宇上垩任之后,他一直注意留心着柳擎宇的一举一动,尤其是今天的常垩委会上,柳擎宇直接拿下交垩警支队队长田福林的事情,给他带来的震撼是相当大的。他可是非常清楚的,这个田福林可是属于周君豪的人,而且周君豪上一次还专门否定了柳擎宇调整田福林职务的提议。但是他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才不到2天的时间,柳擎宇竟然杀了一个回马枪,直接将田福林和整个交垩警支队近半数干部给拿下,这得需要多么强力的手段才能做到啊?而且柳擎宇可是才刚刚上垩任这个位置,基本上没有几个亲信,他又是怎么样做到的呢?

当把这些事情前前后后联系在一起进行综合考虑之后,张金宝这个在岚山市一直属于墙头草的人物,毫不犹豫的做出了自己最终的抉择——继续当自己的墙头草,绝对不能轻易站队,必须要确保自己始终能够站在最强者一方,至少绝对不能因为站队而导致自己官位受到威胁。毕竟,张金宝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与才华一步一步的熬上这个检察长位置的,他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了信心,他希望自己能够继续在仕途之上前进,希望能够在能力允许的范围之内,能够尽可能的做些实事。他不想做清官,因为清官不容易生存,但是他也不想做贪官,因为贪官搞不好就要遗臭万年,他只想做一个油滑的循吏。

和张金宝通完电话之后,柳擎宇便不再考虑张金宝这边到底会如何选边站队了,因为他早就把相关的信息通过这个电话表达清楚了,他相信张金宝如果明智的话,会做出最为正确的抉择。随后,柳擎宇第一时间赶到了市交垩警队,柳擎宇要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对交垩警队进行一次力度空前的整顿!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