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 第一把火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3-20    作者:梦入洪荒

此刻的田福林因为实在是太兴奋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去辨识说话的人到底是不是老臣,直接把把对方当成是老陈来代入了。

柳擎宇也没有说话,而是满脸微笑着站在田福林的身边,看着田福林在那里紧张、激动、兴奋的操作着。当柳擎宇看到田福林操作的股票数据之后,当时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因为从田福林的操作数据来看,这家伙所操作的股票总金额竟然高达3000万元!

要知道,那可是三千万元啊,这绝对不是一笔小数字,而且以田福林是交垩警支队的大队长的身份,他的工资加奖金一共才有多少钱?而他竟然可以操作3000多万元的股票,这笔钱是哪里来的?是他自己依靠炒股赚的吗?但是,最近几年,股市一直都处于熊市的状态啊,最近这几个月才稍微有些好转的。

想到这些问题,柳擎宇彻底被上面那数字给震惊了。

这时,当田福林操作完之后,这才兴奋的缓缓的抬起头来,嘴里说着:“老陈啊,你这么有才,怎么不早点说啊……咦……你是谁?怎么跑我办公室来的?”

田福林一抬头,突然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人竟然不是老臣,而是一个陌生的家伙,当时就有些吃惊,同时,也多了几分愤怒。

但是,当他的目光仔细看了柳擎宇几眼之后,脸色当时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岚山市市委常垩委、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垩安局局长柳擎宇。

豆大的汗珠顺着田福林的脑门上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田福林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柳……柳局长,您……您怎么来了。”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我是听到你说进来之后才进来的啊。”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话音一转:“田福林同志,你的炒股劲头很大啊,而且炒股资金很雄厚啊。”

听到柳擎宇这样一说,田福林脑门上的汗珠流的更快更多了,几乎都快要汗如雨下了。他的双腿都已经颤抖起来。因为他听出来了,柳擎宇这番话背后的含义很深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柳擎宇已经十分明确的抓住了自己的小辫子。

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心中高度紧张和恐惧,说话的声音也有些不利索了:“柳……柳局长……我……那个的确做得不对,我不应该在上班的时间炒股。”

柳擎宇脸色阴沉着说道:“你知道错了就好,这样吧,你先现场写一份检讨,让我先看一下你检讨自己的态度如何,至于如何处理你,容后再议。”

“好好好!我马上写。”说着,田福林打开WPS文档就要开始用电脑敲击检讨报告,柳擎宇冷冷的说道:“用手写。”

“好的好的。”因为心情高度紧张,所以,田福林不敢违抗柳擎宇的意思,直接拿出旁边一只价值8000多元看起来普通实则是顶级瓷质古董笔筒里面的中性笔,又拿出几张A4纸,便写了起来,柳擎宇就站在旁边,冷冷的看着。

这个田福林能够做到交垩警支队大队长的位置上,倒也不是酒囊饭袋之辈,至少写起检讨来那叫一个流利顺畅,而且写得一笔好字。

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田福林把检讨书写完毕,其中有些地方还有些涂抹,写完之后,他正准备再拿几张纸再重新抄写一份的时候,柳擎宇直接摆摆手说道:“就不用誊写了,就这份就成了。从这份检讨报告来看,你倒是有些悔改之意的。这件事情我会斟酌考虑的。这样吧,你跟我去一趟财垩务室。”

“去财垩务室?”听到柳擎宇这个指示,田福林脑门似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心脏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柳擎宇要自己带他去财垩务室?去财垩务室做什么?难道他要查账不成?

这一刻,一股股巨大的担忧充斥着田福林的内心,他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他有些迟疑的说道:“柳局长,财垩务室的负责人好像出去开会了,没有在局里。”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好像没有吧,我来的时候,专门去财垩务室看了一趟,那边的人挺齐整的,怎么,你不愿意带我去财垩务室?”

说话的时候,柳擎宇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盯着田福林。

田福林连忙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怕您白跑一趟。”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没事,我还年轻,最不害怕的就是麻烦和疲劳,我现在只想对你们交垩警支队的工作情况进行深入调研和了解。走吧,一会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就成了。”

说完,柳擎宇用手一指房间大门。

看到柳擎宇去意已定,田福林不敢违抗,只能硬着头皮在头前带路,一路来到交垩警支队的财垩务室内。

当走进财垩务室的那一刻,田福林气得鼻子都快歪了,只见此刻的财垩务室内,三名财垩务人员正凑在一起嗑瓜子,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唠着家常,旁边不知道是谁的电脑上还放着最近比较流行的电视剧。

当看到田福林走进来的时候,三个人倒也没有避讳,至于柳擎宇,他们根本没有放在眼中,其中一个漂亮的女孩而是笑着说道:“田哥,来,坐下一起吃点瓜子。”

田福林见状当时立刻板着脸怒声训斥道:“你们在上班时间聊天嗑瓜子看电视剧,这是谁让你们这样做的?知道不知道你们这样做是违反中垩央八项规定的?这样做是严重的违反纪律知道不知道?还不赶快给我收起来,回头每个人写一份检讨送到我的办公室。”

听到以前最喜欢和透明打成一片的田福林这一次竟然一反常态的训斥他们,顿时,三个财垩务室的女人感觉到十分委屈,尤其是那个最为漂亮的小女孩,脸上更是写满了委屈之色,心中暗道:“你这个田福林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家好心好意的让你吃瓜子,你怎么训斥起人来了?”

这时,田福林转过身来,带着一丝恭敬的说道:“柳局长,我没有管理好财垩务室,让您见笑了,您放心,回头我一定好好的整顿一下队内的风气。”

听到田福林竟然喊柳擎宇为柳局长,在场三个女人当时吓得花容失色,当他们目光仔细打量了一下柳擎宇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站在田福林身后的男人竟然是他们市局最高的领垩导柳大局长。

一时之间,财垩务室的三个女人全都吓得脸色发白,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这时,柳擎宇冷冷的说道:“你们把交垩警支队最近三年所有的往来账目都拿出来吧,我带回局里好好的研究一下你们交垩警支队的财垩务状况,让有关部门审计一下。”

财垩务室的三个人听到这里,脸色更加难看了,几乎都没有血色了。三人此刻可不敢做主,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只能全都目光看向了田福林。

田福林听到柳擎宇这句话之后,脸色当时变得异常难看,心中也多了几分怒气,他沉声说道:“柳局长,根据我们交垩警支队的相关制度,这财垩务账目是绝对不能出办公室的。”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根据我们市局的相关规章制度,市局方面是有权直接从各个直属单位提取相关账目进行审计的。怎么,田福林同志,你要和我谈谈法律的问题吗?”

听到柳擎宇把话说道这种份上,田福林的心已经开始不断的下沉,他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对市局的各项制度都了如指掌,自己想要忽悠他都无法做到,再加上之前被柳擎宇抓住了小辫子,尤其是此刻,自己写的检讨还在柳擎宇手中呢,柳擎宇要想玩死自己绝对轻而易举啊。现在他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柳擎宇当时要自己现场写检讨报告了,这根本就是一步早就设定好的陷阱。柳擎宇这小子明显是在防备着自己啊。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写那份检讨,此刻他就可以硬着头皮硬抗柳擎宇的指示,就是不让他把账目从支队带走,即便是到时候柳擎宇生气想要追究自己上班时间炒股的责任,到时候自己干脆来一个坚决不认账,柳擎宇也没有什么脾气。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柳擎宇已经把自己的检讨报告拿到手中了,自己的小辫子已经彻底被柳擎宇给攥住了。如果自己此刻硬抗的话,恐怕最终的结果会更加恶劣。

想到此处,田福林心中那叫一个后悔,那叫一个郁闷,却又不得不按照柳擎宇的指示去办了,他十分懊悔的目光看向三个财垩务说道:“你们把账目都拿出来吧,让柳局长带走。”

三个女人听到田福林这样说,只能按照他的指示,把三本厚厚的账目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此时此刻,柳擎宇的目光直接盯着那三个女人,他发现,三个女人目光有些闪烁,神情有些紧张,似乎在害怕什么,紧张什么,三人还不时的看向田福林,似乎想要从田福林那边得到什么暗示似的。

疑点重重啊?这三个女人到底在紧张什么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