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一语惊人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3-15    作者:梦入洪荒

何宇翔的这番话一说完,整个常垩委会现场立刻一片沉寂。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到了柳擎宇的身上,包括张顺成和周君豪。

因为这可是柳擎宇第一次在常垩委会上亮相,而他第一次发言就被人挑了刺,而且言语之中充满了指责,柳擎宇如何应对成了大家最为关注的,而柳擎宇这次应对的好与坏也直接影响到常垩委们对于柳擎宇真实能力的判断、对他个人在常垩委会上的威信树立与否也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柳擎宇听到何宇翔的这番话之后,脸上表现得十分平静,只是微笑着看了何宇翔一眼,随即这才缓缓说道:“何宇翔同志,你这番话可是有点乱扣帽子的嫌疑啊。”

“乱扣帽子?这有些言过其实了吧?难道你不认为我刚才所说的这些事情都是小事吗?如果不是,你为什么不提这些事情呢?难道你认为这些事情还不足以上常垩委会进行讨论吗?”何宇翔继续进攻着。他似乎非得逼着柳擎宇给出一个是与否的答案不可。而且他相信,柳擎宇绝对不敢承认这些事情都是小事的,那样会惹起众怒的。

柳擎宇笑了笑说道:“何宇翔同志,我可以明确的回答你,我的的确确认为这些都是小事。”

柳擎宇一语惊人!

现场众人的脸色也在这一刻全都沉了下来。

因为在很多人看来,何宇翔所说的这些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小事,而是岚山市所有常垩委们全都十分关注的大垩事。但是现在,柳擎宇竟然说这些都是小事,这明显是在挑衅所有人的底线。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何宇翔当时也愣了一下,随即心中兴奋起来,他立刻提高了声调大声说道:“柳擎宇同志,你这种说法是严重错误的,别的不说,就拿你们市公垩安局要处理的那三十来个所谓的吃空饷人员,这件事情可绝对不是什么小事,而是一起十分重大的人事事件,这种事情必须要上会讨论之后才能最终做出决策的,而你却擅自进行决策,甚至还在未经常垩委会批准的情况下,就擅自要举行新闻发布会,你的这种行为完全是乾坤独断,完全是没有把市委常垩委会放在眼中,没有把所有常垩委们放在眼中,完全是一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是十分错误的。”

说道此处,何宇翔目光看向张顺成说道:“张书记,我认为柳擎宇同志在这次事情的处理上实在是太过于鲁莽和轻佻了,我们市委应该立刻叫停本次新闻发布会,并在常垩委会上重新讨论对那些所谓的吃空饷人员的处理结果进行讨论,绝对不能搞一刀切!”

张顺成闻言眉头微微紧皱,目光在柳擎宇和何宇翔以及周君豪的脸上扫视了一眼,最终落在了柳擎宇的身上,沉声问道:“柳擎宇同志,对于何宇翔同志说的这件事情,你怎么说?”

柳擎宇依然是那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微微一笑说道:“张书记,我认为何宇翔同志完全是在乱扣帽子,甚至有挑拨离间的意思。他这完全是想要挑起张书记您对我的不满啊。”

“胡说八道!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还没有等柳擎宇说完呢,何宇翔立刻反击道。

柳擎宇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阴沉着脸看向何宇翔说道:“何宇翔同志,难道你身为市委常垩委,常务副市长,就是这样开常垩委会的吗?难道你连给我一个说出我想要表达的意思的机会对不想给我吗?亦或是你认为你的资历深或者是声调高就可以让我乖乖的顺从你的意思吗?”

“你……你这才是乱扣帽子!”何宇翔被柳擎宇这番话给气得不轻,立刻怒声说道。

柳擎宇冷冷道:“如果你不是这个意思的话,那么麻烦何宇翔同志你暂时闭上你的嘴巴,容我把我的意思清楚的表达完之后,你再说可以吗?”

很从容的问话,语气也依然如同之前那样波澜不惊,但是,这轻描淡写的言辞之中却蕴含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蕴含着一种强大的语言魅力,看似再向何宇翔示弱,实际上,却逼着何宇翔不得不在发言上对柳擎宇有所让步。

这就是语言的魅力!这就是柳擎宇以退为进的战术!

何宇翔心中那叫一个气啊,但是现在,被柳擎宇用话逼到这种份上了,他不得不暂时后退,以免落入柳擎宇的言语陷阱中去,被别人认为自己是用声调和资历去压柳擎宇。何宇翔冷哼一声说道:“好,那你说吧,我倒是想要听听你如何狡辩。”

柳擎宇不慌不忙的端起水杯来喝了一口,等他再次放下水杯的时候,会议室内已经一片安静,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各位同志们,我对于何宇翔同志刚才所说的那番话非常不认同。我承认,我们岚山市公垩安局最近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就包括何宇翔所说的那些事情,就拿老百姓围困我们岚山市公垩安局办公大楼这件事情来说,这件事情虽然表面上事情挺严重的,但是最终,我们市公垩安局不是已经很好的解决了这件事情了吗?而且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通过各种媒体报道也应该可以知道外界对于我们解决这件事情的态度。正因为如此,我才认为这件事情只是一件小事,如果我非得要提起这件事情的话,我认为那就有一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成分了,有种炫耀自己成绩的成分了,我认为,我们岚山市公垩安局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成功解决了,但是并不值得炫耀,反而值得我们市局深思和反省,所以,这件事情我并不想在这么重要的常垩委会上拿出来说。”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话音一转轻笑道:“当然了,如果其他同志们认为何宇翔同志说的有道理,认为我应该在常垩委会上提一下这件事情的话,那么我不介意把整个事情的详细经过和处理流程以及结果再次向大家说一遍。”

说完,柳擎宇目光扫视一圈,最终落在了张顺成的脸上。

张顺成挑了挑眉毛,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惊讶之色,他没有想到,这么难以摘脱的事情竟然在柳擎宇三言两语之间,就把他自己的责任给摘得干干净净,甚至还有反将一军的意思。而且他不得不承认,柳擎宇刚才的这番话在逻辑上的确很难找到其漏洞。根据他的估计,就算这个时候何宇翔想要反击,也找不出什么有力度的反击语言。

这时,何宇翔听到柳擎宇的解释,已经被气得七窍生烟了,怒目注视着柳擎宇,似乎有想要发言的意思。

这个时候,张顺成目光冷冷的瞪了何宇翔一眼,何宇翔立刻蔫了,他虽然对上柳擎宇的时候,言辞犀利,士气如虹,但是面对市委一把手,他还是不敢放肆的。

这时,张顺成淡淡的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就到这里吧,柳擎宇同志,你接着说。”

柳擎宇点点头,接着说道:“张书记,刚才何宇翔同志也提到了我们市局正在清理吃空饷人员的事情,他说这个事情我们市局属于擅自处理,还说这种事情应该上常垩委会讨论,说我乾坤独断,我认为,这种说法非常不妥。”

说道这里,柳擎宇冷冷的看了何宇翔一眼,接着说道:“我认为,清理吃空饷行动属于中垩央四个全面里面的内容,也属于省里明确指示各个机关单位都要严格督办、坚决清理吃空饷人员行动的内容,市里对此也有明文规定,我们岚山市公垩安局严格按照相关指示和规定办事,何以成了我柳擎宇乾坤独断呢?

如果何宇翔同志说我乾坤独断是指我们岚山市公垩安局清理的吃空饷人员之多远远超出了其他各个单位清理的人员的话,那么我可以明确告诉何宇翔同志,我柳擎宇做事一向如此,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对来不得半点虚假,我眼睛里更揉不得沙子。我可以把话先放在这里,这28个人只是第一批被清理的吃空饷人员名单,他们每个人吃空饷的证据材料我都掌握得清清楚楚,如果各位需要这些材料的话,我可以立刻让局里的人给送过来!何宇翔同志,你要不要看一看呢?”

说完,柳擎宇再次看向何宇翔,目光中充满了挑衅。

柳擎宇就是这个脾气,别人给他面子,他也给别人面子,如果别人向他挑衅的话,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给予回击,尤其这一次可是他第一次在常垩委会上亮相,如果第一次就被何宇翔给打垩压下去了,以后他也没有办法在岚山市混下去了。

何宇翔闻言却是不屑一阵冷笑:“柳擎宇同志,你说得看似有道理,但是我刚才说得非常清楚了,你清理吃空饷人员没错,但是要清理这么多,却是必须要上常垩委会进行讨论的,尤其是你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这些人员名单,更是必须要上会讨论的,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行为完全是在自揭其丑,这样做会对我们岚山市的形象造成负面影响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