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信任危机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3-09    作者:梦入洪荒

蔡宝山心中此刻已经恨死了柳擎宇,但是此刻,面对着四周浩浩荡荡数百的人群,面对着已经失去了警力支撑的己方阵营寥寥数人,他不得不慎重回答。

沉吟片刻之后,蔡宝山缓缓说道:“柳局长,各位,对于你们所提出的问题我们市局高度重视,一直在调查此事,到现在为止,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们市局对于这次事件的定性是此次事件是由我们市局下辖岚东区公垩安分局聘用人员纠集社会闲杂人员违法执法所致,我们已经确认,死者范庆海的确没有嫖*娼行为,是外聘人员抓错人了,在此,我代表我们市局向你们死者家属表示诚挚的歉意,目前,那些涉事外聘人员已经被我们给开除了,并且正在进行深入调查,请你们放心,就此次事件,我们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市局愿意积极协调对你们的赔偿问题,希望我们双方能够和平友好的解决此事。”

不得不说,蔡宝山宦海沉浮几十年,这处理各种紧急事件的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三言两语之间,便已经把自己的责任摘得干干净净的,而且还摆出了一种超然世外的姿态,再加上一番义正词严的表态,真的把他自己塑造成了一名大公无私的干部。

如果是熟悉官场规则的聪明人,此刻肯定一切按照蔡宝山的思路走下去了,毕竟,事情发展到现在,除了谈赔偿之外,对于死者家属来说,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收获的了。

但是,现场却有着岳云强这样思维反应迅捷的大学生代表们,岳云强听到蔡宝山的话之后,立刻充满了不满的说道:“蔡局长,恕我直言,我并不认同你所说的话,你口口声声说是抓错人了是外聘人员所为,那么我想问一问,难道那数百名警力在医院大门口抢走范庆海的遗体行为也是外聘人员所为吗?那么多警员如果不是奉了上级领垩导的命令,他们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吗?你们市局为什么要抢走范庆海的遗体并在未经范叔叔等亲人的同意之下就擅自处理?你们到底想要掩饰什么?这些事情,难道你不应该解释解释吗?

我认为,范庆海的死不能白死,我们必须弄明白,他为什么会死?弄明白他真正的死因到底是什么?这个才是我们目前所关注的,至于你说的什么赔偿问题,根本就是在转移话题,蔡局长,还请你证明回答这些问题。还有一点我很纳闷,为什么每一次在各种各样的执法行为中出现了问题,总是外聘人员干得的?为什么他们被推出来的概率这么高呢?这个时候,你们的正式在编人员到底去哪里了?难道他们没有拿着国家的工资妈?难道他们就没有出来执法吗?”

岳云强说完,范铁锤立刻点点头说道:“是啊,蔡局长,我非常希望弄明白我儿子到底是为什么死的?而且这一次,出了事情又是外聘人员惹的祸,对于你给出这样的理由,我很难接受。”

范铁锤说话之间,愤怒的泪水再次顺着眼角飞快的流下,流淌过那千万条沟壑铸就的褶皱的老脸,流过那曾经对为了儿子范庆海操碎心、从青春蓬勃到现在满是沧桑的脸庞,那是一种深深的悲戚、深深的无奈和彷徨。

到底谁能够为自己儿子的死给出一个能够让他可以接受的理由呢?

看到范铁锤的眼泪,柳擎宇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被他那眼神深处所流露出来的无助、无奈和悲戚给震撼了,感染了,柳擎宇突然意识到,在现在国家大力推进法制建设的情况,岚山市还发生这种事情,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失职啊?这是一种对老百姓怎么样的不负责任啊?

想到此处,柳擎宇目光森冷的看向了蔡宝山,一字一句语气沉重的说道:“蔡宝山同志,我最后再次严肃的提醒你一句,你必须要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必须要正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既然我接受了这个事件,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这次事件所有的细节我柳擎宇都将会深入的追究到底,我们必须坚决贯彻党*中*央的指示精神,必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尤其是对于我们岚山市公垩安局来说,我们所做的一切,必须要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不管任何人、任何领垩导,只要他违法了八项规定和四个全面,那么,我们市局领垩导层绝对不会轻饶!”

柳擎宇说完,目光依然紧紧的盯着蔡宝山。

蔡宝山顿时感觉到压力山大,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柳擎宇竟然搬出了这些内容,他很清楚,柳擎宇这根本就是在给自己出难题啊。他不相信柳擎宇不清楚这其中的内幕,但是柳擎宇却依然要这样说。蔡宝山心中暗恨:“柳擎宇啊柳擎宇,你真不是东西,你这根本就是在故意为难我啊。”

想到此处,蔡宝山只能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局长,我能不能单独与你谈两句?”

柳擎宇摇摇头:“没有任何必要,有什么话你就当着大家的面说吧,今天既然我是负责处理整个事件的人,那么我必须要做到光明正大,事无不可对人言。”

蔡宝山闻言心中怒气更盛,却也知道,此时此刻,他不能在回答任何问题了,因为刚才岳云强和范铁锤所提的那些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有一个雷点,一旦自己如实回答,那么一定会有人要为此承担责任的,那样会得罪一批人的。

所以,面对此情此景,蔡宝山干脆耍起了无赖——他沉默不语了。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该回答的人不说话了,其他人又是愤怒,却又是无奈,众人只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柳擎宇。

柳擎宇冷冷的扫了蔡宝山一眼,冷哼一声,随即缓缓说道:“既然蔡宝山同志不愿意回答老乡和同学们的问题,那么这个问题,只能由我柳擎宇亲自来回答了。”

听到这里,不管是范庆海也好,岳云强也好,他们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时,柳擎宇又出乎他们意料的说道:“不过各位,你们的这些问题,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回答,因为我现在对于整个事情的经过知道的还不够全面,对于整个事情的详细细节还不够清晰,所以,我需要时间,请给我一天的时间,明天上午9点,我们市局将会在市公垩安局新闻发布大厅内举行新闻发布会,届时,我们会广邀各路媒体来对此事给出一个正面的回应,届时,我们也会邀请你们六位代表前来现场参加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不知道大家对于我的这个回答满意不满意?”

范铁锤满是褶皱的老脸之上写满了疑虑之色,从他内心深处来讲,他对于柳擎宇的话还是不太相信的,因为官官互相的概念早已经深入到了他的内心深处,这是几千年来老百姓用血与泪总结出来的结论。对于柳擎宇这个年轻的市局局长能否真正的公平公正的为他家儿子的死主持公垩道,他还是心存忧虑的。

岳云强也看出了范铁锤的忧虑和不安,便趴在范铁锤的耳边低声说道:“范叔叔,柳局长是一个真真正正正为我们老百姓办事的好官,以前在他所任职的任何一个地方,他都是以公平公正处事而著称,以一心为民而著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他的为官原则,我认为我们应该选择相信他,您看呢?”

范铁锤虽然对柳擎宇的话不太相信,但是对于这个玉自己儿子一个宿舍的大学同学却还是比较相信的,因为就是这个大学生在自己儿子出事之后,一直前前后后的忙碌着,陪着自己做着各种各样善后和争取应有权力的资格,所以,听到岳云强说完之后,范铁锤点点头:“好,那我同意,我们明天上午过来参加新闻发布会。”

柳擎宇点点头:“好,老乡,你看对于你们这些人我这样安排如何?如果你们想要今天赶回家的,我会安排专车直接送你们回家,如果你们对于我们市公垩安局的调查结果不放心,想要留下来等着结果的,我会安排你们在市公垩安局附近的旅馆中住下来,所有的费用由我们市公垩安局来承担,你们看这样如何?”

这时,蔡宝山突然说道:“柳局长,我看不如直接把他们送回老家吧,住在市里的费用太大了,我们市局的办案经费实在是太紧张了。”

蔡宝山之所以这样说也是有原因的,他是希望把这些老百姓送回去之后,明天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万一这些老百姓再不满,也无法在组织起像今天这种聚会了。

柳擎宇闻言立刻怒视着蔡宝山说道:“蔡宝山,我让你说话了吗?现在到底是你处理事情还是我处理事情?要不这件事情你来处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