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 挑拨离间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2-27    作者:梦入洪荒

看到柳擎宇如此语气笃定,易成杰只能讪讪离去。一边往外走易成杰一边心中暗暗琢磨着:“这个特殊时节,柳擎宇让我通知周尚武去他的办公室内做什么?难道他要选择周尚武当秘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可就有些不对劲了,要知道,周尚武只是刑侦支队的副队长,职务也仅仅是副科级,而且今年也已经四十多岁了,与柳擎宇之间差了差不多足足有一代人了,柳擎宇如果选择他当秘书的话,这也太夸张了一些,毕竟,一般而言,每个局长在选秘书的时候,正常情况下,一般不会选择一个比自己年纪大的人当秘书的。这在官场上已经属于不是秘密的秘密了。毕竟,一般而言,能够做到局长这个层次上,很多人的年纪也都有四五十岁了,在选择秘书的时候,大部分肯定会选择一个年纪比自己小、做事比较周全谨慎、比较听话的人当秘书。如果选择一个年纪比自己大的人当秘书,相处起来会显得比较尴尬。

易成杰从这个角度一想,便又否定了之前的判断,心中暗道:“难道柳擎宇想要找周尚武来商量刑侦队的工作?但即便是商量刑侦队的工作,按理说也应该找队长啊,干嘛要选择副队长呢?”

一时之间,易成杰心中充满了种种困惑,却又不得不按照柳擎宇的意思去通知周尚武,因为柳擎宇这个局长的指示他不敢不听,毕竟,柳擎宇不仅仅是公垩安局局长,还是市委常垩委,如果他真的不听柳擎宇的指示的话,一旦柳擎宇非得想要把他弄下来的话,就算是别的市委领垩导给他说话,他也不一定有什么好的结果。所以,在柳擎宇的面前,他只能虚以委蛇。

“周尚武,你马上到柳局长办公室来一趟。”易成杰一个电话打给了周尚武,语气之中充满了命令的意思。

此刻,周尚武正带着几名刑侦队的队员们在分析案件呢,突然接到易成杰的电话,便是一愣。因为他清楚易成杰的身份,那位可是市局常务副局长蔡宝山眼中的红人,在市局也是颇有地位的,现在,他却通知自己去市局里见柳局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可不认识什么柳局长啊?

想到此处,周尚武有些疑惑的问道:“易主任,您说让我去哪个柳局长的办公室里?”

易成杰不满道:“咱们市局除了新上垩任的柳擎宇柳局长以外,还有哪个姓柳的?周尚武啊,我把你的资料给了柳局长,估计柳局长可能有十分重要的话和你谈,你在柳局长的面前要好好表现,不要弱了我们岚山市基层干警们的士气,一定要让柳局长看到我们岚山市刑垩警的风采。”

说话之间,易成杰言语之中充满了挑拨的意思。因为他清楚这个周尚武的性格。此人是一个竹筒子脾气,心中根本存不住事,做事比较耿直,不懂得变通,却又偏偏以正义而自居,所以,对于这种人,他打算好好的利用一番,利用周尚武的性格,尤其是利用此人的性格,让他和柳擎宇之间来一个小范围的交锋,这样一来,如果柳擎宇是想要选择他当秘书,被周尚武那么一闹腾,肯定也不会选择他当秘书了,如果柳擎宇不是选择他当秘书,而是想要跟他商量工作,被周尚武那么一闹腾,肯定也不会看重周尚武了。

易成杰的确不是一个简单角色。他寥寥数语,在周尚武听来却好像是新上垩任的柳局长似乎对他们基层刑垩警的工作似乎并不认可,这一下子就让周尚武的心中多了一丝火气,他冷哼了一声说道:“易主任,请你放心,我周尚武身为一名基层刑垩警,我自然不会给我们刑垩警队丢人的。”周尚武对身边的几个手下说道:“好了,这个案子你们继续跟进,一定要进行锁定犯罪嫌疑人,把案子给破了。我得去柳局长那边一趟了。”

“去柳局长哪里?新上垩任的柳局长?”周尚武的手下小宋有些吃惊的问道。

“是啊,就是他那里,奶奶的,也就纳闷了,他一个大局长找我这个小刑垩警做什么啊?”说话之间,周尚武语气中带着一丝不耐烦和不安。

这一下,他的那些手下们全都傻眼了。

带着几分不解和疑惑,带着几分不满和怨气,带着几分较量的决心和意志,长得有几分张艺谋的周尚武昂首挺胸走进了柳擎宇的办公室。

进入柳擎宇的房间之后,周尚武就那样站在柳擎宇的办公桌前,昂首挺胸瓮声瓮气的问道:“柳局长,听易主任说您找我?”

说话之间,周尚武语气之中没有一丝一毫尊敬的意思,当然了,也没有不敬的意思,典型的公事公办。

看到周尚武这副表情,柳擎宇心中有些诧异。按理说一个刑垩警队副队长要见自己这个堂堂的市公垩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怎么着也得毕恭毕敬的吧,但是看眼前这位副队长,怎么好像对自己有七个不服八个不愤一样啊?

柳擎宇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位刑垩警队的副队长:四十四五岁的年纪,黝黑的皮肤上有很多褶皱,留着干净利索的板寸,目光犀利如鹰隼一般,闪烁着坚毅而执着的光芒,似乎时刻在警惕着什么,时刻在扫视着自己的猎物,听其语言,似乎对于官场之上的诸多规则并不怎么在乎,尤其是从其行为之中更可以看得出来。这恐怕也是这位四十多岁的老刑垩警一直得不到升迁的原因吧?

柳擎宇曾经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周尚武的资料,发现此人曾经在军队中干过侦察兵,后来转业到了岚山市公垩安局做起了刑垩警,这一干就是二十来年,别的很多成绩不如他的、跟他同一时代进入警垩察局的人有的都当了分局的局长甚至市局的副局长了,而这位成绩斐然的老刑垩警却依然窝在刑侦队内干着副队长的工作,就连很多他带过的手下们,很多也都已经成了一些派出垩所的所长、副所长,在级别上也都全面赶超他了,而他的职务却依然没有任何改变,在此人的档案中也有好几次被处垩分的记录,其中就包括他抓捕某杀人犯的时候,直接将对方的腿给打折了,还有抓捕一个糟蹋了多名女孩的犯罪嫌疑人的时候,直接一脚踹在了对方的下体,导致对方对他进行起诉,等等,从种种材料来看,这个周尚武属于那种正义感超强混迹于体制内却又偏偏不想完全按照相关规则去办事的人。

在柳擎宇大量周尚武的时候,周尚武也在打量着柳擎宇。

在周尚武的眼中,此刻,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局长实在也太年轻了,看起来和自己手下那两个刚刚警垩察大学毕业的新人没有什么两样,而且这个年轻的局长脸上也没有那些老局长垩老领垩导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颐指气使的官气。

从这个年轻的局长脸上,他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东西,他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就成了市局的局长?他有什么资格坐在市局局长这个位置上?

“该不会这家伙是一个官二代吧?要么就是上面有关系下来混日子的。但就算是混日子,也不应该到我们公垩安局来混吧?这上面的领垩导是不是眼睛有问题啊?这岚山市可不是混日子的地方啊。”周尚武心中有些不愤的想着,脸上不由得也流露出了一丝对柳擎宇的不屑。

两人相互打量着,脸上的表情自然全都看得十分清楚,当柳擎宇看到周尚武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那丝不屑之后,突然淡淡一笑,站起身来走到会客沙发旁,笑着说道:“你就是周尚武同志吧?过来,咱们坐着谈。”

周尚武也不客气,跟着柳擎宇一起走到沙发旁坐下,随即回应道:“是,柳局长,我就是周尚武,你找我有事吗?”

“来之前是不是正在开会啊?”柳擎宇突然问道。

周尚武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惊讶之色,因为即便易成杰也不知道他之前正在开会。

“参加会议的应该至少有四个人吧?其中应该有两个是年轻人。”柳擎宇看到周尚武的表情,脸上依然显得十分平静,但是柳擎宇说出来的话却再次让周尚武更加震惊了。他很是纳闷,柳擎宇怎么知道自己开会的时候有四个人呢?

周尚武是一个心中藏不住事的人,所以也不掩饰,直接问道:“柳局长,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在我们刑侦队也有内线不成?”

柳擎宇淡淡一笑:“周尚武同志,你应该知道,我今天可是刚刚上垩任的,我怎么可能在你们刑垩警队安插内线呢?”

“那你怎么知道我来之前正在开会?又怎么断定我们开会的有四个人?你怎么知道我们开会的人中有两个是年轻人?”周尚武充满疑惑的问道。

此时此刻,周尚武真的被柳擎宇的话给镇住了。因为他想不明白,柳擎宇到底从哪里判断出这些东西的,毕竟,身为一名刑垩警,他对于分析判断推理这些事情绝对是高手,但是即便是他自己,他也无法从自己身上判断出这些东西。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