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葬礼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2-25    作者:梦入洪荒

9点半左右,岚山市公垩安局办公室主任易成杰来到柳擎宇的办公室内,满脸含笑说道:“柳局长,现在大巴车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出发前往市殡仪馆了。”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二话没说,便跟着易成杰一起下楼,上了大巴车,直奔市殡仪馆。

大巴车上,柳擎宇环视一眼,发现可以容纳45人的大巴车上竟然稀稀落落的连20个人都不到,而9名市局党委委员除了柳擎宇之外,只有3名排名比较靠后的在车上,而之前给柳擎宇打电话询问柳擎宇是否前往参加葬礼的常务副局长蔡宝山竟然没有在大巴车上。

柳擎宇眉头微微紧张,看向易成杰问道:“易成杰同志,我怎么没有看到蔡宝山同志上车啊?他去哪里了?”

易成杰道:“柳局长,是这样的,今天上午的时候,市政垩府通知蔡局长过去开会,所以,虽然蔡局长本来打算出席本次葬礼的,但是由于时间上太不凑巧,只能暂时把参加葬礼的时间往后推了,他说如果开完会之后要是能够赶上葬礼就会过去的,如果赶不上的话就只能遗憾了。”

柳擎宇闻言也就没有再多问,不过心中却多了一丝疑惑。市政垩府要开会按理说应该会提前通知的,今天上午才通知临时去开会,这种情况比较少见,而且在自己已经正式上垩任的情况下,按理说即便是要开会应该也是先通知自己这个市公垩安局局长,由自己分派人过去,但是现在,市政垩府那边却偏偏直接通知蔡宝山过去,这里面要说没有问题,柳擎宇绝对不相信。

不过柳擎宇对此也并没有在意。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在岚山市只是光杆司令,而这里情况非常复杂,自己要想打开局面,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很多事情,即便是心中有所不满,也必须暂时先压着,等先把岚山市的情况弄明白之后再说。

大巴车上,在柳擎宇没有上车之前,众人聊得热火朝天,打闹声、嬉笑声不绝于耳,然而,自从柳擎宇上车之后,车内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全都低下头去,或者玩着自己的手机,或者窃窃私语,气氛显得十分压抑。

柳擎宇坐在大巴车上的前部左侧位置上,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市殡仪馆位于岚山市西郊。大巴车开了20多分钟便赶到了市殡仪馆。

走下大巴车,柳擎宇顿一眼便看到了殡仪馆西侧的一处送别礼堂外面正在聚集着一小群人,这些人有三四十人左右,其中穿着警垩服的人有10多个,穿着便装的有二十多人,不用分析柳擎宇也能够猜出来,这里应该是为陈天成警官举行遗体告别的地方。人群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或者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或者在左顾右盼。

然而,与此同时,柳擎宇也看到了在距离这个送别礼堂不远处的东侧的礼堂外面,同样聚集着一拨人,只是这拨人的送别队伍,比起西侧的送别队伍来要雄壮得多,这是一只足足有200多人的送行队伍,整个队伍里的人全都是一身黑色西装,胸前别着白花,排成3列整齐的队伍在默默的等待着。这只队伍没有一点的喧哗和吵闹,只是那样默默的等待着,似乎有着很强的组织性和纪律性。

这时,沉重的钟声响起,两扇礼堂的大门同时缓缓开启,站在门前的送行队伍纷纷缓缓走进礼堂。

这时,柳擎宇他们一行人也全都下了大巴车,在易成杰的引领下,来到了西侧送别礼堂,列队走了进去。

看着整个队伍的前进方向,柳擎宇的心情渐渐变得沉重起来。因为他总是有一种感觉,这位陈天成警官的遗体告别仪式参加的人似乎有些少。加上他们这一拨人总共也才五十多人,比起对面那只送行队伍来,人数上少了太多了。按理说,陈天成可是为了岚山市的反毒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的警垩察,属于烈士,按理说这种情况下,岚山市公垩安局至少应该组织起一场声势浩大的遗体送别仪式,以表示对烈士灵魂的安抚。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表现出市局对于那些真心为了警垩察事业而奉献自己生命的烈士的重视,表现出市局对于每一名干警的重视。毕竟,身为公垩安干警,尤其是那些奋斗在打击犯罪分子一线的刑垩警和缉毒警垩察等领域,他们几乎时刻都战斗在生死的边缘,那些犯罪分子们可不管东西南北,不管你的身份地位,为了利益,他们什么都敢干。

但是现在,这次陈天成葬礼的送行队伍人数之少大大超出了柳擎宇的想象。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只有这么点人参加这次葬礼呢?难道说昨天市委招待所叫杨倩倩的服务员所说的岚山市有**上的人放出风来不让人过来参加本次葬礼的事情是真的?难道那些人的话有这么大的威力,可以影响到这么多人?

难道蔡宝山的缺席也和这些话有关吗?

一时之间,柳擎宇不由得联想起来。

随着送行的队伍,柳擎宇走进了殡仪大厅内,同时也看到了家属答礼位置的三个人。

三位家属全都是女人。一个是七十岁左右、脸色蜡黄、形容枯槁、头发花白的老人,一个是三十五六岁左右长相普通、脸上带着无穷无尽悲戚的妇女、还有一个才四岁左右、已经哭成了泪人的小女孩。

看到这三人不断的在司仪的提醒下不断的向前来参与告别仪式的人答礼,柳擎宇突然感觉到内心深处被什么东西给触动了。尤其是当柳擎宇看到那名穿着整齐警垩服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木上表情平静而安详的陈天成的时候,柳擎宇突然感觉到心里一阵阵的绞痛。

两滴眼珠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拿着手中的假花轻轻放在陈天成的身边,看着陈天成心中喃喃自语道:“陈天成同志,感谢你为了我们岚山市老百姓所作出的牺牲,你放心的去吧,你的亲人不会无依无靠的,党和政垩府会为你的家庭解决后顾之忧,你的牺牲也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我身为新上垩任的公垩安局局长,一定会尽快抓住那些杀害你的凶手,让他们接受法律的惩罚,为你报仇,以安抚你的在天之灵!”

缓缓走到陈天成家属旁,柳擎宇看向陈天成的母亲缓缓说道:“老人家,您和瑞芬(陈天成的妻子)一定要节哀,不要哭坏了身体,我是新任局长柳擎宇,在这里,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市局一定会尽快抓住那些凶手,将他们绳之以法。”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那名小女孩突然双眼愤怒的看向柳擎宇说道:“警垩察叔叔,那杀害我爸爸的凶手就在对面,你真的敢去抓他们吗?我妈妈说过了,你们警垩察除了我爸爸之外,其他的都是纸老虎。”

听到小女孩的话,那名妇女连忙伸手拉过小女孩捂住她的嘴,流着眼泪向柳擎宇道歉道:“柳局长,您别听她胡说,小孩子不懂事,您别怪她。”

柳擎宇自然不会和小女孩计较,但是,小女孩说的这些话他却深深的烙印在了心底,同时,对于对面举行葬礼的团体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柳擎宇弯下身体蹲下,目光直视小女孩问道:“囡囡,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叔叔在这里可以向你承诺,叔叔一定会抓住那些杀害了你爸爸的那些凶手的。不管他们背景有多么强大,不管他们有多么凶残,叔叔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此刻,妇女也松开了捂住女儿的手。小女孩脸上充满疑惑的看向柳擎宇说道:“叔叔,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骗我吗?”

柳擎宇摇摇头:“不会的,叔叔是局长,不会骗人的。”

“那我们拉钩钩。我们幼儿园的老师说过的,拉钩钩之后就不能骗人了。”说道这里,小女孩深处了小拇指。

柳擎宇也伸出了小拇指,与小女孩拉钩钩。

拉钩钩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小女孩又哭开了:“呜呜呜,我今后再也上不了幼儿园了。老师不要我了。”

听到这里,柳擎宇的脸上一愣,一边拿出纸巾帮助小女孩擦拭泪珠,一边看向旁边的妇女问道:“瑞芬同志,囡囡为什么这样说?”

陈天成的妻子马瑞芬闻言,脸上也显出了无奈和愤怒之色,流着眼泪说道:“是幼儿园老师通知我们把囡囡领回去,说是学校不收囡囡了。我再三的哀求他们,请求他们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把幼儿园的学费给交上的,但是学校还是拒绝了。”

柳擎宇闻言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陈天成尸骨未寒,现在,他的孩子竟然被幼儿园给退学了,虽然从马瑞芬的话语之中,柳擎宇听出了有一部分因素是因为学费的问题,但是柳擎宇相信,一个正常的幼儿园,对于一个烈士的子女是应该有所照顾的,断不会因为缓交一个月的学费就直接把孩子赶出学校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没有丝毫犹豫,沉声说道:“瑞芬同志,请你和你的家人放心,囡囡去上学的事情就交给我了,我保证让囡囡明天就可以去上学了。”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小女孩的脸上露出了期许之色,目光充满感激和期待的看向柳擎宇说道:“叔叔,我真的还能够再去上学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