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抽丝剥茧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2-22    作者:梦入洪荒

当他晚上,柳擎宇便乘车赶回了通达市。

通达市公垩安局。

局长陆展博的办公室内灯火通明。

柳擎宇、陆展博两人面对面的坐在茶几旁,一边喝着茶一边研究着这一次磨盘沟村被强拆事件。

在茶几上,放在一份厚厚的文件。

陆展博用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脸色凝重的说道:“柳副市长,经过我们市公垩安局这些天来的详细调查,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魏老五之所以能够在天烽县崛起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投靠了天烽县的一位商人,此人名叫罗家林。”

“罗家林?”听到这个名字,柳擎宇感觉到十分熟悉。

陆展博轻轻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罗家林,这个罗家林是天烽县县委书记罗玉福同志的儿子。他在天烽县有着庞大的产业群体,天烽县内两家大型娱乐城的老板、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一家旅游公司的老板,当然了,这个罗家林做事十分谨慎,他虽然是幕后老板,但是法人代表却全都不是他,他只是隐身在幕后进行控制而已,此人十分阴险狡诈,根据我们调查,你之前在天烽山地区的两次遇袭也全都和此人有关。”

柳擎宇闻言豁然开朗,他现在彻底明白所有事情的始末了。

“魏老五交代了吗?”柳擎宇突然问道。

陆展博笑着摇摇头:“这个老家伙倒是骨头挺硬的,不管我们做什么工作就是不肯交代,估计他还等待着罗家林或者是他背后的势力去营救他呢,他认为他掌握着罗家林等人的诸多证据,对方肯定要把他给捞出去的。而且就在我们抓获了魏老五后不久,便已经有好几个人托关系要我们市局照顾一下魏老五了。”

说道此处的时候,陆展博嘴角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柳擎宇闻言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这个简单,只要先把罗家林给抓起来,带着他从魏老五的门前走过,让他看一下罗家林被戴上手垩铐的情形,他的内心防线至少要垮掉一半。”

听柳擎宇这样说,陆展博顿时就是一愣,随即苦笑着说道:“柳擎宇,你的办法好倒是好,但这样做不合规矩,因为我们并没有掌握罗家林的确凿犯罪证据,我们只能确定他是那些企业的幕后老板而已。”

柳擎宇嘿嘿一笑:“这个简单啊,既然这个罗家林是娱乐城的幕后老板,我相信那些娱乐城内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种地方绝对是是非之地,只需要随便找个足够严重却又被天烽县压下去的事情,把罗家林带到市局这边来询问一下,这个完全是符合你们公垩安局办案流程的。不管那个时候罗家林到底交代不交代什么事情,只愿意让他从魏老五的门前走过,就可以瓦解魏老五大半的心里防御能力。只要魏老五肯交代出他所知道的罗家林的事情,那么这个罗家林要想再次走出你们公垩安局,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吧?”

听到柳擎宇的提醒,陆展博突然眼前一亮,随即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柳擎宇,你这个办法还真的不错,是一招好棋,看来有些时候我们办案的时候是得变通一下,只要我们的办案流程在法律的允许范围之内,那就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说道这里,陆展博突然调笑道:“柳擎宇啊,我感觉你干我这个公垩安局局长似乎比我还合适呢,真想知道你如果有一天当了公垩安局局长会是什么样子啊?不知道在你的手中会不会有破不了的案子。”

柳擎宇连忙笑着摇摇头说道:“陆局长,你可别这么说,我这不过是灵光一闪罢了,这公垩安局局长绝对是专业性质极高的岗位,我一个搞行政的可不敢接手。”

柳擎宇的回答也有说笑的意思,目标不过是为了轻松一下氛围罢了。

随后,又聊了一会,柳擎宇便告辞回去了。然而,陆展博这边却并没有休息。

子夜十分,天烽县县城内。辉煌娱乐场顶级套房内。

罗家林左手搂着一个娱乐城的头牌小垩姐,右手拎着一瓶啤酒,在不断的往嘴里灌着。此刻,罗家林的心情十分的烦躁不安。因为从魏老五被捕到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小时了,而他竟然不知道魏老五被关押在什么地方,这让他想要派人暗垩杀魏老五免除一切后患的打算也彻底完全落空了。而更让郁闷和烦躁的是,他托了很多关系想要打探魏老五的下落依然打探不到,而且最为恐怖的是,他得知了让他十分震撼的消息,那就是今天晚上市公垩安局发起的突然行动调动的并不是通达市的警力,而是兄弟城市的。这说明什么问题?这说明市公垩安局在采取行动的时候就已经猜到有人可能会泄露消息,提前防备着这一垩手了,这同时也说明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次,对方所图恐怕甚大,否则的话,根本没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的。

这些诸多忧虑让罗家林寝食不安,想睡也睡不着,再加上他有过夜生活的习惯,所以,现在都已经凌晨一点左右了,依然还待在自己的娱乐城内花天酒地,想要用酒精来麻醉自己,同时也在为自己壮胆,他不断的安慰着自己说肯定不会有事的,他相信魏老五绝对不敢透露自己的任何事情的,因为他的亲人还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一边喝着酒,罗家林的一只手不断的在头牌小垩姐的身上胡乱摸着,小垩姐倒也明智,嗯嗯啊啊的迎合着罗家林的行动,不断的撩拨着罗家林的原始的渴望,最终,罗家林兴致大起,一把推倒了头牌小垩姐,撕扯着她的衣服,同时也已经脱去了自己所有的束缚,马上就要提枪上马纵横驰骋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随即,十几名警垩察突然手中持枪闯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罗家林,为首一名带队警员冷冷的看向罗家林沉声说道:“罗家林,我们是通达市公垩安局的刑垩警,现在有一起案件涉及到你,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此时此刻,罗家林原本斗志昂扬的武器一下子就软了下去,醉醺醺的酒意也清醒了几分,有些震惊的扫视了一眼四周,勉强让自己稍微冷静下来,冷冷的说道:“我凭什么跟你们走?我是天烽县的政协委员,你们没有任何权力抓我。”

为首警员冷冷的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你有什么身份,现在你已经涉嫌卷入一起严重伤害案件中,现在我们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作为呈堂证供。”

听到警员这也说,罗家林的心头更加震惊了,他冷冷的说道:“跟你们走可以,我得先给我父亲打个电话,让他放心。”

警员冷冷的说道:“对不起,我们现在需要屏蔽你一切的通讯手段,等事情调查出结果之后,会让你和家人进行联系的。”

说完,两名警员立刻走了上来,命令罗家林穿上衣服之后,把他押上了警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那个头牌小垩姐亲眼目睹着罗家林被捕,当时显得异常慌乱,不过等警垩察和罗家林全都离开之后,他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罗玉福的电话,娇滴滴的的说道:“罗书记,我看到罗家林被通达市公垩安局的人给带走了,说是要把他带到通达市去进行调查。”

罗玉福闻言脸色当时便苍白起来,颤声再次确认道:“素素,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怎么确定家林是被市局的人给带走的?”

头牌小垩姐眼珠转了转说道:“那些公垩安局的人带走他的时候,我正好从旁边经过,亲耳听到他们的对话的。”

罗玉福闻言满头大汗,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随即罗玉福便挂断了电话,心中开始惶恐起来,站在自己豪华宽大的卧室内,点燃一根烟,不断的走来走去。

“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市局的人把家林带走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向我透露,这到底是谁主导的?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罗玉福喃喃自语道。

虽然心中焦急,但是这个时候,罗玉福并没有敢轻举妄动,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整个气候有些不太对劲了,因为以前的时候,在通达市发生任何的风吹草动他都能够提前知晓,更何况是发生在天烽县境内呢?但是现在,市局的人都已经把自己的儿子带走了,他还是从一个娱乐城的头牌小垩姐那里得到的消息,这让他感觉到十分震撼。他身为一名县委书记,是有着充分的政垩治敏感性的,他知道,自己之所以没有得到任何的信息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次行动极其隐蔽,而且很有可能是局长陆展博亲自操盘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陆展博对自己充满了怀疑。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市里的那些眼线已经变心了,认为这个时候,向自己透露信息已经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两种可能性,罗玉福更加焦虑了。

这一夜,通达市还有很多人没有睡好。很多人都已经感觉到整个通达市上空,似乎隐隐有一团巨大的阴云笼罩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酝酿成大的风暴!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