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骂人的代价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5-02-16    作者:梦入洪荒

面对柳擎宇犀利的问题,安腾拉面很快脑瓜一转,立刻有了应对之策:“柳副市长,虽然你说得没错,但是合同是合同,人情是人情,毕竟我们双方合作要着眼于长远,不能只盯着眼前的蝇头小利不是,再说了,要是让我们直接放弃剩余资金,那肯定是不现实的,我们之所以想要撤资,你应该也清楚,我们希望把资金用到投垩资更快见效的地方,如果你们非得严格执行合同的话,那么我们大不了不撤资就是,那样的话,我们并不会有什么损失,只是收益周期要长一点而已。只是我担心万一这个项目我们要是操作不当的话,反而会毁了这个项目啊,这样的话,这个项目的前景可就黯淡了。到那个时候,恐怕你们通达市也拿不到什么政绩啊!”

说这话的时候,安腾拉面眼神之中闪烁出两道寒光,他这也是在变相警告柳擎宇了。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达到目标。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莞尔一笑,随即故意装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点点头说道:“嗯,你说得倒是有些道理,万一你们要是在这个项目上不尽心尽力的话,这个项目还真是有失败的可能性,这个倒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听柳擎宇这样说,安腾拉面立刻兴奋起来,连忙说道:“柳副市长,我们今天来就是想要和你通过友好协商来解决此事的,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我们可以坐下来谈。”

柳擎宇就等着安腾拉面这句话呢,等他说完之后,柳擎宇装模作样的摸摸下巴,皱了皱眉头,沉思了一会之后这才缓缓说道:“好,既然安腾拉面总裁你这样说了,那我也就拿出一些诚意来和你们谈谈吧。”

这一下,安腾拉面和安倍三郎两人全都把目光聚焦到了柳擎宇的脸上,等待着他后面的话。

柳擎宇沉着脸说道:“要想让我同意你们撤资,我有两个条件,这两个条件如果有一条你们不答应,那我们也就不用再谈了,该走法律程序就走法律程序,你们不愿意撤资也没有关系。”

安腾拉面连忙说道:“好,有什么条件,你先说出来听听。”

柳擎宇点点头:“好,那我先说第一个条件,安倍三郎必须要举行公开的新闻发布会,当着各界媒体的面就上次新闻发布会之时,辱骂我、我的家人和我们华夏人的言语进行公开而又诚挚的道歉,这是必要条件,我早就说过,没有任何人可以公开辱骂我,辱骂我们华夏人,任何人都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

说道此处,柳擎宇直接冷冷的看向安倍三郎:“安倍三郎,你接受吗?”

安倍三郎直接拍案而起:“不可能!我不接受!”

柳擎宇冲着安腾拉面耸耸肩,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安腾拉面先生,你看到了,安倍三郎不愿意道歉,那么我们今天的谈判就不用在进行下去了,再谈什么都毫无意义。”

说完,柳擎宇就要站起身来向外走,安腾拉面连忙伸手做出挽留的姿势说道:“柳副市长,请你留步,请你先给我一点时间,我和安倍三郎好好私下沟通一下,我一定会想办法劝服他的。”

说着,安腾拉面拉着安倍三郎向外面走去,来到一处偏僻的角落,安腾拉面满脸阴沉着说道:“安倍三郎,柳擎宇这个条件你必须要接受,否则的话,我们12个亿的资金可就要套在里面了。”

安倍三郎使劲的摇着头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堂堂大垩日本帝国安腾集团的高层,我堂堂安家的嫡系子弟,怎么可能向一个小小的华夏人,向整个华夏人群体进行道歉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安倍家族从来就没有把任何华夏人放在眼中!”

安腾拉面冷冷的说道:“安倍三郎,收起你那狂傲的狭隘的大垩日本帝国情愫吧,我告诉你,大垩日本帝国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现在,整个日本都已经进入到了失落的三十年,甚至将来很有可能会进入失落的四十年和五十年,而日本要想发展,肯定离不开华夏市场,你没有注意到现在日本与华夏之间政冷经热的异常现象吗?你难道没有发现其中的危机吗?我告诉你,如果你这次要是不加收敛的话,我们一旦在这个项目上完全失手,我们两个都得接受安腾集团总部的调查,到时候,咱们两个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

你认为,你在在华夏分公司上下其手捞取的5000多万元好处我一点都没有发觉吗?如果你真的那样认为的话,你也太小瞧我这个公司总裁了,我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只是不想说而已,你认为我都清楚的事情,日本总部那边难道不清楚吗?大家之所以保持着现在的这种默契理由非常简单,因为我们的存在还有价值,因为我们为公司所创造的价值远远大于我们从中捞取的好处,但是,一旦我们给公司造成了严重损失,那么公司肯定会让我们把捞取的好处全都吐出来的,甚至我们还会受到法律的惩罚,你认为到底是你内心深处那种狭隘的偏执的日本人的自豪感和优越感重要呢?还是我们自己的实际利益重要呢?”

安腾拉面说完,安倍三郎立刻蔫了,他的内心深处犹如翻江倒海一般,久久无法平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小心翼翼、异常谨慎经过复杂操作从中捞取了5000多万的好处,他本来以为安腾拉面一点都不可能发现的,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早就发现了,怪不得他对自己如此放心、甚至有些时候还会对自己如此强硬呢,原来对方手中握着这么一垩手底牌啊。

想到此处,安倍三郎沉思良久之后,只能咬着牙惨笑着说道:“好吧,我接受柳擎宇这第一个条件。”说话之间,安倍三郎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气,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找机会报复一下柳擎宇。

后来,由于安倍三郎对柳擎宇这次让他丢人现眼一直怀恨在心,一直在苦苦寻觅着机会,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对柳擎宇进行了疯狂的报复,让柳擎宇几乎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当然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安倍三郎和安腾拉面脸色难看的再次走进了会议室内,安倍三郎看向柳擎宇沉声说道:“柳副市长,我接受你的第一个要求,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道歉的。”

柳擎宇闻言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好,既然你同意了这个条件,那么我就再说一下第二个条件吧。这第二个条件就是关于违约赔偿金的问题。你们如果撤资,肯定涉嫌违约,如果不撤资,对我们双方都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我同意你们撤资,但是,为了公平公正,为了确保我们天烽山风景区项目能够顺利进展下去,所以,我认为,总计12亿的投垩资,你们安腾集团开可以拿走4个亿,剩下的8亿留给我们通达市作为违约赔偿金。”

“什么?留下8个亿?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安倍三郎立刻再次愤怒的拍着桌子吼道。

安腾拉面也咬着牙满脸愤怒的吼道:“不可能!留下8个亿!我们的损失也太大了!我们没有办法向总部交代!”

柳擎宇淡淡一笑:“做任何生意都是有风险的,你们如果严格按照合同办事,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接下来,双方经过一番番唇枪舌剑,尤其是在柳擎宇犀利的攻势之下,最终,双方协商的平衡点落在了柳擎宇的心里预期价位6个亿上。当这个谈判结果达成的时候,安腾拉面和安倍三郎好像打了一场拳击赛一般,浑身酸痛,筋疲力尽,而柳擎宇内心深处却是风轻云淡,安之若素。当然了,柳擎宇也是个妙人,为了让安腾拉面和安倍三郎有种内心深处的平衡感和满足感,他还是故意做出了一副十分愤怒、十分不爽、十分不甘心的样子,一边往外走一边不时的咬着牙喃喃自语道:“亏大了啊亏大了,才留下6个亿,要是多留下2个亿,可以为老百姓干很多事情啊!”

旁边的安腾拉面和安倍三郎闻言脸上露出窃喜之色,因为当刚开始他们听到柳擎宇一张嘴就要留下八个亿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担心的不行,当时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宁可不撤资也要和通达市耗下去的意思。好在在他们看来,柳擎宇这小子心志还是不够坚定,最终让留下的资金从8个亿逐渐降低到了6个亿,到最后,柳擎宇说什么一分钱都不肯让步了,而6个亿的价格,也算是他们最多可以接受的极限了,毕竟,他们的目标是要动用大资金投垩资好项目走短平快,尽快赚垩钱,只要资金周转的及时,并且找到好的项目,这笔钱就能够很快套现更多的利润。

所以,当双方达成结果的时候,虽然安腾拉面和安倍三郎十分纠结,十分不爽,但是当他们看到柳擎宇那唉声叹息甚至后悔不迭的样子,还是内心深处有些小小的暗爽。

而对于柳擎宇来说,他要的就是平和的、顺畅的尽可能的把安腾集团尽可能多的违约金留下。现在,他已经完全达到了最初制定的目标,六个亿啊!那可是六个亿!

带着拿下六个亿的兴奋,柳擎宇快速向雷泽林办公室走去。

而此刻,雷泽林和马伯通都已经得到了柳擎宇那边谈判结束的消息,马伯通办公室内,常垩委副市长严君伟坐在马伯通的对面沉声说道:“马市长,我认为,柳擎宇从安腾集团那边得到的六个亿应该立刻交给财政局,算是预算外的财政收入,用来对我们通达市的整体发展进行重新布局和投垩资,不能任由柳擎宇去负责。”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