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发飙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2-29    作者:梦入洪荒

看着柳擎宇一步一步的向着村里走去,看着村支书和村长那苍白的脸色,不管是袁广全也好,吴家康也罢,他们都注意到了这两人神态的变化,吴家康故意放缓了脚步,一把拉过村支书问道:“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村支书嘴角嗫嚅了几下,苦笑着说道:“我们村已经断水好久了。”

听到这个消息,吴家康的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来,问道:“你怎么没有向上面反映?”

“我反映过很多次,但是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村支书满脸郁闷的说道。同时,心中也开始骂娘了:“奶奶的,老子送礼都送出去好几千了,但是愣是一辆送水车都没有过来,不就是嫌我们的村子比较偏远,路不好走吗?不就是嫌我送的钱少吗?奶奶的,现在有上级领垩导查下来的时候知道怕了?当初老子向你们汇报的时候,你们口口声声说给解决,但是到现在还是没有给解决,根本就是敷衍老子啊!让老子在村民面前彻底没了面子!”

在送水的问题上,不管是村支书也好,村长也好,他们都是属于弱势群体,他们是官场中最为基层的人员,也最没有话语权,出去办事的时候,基本上除了请客送礼吃饭以外,真的没有多少好的办法,要想办成点事,请客送礼吃饭是必不可少的,你不请客送礼,虽然有时也能办事,但这种事往往只限于那些国家政策明确规定要惠及乡村的种种补贴等事宜,但是 ,如果不请客送礼的话,有可能有些领垩导会等一等,拖一拖,让你受到煎熬。

但是一旦涉及到上面政策之外的事情,有些村子里流传着一句话说得挺有意思的:“请客送礼不一定能够办成事,不请客送礼的话,肯定办不成事!”

此时此刻,这位村支书就是这种复杂而又矛盾的心里,既郁闷、担忧、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柳擎宇迈步走进村子,随即走进了一家村民的院子,院子里面,一只大黄狗躲在阴凉里有气无力的叫着,狗面前的水槽中还剩着半水槽散发着浓浓臭味的污水,苍蝇都不敢往上面落,一旦飞过水槽的时候都会躲得远远的,生怕被熏晕了。那只狗热的舌头不断的向外吐着,但是对于水槽里面的水却说什么也不愿意喝。

走进院子,发现院子里阴凉处有一只大水缸,人还没有靠近水缸,便问道了一股股的恶臭。

这时,一位70多岁的老者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这个老头看到柳擎宇来了,顿时就是一愣。因为柳擎宇他是认识的,这个年轻人好像昨天来过,还和打水的众人聊过天,他还表示今天垩大家就会有清水吃的,大家都不相信这个年轻人。

“小伙子,你怎么又来了。你昨天说今天我们会吃上清水呢,我看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啊!”老头叹息一声说道。

一边说着,老头一边看了一眼柳擎宇身后的众人,当他看到柳擎宇他们身后走进了的村长和村支书的时候,脸色立刻有些变了。

柳擎宇看向老头说道:“老人家,这水缸里的水就是你们家平时用的生活用水吗?”

老头充满犹豫的看了村支书一眼,看到村支书正在眼神犀利的看着他,想起了村支书之前说过的话,连忙说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们平时用的都是清水。”

听到老头这样说,柳擎宇不慌不忙的问道:“老人家,那能让我看看你们家平时吃的清水是什么样的吗?”

“吃完了,吃完了!”说完,老头进了屋子,不再出来了。

这时,柳擎宇的目光在村支书和村长等人的脸上冷冷的扫了一眼,随即说道:“你们两个人就不要跟着了,其他人跟我走吧,我们去下一家看看。”

接连看了三四家,几乎家家的水缸里全都是浑浊的污水,只不过每家的老百姓看到柳擎宇他们出现的时候,都说自己家吃的是清水,但是一旦柳擎宇他们要看的时候,这些人不是说自己家的清水吃完了,就是沉默不语。

此时此刻,就算是再傻的人也看出问题来了,这老百姓们肯定是没有清水可吃的。

此时的媒体记者们已经开始有些沸腾了,很多的脸上全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因为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些老百姓很有可能吃的就是那种泛着臭气的污水啊!

当众人心情沉重的走进第五家院子的时候,这家人和邻居正好在院子里大树下面喝水聊天。

茶几上放在一只茶壶和几只茶杯,还有一只暖水瓶。

这时,柳擎宇迈步走进院子,看向众人说道:“老乡,我们有些渴了,能不能在你们家讨口水喝啊!”

这家主人是一个四十多岁腿脚不是很利索的男人,那老乡看着柳擎宇他们这群人穿得都相当不错,甚至还有人拿着摄像机,便知道不是普通人,看柳擎宇说话文质彬彬的,对柳擎宇也颇有好感,立刻笑着说道:“可以的,你等一会啊,我进屋给你们拿几个干净的杯子。”

说着,老乡一瘸一拐的走进屋子,拿了四只干净的水杯,往里面倒了一些茶叶,然后从水壶里倒出了四杯发黑的冒着热气的开水,笑着热情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家就四只杯子了,你们轮流着喝吧。”

柳擎宇看着眼前那黑乎乎的茶水说道:“老乡,这就是你们平时做饭饮用的水吗?怎么这么黑啊。”

老乡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这就是我们平时用的,年轻人,如果你们要是还能坚持的话,我建议你们最好到前面的村子看看,我们这些都是污水,喝了弄不好就要生病的。”

说道这里,老乡十分警惕的看了看柳擎宇他们身后,看到没有村长和村支书,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时,旁边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说道:“老王,不要说了,你忘了村支书说过的话了吗?”

听到邻居这样说,那我老乡立刻沉默了起来。

柳擎宇闻言冲着袁广全、吴家康和范兴才说道:“来来来,咱们四个官位最大,咱们先喝,尝一尝这十里铺村老百姓喝的是什么水!记住,任何人一滴水都不能洒,必须给我一点不剩的喝下去,我告诉你们,就是这种污水,也是老百姓费尽千辛万苦从一公里外的小河沟里面挑来的,非常不容易啊!”

说着,柳擎宇端起一个水杯二话不说一饮而尽。

嘴里,一股股难闻的气味不断的向上翻涌着,胃里好像翻江倒海一般。很刺鼻的漂白粉的味道却依然难以掩饰那污水本身的腥臭味。

看到柳擎宇都已经一饮而尽,袁广全、吴家康和范兴才三人顿时满脸的愁容,却不得不走到近前,只是刚刚拿起凑到近前,范兴才便开始干呕起来。

这味道,还没有入口便已经让他难以接近了,要想全部喝下去这简直比喝尿还要困难啊!

这时,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范兴才的身上,沉声说道:“范兴才,你是主管水利的副县长,能否让村民们喝上清水,你责任重大,所以,这一杯水你必须要喝,你应该好好的品尝一下村民们平时喝的都是什么水,水的味道如何,折射出你这个人的工作状态如何。”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范兴才只能捏着鼻子一口灌了下去,但是,即便是捏着鼻子,他灌到了一半便再也忍不住的大口大口的吐了出来!

这水实在是太难喝了!

这根本就不是人喝的水啊!就算是牲口也不喝啊!

范兴才不断的呕吐着,之前吃的饭全都呕吐了出来。

袁广全和吴家康两人虽然努力的忍受着,想要把水全都喝下去,但是两人喝到一半也受不了了,纷纷放下了水杯,即便是如此,他们和范兴才一样,依然不可抑止的呕吐了起来。

这水,实在是太难喝了。味道太怪太难受了。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三人一眼,对四周的记者说道:“来,大家拍一拍现在的这种场景,大家看一看,村民们能够安之若素、泰然喝之的水,咱们这三位县领垩导竟然连半杯都喝不下去!但是,这就是你们治下老百姓所喝的水啊!这全都是你们的功劳啊!你们真的很有才啊!弄个假机井房来糊弄上级领垩导,也真亏你们能够想得出来啊!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老百姓!有没有想过老百姓需要的是什么?有没有想过老百姓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有没有想过国家对我们这些党员干部是怎么要求的?什么叫群众路线?群众路线就是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一切都要以老百姓的实际需求出发,为老百姓切切实实的解决他们所遇到的问题!但是你们是怎么做的啊?”

一边说着话,柳擎宇一边用手点指着这三人。

“袁广全,你是县委书记,是县委一把手,你说说看,我们今天看到的情况,这说明了什么问题?”柳擎宇怒视着袁广全厉声说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