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机井房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2-28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石连强的脑门上立刻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连忙摇头说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就是感觉那边的道路不太好走,既然柳副市长您要去那里视察,那咱们就去那里吧。”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仰面靠在座位上闭起了眼睛。

这时,坐在高石镇新任镇长贾志高身边主管水利的副县长范兴才脸色严肃而又带着一份忧虑的看向了旁边的贾志高低声问道:“十里铺村那边都安排好了吗。”

贾志高连忙低声说道:“范县长,请您放心,我们在得到柳擎宇要下來视察之后,就已经给各个村的村领导们下达指示了,要他们必须要管好各村的村民,让村民们不要胡说八道嚼舌根,否则哪个村出现问題,哪个村的村支书和村长直接下台,如果哪个村子做得好,就会有奖励。”

听到贾志高这样说,范兴才的脸上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像柳擎宇这种突击检查,他们还是有所准备的,只不过此时此刻,范兴才的目光再次落在闭目养神的柳擎宇身上的时候,却发现柳擎宇是那样的气定神闲,这让他心中还是有些打鼓,因为他的心头始终有一个疑问,柳擎宇何以知道哪个村子名叫十里铺呢。

有着这个疑问的可不仅仅是范兴才一个人,还有袁广全和吴家康,到了他们这种级别,对于任何细节都十分关注,尤其是现在这种敏感时期,柳擎宇又是突然提出要去十里铺去看看,所以,众人的脸色全都显得十分凝重。

大巴车一路坎坷行驶了有十多分钟的时间,这才來到了距离公路边有六七里远的十里铺村。

当记者们來到十里铺村的时候,发现十里铺村的旱情和之前看过的那些村子差不多,田地里的庄稼基本上已经要绝收了,在村口处,一口崭新的机井小房树立在那里,机井口处一片潮湿,看样子似乎村民们不久之前还在这里提水。

然而,让所有人感觉到十分意外的是,此刻,诺达的村子里面竟然是静悄悄的,街道上看不得一个行人,这让众人感觉到有些诧异,柳擎宇也有些纳闷,那些村民都跑哪里去了。

这时,柳擎宇带着众人來到机井旁,笑着说道:“这个机井修得倒是蛮漂亮的嘛,方方正正的,很是显眼,就是不知道功能如何,能不能保证村民们正常饮水呢。”

说话之间,柳擎宇看向了县长吴家康。

吴家康连忙点头说道:“这是肯定的,有柳副市长您亲自关注,再加上我们县委县领导的高度重视,这工程绝对沒有任何问題。”

说着,吴家康喊來了闻讯赶來已经站在机井旁等待的十里铺村的村支书、村长,让他们打开机井,试试水。

村支书立刻拿出钥匙,打开了放在外面的电源开关,很快的,小房内便传來了一阵机器的震动声,随即,小房外面的出水口处顿时响起了哗哗的水声,清澈的水流从里面飞快的流淌了出來。

很快的,小半个水池便快要满了。

这时,吴家康连忙说道:“好了好了,关了吧,这么热的天,地下水实在是太宝贵了,不能太浪费了。”

村支书连忙关闭了电源。

整个过程是那样的自然,吴家康所说的话是那样的合理,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毛病,如果不是柳擎宇之前已经來过十里铺,知道这里的实际情况,他绝对想不到这小房里竟然只是一个空壳子。

此刻,看到吴家康竟然还在这里跟自己演戏,柳擎宇心中的火气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他轻轻点点头说道:“吴县长,让人把小房打开,我想要参观一下这机井房里面的布置情况,我想了解了解,这一二百米深的井水需要什么样的机器才能从地底下给抽取上來。”

听到柳擎宇这句话,吴家康的脑门上顿时就冒汗了,包括袁广全、范兴才等人更是脸色大变。

这时,范兴才连忙说道:“柳副市长,这深井的抽时间是要放在地底下的,只有那样,才能把地底下的水抽上來,所以,即便是打开这机井房,您也是看不到抽水机器的。”

这个解释听起來倒是蛮合理的。

然而,等他说完之后,柳擎宇却是眉头一皱:“哦,抽水机器是放在地底深处的,那我什么听到这机井房内传來了机器声音呢,大家听听有沒有机器震动的声音,难道是我出现了幻觉不成。”

柳擎宇说完,四周的媒体记者们立刻听了起來,尤其是那两位从省电视台过來的两个记者邹爱华和丁志远,他们身为省电视台的记者,一向是以做事严格、从來不为权贵和金钱所左右,实事求是的进行报道,这次台里派他们过來报道这种性质的新闻,他们就不是很乐意,现在,听到柳擎宇这么一提醒,立刻竖起耳朵听了起來,很快的,他们便听到机器震动的余音,随即扛着摄像机的邹爱华立刻说道:“嗯,我的确听到了,虽然现在震动的声音在逐渐消失,但是我确定我刚才听到了机器的声音,这明显和这位领导刚才所说的话不太相符啊。”

柳擎宇看向村支书说道:“再打开抽水试试。”

村支书看向了吴家康,吴家康只能点点头,村支书立刻打开电源开关,很快的,轰隆隆的机器震动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來,这时,邹爱华立刻大声说道:“沒错,就是有机器震动的声音,这可就奇怪了,一个放在一二百米深地下的抽水机,声音怎么听起來就好像是在这里面一样呢。”

邹爱华这么一说,其他各路记者们也纷纷附和起來。

柳擎宇看向了吴家康:“吴县长,把门打开看看吧,这应该沒有什么不方便的吧。”

看到柳擎宇竟然盯上了机井房,吴家康的脸色变得很不自然起來,不过此刻,当着这么多人,这么多记者,他还真的不敢拒绝柳擎宇的这个要求,因为他清楚,一旦拒绝了,柳擎宇绝对会非常沒有面子,这在官场上是大忌,但是不拒绝的话,一旦机井房打开,很多盖子就会被掀开,荒海县同样要有大麻烦的。

他真沒有想到,这个柳擎宇竟然这么难缠。

这可怎么办呢。

这时,还是袁广全比较有办法,他的目光冷冷的看向了村支书说道:“小房钥匙呢,赶快找出來。”说话之间,还用冰冷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村支书。

这个村支书也是一个聪明人,听到袁广全说话的时候,重点强调了一下机井房的钥匙,在看着县长的脸色,再加上他对立面的情况也十分了解,他也不想让柳擎宇和这些记者们去看到里面的实际情况,在身上摸了摸之后满脸苦笑着说道:“柳市长,那个钥匙我昨天下地的时候给弄丢了,要不等过几天你们再过來,我重新再配一把。”

柳擎宇淡淡的看了袁广全一眼,对于这个袁广全的随机应变能力还是比较钦佩的,但是,要想在他柳擎宇面前玩花样,那他袁广全可是找错了对象,柳擎宇直接说道:“过几天再來,我可沒有那么多的时间,还是现在看看吧,你沒有钥匙不要紧,我來想办法帮你打开吧。”

说完,柳擎宇对秘书李才林说道:“才林啊,你身上的钥匙比较多,像这种机井房的门锁虽然看上去很大,但是实际上,现在这种锁的安全性很差,互开率很高,你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打开。”

李才林点点头,从腰间拿出自己那一大串的钥匙,挨个试验了起來,试验了六七个之后,轮到第八个的时候,便听到咯嘣一声脆响,大铁锁应声打开。

这一下,村支书、袁广全、吴家康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李才林打开机井房的方面,拿出手机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向里面照了一下,随即脸色顿时阴沉了下來,这时,那些记者们也纷纷涌了过來,各种各样的灯光设备向里面照了进去,很快的,里面的情况便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机井房里面占地面积最大的是一个巨大的水桶,水桶里放着一台抽时间,抽时间的另外一段正好连接在机井房外面的出水管处,随着抽时间的轰鸣声,水桶里的水位在飞快的下降。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五分钟之后,水桶里的水抽完了,出水口处,一滴水也抽不出來了,只有抽时间还在那里轰隆隆的傻乎乎的转动着,发出震耳的噪音,不知道是在抱怨沒水可抽,还是在笑话着弄虚作假之人。

此时此刻,所有人全都看出了这个机房的猫腻了。

柳擎宇的脸色阴沉着看向吴家康:“吴县长,这是什么意思,这难道就是你们荒海县所谓的机井房吗,房子有了,我看到了,但是,机井在哪里,村民们如何取水。”

吴家康脸色铁青,沉默不语。

这时,柳擎宇冷哼了一声说道:“这里就这样了,咱们先去村子里面看看吧,我想要了解了解,这十里铺的老百姓平时如何解决饮水问題。”

听到这里,十里铺的村长和村支书的脸色全都苍白了起來,双腿也颤抖起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