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处分决定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2-26    作者:梦入洪荒

会议室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充满了紧张的看向了柳擎宇。

柳擎宇沉声说道:“同志们,就在今天,就在高石镇陈家洼村,我亲眼目睹了陈家洼村村民们没有水喝,只能被迫喝污水的场景,而且我亲眼目睹了一位村民因为实在太渴了,连漂白粉都没有放就直接喝污水并直接倒地死亡的场景,我想要阻止和抢救都没有来得及。说实在的,当我看到现场那种凄惨场景的时候,我真的有些震惊了!我心中的愤怒无以复加!我对村民们的隐忍和坚强非常钦佩,但是,对于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我无法容忍!”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声音提高了好几度:“高石镇的镇委书记鲁政发、高石镇镇长赵启来、高石镇主管水利的副镇长胡中立、高石镇水利所所长朴志浩,我真的特别想要当面问问你们,你们这些镇里的领垩导到底是怎么当的?你们难道对于下面老百姓的死活就一点都不管不顾吗?你们这样的官员对于老百姓的事情就不能有一点点的关心吗?说实在的,哪怕你们对陈家洼村的村民有那么一点点的关心,也不会出现今天的这种情况吧?四个人死于干旱,死于污水的感染,可你们高石镇的镇委领垩导却无动于衷,却直接漠视,哪怕是不是政垩府官员,哪怕是一个旁观者,看到这种场景恐怕也会伸出援手吧!”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眼角都有些湿润了,他再次想起了当时看到那些老弱妇孺们成群结队的前往河沟里掏污水喝的情景。

“同志们啊,现在,农村空心化情况越来越突出,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的问题越来越突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身为官员,难道不应该更加用心的去关心老百姓的生存问题吗?当你们看到那些前往河沟里掏污水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大爷、老大妈们,或者是七八岁的小孩子的时候,你们心中会不会有一丝丝的触动呢?你难道就不能产生那么一点点的怜悯和同情之心吗?难道身为政垩府官员,你们就不应该去为这些老百姓做一点点的事情吗?难道打个井就真的那么费劲吗?难道你们就真的连打一眼井的资金都拿不出来吗?那好吧,你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那么要你们这些官员还有何用呢?”

说道这里,柳擎宇大声说道:“我宣布,高石镇的镇委书记鲁政发、高石镇镇长赵启来、高石镇主管水利的副镇长胡中立、高石镇水利所所长朴志浩全部开除党籍、就地免职、永不录用!而且,这还仅仅是第一步,后面,有关纪委部门将会直接进入高石镇对于这些人展开实地调查,如果发现这些人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将会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严惩不贷!”

柳擎宇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显得十分严肃,一股浓烈的杀气弥漫在他身边,整个会议室内的众人全都被柳擎宇身上那强大气势给震慑住了,所有人包括县委书记袁广全此刻心脏都在狠狠的收缩着。

柳擎宇这番话说得实在是太深刻、太犀利了!而且这个处垩分也实在是太严厉了!

以前如果遇到一般类似的责任问题,顶多就是一个就地免职的处垩分,后面还可以异地任用,但是这一次却是直接开除党籍永不录用,这种处垩分可是绝对够狠的,这些人一辈子都再也翻不了身了。至少在仕途上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作为了。就算是高石镇镇委书记鲁政发是自己的铁杆下属,袁广全以后也不敢在给予鲁政发任何的重用了,要知道,在官场上,有些时候人言可畏那可不是说说而已!

不过当柳擎宇宣布完处垩分决定之后,现场很多人全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大家都知道,这次的事情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自己是安垩全的。

然而,让很多人心脏都提到嗓子眼的一幕紧接着便发生了。

等宣布完处垩分决定之后,柳擎宇接着说道:“各位,接下来我要谈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关于这一次荒海县所遇到的几十年一遇的旱灾问题,我承认,这次旱灾的确十分意外,的确十分突然,但是,我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早在旱灾刚刚凸显苗头的时候,我就曾经召开过相关的专题会议,部署水利设施的建设问题,而且我还专门为荒海县跑来了500万的抗旱水利设施建设资金来用于抗旱,所以,我一直认为,有了这笔资金,再加上你们荒海县配套一些抗旱资金,今年的旱灾应该是可以度过去的,就算是农作物收成不能保住,但是老百姓的吃水问题怎么着也应该能够解决吧?但是,我看了陈家洼村的事情之后,我对你们荒海县的抗旱效率和抗旱能力实实在在的产生了怀疑。”

柳擎宇说道这里的时候,不管是县委书记袁广全也好、县长吴家康也好,他们的脸色全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们不知道柳擎宇下一步要做什么?该不会是就这笔抗旱资金进行调查吧?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荒海县要有麻烦了。

此刻,不仅仅是他们两个,其他和这笔资金有关系的人也全都紧张起来。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柳擎宇接着却说道:“虽然我对你们荒海县的抗旱能力有所不满,有所怀疑,但是,我还是愿意再给你们一些时间,一些机会去实实在在的做事,所以,我这一次的调研到此为止,我明天就会返回市里。但是,我五天之后会再次下来检查和调研,我希望到那个时候,我随即去哪个村子进行调研的时候,我不希望看到哪个村子里的村民还在喝污水度日,我不希望看到村民们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

同时,我也希望看到我亲自跑来的那500万元和你们荒海县当时承诺的配套资金能够实实在在的用在水利设施的建设上,每个村子该有的机井必须要有,必须要确保即便是遇到百年一遇的旱灾之时,村民们吃水依然没有问题!如果我到时候下来检查的时候,如果要是再发现问题,那么对不起,到时候我会一查到底!不管是谁,不管他有什么背景,我都绝对不会放过。好了,散会吧!”

说完柳擎宇转身向外走去。

看着柳擎宇离开,现场先是一片沉默,随即不知道是谁,带头鼓起掌来,只是掌声稀稀落落的,不知道是在为柳擎宇的离开而庆祝,还是在为柳擎宇刚才的那番话而叫好。

柳擎宇离开了,但是荒海县却炸锅了。

县委书记办公室内。

县委书记书记袁广全、县长吴家康、主管水利副县长范兴才等人聚在一起,脸色显得十分凝重。

范兴才满脸苦涩的说道:“袁书记,柳擎宇只给了我们五天时间要我们去搞什么水利建设,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啊!更何况是每个村子都要打一口井呢!我们整个荒海县有100多个村子,这至少需要打100多口井,而每个打井队两三天才能打完一口井呢,就算是请10只打井队,5天的时间最多也就是打20口井!还有80口井打不出来呢!”

袁广全脸色阴沉着说道:“你说得倒是没错,但问题是,柳擎宇已经认定我们应该从接收到市里划拨下来的抗旱专项资金那个时候起就应该已经开始打井了,从抗旱资金下来到现在至少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按理说就算是请五只打井队这1一个多月的时间也应该把井给打完了!”

范兴才苦笑着说道:“袁书记,您是知道的,咱们荒海县从来都是雨水十分丰沛的,近一二十年来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干旱的情况,所以,那笔资金我们并没有按照柳擎宇的要求去打井!而是用来……”

哎,说道这里,范兴才一声长叹,早知道今年会这么干旱,就不挪用那笔资金了,现在那笔资金都已经用光了,临时筹集的话也筹集不了那么多啊!”

一时之间,三个人开始秘密的谋划起来,商量着如何才能应付过柳擎宇五天之后的检查。

而柳擎宇和李才林回到县委招待所,关上房门之后,李才林有些不解的看向柳擎宇问道:“柳市长,为什么您当时在开会的时候要给荒海县五天的时间去准备呢?为什么不直接对他们进行突击检查呢?您给他们五天的时间准备,岂不是会让他们可以从容应对了吗?那些贪官污吏和昏官们不是可以躲过这次危机了吗?”

柳擎宇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缓缓说道:“才林啊,你认为我这次下去调研的目的是什么?”

李才林反应很快,立刻说道:“当然是为了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让那些贪官污吏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柳擎宇苦笑着摇摇头。

李才林顿时就是一愣。从柳擎宇这次的行动来看,他就是这种目的啊?为什么柳擎宇反而摇头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