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谁来负责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2-24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吴家康如此回答,柳擎宇脸上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吴家康竟然在这个时候,竟然强硬了起來,很显然,他对自己接连的逼问十分不满了,这是在用实际行动和言辞直接表达对自己的不满啊,很显然,他现在的言辞充分表明他根本就沒有把自己这个副市长放在眼中啊。

柳擎宇随即便笑了,目光冷冷的在吴家康的脸上一扫而过,随即冷冷的说道:“吴家康同志,如此看來,你的意思是就算是亲眼看到村民们在吃污水,你也可以无动于衷,还是非得按照你所谓的官场程序去走。”

“柳副市长,我可沒有那么说,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我肯定会高度重视,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要按照程序去走,毕竟我们是民主集中制嘛,我是不能随随便便就轻易擅自做主的。”此刻,吴家康的语气也变得不亢不卑起來。

看到吴家康如此表现,柳擎宇冷冷的说道:“好,既然你这边指望不上,那我就直接动用市里的资源吧。”

说道这里,柳擎宇直接拨通了通达市水利局局长甄爱财的电话:“甄爱财同志,我是柳擎宇,我现在交给你一项重要任务,希望由你亲自出面,负责起荒海县陈家洼村村民的吃水问題,我不管你是立刻派人过來打井也好,亲自送水过來也好,必须要确保居民饮用做饭用水的安全,必须要确保陈家洼村的村民可以吃上放心水,说实在的,当我看到这里的老百姓竟然在河沟里淘來荒海县县城工厂排出來的废水的时候,我真的有些震惊了,而且我还看到一名老百姓就是因为当场饮用污水当场死亡,所以,我对你们水利局的工作十分的不满,我现在需要你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这个任务能不能完成。”

“能,我保证完成任务。”听到柳擎宇说到后面,甄爱财的后脊背都已经有些发凉了。

现在通达市柳擎宇所分管的各个部门的领导们谁不知道柳擎宇这位年轻的副市长不好惹啊,这哥们可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你跟人家玩横的,人家跟你玩硬的,你跟人家玩阴的,人家可是特种兵出身,一般人根本搞不定他,最为关键的是,这哥们连死都不怕,更何况是丢官罢职呢,跟这样的领导相处,要么你有本事一下子把他给搞死,要么你就最好低调一下,千万别被柳擎宇给顶上,之前已经接连有东开发区的主任、信息中心主任被柳擎宇给拔钉子一样给拔掉了,尤其是东开发区原來的主任,那家伙多大的背景啊,现在不得不调到园林绿化局去当局长了,不得不怪怪的把开发区这么巨大的一块肥肉给让出來。

所以,听到柳擎宇说前面的话之时,他虽然心中十分不满,但是却并沒有说什么,听到柳擎宇说到对水利局不满而且这边还死人的时候,他就真的有些害怕了,所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來。

柳擎宇听到甄爱财的回答之后,对这个家伙还是比较满意的,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很好,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甄爱财同志,我希望你们市水利局能够确实的履行你们的相关职责,在如今全市抗旱的关键时刻,必须要确保抗旱水利工程的建设,必须要坚决确保整个荒海县水利工程的顺利建设,我现在就在荒海县,接下來一个星期,我将会留在荒海县,对荒海县的水利工程方面进行大检查,对荒海县老百姓的生存状态进行大检查,如果哪里老百姓吃不上水,我不找别人,就找你们水利局。”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甄爱财听到柳擎宇这番话之后,满脑门是汗。

这次他真的有些害怕了,真的是非常的害怕,开什么玩笑,柳擎宇竟然要在荒海县呆上一个星期,别人不知道荒海县的情况,他甄爱财可是清楚的很,那里的旱情可是整个通达市最为厉害的。

想到此处,甄爱财二话不说,立刻赶到了市长马伯通的办公室内,把柳擎宇已经前往荒海县进行实地调研并且将会在那里呆上一个星期的事情告诉了马伯通。

马伯通闻言顿时脸上的肌肉一阵阵的抽搐,他现在对于柳擎宇这个家伙的行动十分敏感,因为这个家伙一旦行动,肯定是行不惊人死不休,要么沒有动作,只要一有动作肯定是大事。

所以,马伯通立刻紧皱眉头说道:“老甄啊,我问你,荒海县那边旱情到底如何,我看现在网络上和电视新闻上都报道说那边的旱情十分严重啊,该划拨下去的抗旱扶植资金都落实下去了吗,你们水利局那边沒有在那些资金上动手脚吧。”

甄爱财连忙苦笑着说道:“马市长,我可以以我的党性和原则保证,在相关的抗旱资金上,我绝对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这件事情柳副市长从上任之后就一直十分重视,一直都在盯着,所以,我们绝对不敢打那些抗旱资金的主意,所有资金全都一分不少的落实下去了。”

听到甄爱财这样说,马伯通这才稍微放松了一下,这水利局局长甄爱财也是他的爱将,这个家伙虽然平时像守财奴一般看管着每年的水利系统划拨资金,但是对于自己的指示十分认真,从來都是不折不扣的执行,最关键的是,这家伙虽然也有私心,但是分得清形势。

只要市水利局这边不出问題,那么他就不担心柳擎宇会在荒海县那边闹出什么花样出來,毕竟,荒海县距离通达市山高皇帝远,柳擎宇就算是在荒海县呆上半个月,由于他的身份地位等因素,他在荒海县那边恐怕也获得不了多少话语权,更无法获得多少信息,毕竟,他一个人顶多再配上一个秘书,恐怕也闹不出什么事情出來。

不过马伯通还是嘱咐道:“我说老甄啊,对于柳擎宇那边的动作你要多加注意,最好时刻监督着点。”

说道这里,马伯通突然眼前一亮,说道:“哦,对了,老甄啊,既然柳擎宇要在荒海县那边呆上一个星期的时间,而且是视察那边的水利抗旱情况,我看你这个水利局局长也不能闲着啊,领导都下去了,你不陪同调研怎么能得到第一手的资料呢,我看你就直接立刻赶往荒海县,一边陪同柳副市长进行调研,一边实地指导当地水利部门展开工作,一定要确保柳擎宇不要荒海县大动干戈。”

听到马伯通这样说,甄爱财突然就说一哆嗦,突然说道:“马市长,我感觉到柳擎宇很有可能会在荒海县大动干戈啊。”

马伯通一愣:“这话怎么说。”

甄爱财说道:“我刚才听柳擎宇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语气似乎十分不善啊,看样子似乎是憋着一肚子气,而且他指名道姓点出陈家洼村村民在吃工厂里排出來的污水,而且还当场死了人,这种情况绝对是十分严重的啊,按理说,柳擎宇应该是先和当地政府进行联系,由当地政府却解决老百姓们的吃水问題,但是他却直接给我打了电话,由此可以看得出來,当地的处理肯定是让柳擎宇不满了。”

听到甄爱财这样说,马伯通顿时脸色变得凝重起來,现在的马伯通虽然内心深处对柳擎宇十分不满,甚至一心想要把柳擎宇从通达市给排挤走,但是他也清楚,除非柳擎宇犯下了十分严重的错误,否则的话,要想把柳擎宇给排挤走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以柳擎宇的性格,只要他在通达市一天,他这个通达市市长的神经就要紧绷一天,因为这个柳擎宇的正义感实在是太强了,责任感也太强了,只要是他分管的领域,只要看着哪里不满意了,那绝对是要出手的。

现在全市大旱,荒海县旱情严重,柳擎宇亲自出马,他要是不整出点事情才不正常呢,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提前做好预防工作,最好是让柳擎宇无处出手,否则的话,柳擎宇一旦出手,整出点大的事情出來,恐怕到时候最终脸上面子上过不去的还是他们这些市领导们。

所以,马伯通略微沉吟了一下,直接拨通了荒海县县长吴家康的手机,开门见山的问道:“吴家康,你知道柳副市长已经去你们荒海县陈家洼村去实地调研了吗。”

吴家康就站在距离柳擎宇不远处,当他看到是马伯通打來电话的时候,立刻向着远处走了几步,这才接通了电话,听到马伯通的问话之后,他连忙说道:“我现在就在现场。”

马伯通立刻沉声说道:“吴家康,你听清楚了,对于柳副市长的任何指示,只要不违背原则,你最好是尽可能的立刻去执行,千万不要把柳副市长给惹急眼了,否则的话,万一你们荒海县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題,到时候可别说我不保你。”

听到马伯通这样说,吴家康脑门上立刻就冒汗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的靠山竟然会这样说,而就在不久之前,他可是刚刚跟柳擎宇直接进行顶撞的,想到此处,他有些颤声低声问道:“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