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为什么?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2-23    作者:梦入洪荒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荒海县为什么会出现眼前这样的情形。

是天灾无情吗。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其他地市沒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为什么全国很多地方旱情比荒海县还要严重,但是老百姓们不仅能够确保吃水不愁,还能确保土地灌溉的需求。

为什么荒海县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这到底是自己监督不严,还是下面执行不到位,这到底是老百姓们太善良,还是某些官员不作为。

不久之前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柳擎宇的面前消失了,柳擎宇的心却再也无法平静。

但是,柳擎宇还是第一时间直接拿出了手机,先是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以副市长的身份命令120急救车要尽快赶到,虽然柳擎宇已经从主观意识上判定老太太已经死了,但是,他却还是心存一线希望,希望医院和医生能够以专业的素养救活老太太。

等打完这个电话之后,柳擎宇猛的站起身來,看向了众人说道:“各位老乡们,我是通达市主观水利的副市长柳擎宇,我沒有想到咱们这里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我的失职,在这里,我向大家道歉了,我会为此承担责任,同时,我也在这里向大家保证,从现在开始,大家不用在來这里挑污水吃了,我会让大家从今之后每天都可以吃上干净的清水。”

听到柳擎宇的话,现场的这些群众全都惊呆了。

谁也沒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來和自己家娃子差不多的年轻人竟然会是通达市的副市长。

这么年轻的副市长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么年轻的不怕脏敢于当场救人的副市长他们是第一次看到。

这么年轻的愿意和群众们心贴心的交流沟通、甚至还愿意为老乡们挑污水、弄脏了衣服也沒有丝毫怨言的副市长他们是第一次见到。

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嘴角上还沾着刚才为救老太太而沾染的满嘴的污水,看着眼前这位之前西服革履的年轻人那满身的污渍,现场的老百姓全都惊呆了,震惊了。

但是随之而來的却并不是老百姓们那欣喜的表情,而是很多人苦涩、无奈的摇头。

一名老农叹息着说道:“柳副市长,感谢您对我们生存状态的实地调研,不过说实在的,我们对你们这些当官的,真的沒有多少信心,你这样的话,当初那位县领导下來的时候也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过,他还说会帮我们打一眼深井,这样以后再次干旱的时候,大家也不用为吃水而发愁了,但是到现在,他所说的话一句都沒有兑现。”

随着这位老农的这一声叹息,现场很多群众几乎同时露出了一脸的无奈和苦涩,继续该挑水的挑水,该等待的等待,大家对于柳擎宇这位副市长虽然很有好感,但是对于他的话却并不相信,因为他们都已经被官话忽悠怕了。

他们不在任何任何官话。

看到眼前这种情况,柳擎宇也是满脸的苦涩,他感觉到十分的心酸。

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这些朴实的老百姓,为了这些在灾荒面前,依然能够井然有序的排队、在家里青壮年都已经出去打工、只有他们这些老弱妇孺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坚强的挑起家庭和生存的重担,依然会照顾比他们更加弱小的人群,他们的朴实、他们的憨厚、他们的坚强让柳擎宇心酸,他们对于某些官员、官话的不信任让柳擎宇十分的心酸。

柳擎宇知道,自己要想改变老百姓们对政府、对官员的看法,只有依靠实际行动,任何光鲜灿烂的话语对老百姓们來说都只是画饼充饥,都只是他们心中那抹淡淡的失落的忧伤和无奈。

柳擎宇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荒海县县委书记袁广全的电话:“袁广全同志,我是通达市副市长柳擎宇,我现在正在你们荒海县高石镇陈家洼村进行实地调研,现在,我以副市长的身份要求你和你们荒海县的县委领导班子,立刻送一批足够让陈家洼村村民两三天之内消耗的饮用水过來,另外,通知你们县的县委班子尤其是县长和副县长、水利局的主要领导,必须全都赶到现场……”

柳擎宇的话还沒有说完呢,电话那边的县委书记袁广全便淡淡的说道:“柳副市长,非常不好意思啊,我和县委班子现在正在参加省里组织的视频抗旱专題会议,等一会会议结束之后我在安排您所说的事情。”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袁广全同志,我想问问你,到底是你所谓的会议重要,还是老百姓的性命重要,你可知道,就在我所在的现场,就在这陈家洼的土地上,就在我的面前,一位陈家洼村的村民因为饮用了河沟里的污水突然死亡,就在我的面前,我看到陈家洼村的老弱妇孺们,竟然要依靠着河沟里你们县城工厂里排出來的污水來维持生存,我还听说竟然有县领导下來送了一回水做了做秀之后便再也沒有见到踪影。

袁广全同志,我想问问你,你们县委县政府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你就算是天天开什么抗旱专題会议,又有什么用,你把老百姓置于何地,你到底管不管老百姓的死活。”

说道这里,柳擎宇都已经有些愤怒的吼叫了起來:“袁广全,你听清楚了,县城距离陈家洼村只有五公里,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我说的那些你半个小时之内无法办到,我可以保证,你这个县委书记绝对干不下去了。”

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來嘟嘟嘟的忙音,电话那头,袁广全的脸色显得异常阴沉,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突然之间跑到自己的地盘上前來视察,更沒有想到,柳擎宇听到自己这边正在开会,而且还是全省十分重要的会议,竟然要求自己带着县里的主要人马全都过去。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省里组织的视频专題会议,每个会场的视频都是要接入到省里的,省委主要领导们都是可以通过视频会议系统看到这边发生的所有事情的。

如果自己要是在这么重要的视频会议上突然带着荒海县主要县委领导班子的人全部离开,省里领导会如何想,会如何看待自己。

你柳擎宇再牛,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通达市的副市长而已,也只比我这个县委书记高那么半级而已,你又不是市委常委,凭什么要命令我去按照你的指示去做事,就算是死了一个人又如何,只要处理好了,什么事情都沒有,但是如果让省里领导不满了,我袁广全今后仕途上还能有什么作为。

想到此处,袁广全冲着坐在旁边的县长吴家康说道:“家康啊,你马上带着组织一批饮用水,半个小时之内送到陈家洼村,路上要及时和柳擎宇副市长进行联系,他已经到陈家洼村去实地调研了,好像现场还死了人,你必须要想办法把这件事情给平息下來,尤其是要平息柳擎宇的怒火,这家伙的个性你是知道的,出手狠辣,果敢无情,一定要想法设法安抚他,千万不要让他在我们荒海县把事情闹大,否则的话,我们荒海县恐怕真的要出名了。”

听到袁广全竟然让自己去主导这件事情,吴家康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和憋屈啊,现在整个通达市谁不知道副市长柳擎宇虽然不是市委常委,但是这家伙闹事搅局的手段一流,凡是让他看着不爽的那些官员全都被柳擎宇给整倒了,谁不知道柳擎宇一不高兴就会把一件小事给整得满城风雨路人皆知,现在,竟然还死了人,这种情况下,袁广全竟然还不亲自出面,反而让自己出面,这根本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

但是对于眼前这种情况,他也非常清楚,现在全省抗旱专題会议期间,袁广全之间只能留下一个,绝对不能全都走了,而且面对柳擎宇气势汹汹的实地调研,袁广全先避一避倒是人之常情,谁让人家是县委书记,自己只是县长呢,二把手嘛,根本就是小媳妇,你不听一把手的能行吗。

无奈之下,吴家康只能叫上主管水利副县长范兴才和水利局局长付志刚两人,急匆匆的向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组织水源,毕竟,吴家康对于柳擎宇的指示可沒有袁广全那么胆大敢去对抗,既然柳擎宇给了半个小时,他必须要尽快完成,毕竟,那边可是死了人了,这事情肯定是不小的。

在吴家康的积极组织下,不到十分钟,一货车矿泉水便直接从县里的大型超市给运了出來,吴家康三人带着几名工作人员乘坐两辆小轿车跟着货车后面风驰电掣赶往陈家洼村。

紧赶慢赶,终于在柳擎宇所限定的半个小时之内赶到了陈家洼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