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谈判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2-13    作者:梦入洪荒

对于柳擎宇如此坦诚和直接,雷泽林和马伯通全都没有想到。不过这反倒是让他们对于刘小飞的嚣张性格有了更为明确的了解。

雷泽林的目光落在了黄德广的身上,沉声问道:“黄董,刘总的意见代表你们华安集团的意见吗?”

雷泽林不愧是老狐狸,这个时候,竟然还想要玩挑拨离间的把戏,意图用刘小飞抢在黄德广之前发言的漏洞先让这两个人在内部产生纠纷。因为一般的公司内,董事长和总经理对于这些细节都是比较注重的。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黄德广却是淡淡一笑:“雷书记,小飞和我是好兄弟,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就是我们整个华安集团的意思。”

轻轻一句话,便破解了雷泽林的小把戏。

雷泽林微微错愕了一下,随即便笑着说道:“二位,今天我和马市长过来主要是和你们谈一谈关于我们双方合作的事情,当然了,我们也注意到,因为之前我们工作上疏忽和对下属管教不严,导致我们通达市某些市局与你们华安集团方面产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呢,我们今天此次过来,主要是先向你们道歉,对于我们通达市某些不负责任的人和单位给你们华安集团所带来的伤害深表歉意。”

刘小飞淡淡的说道:“感谢雷书记和马市长的态度,对此,我们深感欣慰。”

听刘小飞说道这里,雷泽林和马伯通心头全都是一喜,在他们看来,自己亲自过来道歉了,而刘小飞也深感欣慰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应该可以谈及合作了。

然而,刘小飞却接着说道:“不过二位领垩导,对于你们的道歉呢,我们虽然接受了,但是,这个新闻发布会我们还是要举行的,至于说通达市某些市局的行为呢,鉴于两位领垩导如此真诚的态度,我们也可以不向媒体曝光,但是,因为我们需要重新选择新的合作地区,需要广而告之,从而找到一个比较适合我们华安集团发展的地区,所以,这次新闻发布会我们肯定还是要举行的。”

听到这里,雷泽林和马伯通的脸色全都阴沉了下来,马伯通沉声说道:“刘总,我认为你们真的没有必要再去重新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了,因为这件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通达市可以向你们华安集团保证,从今之后,你们华安集团在东开发区的发展将不会受到任何的刁难,我们通达市方面对于你们这个项目高度重视,我们将会给予你们大力的支持,包括政策方面的支持和税收方面的优惠。”

刘小飞却是使劲的摇摇头:“不好意思啊马市长,由于东开发区那边发生了这件事情,让我们华安集团已经对你们通达市官场风气有了十分清醒的认识。说实在的,当初我们之所以会选择在你们东开发区搞这个项目,主要是看在柳擎宇的面子上,因为我们和柳擎宇之间的关系非常不错,所以,柳擎宇要拉我们过来的时候,我们二话不说带着全面的信任就过来了。我们甚至连你们市政垩府都没有惊动,只是在开发区层面进行了相关的流程之后就开始投垩资建厂了。

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你们通达市方面竟然会对我们建设到多一半的厂房进行多方刁难,这导致我们在整个投垩资项目的进程中严重受到阻滞,尤其是本来我们预计几个月之后就要进行直接进驻技术研发人员了,而且我们都已经和那些员工们签订了相关的合同了,但是,由于整个基建项目受到刁难,导致进度严重滞后,如果我们无法如期让那些员工进驻的话,不仅将会影响到员工们对我们的信心,我们还要支付大量的补偿金,因为我们提前签订合同的那些员工全都是顶尖的技术精英,大家对于承诺十分注重。对于合同和契约十分尊重!严格执行!

所以,有了这次教训,我们无法再对你们通达市存有任何的信任。因为我们不想让这么大投垩资的项目因为你们通达市这边屡次出现的意外而夭折,到那个时候,我们的损失是我们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找一个新的合作伙伴。”

刘小飞说完,不管是雷泽林也好,马伯通也罢,脸色全都苍白了起来。他们虽然知道华安集团方面对于这次刁难很有怨言,但是却没有想到对方的怨气竟然这么大,更没有想到这连番的刁难竟然会让华安集团损失这么严重。

两人一下就意识到,这次恐怕华安集团方面很有可能是铁了一颗心要前往燕京市去召开新闻发布会选择新的合作伙伴了。但是,他们同样也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一旦新闻发布会举行,省里的领垩导肯定会知道,虽然到那个时候,华安集团方面不会再公布为什么要突然选择不再与通达市合作,但是那些记者们不可能不会对此感兴趣的,到时候在那些无孔不入记者们的挖掘之下,恐怕到时候,华安集团是因为无法忍受通达市方面有关部门的刁难这才不得不选择离开通达市的消息肯定会传遍整个华夏,到那个时候,省里的领垩导一旦得知这个消息,以如今省里领垩导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要想他们不去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几乎是不可能的。

到那个时候,马伯通要承担主要责任是肯定跑不了的,而雷泽林肯定也是要承担连带的领垩导责任的。

想明白了这些后果,两人的眉头全都紧紧的皱了起来。

沉默良久之后,雷泽林沉声说道:“刘总,我承认,我们通达市某些部门官员的确因为官僚主义作风对你们华安集团方面产生了巨大的伤害,我们愿意为此承担责任,也愿意为此进行赔偿,但是,我希望你们华安集团能够继续留在通达市,留在东开发区,我像你们保证,你们这个项目会由我亲自来负责,到时候,不会有任何人任何单位敢再为难你们。”

听到雷泽林这样说,刘小飞却依然沉默不语,只是轻轻的摇头。很显然,他对于雷泽林的提议并不感兴趣。

雷泽林见状,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没有想到,自己都提及赔偿问题了,刘小飞他们竟然对此还是不感兴趣。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马伯通说道:“黄董,刘总,要不这样吧,我相信你们竟然最开始选择在我们东开发区进行投垩资,肯定是有你们的考虑,毕竟,你们如果真的要离开的话,柳擎宇的面子上也过不去,而且这件事情到时候一旦省里要是追究下来,他也是要承担责任的。你们看这样如何,只要你们能够留在东开发区,有什么条件你们尽管提,我们通达市方面会综合考虑权衡,尽可能的满足你们的条件。”

刘小飞闻言露出了一副心动的样子,看向了黄德广。

黄德广轻轻点点头。

对于刘小飞和黄德广之间的表现,雷泽林和马伯通这两位官场老狐狸自然看得清楚。

雷泽林立刻说道:“嗯,马市长说得没错,二位,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刘小飞叹息一声说道:“哎,二位领垩导,你们说得也有些道理,柳擎宇是我们的好哥们,我们不得不考虑他在这件事情上的难处,既然你们如此诚意,那我也就谈谈我们留下来的条件。如果你们答应,我们会留下来,如果你们不答应,那么到时候就算是让柳擎宇为难,我们也绝对不会留下来,毕竟,我们这次投入实在是太巨大了,绝对不可能儿戏的。”

听到刘小飞这样说,雷泽林和马伯通对视一眼,全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兴奋之色。他们等的就是这句话。

雷泽林点点头说道:“好的,你说吧。”

刘小飞道:“我们的要求主要有三点。第一,那些前往我们华安集团建筑工地对我们进行刁难的所有工作人员必须全部开除,相关局领垩导必须要受到处理。”

雷泽林和马伯通对视了一眼,虽然刘小飞的这个条件稍微有些过分,但毕竟与整个投垩资项目相比,开除一些公务人员并不算是什么大垩事,哪怕是有些人是他们的亲信,但是一切以大局为重。

雷泽林点点头说道:“这一点没有任何问题。我们答应了。”

刘小飞点点头:“好,第二个要求,那就是我们希望柳擎宇能够一直负责东开发区和我们这个项目,因为除了柳擎宇之外,我们对其他任何人都不信任,同时,我们也不希望今后有任何人再像这一次事垩件一样,通过各种官场上的手段对我们进行刁难。”

雷泽林听到这里,心中有些不爽,因为他清楚,让柳擎宇负责这个项目就意味着这个项目所带来的巨大的政绩柳擎宇要拿走大部分,但是转念一想,只要这个项目留在东开发区,那么自己还是可以分到政绩的,但如果不能留在开发区,到时候自己可是要受到省里批评甚至是处理的,所以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同意。

考虑到刘小飞提出的前两个条件都挺简单轻松的,雷泽林心中有些兴奋,在他看来,这两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嫩了,都不懂趁机提出一些比较苛刻的条件,为他们华安集团捞取一些好处。所以,他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你的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