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墙里开花墙外香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2-12    作者:梦入洪荒

此刻,听到雷泽林询问,她思虑一下,还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玩起了官话:“雷书记,这件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的确是我没有想到的,而且对于为什么这件事情发生我也不太清楚,这的确是我的监督不到位。”

雷泽林听到孙艳萍这样说,便知道孙艳萍这是要玩太极推手,不愿意承担责任了。如果是以前,雷泽林或许也就让孙艳萍得过且过了,毕竟大家都是常垩委,尤其是在常垩委会上,孙艳萍大部分时间还是向自己这边靠拢的,雷泽林也不愿意过于得罪她,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

因为这一次,省委宣传部部长范成德亲自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说是省委主要领垩导对于这件事情十分关注,让他务必处理好此事,最好不要闹到省里面,让省里面比较难看,最好是在通达市层面就了结此事,否则的话,到时候省里面会很不好做。

雷泽林听得出来,范成德给自己打这个电话的时候,也是承担着很大的压力的,因为即便是打电话的时候,范成德的声音中似乎也隐隐有着几分忧虑,似乎这件事情即便是自己这边做好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恐怕也很难控制。

所以,听到孙艳萍想要太极推手,雷泽林沉声说道:“孙艳萍同志,这件事情如果你不知道的话,最好赶快查一查,2个小时之内给我一个详细的结果和具体的处理意见,我们通达市必须要有人对于这次舆情危机承担责任!我相信这一点你也应该已经看到了,现在还仅仅是上午,即便是这个时候,也已经开始有不少媒体把焦点从新闻发布会本身所公布的福乐家超市事件转而聚焦到了墙里开花墙外香这件事情上了,虽然舆论没有直接点名这事情的背后有你们宣传部方面的作用,但是几乎所有的舆论都已经开始向着这个方向去报道了,质疑的矛头也指向了你们,而且再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件事情省里主要领垩导也已经高度关注,你必须要在2个小时之内给我最终的处理结果,否则的话,我无法向省里交代!”

孙艳萍本来这一次还想蒙混过关呢,但是听得雷泽林这样说便知道,这次事情真的有些麻烦了。

要知道,以前的时候雷泽林还是很给自己面子的,但是这一次明显不给自己面子啊。

孙艳萍看到说官话也不管用,只能再次换回正常交流:“雷书记,难道这件事情真的非得使劲的追查下去吗?一点缓和的余地也没有?难道这次事情不能让有关部门去摆平吗?”

雷泽林苦笑着说道:“就算你能够摆平媒体,你能够摆平省里主要领垩导吗?这次事情就连省委宣传部范部长都承担了很大的压力,你认为我们通达市如果不给出一个结果出来,省里那边能够平息吗?”

看到孙艳萍这样说,雷泽林不得不重锤敲打一下孙艳萍。

孙艳萍闻言顿时就是一愣,她虽然知道这次事情难以善了,却没有想到竟然引起了省里领垩导的关注,而且听雷泽林的意思,恐怕这次事情的背后甚至有可能会牵连到省里主要领垩导之间的角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们要想像以前那样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情给处理了恐怕很难了。

想到此处,孙艳萍只能苦笑着点点头:“好的,雷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会尽快给出一个调查结果的。”

雷泽林脸色严峻的点点头。

等孙艳萍离开之后,雷泽林沉着脸看向了马伯通:“老马啊,这次事情你怎么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局面?”

马伯通苦笑着说道:“雷书记,我想您心里应该是有底了。首先,新闻发布会的事情是柳擎宇搞出来的,这充分说明柳擎宇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说明柳擎宇想要借机狠狠的敲打一下盛达商场方面,为老百姓办些实事,从这一点来看,柳擎宇做得是没有错的。

而且我研究了一下最近朱月坡与柳擎宇之间的交手情况,感觉到柳擎宇这次之所以要敲打盛达商场,和朱月坡在东开发区那边为难华安集团有关。朱月坡在东开发区那边对华安集团进行了多次骚扰,从工商到税务,从建设到安垩全,多方面全角度进行打击骚扰,这肯定是引起了柳擎宇的高度不满。

而华安集团作为柳擎宇上垩任之后引进来的大型项目,柳擎宇对于这个项目高度重视,而朱月坡是等华安集团把基建项目都搞到五分之四左右的时候才开始进行骚扰,很明显是早有预谋的,他的目的也非常简单,就是为了逼迫柳擎宇把资金审判权交还给他。但是很显然,这小子打错了算盘,他对柳擎宇的性格还是不够了解。

而且说实在的,对于朱月坡这次的做法我也相当反感,要知道,华安集团的项目如果真的要是如同华安集团所承诺的那样,投垩资几十个亿甚至是上百亿,这绝对是我们通达市的大型项目,甚至是近期十分少见的大型项目,对于这样的项目身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就算是不尽心尽力的去扶植,怎么着也不能搞这些小动作啊!他这样做,根本就是在砸我们通达市全体人员的政绩!”

马伯通一口气说了这么说,充分把自己的意见全都表达了出来。

尤其是最后这番话,更是对朱月坡进了严厉的批评。

雷泽林轻轻点点头说道:“嗯,你说的没错,虽然当初我们把东开发区丢给柳擎宇去分管,主要目标就是让柳擎宇和朱月坡之间对掐,避免柳擎宇总是在我们市里这一块搅风搅雨的,但是,我们希望他们之间的斗争是要围绕着工作来展开,是要合理的进行斗争。

但是这一次,朱月坡做得有些超越了我们的底线了。他根本已经不是什么政垩治斗争了,而是采取十分下作的手段去针对投垩资商,这样做会严重影响到投垩资商对我们通达市的整体感受。影响到我们通达市的发展。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站在柳擎宇这一边。尤其是这一次的墙里开花墙外香事件,一看就是柳擎宇这小子的典型做法,我们要想把这件事情从根源上解决,最关键的还是柳擎宇那一点。”

马伯通点点头:“嗯,好的,那我这边立刻给市里那些单位打电话,把他们的一把手严厉的批评一通,让他们立刻把针对华安集团的那些人手给撤回来。我相信,做到这一点,柳擎宇在这件事情上应该也就会收手的。只不过雷书记,我有些怀疑,柳擎宇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底牌,竟然能够如此广泛的掀起如此巨大的一场舆论战呢?”

雷泽林苦笑着说道:“具体柳擎宇是什么身份我是不清楚,但是呢,楚书记和陈省长似乎是知道一点,但是他们对此讳莫如深,从来不会在我们这些人面前透露分毫,而且其他知道柳擎宇身份的人也从来不会明确他的身份,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柳擎宇这小子身份恐怕不太简单啊,你想想看,就算是以咱们两人的能量,能够操作这么庞大的一场舆论反击战吗?不可以吧?但是柳擎宇可以!而且你在想想以前柳擎宇在白云省时候的一系列事件,几乎在每一次舆论战中,不管前期的结果如何,但是柳擎宇最终却从来没有吃过亏,这难道不说明一些问题吗?”

马伯通闻言轻轻点点头:“嗯,有道理。那我们今后如何操作?”

雷泽林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对于柳擎宇这样的人,我们要想办法去利用他,削弱他,不让他得到太多的机会。因为我们根本无法垩拉拢他、同化他。而朱月坡此人恰恰是一个自信心极度膨胀、为人极度自私的家伙,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挑拨他和柳擎宇之间的关系,让他们不断的斗争,但是呢,我们又要想办法把他们之间的斗争压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要让他们的斗争带给我们太大的麻烦,以免引火烧身。尤其是以后我们要想办法避免像这一次墙里开花墙外香事件的发生,绝对不能再让柳擎宇轻易找到发挥他所具有的舆论方面的优势的地方。否则的话,咱们谁也无法控制最终的结果。”

马伯通闻言轻轻点点头:“好,我明白了。”

马伯通不愧是通达市这样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其工作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威信也很高。

他下去之后,几个电话打过去,把通达市工商局、税务局、建设局和国土局等曾经去华安集团骚扰过华安集团的那些局领垩导狠狠的骂了一通,并且责令他们亲自登门去向华安集团进行道歉。虽然这些局领垩导不愿意,但是最终在马伯通的高压之下,却不得不亲自带人去向华安集团方面前去道歉,并且带去了马伯通对华安集团的慰问和支持。

华安集团方面刘小飞和黄德广等人很快便得到了这个消息,刘小飞第一时间给柳擎宇打了电话:“柳擎宇,你说这马伯通唱得是哪一出啊?之前那些人骚扰我们的时候他不出面,这个时候却突然出面了,还让那些局领垩导们前来道歉?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