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作秀?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2-09    作者:梦入洪荒

陆展博虽然心中充满了正义感,虽然他部署得十分周密,但是他却万万沒有想到,他想要抓捕的嫌疑人竟然会就在他头顶上的盛达商场内。

朱世祥在陆展博的眼皮子底线驾驶法拉利飞速的离去,离开之前,朱世祥向着陆展博和警察们投去了一抹怨毒的目光。

这小子,现在把他的痛苦遭遇全都归结到了警察的身上,归结到了不给面子的陆展博的身上。

此时此刻,柳擎宇和韩香怡沒有心情的在盛达商场下面的福乐家超市内漫无目的的胡乱逛着。

此时此刻,两人的心中依然无法忘记刚才女孩李春梅惨死的那一幕。

良久之后,韩香怡突然说道:“柳哥哥,你说李春梅的遭遇到底应该由谁來负责,这全部的责任全都在朱世祥这个可恶的人身上吗。”

柳擎宇沉默了一会,缓缓摇头说道:“不,朱世祥只是一个腐朽的堕落的沒有什么精神追求的垃圾而已,他本身作恶多端固然可恶,但是,如果沒有他的父亲朱月坡,沒有朱月坡对他的放纵和庇护,也许,朱世祥是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咱们华夏的三字经里有这么一句话,养不教,父之过,我认为,在朱世祥与李春梅这个案件中,真正应该承担重要责任的人除了朱世祥以外,朱月坡也应该承担重要责任。”

韩香怡道:“那你直接把他给办了不就得了。”

柳擎宇听到韩香怡那轻描淡写的话语,苦笑着说道:“是啊,我真的很想把他立刻给办了啊,但是,我现在却很难去办他,因为我只是一个副市长而已。”

说道这里的时候,柳擎宇充满了无奈和苦涩,有些时候,他真的恨自己官小,因为如果他的官要是再大一点的话,也许,他就能够很轻松的把朱月坡给办了。

韩香怡听到柳擎宇的语气,能够感受到柳擎宇内心深处的苦楚,轻轻挽住柳擎宇的胳膊说道;“柳哥哥,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把朱月坡给办了的。”

柳擎宇听到韩香怡这充满了信心的话语,心中一暖,随即心头一松,之前因为李春梅的死而变得十分压抑的心情缓缓的开始发生一丝丝变化,李春梅的死纵然让他充满了愤怒甚至还有一丝无奈,但是,他却不能因此而抑郁,更不能因此而失去斗志,相反的,他必须要让自己时刻充满了斗志,因为他必须要为李春梅这位可怜的大学生讨还公道,他必须要将朱世祥堕落的源泉朱月坡给办了,也只有如此,他才能对得起李春梅,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只有把朱月坡给办了,通达市开发区的发展才能真正的走上正轨。

但是,怎么样才能把朱月坡给办了呢。

一时之间,柳擎宇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因为朱月坡此人做事十分谨慎,要想抓住他的把柄十分困难,再加上他的上面还有一个强大的保护罩,要想打破这层保护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边随意的在超市内闲逛着,柳擎宇一边思考着朱月坡的事情。

这时,两人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超市蔬菜食品区。

一边走着,韩香怡一边把看着顺眼的蔬菜和肉制品放在了购物车内,韩香怡是个细心的人,她一边放一边会关注一下每个蔬菜食品的价格。

随着他们这一路走來,购物车内已经放了满满的一车了,等柳擎宇暂时放下思考朱月坡事情的时候,韩香怡已经推着车带着柳擎宇走到了收银台前。

收银台的工作人员非常专业,很快便把满满一大购物车的物品给结算完毕了,购物小票也很快的交给了韩香怡。

韩香怡接过购物小票扫了一眼,立刻眉头紧皱,用手指着购物小票说道:“这几款结账结的不对啊,这个货架上写得明明是三块五一斤,为什么到了结账的时候变成了四块五,还有这个,明明是23块钱一只鸡,为什么现在变成了25。”

韩香怡怒声问向了收银员。

收银员微笑着解释道:“您好,是这样的,货架上写的那个价格是促销时候的价格,工作人员还沒有來得及撤换下來,请您见谅,如果您要是不想要这几种货物的话,您可以现场退货的。”

很合理的解释,很稳妥的处理意见,韩香怡却很不满意,她大声说道:“退货,我凭什么要退货,明明是销售货架上表明的价格,你们却在结款的时候不按照那个价格结算,虽然我承认你的解释听起來很合理,但是我并不认同,我认为你们根本就是在对顾客进行价格欺诈。”

韩香怡的声音很大,这让那个收银员眉头紧皱起來,冲着不远处的保安招了招手。

三名膀大腰圆的保安立刻走了过來,对韩香怡说道:“这位顾客,如果您不需要货物的话可以退换,但是请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以免影响到其他顾客。”

自始至终,柳擎宇一直在冷眼旁观。

这时,韩香怡还想现场跟那些保安和收银员理论,却被柳擎宇给拉住了,轻轻拍了拍韩香怡的肩膀说道:“好了,这些东西咱们都要了,带走吧。”

说完,柳擎宇付了帐之后,拉着依然有些不想走的韩香怡迈步向外走去,而那几个保安这才撇着嘴离开了。

一边往外走,韩香怡一边撅着嘴有些不满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哥哥,明明是他们超市方面不对嘛,他们这根本就是在进行价格欺诈,如果要不是我记忆力比较好,每个物品的价格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话,我绝对会被他们给骗了。”

柳擎宇当时只是冲着韩香怡微微一笑,却并沒有说什么。

等走出了超市之后,回到了韩香怡他们哥几个租下的临时别墅内,韩香怡依然有些不依不饶的说道:“柳哥哥,我记得你不是怕事的人啊,为什么今年你看到那三个保安之后就怂了呢。”

柳擎宇这才笑着说道:“香怡啊,这次你可是立功了。”

韩香怡立刻一愣:“立功了,怎么立功了。”

柳擎宇嘿嘿一笑说道:“如果你不是发现了他们超市价格上存在的问題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对朱月坡出手,但是现在,我想我已经找到办法了。”

“找到办法,什么意思。”韩香怡有些不解了。

柳擎宇笑着说道:“一直以來,在思考如何对付朱月坡这个问題上,我主要是把思路放在了开发区那边,对于这个盛达商场这边的事情我思考得很少,虽然有些时候我也意识到了这个盛达商场的问題,但是却并沒有形成一个比较系统的思路,但是今天你这么一闹,我反而有办法了。”

韩香怡道:“有办法了,什么办法。”

柳擎宇嘿嘿一笑说道:“既然朱月坡几乎把他的所有精力全都放在了经营盛达商场方面,那么这说明他对于这个商场十分重视,如果我要是对这个商场出手,也许能够从中找出一些这家伙违法乱纪的蛛丝马迹,我刚才不让你闹,是因为我不想这个事情闹大,那样反而容易引起对方的警惕,因为我决定,明天正式就盛达商场的福乐家超市展开正式调查。”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脸上闪过两道森森寒光。

听到柳擎宇解释道这里,韩香怡已经弄明白了柳擎宇的意思,呵呵笑着说道:“柳哥哥,你真是太阴险了,你这根本就是怕我当时闹的话打草惊蛇嘛。”

柳擎宇笑着点头承认了,随后,柳擎宇亲自下厨,准备给韩香怡做一顿色香味俱全的饭菜。

然而,当柳擎宇拿出其中的两份肉仔细看了看闻了闻之后,立刻感觉到那肉似乎有些异味,都有些发臭了,再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生产日期,明显是今天才出來的,今天出來的产品怎么可能会发臭呢。

此时此刻,柳擎宇想起最近这段时间电视上经常报道的有些超市把过期视频的包装撕掉重新换上包装重新标注生产日期的情况,脸色顿时严峻了许多。

第二天上午,柳擎宇让秘书李才林给物价局局长劳前痕和质监局局长王乐泉打了个电话,通知他们今天下午4点左右带着各自单位、各个科室的骨干成员,到市政府大门口处集合,同时,要求各个单位科室的工作人员带上常用的便携性设备,准备参加一次实景工作演练,以检查各个单位、各个科室的工作效率和工作能力,并且这次演练的结果将会作为柳擎宇对这两位局长年终考核评测的一个重要数据。

劳前痕和王乐泉接到李才林的这个电话之后感觉到十分意外,不过两个人也并沒有多想,他们都认为柳擎宇这一次很有可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三把火以前的时候柳擎宇一直都沒有烧,现在烧虽然晚了,但毕竟也是烧了。

既然柳擎宇想烧,两人也不想触柳擎宇的霉头,以免引起这位强势副市长的不满,所以,两人很快便把工作部署了下去。

当天下午4点,物价局和质监局总共30多人的队伍携带着各种便携式检测设备和执法设备聚集在市政府大门前,引起了很多人的侧目,这次,两位局长大人亲自带队,算是给足了柳擎宇面子,在他们看來,这次实景演练应该是柳擎宇的作秀之举,所以,他们十分的配合,毕竟在市政府前面作秀的话,有了政绩他们也是有好处的。

然而,柳擎宇真的是作秀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