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逃之夭夭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2-09    作者:梦入洪荒

朱世祥看到儿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坐在沙发上,手中抽着雪茄,手中拿着手机看着小日本拍得的小电影,脸上荡漾着一股股邪恶而又无耻的笑容,他的心头顿时升起了一股股愤怒的火焰,猛的走到朱世祥的面前,一把抢过朱月坡手中的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怒声说道:“你这个混小子,你看看,你现在都混成什么样子了?还看还看!你怎么就一点不长记性呢?”

朱世祥看到地上那碎裂的手机,顿时也怒了:“我看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情了吗?”

朱月坡怒声说道:“碍着我什么事情了?你看看,你都混进监狱里去了,要不是老子,你现在还在监狱里面蹲着呢?”

朱世祥道:“哼,谁让你是我老子呢?你不管谁管?”

朱月坡怒道:“朱世祥,你能不能给老子我长进一些,你刚刚放出来怎么又惹事了?还把人家女孩给逼死了,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非常难处理?”

朱世祥不屑一笑说道:“不过是一个草根农民家的女孩罢了,还不至于让你那么为难吧?死了就死了,只是可惜了那女孩的身体了,老爸,你不知道,那女孩的身材真的没得说,前凸垩后翘,绝对带劲,该松的地方松,该紧的地方特别紧,在床上玩的时候那叫一个爽,尤其是她的皮肤,又白又细腻,就好像是牛奶一般,又滑又嫩,舒服得不得了!”

说话之间,朱世祥还不忘淫*邪的奸笑几声,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回味。

朱月坡听得儿子这般不争气,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充满了苦涩。

人家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自己这个儿子倒好,成天除了看小电影找女人之外,就是飙车跑夜场,虽然兼着一个开发区里的公职,但是从来就没有上过几天班,本来自己打算利用他的特长去陪陪两个日本开发商,没有想到这小子反而给自己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最终不仅自己进了监狱,还把公职给丢了,甚至两个日本投垩资商的身份也因为这事曝光出来。

他有些时候真想一垩手掐死这个不长进的东西,但却又下不去手,毕竟虎毒不食子啊!他还得为了儿子的未来而筹划。

“世祥啊,现在发生了李春梅死亡事件,你不能再留在通达市了,你必须得离开这里,否则一旦这件事情闹大了,你到时候想要离开都不可能了。”朱月坡说道。

朱世祥不屑的摇摇头说道:“爸,你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那李春梅不过是一个农民的闺女而已,死了也就死了,花点钱动用点关系就可以把这件事情给摆平了,你为什么非得让我离开这里呢?难道你看着我不顺眼了吗?”

朱月坡无奈苦笑着说道:“不是我看你不顺眼,而是这件事情真的要闹大了,你看到没有,现在外面围了多少人?而且现在柳擎宇那个家伙一直在紧盯着我,紧盯着东开发区,现在这个时候出现这种事情,一旦柳擎宇牵扯进来,我会非常麻烦的。”

朱世祥皱着眉头说道:“爸,咱们可是有背景的人啊,只要我干爹那边说句话,这事情不就轻松解决了吗?难道柳擎宇一个小小的副市长还敢不给我干爹面子?”

朱月坡苦笑道:“不敢?他已经顶撞过一次你干爹了,上次在你的事件上,你干爹也给柳擎宇打过电话,但是柳擎宇直接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所以你才被弄到监狱里面去的。这次,虽然你干爹动用了关系把你保外就医给弄了出来,但是这事情毕竟是见不得光的,我们必须要低调行事。如果这件事情要是再次发酵的话,事情会变得难以收拾的。”

“不,我不走!我坚决不走,我还就不信了,凭借着你和我干爹的人脉关系,还怕了一个小小的副市长不成,柳擎宇以为他有三头六臂啊,惹急了我,找人直接弄死他!”说话之间,朱世祥的语气中透露出浓浓的杀气。

朱月坡闻言彻底无语了。这个儿子,为什么脑筋那么简单呢!怎么做事情就不知道多想一些呢?为什么总是以为自己的老子和干爹有多大能量呢?

就在这个时候,朱月坡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朱月坡拿起手机一看,是市第一监狱狱长秦风华打来的,看到秦风华的电话,朱月坡心中便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心情也变得紧张起来,不过他还是拿起电话接通了:“老秦你好,有事吗?”

秦风华苦笑着说道:“老朱啊,有件事情得跟你商量一下。”

朱月坡道:“老秦,什么事情?”

秦风华道:“老朱,我看你得把朱世祥赶紧先给我送回到监狱里面来,否则的话,恐怕咱们都会有麻烦的。”

朱月坡心头一颤,沉声问道:“老秦,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你在第一监狱可是一言九鼎的啊?”

秦风华苦笑着说道:“是,你说的是没错?不过刚才市公垩安局的陆局长亲自给我打过电话,询问我朱世祥是不是已经从监狱里面出去了,我告诉他没有。你也知道,咱们这位新上垩任的公垩安局局长还兼着一个政法委副书记的职务,如果他要是突然视察我们第一监狱的话,我担心会出事的。”

听到秦风华这样说,朱月坡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他沉声说道:“老秦啊,陆展博怎么会突然给你打电话呢?他是什么意思?”

秦风华说道:“听他那意思,好像是你儿子在外面把什么人给逼死了,他说话的时候,现场乱哄哄的,我估计他很有可能就在现场。”

听到秦风华这样说,朱月坡脸色顿时大变,立刻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向外面看了一眼,他的目光很快便落在了盛达山商场广垩场上的一个挺拔的警官面前,那个人正是新上垩任的通达市公垩安局局长陆展博。

此刻的陆展博正在听着手下的汇报,并且在做着指示。

看到这种情况,朱月坡立刻意识到这次事情真的麻烦大了,他立刻对秦风华说道:“好的,老秦啊,我这就和世祥联系一下,先说服他先回你们监狱里去,争取先把这件事情给平息下来。”

秦风华听到朱月坡答应了,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好的,老朱啊,那就麻烦你了,你放心,世祥只要在我们第一监狱一天,他就不会受到一点委屈的。”

朱月坡点点头说道:“好的,那今后就麻烦老秦你了。”

挂断电话之后,秦风华对身边的两名狱警说道:“你们现在立刻赶往盛达商场那边,我刚刚得到消息,说是朱世祥不久之前曾经在那里出现过,我估计着朱月坡这个老狐狸虽然嘴里答应了要把朱世祥给劝回来,实际上他却未必会那样做,他极有可能会把朱世祥给送走,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那我们可就麻烦了。一旦这件事情上面调查起来,我们到时候弄不好要丢官罢职的,所以,我不管你们动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十分秘密的把朱世祥给我带回来。

两人使劲的点点头:“秦狱长,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把朱世祥给带回来的。”

这两个人一个是主管监舍的副狱长,一个是监舍主任,两个人在朱世祥这件事情上全都参与了,而且每个人都收了一笔相当巨额的贿赂,这种事情以前他们也做过,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可是这一次,朱世祥的问题爆发出来,让他们始料未及,同时,他们也已经意识到这次事情的严峻性,所以,在金钱和官职之间,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官职,只有先保住自己的官职,才能保住自己之前所有的收入。

所以,此时此刻,这两人比秦风华还要紧张。

与此同时,盛达商场顶楼。

朱月坡的目光充满了无奈的落在了朱世祥的脸上,惨笑着说道:“世祥啊,你赶快走吧!能走多远走多远?秦风华那边扛不住了?这件事情市公垩安局局长陆展博已经介入调查了,现在就在楼下,如果你真的要是被他给堵到的话,到时候想要走都走不了了。”

听到陆展博介入了,朱世祥的脸色也惨白起来。对于这位市公垩安局局长他还是比较忌惮的,因为就是这位市公垩安局局长亲自把他给送进监狱的。

所以,虽然他特别不想离开自己风光了很长时间的通达市,但是现在却不得不离开了。他苦笑着说道:“爸,你说我能去哪里呢?”

朱月坡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还记得我之前曾经在白云省南华市曾经买过一套别墅吗?那套别墅一直闲置着,目的就是为了让你遇到紧急的事情可以去躲避一下,而且就算是柳擎宇和陆展博知道你逃走了,也绝对不会想到那个地方的,尤其是柳擎宇,他更不会想到,我会让你去他曾经呆过的地方。”

说完,朱月坡起身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串钥匙丢给朱世祥道:“你赶快去吧。”

朱世祥点点头,有些不舍的看了老爹一眼,转身离去,乘坐室内直梯直接下降到了地下停车场自己的豪车旁边,然后开上豪车法垩拉利直接飞快的离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