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用事实说话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1-30    作者:梦入洪荒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雷泽林这一番话,直接把柳擎宇给问住了。

他说得也很有道理,任何事情都要讲究证据。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雷书记,难道我们这么多人亲眼目睹的事情还不算是证据吗。”

雷泽林淡淡的说道:“按理说,你是当事人,你和这些人几乎全都是当事人,好像按照法律程序,当事人的话,是不能给自己作证的。”

狡辩,绝对的狡辩,但是,却偏偏让人找不到任何毛病。

此时此刻,秦帅、程铁牛等人充满愤怒的看着雷泽林,看着这只老狐狸,但是却偏偏拿他沒有什么办法。

这个时候,刘小飞突然冷冷的说道:“雷书记是吧,据我所知,按照法律流程,发生了这种事情,应该对我们进行处理的人不是您这位市委书记,更不是那位马伯通市长,而应该是市公安局的人吧,现在这种事情属于治安事件,我看,还是请市公安局或者省公安厅的人來进行公平公正的处理吧,另外,雷书记,请你记住,很多时候,任何的狡辩都抵不过真正的事实,哪怕是狡辩成功了,也无法躲过悠悠众口,而你今天的行为,让我对你有些鄙视了,真的,你好歹也是一个市委书记吧,但是你的做法,真的让我不敢恭维。”

“你,……”听到刘小飞这突如其來的一阵责难,雷泽林感觉到老脸之上有些挂不住了,但是他的城府还是比较深的,他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位小同志,恐怕你误会我了,我从來沒有狡辩什么,我只是提醒一下你们而已,要想做任何事情,最好把证据全都保存好了,否则的话,你们的话语权是不够充分的。”

“雷书记,你说的沒错,其实呢,如果按照你的逻辑方式來分析的话,今天这件事情也非常简单了,既然这些人说是我们打了他们了,那么很好,请他们拿出证据來吧,如果他们拿不出任何证据的话,是不是可以证明我们并沒有殴打他们呢。”柳擎宇突然说道。

这一下,反而把雷泽林给问住了。

雷泽林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这次真的有些作茧自缚了。

不过雷泽林的脸皮足够厚,他笑着说道:“很,柳擎宇说得很有道理,刚才这位小同志说得也很有道理,我刚才的言语的确有些鲁莽了,我看这件事情就让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來处理吧,马市长,你直接给市公安局那边打个电话,让公安局的人直接过來处理,至于咱们呢,就在现场旁观就好了,今天这件事情必须要在现场弄一个水落石出,否则的话,这件事情真要是闹大了,咱们谁也承担不了这么重大的责任啊,柳擎宇,这样处理你们认为合理吗。”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我沒有任何意见。”

雷泽林虽然有心偏袒两个日本投资商,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却不能像马伯通那样做得非常明显,毕竟他还是要顾忌他市委书记的形象的,尤其是他可还是吉祥省的省委常委,所以,他在做事的时候,还是会尽量确保自己的立场公平一些,以免被人拿住把柄。

马伯通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通达市公安局局长陆展博的电话:“陆局长,在麦霸KTV发生一起日本投资商被打事件,麻烦你立刻赶过來紧急处理一下。”

马伯通打电话的时候,柳擎宇和刘小飞的眉头全都紧紧的皱了起來,因为马伯通在通话的时候,根本就是在暗示陆展博这件事情的性质啊,甚至在暗示陆展博应该如何给这件事情定性呢。

陆展博过來之后,能够公平公正的处理此事吗,此时此刻,柳擎宇和刘小飞心中升起了巨大的疑问和对马伯通的强烈不满。

市长亲自打电话,市委书记也在场,公安局那边行事效率非常之高,10多分钟之后,通达市公安局新任局长陆展博带着十几名工作人员赶到了现场。

來到现场之后,马伯通简单的给陆展博介绍了一下情况,随即雷泽林说道:“陆局长,今天这事情就由你这个公安局局长亲自來处理吧。”

陆展博轻轻点点头,随即陆展博径直來到两个日本人面前,沉声说道:“二位,请你们先说一下你们的说法吧。”

梅川一夫立刻满脸愤怒的用一种充满了指责的言辞对柳擎宇、刘小飞他们进來就殴打他们的行为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在他的陈述中,他根本就沒有谈及意图非礼萧梦雪的事实,直接把这一点给掩盖过去了。

在梅川一夫说话的时候,陆展博早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现场记录、视频录像取证,梅川一夫说话的全部过程都给记录了下來。

等梅川一夫说完之后,陆展博看向刘小飞说道:“他指责你殴打了他们,你怎么看。”

刘小飞淡淡的说道:“要不是他意图非礼我女朋友,他是谁我都不认识,更不可能认识,更何况,我刘小飞一向从心底深处极其厌恶日本人,所以,我更不可能跟他们产生任何交集……”

随后,刘小飞把韩香怡被打以及跑回來求援、进入房间看到两个日本人意图非礼萧梦雪的全过程都给说了一遍。

刘小飞这边还沒有说完呢,那松下库代和梅川一夫便立刻大声喊道:“胡说八道,你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不得不说,这两个日本人真的是无耻到了极点,面对刘小飞的沒有任何添加的陈述,两人竟然矢口否认,充分将日本人骨子里的卑鄙无耻全都淋漓尽致的展示了出來。

等刘小飞说完之后,陆展博再次转头看向松下库代和梅川一夫问道:“对于刘小飞刚才所说的话,你们认同吗。”

“当然不认同,他完全是在撒谎,我们并沒有对那个女孩做任何的事情,至于朱世祥他们意图把这两个女孩拉进來的事情,这个倒是有的,但是和我们沒有任何关系,而且他们拉近这两个女孩也沒有任何的恶意……”

撒谎,完全是胡说八道,但是,松下库代说起來却犹如是真的一样。

等松下库代说完之后,陆展博接过手下速录下來的口供材料,仔细看了一下,看到沒有任疏漏之处之后,放在了刘小飞和松下库代面前说道:“好了,如果你们双方对这份口供沒有任何意义,请全部都在上面签字确认吧。”

刘小飞扫了一眼,看到沒有任何问題,直接在上面签字确认了,随后,柳擎宇、秦帅等人一一签字确认,轮到梅川一夫等人的时候,他们看完之后,也在上面签字确认,随后便是朱世祥、魏楚喜、夏建仁三人。

等众人全都签字确认之后,陆展博直接把KTV的老板喊了过來,冷冷的说道:“陈老板,去把这间KTV内的监控视频给我复制一份过來吧,老马,你去跟着陈老板亲自去取。”

等陆展博说完,陈老板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的,苦笑着说道:“陆……陆局长,我们沒在KTV包房内安装任何视频监控设备。”

“沒有,陈老板,你当我陆展博什么都不懂吗,那只灯下面的红点是什么,不是针孔摄像头吗,怎么,难道还要我派人把针孔摄像头给你拆出來你才死心吗。”陆展博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里,陈老板不敢在撒谎,只能苦笑着带着两名警察來到监控室内,从一**立的监控主机上,把这个房间的视频监控拷贝了出來。

等两名警察回到包间内,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整个包间内的视频详细的播放完毕之后,陆展博淡淡的说道:“好了,结合之前的那份视频,我们完全可以确定整个事情发生的全过程了,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朱世祥、魏楚喜和夏建仁三人强行把两位女孩掠到包间内,意图非礼,过程中一名女孩逃跑,随后,梅川一夫和松下库代两名日本人意图非礼这个女孩,随后,逃跑的那个女孩叫來了同伴,将差一点就被两个日本人非礼的女孩给救了下來,并且略施惩戒。”

说道这里,陆展博看向雷泽林和马伯通说道:“雷书记,马市长,对于我所说的这个过程你们认可吗。”

此时此刻,雷泽林和马伯通全都傻眼了,包括松下库代、梅川一夫、朱世祥等人也全都傻眼了,他们谁也沒有想到,在他们这个包间内竟然安装有监控摄像头,把他们所有不轨的行为全都给录了下來,他们虽然想要抵死否认,但是,在视频监控面前,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全部记录得清清楚楚,就连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得清清楚楚,他们根本无从抵赖。

而这个时候,雷泽林和马伯通的脸色几乎成了猪肝色。

两人彻底郁闷了,他们沒有想到,整个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更沒有想到的是,马伯通亲自给陆展博打电话的情况下,陆展博竟然还敢如此处理此事,这陆展博根本就沒有明白马伯通的暗示啊。

马伯通亲自打电话过來,不就是想要让他过來直接按照马伯通的意思对这件事情进行定性吗。

虽然心中十分不爽,但是雷泽林和马伯通此刻也只能点点头说道:“认可。”

陆展博点点头:“好,既然大家对于我刚才所说的过程沒有任何异议了,那我就说一下我的处理意见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