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怒斥马伯通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1-29    作者:梦入洪荒

“等一等,马市长,我有话说。”看到马伯通竟然二话不说就要警察抓人,柳擎宇立刻出声阻止,脸色顿时也阴沉了下來。

“哦,你有什么话说。”说话之间,马伯通只是淡淡的瞥了柳擎宇手上戴着的两只手铐,随即便故意直接忽视了,在他心中,此刻却高兴极了,柳擎宇被戴上手铐,平时正常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有人敢这么做的,现在,这个魏俊志竟然稀里糊涂的给柳擎宇戴上手铐了,这件事情要是让媒体们知道甚至报道出去,柳擎宇的脸算是丢尽了,就算媒体不报道,仅仅是今天现场的情况说出去,柳擎宇的脸也要丢光了啊,这种情况下,他最好的态度便是假装沒有看到。

“马市长,我想请问你一下,你知道不知道整件事情的发生、发展过程。”柳擎宇问道。

马伯通反问道:“柳擎宇同志,现场的一切不都是明摆着的吗,现在是两位日本贵宾被人给打了,就连你这个堂堂的副市长都牵扯到此案中來了,虽然你身为我们政府的副市长,但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一点我想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难道你想要让那些日本贵宾因为此事而引发国际纠纷吗。”马伯通上來又是一顶大帽子压了过來。

柳擎宇不屑一笑:“国际纠纷,马市长,难道你心中想着的只有你口中的日本贵宾吗,我认为,你身为我们通达市的市长,是不是应该先把整个事情的过程了解清楚之后,再做出决策呢,难道以前在通达市市政府的相关决策的过程中,你也是这样拍拍脑门就做出决策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为我们通达市几百万老百姓担心了。”

说话之间,柳擎宇言语之间多了几分嘲讽之意。

马伯通的脸色瞬间也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柳擎宇,你也不用牙尖嘴利的,现场发生的过程这两位日本贵宾已经跟我们说得十分清楚了,他们说是你们无缘无故的闯入他们的包间,肆意殴打他们,还诬陷他们,难道他们身为大投资商,说的话还会有假吗。”

柳擎宇听完之后哈哈大笑起來,笑容中带着几分愤怒和几分悲痛:“好,好一个通达市的市长啊,在你眼中,所谓日本贵宾的话竟然就如同圣旨一般,马伯通,你还真他妈的是一个好市长啊,我真的替你感觉到丢人相信,替我们通达市几百万的老百姓感觉到悲痛欲绝,替我们上级组织感觉到无奈和悲哀,为什么你这种人也能够做到市长这个位置呢。

我想,就算是最普通的老百姓也应该知道任何事情都应该听听当事人双方说法之后再做出判断这么最浅显的道理吧,马伯通,你身为市长竟然连这么一点点最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你认为你真的配得上市长这个职务吗。

是你故意忽略了还是你真的不知道。

如果你真的不知道,我认为你简直就是一个废物,一个垃圾,一个饭桶。

如果你是知道却故意忽略了,那么我不得不说,马伯通,你还真他妈的是一个天才,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害怕日本投资商撤资是吗,害怕你的日本贵宾把事情闹大是吗,这就是你堂堂通达市市长的作风和骨气是吗,你他妈的有沒有想过你是什么人,你可是通达市的市长啊,你需要做的是什么,你需要做的是维护通达市几百万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维护我们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

如果一个官员,连最起码的民族尊严都无法去维护,那么这样的官员还要之何用,难道你为了所谓的投资和所谓的政绩,连最起码的民族尊严都可以不去维护了吗,连……”

柳擎宇还想在继续说下去,却被马伯通突然粗暴的打断了:“好了,柳擎宇,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乱扣帽子了,我告诉你,我马伯通身为华夏的官员,绝对不可能为了你所说的政绩而不去维护我们华夏的民族尊严的,你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告诉你,你这是诽谤,小心我告你。”

“告我,你凭什么啊,马伯通,马市长,请你睁开你的眼睛去看看,这段视频会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完之后,你自己在摸着良心说说,你到底是不是为了你的政绩才根本不讲任何道理就下达指示的,等你看完之后你在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两个日本人所说的威胁的话语而害怕了,马伯通,说真的,以前的时候,虽然我和你在很多时候意见不合,我甚至会当面顶撞你,但是,即便那个时候,我依然十分的尊敬你,至少,我尊敬你的职务,但是现在,你真的让我感觉到十分的鄙视,真的,我柳擎宇真的看不起你,身为一名市长,你竟然如此软弱,如此荒唐,你还真他妈的有才啊。”说完,柳擎宇直接用带着手铐的手从旁边程铁牛手中接过了平板电脑,打开程铁牛从监控室拷贝过來的视频,直接递给了马伯通。

“马伯通,请你瞪大你那浑浊的双眼仔细的看一看吧,这就是整个事情发生的经过,你竟然毫无保留的听信日本人的话,你还真的沒有记性啊,你难道不知道日本人的本性吗,他们上午可以说和我们华夏达成四点共识,下午就敢说那四点共识无效,这就是日本人的本性,他们只相信拳头,只相信力量,从來不会讲什么信用和信誉的。”

说话之间,柳擎宇的脸上充满了鄙视和愤怒。

愤怒,滔天的愤怒,柳擎宇这次真的被马伯通这种毫无顾忌、毫不掩饰的卑鄙决策给激怒了。

柳擎宇不相信马伯通不知道处理事情的流程,更不相信能够做到通达市市长这个位置上,他不知道整个事情到底应该如何才能算是公平公正的处理,但是马伯通到了现场之后竟然这样毫无原则的处理事情,如果不是出于忌惮这两个日本人带给他的强大的压力,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做,而这,恰恰是柳擎宇最无法容忍的。

身为华夏的官员,在华夏的土地上,难道还能惧怕日本人的挑衅不成,就算不投资又如何呢,难道为了那么一点点的政绩,你就可以无视同胞的感受,可以冤枉自己的同胞吗。

视频,一点点的播放着,马伯通和雷泽林全都看到了,也看完了,两个人暂时全都沉默了下來。

马伯通此刻也才意识到,这次,自己处理这件事情的确有些操之过急了,而且,柳擎宇刚才那番十分过激的言辞之中也的确击中了他的要害,他已经意识到,一旦今天这件事情被传扬出去,恐怕自己懦弱市长的称呼恐怕真的要背上了。

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因为他非常清楚,华夏的老百姓对于官员在维护民族尊严上的最基本要求。

马伯通的大脑飞快的转动着,他必须要尽快化解眼前这个困境,否则,一旦这件事情传到上级领导眼中,一旦给上级领导留下为了政绩可以无视民族尊严甚至是软弱无力的话,那么自己的晋升通道将会直接被堵塞,任何一个领导都不愿意看的自己所选拔看重的干部是一个懦弱无能之辈。

好在马伯通宦海沉浮几十年,也是老油条了,看完视频监控之后,马伯通立刻找到了为自己开脱的攻击点,马伯通冷冷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你自己仔细看看,这个监控视频只是记录了这三人强行将两个女孩带进房间的视频,并沒有涉及到两位日本贵宾什么事情,你们凭什么殴打他们。”

“凭什么,就因为他们意图非礼我的妹妹。”柳擎宇好不妥协的冷冷回应道:“马伯通,马大市长,我想问你一句,如果你进入房间之后,看到你的妹妹被两个妹妹正在被两个日本人非礼,你会怎么做,你可以忍吗,如果你可以忍的话,我只能说一句,我柳擎宇佩服你,所以,马伯通,现在请你回答我这个问題,你可以忍吗。”柳擎宇直接问道。

马伯通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面对柳擎宇这个问題,他还真的不敢回答。

不是回答不出來,而是因为他清楚,一旦他回答出來了,不管任何答案,都会掉入柳擎宇言语陷阱之中,如果他说他可以容忍,那么他还是男人吗,这件事情如果被上级领导知道了,恐怕他的仕途之路到此就终结了,但是如果他说不能容忍,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认同柳擎宇打人有理的观点。

此刻,马伯通心中简直把柳擎宇十八辈祖宗都给骂遍了,这个柳擎宇实在是太奸诈了。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雷泽林开口了:“好了,柳擎宇,虽然马伯通同志这件事情处理得有欠考虑,但是你也要注意压制一下你的态度,你不要忘了,不管怎么说,马伯通同志都是你的顶头上级,你怎么能直呼其名呢,更不应该如此对他进行指责,他能够做到通达市市长这个位置上,肯定是经过组织考验的,他对于我们祖国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你刚才的话有些过激了。

至于你所提的这个问題,明显就是话语陷阱,马伯通同志怎么回答都不好,但是我可以回答你,你所说的这件事情的确是不能容忍的,但是,你要记住,做任何事情都要在法律这个框架内进行,你身为我们通达市的副市长,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我们通达市的形象,所以,你这次事情做得有些过火了,而且,你口口声声说两个日本人意图非礼你的妹妹,你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吗,任何事情,都是要讲究证据的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