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绝不善罢甘休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1-28    作者:梦入洪荒

抓谁,柳擎宇,开什么玩笑,柳擎宇可是通达市的副市长。

就算是排位最后的副市长,就算不是主管公安系统的副市长,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副厅级的领导,自己一个小小的区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竟然让手下去抓副市长,这也太嘬死了吧。

这时,听到魏俊志接连说了两个抓字,他的几名手下顿时來了精神,其中四五个人立刻手中持枪对准了柳擎宇,快速向柳擎宇逼近,同时,四只银光闪闪的手铐全都亮了出來,其中一人大声喊道:“你,说你呢,立刻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听到沒有,不要在磨蹭了,否则我们可要开枪了,我们领导说了,必须要把你抓起來。”

听到手下这么竟然这么嚣张的向着柳擎宇喊叫。

柳擎宇毫不犹豫的双手举在头顶,却并沒有蹲下,只是那样静静的站着。

几名警察立刻飞快的冲了上來,直接把柳擎宇给拷上了,其中一个人还用手打了一下柳擎宇的后脑勺,怒声说道:“奶奶的,敢在我们领导面前这么嚣张,不想混了。”

魏俊志看到此处,吓得脸色苍白,接连喊了两个抓字之后,再次怒声吼道:“抓……抓不得,抓不得啊。”

“啊,抓不得。”这一下,他的那些手下们可是纳闷了,之前领导你不是接连说了两个抓吗,这不是表示必须要抓起來吗,怎么又抓不得呢。

众人立刻充满不解的看向魏俊志。

魏俊志立刻快步來到柳擎宇的身边,冲着一群手下大声说道:“快,立刻把手铐给柳副市长打开,快点,磨蹭什么。”

一边说着,魏俊志一边满脸陪笑着说道:“柳副市长,真的对不起您啊,我们看错人了,您可千万不要见怪啊,我相信您肯定不是和这些暴民一伙的。”

说话之间,魏俊志脸上带着几分奉承之意。

柳擎宇真的沒有想到,这个魏俊志翻脸比翻手还要快,不过,对于这种人,柳擎宇恰恰是最看不起的,他冷冷的说道:“我看手铐就不用摘了,因为那些人都是我的朋友,那两个日本我也揍了他们,连我们一起你都带走吧,我很想看看你打算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情。”

这一下,魏俊志可就头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房门再次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脸男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來,他的身后还跟着三名彪形大汉,一边往里冲一边大声喊道:“是谁打了我的儿子,你他妈的给我站出來。”

说话之间,这个男人站定身形,目光在房间内扫视了一圈,最终找到的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朱世祥,看到朱世祥那种凄惨的模样,顿时更加愤怒了,直接无视了在场那些警察,声嘶力竭的大声吼道:“是谁,到底是谁打了我的儿子。”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是我,怎么了。”

“是你。”黑脸男人目光充满怨毒的看向了柳擎宇,尤其是当他看到柳擎宇的双手已经被手铐给拷起來的时候,心中更加安定了,立刻大手一挥说道:“给我打,奶奶的,竟然敢打我朱月坡的儿子,真是找死。”

那三个人立刻快速向着柳擎宇冲了过去。

旁边一直站在柳擎宇身边陪着笑脸的魏俊志看到此处,立刻大声呵斥道:“全都给我住手,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我们通达市市政府的柳副市长,朱月坡,你吓吼什么,还不赶快让你的人给我住手。”

“什么,他是柳副市长。”听到这个名字,魏俊志顿时瞪大了眼睛,充满震惊的看向了柳擎宇。

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听到了自己所主管的东开发区刚刚划到了柳擎宇的名下,成为他所分管的业务领域,本來朱月坡还琢磨着明天找时间去柳擎宇那边去汇报一下工作,借此机会來摸摸柳擎宇的底呢,沒有想到,今天两人竟然会在这种场合下相遇。

尤其是当他看到柳擎宇竟然已经被戴上手铐的时候,心中对柳擎宇充满了不屑,心说你好歹也是一个副市长啊,竟然被下面的人把手铐给戴上了,真是太丢人了,一看就沒有什么能量。

所以,第一次见面,他就直接看不起柳擎宇了。

不过既然魏俊志给自己介绍了柳擎宇,他也不能不打招呼,比较好歹柳擎宇也是分管东开发区的副市长,他立刻笑着说道:“哎呦,柳副市长,您怎么跑这里來了,这里似乎不是您应该來的地方吧。”

魏俊志揶揄道。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我不能來,谁规定的,你不是也來了吗,为什么我就不能來呢。”

提到朱月坡來了,朱月坡的脸色顿时再次阴沉了下來,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副市长,我今天之所以过來是因为我听到我儿子朱世祥在陪同我们开发区的贵宾投资商在这边放松心情的时候,被人给打了,就连那些投资商也被人给打了,所以我不得不过來查看一下情况的,柳副市长,您可能不知道,我们东开发区最近工作成绩明显,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最终请來了两位來自日本大家族的两位重量级人物前來我们东开发区考察投资,现在正处于考察的最关键时刻,我们马上就要与对方签订巨额投资合同了,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出现意外的。”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那如果他们要是全部涉嫌违法行为呢,你打算怎么办。”

朱月坡毫不犹豫的说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儿子根本不可能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的,他是政府部门的公务人员,柳副市长,你这个帽子可是不能胡乱扣的啊。”

说话之间,朱月坡在语气上与之前的魏俊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他是东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虽然主管的是正处级单位,但是他可是享受副厅级待遇的,所以,和柳擎宇交谈的时候底气十足。

柳擎宇听到朱月坡这样说,淡淡的说道:“朱月坡同志,我认为,不管是你也好,我也好,我们都完全不能直接作出结论,但是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告诉魏俊志同志,现场这些人是我和我的朋友们打的,我们之所以打他们,是因为他们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把我们的朋友强行拉近他们的包间内意图非礼,正好被我们抓了个正着。”

说道这里,柳擎宇看向魏俊志说道:“魏副局长,我所说的就是整个事情的发展经过,当然了,你可以直接去KTV那边索要有关整个走廊内的监控视频情况,我郑重提醒你一下,最好不要试图在监控录像上搞鬼,据我所知,他们的监控录像设备在此之前是完好无损的。”

说完,柳擎宇看向程铁牛说道:“铁牛,你去陪同他们警方一起去拷贝一份监控录像回來,咱们虽然是当事人,但是也不能被人肆意陷害不是,魏副局长,这一点你不会反对吧。”

魏俊志绝对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面对柳擎宇这位副市长,他可不敢和对方顶撞,连忙点头说道:“好的好的,吴家豪,你和程铁牛一起去KTV的监控室内调取视频录像,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一等,我也得派个人过去,我也绝对不相信我儿子会做出那种事情出來。”说着,朱月坡大手一挥,立刻有个手下也跟了过去。

过了有差不多十多分钟的时间,程铁牛等人回來了。

不过此时,程铁牛的脸色显得十分淡定,而另外两个人脸色却沒有那么好看了,两个人分别把拷贝过了的资料交到了魏俊志和朱月坡的手中,随即在两人的耳边耳语了两句。

魏俊志和朱月坡听完之后,脸色全都变了。

他们谁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干出了这么荒唐的事情出來。

现在,监控录像已经被柳擎宇拿在手中了,他们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想对柳擎宇他们这些人动粗肯定是不行了,两个人沉思片刻,随后对视了一眼,最终由魏俊志出面,满脸尴尬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副市长,真是对不起啊,我们沒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这件事情的确是他们这些人做得不对,我因为我们错误的办案流程向您道歉,现在我立刻让人把手铐给您和您的这些朋友取下來。”

柳擎宇轻轻摇摇头:“魏俊志同志,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看这件事情,就算是我和我的兄弟们肯善罢甘休,那两个日本人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吧,我刚才可是看得了,他们可是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柳擎宇这样一说,魏俊志和朱月坡这才注意到,在沙发上,那两个被打得犹如猪头一般的日本人正双眼充满怨毒的看着他们这边,尤其是看着柳擎宇和刘小飞。

刚才,就是这两个人,几乎把他们打得沒有还手之力,还成了现在这种猪头三一般凄惨的样子,身为日本人,身为大投资商,他们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呢。

就在刚才,他们分别给通达市市长马伯通和市委书记雷泽林打过去了电话,对于通达市的社会治安情况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并对通达市的人暴打他们的情况表示了强烈的抗议,并且表示准备走外交途径來解决此事。

听到他们的投诉,雷泽林当场表示,会亲自会同马伯通赶到现场來处理此事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