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现场办公会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0-05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真的安全吗?”再次重新问了一句,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黄立江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绝对安全。”黄立海回答的时候,他的语气也有些低沉了,他已经意识到什么,从弟弟的语气他可以听得出来,弟弟应该是领悟了自己之前挂断他电话的真实含义,而且也指示那些打手们采取了行动,但是现在柳擎宇却没有事,这也就意味着那些打手们出事了。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那可是500多人的打手队伍啊,那些可都是南华市江河保安集团的精英啊,而且还有一个曾经的退役特种兵作为总教官带队,即便是柳擎宇再厉害,也根本干不过500人嘛?而且按理说就算是那些打手们败了,也得有人回来报信吧?但是现在竟然一个报信的都没有?这才是黄立海最为担心的。

“拆迁公司的事情要尽快解决,不要拖得太长了。”说万,黄立海挂断了电话。

黄立江听到哥哥斩钉截铁的语气便知道这件事情恐怕麻烦了,哥哥这是在暗示自己一定要尽快把相关主要的线索全部斩断啊。

想到此处,黄立江双眼之中杀机弥漫,起身开始安排起来。对他来说,天大地大,哥哥的指示最大,只有确保哥哥的安全,自己才能安全,自己才能继续过着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

随着黄立海、于正涛连夜乘车赶往瑞源县木桥镇嘉山村,瑞源县的整个县委班子全都手忙脚乱了起来。这一次,可是市委市政府两位大佬亲自过来,还是在嘉山村出了那么大事情的情况下,尤其是当他们通过手机或者其他通讯工具上网查看了一下之后,更是吓得脸色苍白,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嘉山村的事情竟然闹得如此沸沸扬扬的。

魏宏林这次是真的有些焦虑了。他本来以为凭借黄立江的实力,这种事情应该可以轻松搞定的,这才决定放任他为所欲为,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出现了偏差,所以,在让县委办主任宋晓军通知所有常委们立刻赶往嘉山村之后,他一边坐在车上,一边思考起赶到现场之后有可能面临的情形及应对之策。

对于宋晓军,他本来的计划是柳擎宇离开之后就立刻把他一脚给踢开的,但是当他刚刚想要对宋晓军下手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黄立海打来的电话,暗示他在宋晓军的事情上不要轻举妄动,说是省里有人打了招呼,说是宋晓军大有背景,能够不招惹就不要招惹。黄立海还说他会找机会把宋晓军调离瑞源县的。

魏宏林得到黄立海的通知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暂时容留宋晓军在县委办主任的位置上继续蹲着,而他则扶植了一个县委办副主任作为自己的亲信,基本上把宋晓军给架空了。

宋晓军倒也很是平静,对于现在的处境还算满意,平时该怎么上班还是怎么上班。

2个小时之后,瑞源县县委常委们早已经赶到了现场,黄立海和于正涛也已经赶到了。

时间已经是凌晨5点左右了,东方早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整个嘉山村已经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几乎整整一个晚上没有睡觉的村民大部分都回去补觉去了,只有少数的村民继续留下来整理着那些被强拆的民房,眼中写满了忧虑之色。打谷场上,到处都是散落的棒球棍和斑斑血迹。

所有人全都看着现场那杂乱的场面,心中全都惴惴不安,仅仅是那些几乎布满了全场的棒球棍便足以让他们心中不安了,更换可是那些东一块西一块的血迹,而不远处那些被强拆废墟中正在努力挖掘着被埋压财物的老百姓们看向他们这些当领导的眼神更让他们感觉到心虚。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眼神啊!

那眼神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尊敬,有的只是怨恨、不满、不屑甚至是厌恶!

这时,柳擎宇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看向黄立海说道:“黄书记,于市长,现场的情形你们都看到了吧?当时发生冲突的时候有严重你们应该能够想象出一二吧。现在,现场办公会就正式开始吧。在现场办公会召开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提供给各位,希望能够在现场办公会上讨论清楚。”

说道这里,柳擎宇冷冷的看了魏宏林一眼,直接拿出一份村民们交给他的补偿协议书和柳擎宇在任之时所拟定的那份补偿协议书同时递给了黄立海,随即大声说道:“黄书记,你看看,这两份协议书的内容为什么变动如此之大?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第二种补偿协议书的内容到底是谁拟定的?是谁提议和决策的?这些今天的会议上必须先弄清楚,因为之所以会发生今天这种严重的群体性事件,这份补充协议书的出台要承担重要责任,所以,启动对今天事件问责的第一个核心就是到底是谁让这份协议书出台的。”

黄立海接过两份协议书,仔细的看了一会,一边看他一边仔细沉思着对策。这两份协议书的内容他自然是清楚的,瑞源县方面在出台这两份协议书之前魏宏林是拿过去亲自让他看过的,他还曾经指出了协议书之中一些需要改动的地方。当然了,他自然绝对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的。他需要思考的是怎么样才能尽量为瑞源县方面开拓罪责。

而此刻,看到柳擎宇把两份协议书拿了出来,魏宏林的脸色显得极其难看,他知道,这是柳擎宇对他的一次报复。

所以,就在黄立海看协议书的时候,魏宏林不得不站了出来,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主任,不用追查了,我可以直接告诉你,这份协议书是我们瑞源县县委常委会上经过集体讨论之后最终出台的,是我们全体县委班子集体的决定。我们之所以出台这份新的决议是因为由于整个工地上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所以在补偿款上不得不进行压缩,而且你在任之时所制定的那份补偿协议的条件实在是太夸张了,大部分常委们都认为那份补偿协议不太合适,应该适当调整相关的补偿标准。”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魏宏林同志,既然说用钱的地方太多,那你告诉我,省出来的补偿协议你们到底用到了哪里去了?具体是哪个项目?”

魏宏林立刻摇摇头说道:“具体用到哪个项目我倒是不清楚,这个是由项目工程部那边统一调配协调的。”

柳擎宇脸色突然一沉,厉声说道:“不清楚?魏宏林同志,你这话说得不对劲吧?你应该对于此事非常清楚才是,我们纪委方面已经接到过瑞岳高速公路一些中标公司的举报,说是你们瑞源县方面采用行政干预的手段要求所有中标承建商把每家公司所负责路段中所有拆迁和基建工作全部交给南华市交通建设集团,魏宏林同志,这件事情你不应该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柳擎宇的话犹如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魏宏林的心头。

魏宏林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连这件事情都知道。

当初柳擎宇离开瑞源县他上任之后的地一件事情,就是为了还黄立海人情,采取行政手段,召集了几家瑞岳高速公路的中标公司,协调他们让出中标项目中的拆迁和基建部分项目,以外包的形式交给南华市交通建设集团去做。而南华市交通建设集团的董事长就是黄立江。

当时,有些公司不同意,甚至当场拍桌子立场,当时魏宏林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事后这些公司自己想要展开拆迁和基建工作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意外,尤其是拆迁工作,之前全都答应要拆迁的老百姓根本就不买账,钉子户到处都是,弄得那些外省的建设公司根本无法把工作展开下去,无奈之下,只能再次找到瑞源县方面,表示愿意让出拆迁和基建项目这部分利益。

然而,这个时候,南华市交通建设集团却不乐意了,他们表示接手这些工作可以,但是必须要按照之前项目预定资金的120%支付这部分工作的费用,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些中标公司为了能够顺利履行合同,建设好整个项目,也只能忍痛同意支付这笔费用。

这些事情,柳擎宇虽然一直身在青峰县,但是由于秦帅和程铁牛早就悄悄到了瑞源县,再加上宋晓军也一直呆在瑞源县,所以,瑞源县方面有什么事情柳擎宇全都掌握得清清楚楚。

此刻,魏宏林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宋晓军的身上,他认为这种事情恐怕只有宋晓军才能知道,柳擎宇要是知道的话,只能是宋晓军泄密的。

宋晓军对于魏宏林的目光充满了淡然,根本就没有在意。

“魏宏林同志,我想要知道,你们瑞源县方面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不遵守合同的约定,强行逼迫那些承建商让出拆迁和基建的项目呢?你们让所有承建商拿出120%的预定资金也就罢了,为什么在南华市交通建设集团拿到了那么多资金之后,却偏偏要在补偿金上大幅度减少呢?这一点,你必须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给我们省纪委一个交代!”柳擎宇看到魏宏林沉默了下来,立刻再一次用充满了强势的语气说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