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章 发威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10-02    作者:梦入洪荒

就是在纹身男这么一愣的功夫,两把银光闪闪的东西突然在空中犹如两道耀眼的闪电一般划过天际,随即柳擎宇的身体在原地消失,犹如一只迅捷的豹子一般,兔起鹘落,在2秒之内突然出现在纹身男的身边。

而此刻,纹身男的手腕上突然插上了两把银光闪闪的飞刀,剧痛之下,纹身男手中所握着的两把沙漠之鹰全都掉落在地上。

当柳擎宇出现在纹身男身边的同时,他的脚猛的对着地上的一把枪猛的一踩一踢,那把沙漠之鹰弹起落入柳擎宇的手中,与此同时,柳擎宇的另外一只手也已经直接掐住了纹身男的脖子,随即,拿着沙漠之鹰的那只手狠狠的顶在纹身男的太阳穴上。

整个过程就那么两三秒钟的时间,柳擎宇的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阻滞之处,等到纹身男醒悟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落入了柳擎宇的掌控之中,而此刻,他和柳擎宇的身后站着的全都是他的小弟们,这个时候,那些人也才刚刚反应过来,而此刻,柳擎宇已经控制着纹身男向着曹淑慧的方向走了过去,与此同时,他也提起了地上的那把沙漠之鹰向着曹淑慧的方向飞去,曹淑慧在空中一把接过了沙漠之鹰,两支枪的枪口同时对着了那些打手们。

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现场所有人的心脏都为之狠狠的收缩了一下,尤其是那些老百姓们,看到了纹身男手握上插着的那两把银光闪闪的飞刀处鲜血不断流淌下来的时候,有些人脸上露出了惊惧之色。不过更多的人却是用一种十分震惊的目光看着柳擎宇。

谁也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在电光石火之间突然出击将纹身男给制住了。

此刻,纹身男的脸色也表现出了震惊之色,他充满错愕的看向柳擎宇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可能把我制住呢?”

柳擎宇不屑一笑说道:“我是柳擎宇,前瑞源县的县委书记,现在的白云省省纪委第九监察室的主任。”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你一个当官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伸手,就是一般的特种兵到了我的面前也只有栽跟头的份,还有,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沙漠之鹰打完3盒子弹就会烫手呢?”纹身男问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问。

刚才他之所以这么快被柳擎宇给控制住,最大的原因就是在柳擎宇说出了这个现象之后他心中的瞬间走神,否则的话,如果他全神贯注的话,柳擎宇不可能有任何的机会的。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说实在的,你的能力如果放在一般的特种兵之中的确是十分出色的,而且看得出来,你以前应该也是当兵的,只不过你的武器知识和实战历练还是太少了,你所拿着的这两把沙漠之鹰虽然看起来和正版的沙漠之鹰完全一样,甚至连上面的编号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果是精通这种器械的高手看来,正版和高仿之间还是有着一些区别的,那就是持枪的感觉。”

此时此刻,纹身男不仅没有任何的惧意,反而接着问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问:“为什么这种枪会打完3盒子弹就烫手呢?”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因为枪体本身的材料不同,高仿版的沙漠之鹰为了能够与真枪在重量上完全一致,少添加了一些合金材料,这就导致枪体本身的性能与正版真枪有了区别,如果平时你打个几枪根本看不出来,但是如果是打得多了自然就会表现出来了。而且现在国际上很多走私到我们华夏的沙漠之鹰多是这种高仿版的,真正的真枪凭你的资历很难弄到。”

柳擎宇说完,纹身男双眼之中猛的狠狠收缩了一下,从柳擎宇的这番话中,他已经听出来了,柳擎宇这个人绝对是玩枪的行家,最为关键的是,这家伙很可能有着超多的实践经验,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了解这么多知识的,因为这些知识在报纸上包括网上都是看不到的。而柳擎宇这个曾经的县委书记,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触枪呢?

想到这里,纹身男再次问道:“柳擎宇,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你问的太多了,我现在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立刻让你的手下们放下手中的武器,并同时立刻停止拆迁机的拆迁行动,否则的话,我一枪崩了你!”

说话之间,柳擎宇手中的枪再次顶了一下纹身男的太阳穴。

纹身男脸色一变,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把注意力放回到今天的任务上来,他知道,今天自己的任务恐怕要失败了,想起那位手段狠辣的老板,纹身男心中就是一颤,自己的老妈可是在对方的手中呢,如果今天的任务失败的话,他真的担心老妈会出事啊!为了确保老妈的安全,他也只能赌一把了,他要赌柳擎宇不敢轻易对他开枪。

想到这里,纹身男立刻大声冲手下们喊道:“都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给我打,把这些人全部赶走,把这个村子给我拆了!快点,不用管我,他不敢对我开枪的!”

听到纹身男的话之后,他的那些手下们全都犹豫起来,平时纹身男训练他们的时候对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但是现在看到老大被对方给制住了,还用枪口顶着脑袋,他们担心自己万一要是动了,老大会有性命危险。

这时,看到手下们还在犹豫,纹身男愤怒的吼道:“于大伟,你还他妈的犹豫什么,立刻带着兄弟们给我上!完成任务,大家的奖金翻倍!完不成任务,扣除半年奖!”

听到纹身男的嘶吼,打手人群中一个人猛的举起手中的棒球棍大声喊道:“兄弟们,给我上!”

然而,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刚刚挥舞起棒球棍的那个于大伟右臂突然中枪,软哒哒的垂了下去,鲜血瞬间染红了肩头。

与此同时,第二声枪声响起,纹身男的大腿上顿时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一颗子弹从他大腿上穿过!

这一次,柳擎宇下手毫不留情!

这一下,全场寂静无声,柳擎宇冷冷的说道:“谁要是敢再轻举妄动,老子一枪崩了他!”

现场那些拿着棒球棍的打手们顿时全都犹豫起来,虽然蠢蠢欲动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在距离柳擎宇他们50米左右的地方,两辆拆迁机还在轰鸣着进行拆迁,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柳擎宇的怒喝声。

然而,柳擎宇却知道,对方刚才绝对是听到了,因为就在刚才,所有拆迁机可是暂时停止了响动的,现在这两小子竟然要假装不知道,真是找事。

柳擎宇猛的再次抬起了手枪,对准开着两辆拆迁机的工人车窗便分别开了一枪,吓得两人立刻连忙把拆迁机熄火了。

整个现场再次陷入到了一种僵持的局面。

从人数上看,纹身男一方拆迁队方面人数多达500人,但是由于纹身男被制住,在加上柳擎宇的强势出击,极大的震慑了对方,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而老百姓这边目前的情绪也全都稳定了下来,他们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又是整整20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整个现场依然一片死寂,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但是谁也不想现在就离开。双方还在僵持着。

此时此刻,柳擎宇的脸色显得异常阴沉。

因为从他打电话报警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50分钟了,但是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一辆警车赶到现场,要知道,距离嘉山村最近的木桥镇派出所距离嘉山村只有5分钟的车程,即便是从瑞源县县城出警车到这里,40分钟的时间也足够了,但是50分钟过去了,竟然还没有警察赶到,而瑞源县方面和木桥镇方面依然没有干部出面来解决此事。

这时,人群中已经有人开始拿出手机向外面报信了。

黄立江得知了现场的情况之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狠狠的把手机摔在地上怒声骂道:“我草,付志军,你真他奶奶的是个废物,竟然被柳擎宇给制住了,你还说自己有多牛逼呢,简直就是废物点心。”

怒骂过后,黄立江不得不抽出一根烟来狠狠的吸了一口,在卧室内走来走去的思考对策,因为他清楚,现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拆迁是很难继续下去了,但问题是如果现在就撤退的话他又实在不甘心,毕竟整个拆迁工作中嘉山村是重中之重,只要搞定了嘉山村,他相信今后的拆迁工作没有任何人任何村民敢于阻碍了,因为在瑞源县,嘉山村的老百姓是民风最为彪悍的,连嘉山村都抵抗不了强拆,谁还敢抵抗?

一时之间,黄立江犹豫不决。

想到此处,他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拨通了哥哥黄立海的电话,把情况跟黄立海说了一下,问道:“哥,你说嘉山村的情况现在该怎么办?”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