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争辩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9-13    作者:梦入洪荒

韩儒超笑着说道:“嗯,你说的这一点的确是有些问题的,就这一点柳擎宇在向我汇报的时候也曾经解释过,说这一次直接向我汇报是因为事情牵扯太大,担心告知太多的人容易造成泄密,所以只能越级直接向我进行汇报了,我也曾经就此事批评过柳擎宇,柳擎宇已经表示以后尽量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韩儒超这番话连消带打,轻松将王达飞的攻势化为乌有,同时还为柳擎宇进行开脱,回护之意溢于言表。

王达飞听完之后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他虽然听说韩儒超和柳擎宇关系不错,但是却没有想到韩儒超竟然对柳擎宇如此回护,这让他心中不爽。

想到此处,王达飞沉声说道:“韩书记,现在柳擎宇和他的第九监察室基本上已经没事可做了,我看可以让他们各自回去了吧?”王达飞很明智的转移了话题,他不可能在这种小事上和韩儒超进行叫板,那样做太不明智了。

韩儒超淡淡的说道:“我之前之所以没有给第九监察室安排任务,是因为他们第九监察室在这段时间向东市执行任务期间,经历了太多的危机,工作得特别辛苦,从来没有休息过一天,这次算是给他们一些修正的时间。现在,他们已经休整了差不多有一个星期了,现在应该已经精力十分充沛了,战意也比较昂扬,所以这个时候是时候再次让第九监察室再次展开巡视了。我相信这一点在座各位都应该十分清楚,第九监察室虽然是临时组建的,但是第九监察室效率之高、办案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这一点,省纪委第一到第九监察室没有一个可以和第九监察室相比。没有任何一个监察室像第九监察室这样刚一出手就办了向东市那样的大案要案,我们纪委虽然是监督部门,但是我们也需要进行考核的,如果一个监察室接连几个月不出成绩,这样的监察室要留之何用?”

说道这里,韩儒超脸色凝重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我马上省纪委9个监察室全部都放出去,针对各自的业务领域展开巡视,最终进行季度评比,同时交叉巡视,凡是在两轮巡视也就是两个季度巡视的时候,最终考核积分排名最后者,直接免去各个监察室一二把手的职务,由工作成绩突出者递补,我们省纪委的工作效率必须要提高起来,我们针对全省各地的纪律监察工作必须要抓起来!绝对不能得过且过,那样是对我们人民不负责任,同时也对不起自己的官职和工资!

同时,我认为之前我们省纪委8个监察室虽然也都有一些成绩,但是相对来说还是不很理想,甚至有一潭死水的味道,所以,我们需要在这一潭死水中放入一条鳗鱼,主动制造鳗鱼效应,而这条鳗鱼就是第九监察室,鉴于第九监察室在向东市一案中的突出表现,从现在开始,第九监察室不设任何监察范围约束,可以针对全省各个地市、各个单位进行巡视,如果第九监察室在哪个监察室主管的区域内发现了大案、要案,甚至是窝案,而这个区域的监察室对于这些窝案没有进行过上报备案或者进行过调查,没有掌握相关的资料,那么这个监察室的一二把手同时将会被免职!”

王达飞一听,顿时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韩儒超竟然给了第九监察室这么大的权力,这也太夸张了!而且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这一点,在他上任之初他的老领导关志明就曾经对他说过,坚决不能让韩儒超在省纪委里面搞一言堂,哪怕他是省委常委、省纪委的一把手,他王达飞身为二把手也必须要在必要的时候表现出一个二把手应该有的胆气和魄力,一定要敢于和一把手掰手腕,只要他理由合理,目标明确,那么老领导就是他最为坚强的后盾!

所以,王达飞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立刻大声说道:“韩书记,我认为你的这个提议有些过分了!不管柳擎宇他们这个第九监察室到底做出了什么成绩,但是他们到达我们省纪委的时间毕竟尚短,对于我们省纪委的办案流程都未必掌握清楚明白,这个时候却给他们这么重大的任务,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而且这样反而容易让他们整个巡视小组滋生腐败心里,而且一旦他们之中发生了腐败,就缺乏有效的监管,容易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的损失,所以,我认为绝对不能给他们这么大的权力!”

王达飞态度坚决、语气果决,毫不犹豫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等王达飞说完之后,省纪委副书记胡海燕也表达了坚决反对的意思!

看到这里,韩儒超不由得一皱眉头。

因为他非常清楚王达飞和胡海燕的背景,这王达飞是关志明的人,而胡海燕则是省长的嫡系人马,两个人在省纪委内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代表他们背后之人的意思!虽然韩儒超内心深处并不惧怕这两人,但是身为常委,他并不愿意和这两人发生正面冲突,毕竟纪委的工作很多时候也是需要省长和省委副书记支持的。

所以,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韩儒超淡淡的说道:“好,既然王达飞同志和胡海燕同志都反对这个意见,看来这个提议还是有些地方需要商榷的,那这样吧,我们采取直接分配任务的方式来展开工作吧!下一步由第九巡视组直接进驻南华市对南华市展开巡视,柳擎宇同志本身是从南华市出来的,所以对南华市的情况比较熟悉,由他亲自带队对南华市展开巡视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韩儒超刚刚说完,王达飞又说道:“韩书记,我认为这恐怕不妥吧?柳擎宇虽然是从南华市出来的,但是他是在南华市犯了错误被南华市方面进行处罚过的,如果现在让柳擎宇去南华市进行巡视,柳擎宇会不会借机进行报复南华市的那些人呢?按理说,我们应该采取避嫌的原则,让柳擎宇和第九监察室去其他地市巡视!”

王达飞刚刚说完,就见韩儒超的脸色刷的一下阴沉了下来。

韩儒超这次真的有些怒了!在他看来,这个王达飞真的太不识抬举了!他以为自己之前在巡视权力上进行退让是因为他吗?现在竟然得寸进尺对自己的工作安排指手画脚起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韩儒超直接冷冷的说道:“王达飞同志,你应该好好的学习一下省纪委的相关文件和条例了,如果照你这样说,省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沈磊、省纪委第二监察室主任朱洪明、省纪委第三监察室主任王宁还有好几名监察室主任的巡视范围都要进行调整了,而且每个监察室都有来自各个地市的人,难道这些人员也要进行调整吗?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王达飞同志,我想请你记住,所谓的避嫌原则要避嫌的是和相关工作人员有亲属关系的人!柳擎宇在南华市和任何人有亲属关系嘛?没有吧!所以,避嫌原则在这里是不适用的!而且纪委内任何条例上都没有规定从某地出来的官员就不能去某市去巡视,如果按照你的逻辑思维方式,某人从某市升迁出来的,那么他肯定会和该市的某些领导关系不错,那么他也应该避嫌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们省纪委的工作根本就无法展开了!

王达飞同志,我希望你能够从省纪委工作的大局出发,站在一个真正属于省纪委第一副书记的位置去客观看待问题,不要凭借主观臆断随意指点江山,咱们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是省纪委!是一个严肃、认真的地方!任何人说任何话之前都要深思熟虑,都要对其所讲的话负责任!不要贻笑大方!”

韩儒超说完,王达飞的脸色一下子铁青了起来。他听出来了,韩儒超语气中充满了对自己的强烈不满,这一次说话的语气也十分强硬,批评的味道十分浓郁。这一下子,胡海燕本来还想要在接着关志明的意思往下说呢,看到王达飞被韩儒超批评得体无完肤,一下子就蔫了!

韩儒超发火了!谁敢直掠其锋!

没有人敢!这位可是当代的铁面包公!

被韩儒超这么一顿申斥,王达飞有些发热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这次的确有些得意忘形了,眼珠一转,立刻说道:“韩书记,您说的没错,我刚才的确说话有些考虑不周,柳擎宇去南华市巡视我不反对,不过您之前也说过,其他八个巡视组应该继续从事自己职权范围内的巡视,这一点没错吧?”

韩儒超内心冷笑了一声,他知道,这小子在给自己设套了。

不过韩儒超的脸上却是很平静,淡淡的说道:“没错。”

王达飞说道:“嗯,那是不是意味着柳擎宇为主的第九巡视组和朱洪明为主的第二巡视组要同时去巡视南华市呢?他们同时去会不会反而对于巡视大局不利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