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 姜太公钓鱼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8-31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笑着说道:“这个得看沈弘文的表现了。”

说话之间,柳擎宇的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无奈和苦涩。

很多人,都活得十分现实,每个人都要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努力!有的人甚至可以为了生存和金钱、地位、权势,出卖自己的良知和尊严!

沈弘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20分钟之后,沈弘文出现在1218房间门口敲响了房门,柳擎宇走过去打开房门,笑着说道:“弘文啊,赶快进来。”

沈弘文迈步走进房门,随手关上,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擎宇啊,我这次来是纪相奎副校长逼着我过来说服你回学校的,我是当着他的面拨通你的电话的,然后我就过来了,不过你放心啊,我可不是来做说客的,我只是在他面前装装样子,跟他有个交代,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来和你叙旧的,同时劝你千万不要再回去上课了。

说实在的,省委党校的课除了周教授的课以外,我认为比较有价值的不多。而且我还听说,这次好像是省委组织部的秦部长在开会表扬你的时候,听说你被省委党校开除了的消息,显得十分不高兴。我估计纪相奎找我劝你回去应该和这个有关系。”

沈弘文开门见山的一番话,直接将柳擎宇心中对沈弘文的种种猜忌全都放掉了,很显然,沈弘文此人的确够朋友,够真诚。这些事情,即便是他不说柳擎宇心中也明白,但是他说了,表明此人的确是一个有魄力有担当的人。

柳擎宇笑着说道:“好,弘文,你的确是一个猛人啊,够朋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这位朋友,他是秦帅,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好兄弟。”

说完,柳擎宇又对秦帅说道:“秦帅,这位是我在省委党校的室友,也是难友沈弘文。”

秦帅和沈弘文握了握手,直到此刻,沈弘文这才发现,原来人家柳擎宇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的把自己看成是朋友。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这个柳擎宇绝对不是普通人,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他应该早就猜出了自己过来的真实意图,恐怕有考究自己的意图在里面。

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柳擎宇,省委党校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柳擎宇笑着说道:“诚如你所说,我是绝对不可能再回去了,刚才我一直在和秦帅探讨这个问题,秦帅给我的建议是姜太公钓鱼,默默的等待!我基本同意这个建议。”

沈弘文轻轻点点头,看向秦帅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和钦佩之色,他本来也给柳擎宇准备了一个建议,他的建议也是等待。如此看来,这个秦帅还真不是一般人啊。

初次见面,他不适宜和秦帅深谈,不过他还是使劲的点点头说道:“这个主意非常好,现在省里的局势错综复杂,瞬息万变,最终走向何方犹未可知,尤其是最近传出了一直沉寂的前省委曾书记可能会有新的工作前去任职的消息,所以我认为,曾书记到底去哪里任职,对于咱们白云省的局势还是有着深刻影响力的。”

沈弘文这番话说完,秦帅的眼神中也闪出了惊艳之色。看向沈弘文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欣赏,他之所以给柳擎宇提出等待的建议,也是基于对目前白云省局势的分析,而其中秦猛的履新和曾鸿涛将要重新出仕的消息则是对白云省大局影响深远。他没有想到,这个沈弘文不过是一个副处级干部竟然也能够有如此眼光,如此看来,此人的确很有政治头脑,最为关键的是,他愿意把他的想法与柳擎宇一起分享。

柳擎宇自然也不是傻瓜,听沈弘文这样说,便知道沈弘文是真真正正的为自己着想了,看来,这个难友还真是不错的朋友。

想到此处,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说道:“嗯,是啊,目前白云省局势的确有些扑朔迷离,我只需要默默的等待就好了,至于省委党校那边,我不去反而比去了要好,现在明显有人一直在背后想要搞我,去了省委党校反而容易被那些人抓住机会针对我,现在我直接赋闲在家,谁还能把我怎么样?”

说道这里,柳擎宇又补充了一句:“据我所知,秦部长是一个为官刚正不阿,做事谨慎认真杀伐果断之人,我想这一次,有党校领导们操心的事情了。省委党校,真的不应该成为斗争我舞台,而是真真正正的成为为学员们服务、为学员们好好充电的地方。”

听到柳擎宇的话之后,沈弘文心中就是一动。柳擎宇这番话看起来平淡,但是却蕴含深意,他后面的话明显充满了对省委党校领导们的不满,而他前面的这句话乍一听却显得有些突兀,柳擎宇身为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如何能够知道秦部长的性格的呢?是听别人说的还是知道的?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沈弘文并没有多想,和柳擎宇聊了一些党校同学们对柳擎宇的想念和去世之后便离开了。

等沈弘文离开之后,秦帅笑着说道:“柳老大,看来你又遇到一个人才啊,这个沈弘文我看很有性格。”

柳擎宇笑着说道:“是啊,此人的确是一个人才,而且很有眼光,最关键的是人品正,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是可以扶他一把。”

沈弘文回去之后,立刻告诉纪相奎,说自己好说歹说柳擎宇就是不肯回党校学习,纪相奎也只能无奈的让沈弘文回去了。他也清楚,柳擎宇连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张河强的面子都不给,更何况是沈弘文呢,他让沈弘文出马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

就在柳擎宇被开除之后的第二天,省委组织部那边便有风声传了出来,说是省委组织部正在物色一名某地常务副市长的人选,张河强已经被列入了考察对象范围。

张河强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又惊又喜又担心。他惊得是没有想到自己会入选,喜的是一旦自己能够到地方执政,一下子就当上常务副市长的话,前途看好,担心的是这次风声放出来的时间有些不太对劲,按理说这个时候秦猛应该对自己十分不爽才对,为什么要偏偏对自己进行考察呢?会不会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呢?

第三天,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的一名处长带着3名工作人员来到了省委党校,分别和省委党校的几名副校长、各个处室的副主任进行谈话,包括张河强也被进行了约谈。

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的人在省委党校待了整整一天,约谈了十几个人,一直忙到下午5点多才离开,对于张河强请他们吃饭的意思也直接拒绝了。

随后,张河强心中便犹如长了草一般,焦虑不安却又充满期待的等待着。

此时,白云省省委书记办公室内。

省委书记谭正浩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正在听取其秘书杨天庆向他汇报近期的工作动态。在汇报完了所有正常工作之后,杨天庆向谭正浩说道:“谭书记,我刚刚得到一个消息,今天省委组织部对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张河强进行了考察。而前两天,省委组织部秦部长在会议上曾经提到过省委党校。”

杨天庆并没有多说任何信息,但是却把他的想法告诉了谭正浩。他这是在暗示谭正浩,这一次省委组织部对张河强的考察可能存在着一些疑点。

谭正浩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如此看来,这位秦部长还真是一个铁腕之人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张河强要倒霉了。”

秘书杨天庆一愣,他想不明白谭正浩这话是从哪里得出来的。

这时,谭正浩又笑着说道:“虽然我不喜欢柳擎宇的做事风格,但是我对柳擎宇的才华却十分欣赏,而柳擎宇也绝对是一个可堪重用之人,曾鸿涛敢用他,我自然也敢用他,当初柳擎宇被调到省委党校去学习,我之所以没有去干涉,是想要借此机会敲打一下柳擎宇,让他以后做事的时候收敛一下张扬的性格,我本来打算等他省委党校毕业之后给他一个副市长去干干呢,却没有想到,有些人竟然借此机会对柳擎宇打击报复,意图毁去柳擎宇的仕途前程,这样的人真的是非常可恶啊!非常可恶!”说话之间,谭正浩的语气严肃了很多,脸色也显得十分难看。

这一下,杨天庆再次一愣,他本来以为谭正浩非常不喜欢柳擎宇,打算压制一下柳擎宇呢,没有想到,谭正浩竟然想要柳擎宇去干一任副市长。

这时,似乎看出了杨天庆心中的不解,谭正浩笑着说道:“小杨啊,你是我从外省直接带过来的秘书,所以,有些事我得点拨你一下,你要记住,身为大领导,你的眼界、心胸、格局千万不能小家子气,尤其是对于像柳擎宇这种真真正正能够干事的人,必须要重视,像他这种,可以借用一些机会磨练磨练他的心性,但是,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该重用还是要重用,因为柳擎宇这种人是真真正正能够干事的人,任何一名官员要想取得成绩,都绝对离不开像他这种人,这也是为什么柳擎宇那么能够惹事,曾鸿涛却一直为他撑腰重用他的根本原因!”

杨天庆再次愕然,直到此刻,他才有些明白,为什么谭正浩能够做到如今这种位置,手段、心胸一样都不能少。尤其是心胸,必须要豁达。杨天庆心中暗道:“看来,这一次,的确有人要倒霉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