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观点之争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8-26    作者:梦入洪荒

关志明真正不满的并不是柳擎宇之前的这些话,因为他之前这些话就是用来给柳擎宇出难题看他如何化解的,柳擎宇能够巧妙机智的化解了自己的攻势,关志明还是比较欣赏柳擎宇的。

真正让关志明不满的却是柳擎宇后面这半段话。

从柳擎宇的这后半段话看来,柳擎宇对于被调整岗位本身其实还是有着相当大的怨气的,当然,他也已经表示自己已经认可了这个结局,但是,柳擎宇却明确表明了一种态度,那就是一旦三省交通枢纽项目不符合柳擎宇心中的要求,那么柳擎宇很有可能会拼死去进行反击,这句话才是关志明最为关注的。

到了关志明这种级别,很多人很多事已经无法在引起他的真正关注了,但是柳擎宇却是个例外,虽然关志明还并不清楚柳擎宇的真实身份,但是关志从柳擎宇到了白云省后一系列的动作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柳擎宇这个人真的是胆大包天,无所顾忌,甚至是对于官位本身都根本不在乎,他似乎天生就是一个想要做事的人,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是很有背景的一个人,但是他的背景却很难把握,很多时候,他想要去调查柳擎宇的身份,却时不时的在关键时刻被人给化解掉。

以关志明的敏感自然不会再继续进行调查了,以免惹祸上身。

在全场安静了足足有20多秒钟之后,众人这才在关志明的带领下,稀稀落落的鼓起掌来。

等柳擎宇讲完,开学典礼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关志明兴致不高的离开了省委党校,返回省委,回去之后,他第一时间来到了省委书记谭正浩的办公室内,把今天省委党校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向谭正浩进行了汇报,尤其是提到了柳擎宇在三省枢纽项目上的态度。

谭正浩听完之后,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平静,只是淡淡的说道了一句:“不在其位,谁能谋其政?谁敢谋其政?”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将谭正浩内心深处的强硬展露无遗。

关志明听谭正浩这样说,心中就暗暗的笑了:“柳擎宇啊柳擎宇,你一个小小的正处级怎么可能在我们白云省掀起水花呢?”

对于关志明来说,柳擎宇的级别和他相差太过于悬殊,虽然柳擎宇在开学典礼上表现了一定的战斗力,不过这点战斗力对于关志明来说,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再加上他又在谭正浩面前给柳擎宇上了一点眼药,他相信,柳擎宇今后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白云省再有崛起之日了。

对于这一点他还是有着深深的自信的。

当天下午2点半,省委党校第一堂课正式开始。

负责这堂课的是省委党校老资格的哲学教授冯梦辉,冯教授教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理论,这第一堂课,冯教授结合当前华夏的国情,重点解析了***思想理论对于当下国家经济建设、党的建设的重要指导意义。

柳擎宇听完冯教授的这堂课之后,感觉收获非常大,冯教授的讲解不仅深入浅出,最为关键的是与现实社会结合得十分紧密,冯教授的很多观点都有独到之处,而恰恰是这些独到之处,恰恰是柳擎宇在大学里根本没有学到、在实际工作中也根本没有遇到和想到的。

听了这堂课之后,柳擎宇不得不深深的感叹——党校真的是藏龙卧虎啊!

第二天上午9点,柳擎宇到达党校的第二堂课正式开始。

今天负责讲解的教授也是党校另外一个老资格的经济学教授——田毅超。

田教授讲得是有关垄断的专题,首先,田教授以一种十分明确的态度、十分公式化的解释阐述了垄断产生的原因和发展以最终的走向。

等讲到这里之后,田教授话题一转,沉声说道:“目前,世界各国都在针对所谓的垄断进行打击,尤其是我们华夏方面,最近也开始针对外企在我们华夏的垄断行为展开了调查,针对这个话题,我们大家可以自由讨论。

首先呢,我先说一下我的观点,我认为,反垄断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把反垄断行为进行得太过于猛烈、太过于激进,应该循序渐进,就比如说我们目前正在积极展开的针对汽车领域的反垄断调查,我认为太过于激进了,这样做简直是在自掘坟墓,照这个样子调查下去,早晚我们的行为会触怒外企,最终导致外企对我们国家政策前后的不一致性产生质疑,并且影响到外资企业对我们华夏的投资。

当然了,我的观点只代表我的个人观点,大家有不同意见都可以提。”

田教授话音落下,立刻有几个人对田教授的观点纷纷表示赞同,他们的观点基本上大同小异,认为动作太过于激进。

柳擎宇听到这些人喋喋不休的观点之后,直接站起身来,大声说道:“我对田教授的观点不敢苟同,我认为我们现在采取的反垄断调查是非常合适的,是非常及时,我甚至认为我们现在才采取行动都有些晚了。

田教授,我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外国的企业进入我们华夏之后的销售价格比同款车型在外国要高出三四部甚至五六倍之多,身为经济学教授,难道你认为这个现象合理吗?

外资企业在我们华夏的汽车零配件与整车的比例高达10:1甚至是20:1,田教授,难道你认为这种现象合理吗?

同样一款750毫升的洗头水,在我们华夏生产要卖到七八十元,但是在美国只有三四美元,田教授,身为经济学教授,你认为这种现象合理吗?我不知道你懂不懂得成本学分析,根据我的了解,一款750毫升的洗发水的正常成本的价格不超过5元,就算是加上广告成本也不过七八元最多也就是10元,这样的一款洗发水在美国只卖三四美元也就是20元人民币,这还是因为美国的人力资源成本比较高,但是为什么在我们华夏低廉的人工成本和物资成本的情况下,反而在我们华夏的销售价格比美国还要高出好几倍呢?难道这样畸形的价格合理吗?”

接连问完几个问题之后,柳擎宇目光直接与田教授对视着。

田教授听到柳擎宇这一连串的问题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答案当然是不合理的,但是柳擎宇同志,这毋庸置疑。”田教授十分狡猾的回答道。

随后,田教授又说道:“虽然价格本身是不合理的,但是考虑到我们华夏目前的通货膨胀,考虑到我们华夏目前的市场竞争成本、渠道成本等因素,其实这样的价格是可以接受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们华夏有我们自己的国情,比如说同样一款洗发水,在我们华夏的渠道成本很多,而且考虑到我们华夏实行的是分级分销的制度,每一层都会扣留一部分的利润,所以,最终到达终端的价格也是相对来说比较合理的。而且这种多级分销的制度极大的丰富了我们的就业岗位、让更多的人在这里面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所以,这种价格虽然不合理,但是确有其合理性。”

柳擎宇冷冷一笑:“田教授,你在偷换概念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做过市场调查,就算是考虑到各级分销制度,在日化领域,其各级净销售所有扣留的利润加在一起恐怕也不会超过成本价格的一倍,也就说,流通渠道成本也就是10元左右,就算是考虑到这种国情,一款洗发水的销售价格也不应该超过30元到40元,这样已经是相当高的利润了,但是,实际情况却是目前其价格已经高达七八十元,就算是促销的时候也才五六十元,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其根源在于外资企业对于整个市场垄断地位造成的。

正是由于日化行业、汽车行业中,外资企业占据绝对垄断性地位,他们由此也掌握了整个市场的定价权,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的话,最近五年来,洗发水的价格从每瓶30元左右涨到了六七十元左右,其价格增长速度之高在国际上绝对是十分罕见的。难道你不认为,这种畸形的价格已经在很多领域引起了连锁反应吗?”

说道这里,柳擎宇顿了一下,接着声音沉痛的说道:“田教授,你可知道,现在面粉是多少钱一斤吗?才一块多点,但是方便面呢?桶装方便面的价格已经高达3块8毛钱甚至是4块多钱,而其重量却只有七八十克,而且,这方便面还不是纯正的面粉做成的,里面添加了明胶、黄原胶、阿拉伯胶等各种各样的添加剂以及玉米淀粉等东西,为什么要添加这么多的添加剂?

说白了还不是厂家为了降低成本吗?80克的方便面面饼里面恐怕含有的实际面粉数量恐怕能够有50克老百姓就要谢天谢地了,那么综合下来一块80克的方便面成本有多少呢?我不想去具体的算,但是我要说的是,一桶售价4块钱的方便面的成本低得可怜,利润率却高的吓人?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其垄断的地位?还不是因为小日本在控股……”

田教授闻言,立刻大声打断了柳擎宇的话:“柳擎宇,你简直是在胡说八道,你没有看到目前两大方便面巨头正在掐架吗?甚至是掐的你死我活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