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招标权之争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8-09    作者:梦入洪荒

孙旭阳笑道:“老方啊,你问出这个问題说明你沒有仔细研究柳擎宇的为官履历,沒有进行过详细的调查,如果你仔细调查过就会知道,柳擎宇此人是一个为官风格十分强势之人,他在用人上也十分有自己的特点,和我们很多官场中人不同,很多官员用人的时候总是喜欢用自己的人,哪怕是能力差一点,只要听话忠心就成,但是柳擎宇却并不是这样,他喜欢用有能力的官员,只要你能够干事,哪怕不是他这个阵营的,哪怕有一些缺点,他也会用你的。”

方宝荣皱着眉头问道:“难道柳擎宇不担心会失去控制吗。”

孙旭阳笑着摇摇头:“不会,因为柳擎宇此人极度自信,而且他的掌控能力也的确非常强,这一点从柳擎宇到任之后接连做出的几件事情就可以看得出來,不管是清理瑞源县县城的环境卫生也好、清理瑞源河也罢、农贸会也好,这些事情柳擎宇已经将他的掌控能力展现得淋漓尽致,我们瑞源县那么多任领导都搞不定的事情柳擎宇轻视就搞定了。

而最让我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竟然筹集到了瑞岳高速公路项目建设的足够的资金,这一点恐怕整个南华市沒有人可以做到,但是柳擎宇却做到了,这一次,恐怕黄市长想要通过资金问題把瑞岳高速公路项目建设主导权抓到手里的计划算是落空了。”

方宝荣点点头:“是啊,黄市长给了5天时间,柳擎宇用了3天时间就搞定了,黄市长肯定后悔死了。”

孙旭阳笑着说道:“是啊,他现在肯定非常后悔,其实呢,你们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柳擎宇到任之后虽然接二连三的出手,但是实际上,他还真的沒有对人事进行大的调整,我估计着这一点魏宏林肯定也早就看到了,他肯定特别纳闷,甚至连黄市长都很纳闷。”

副县长周服山说道:“孙书记,为什么柳擎宇不早点进行调整呢。”

孙旭阳道:“因为柳擎宇认为时机不到,他刚到的时候,在瑞源县几乎沒有可用之人,对瑞源县的形势不熟悉,所以他不敢轻易调整,以免最终作茧自缚,毕竟,这种大范围的人事调整一个县委书记上任之后进行一次就足够了,否则的话,就会被上级领导认为沒有能力。

现在情况却不同了,经过近半年的熟悉情况,柳擎宇已经初步在瑞源县建立起了以县委办主任宋晓军为核心的班底,如果你们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柳擎宇手中的这批核心班底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几乎每一个全都是精英,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他,你们想想看,挂职副县长程正茂以前有谁注意过,沒有吧。

但是,柳擎宇却敢把很多重要的工作交给他去做,这一次更是把招标工作交给了周服山和程正茂,这一点充分说明柳擎宇对程正茂的信任,程正茂这个人虽然平时特别低调,但是其实,他是一个能力超强之人,而且能够下來挂职肯定也有着一定的背景,最为关键的是,哪怕是挂职副县长,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取得一些政绩,而不是庸碌无为,魏宏林对他的压制、柳擎宇对他的重用恰好形成鲜明的对比,而且在这种情况之下,根本就不用说,程正茂肯定会毫无疑问的导向柳擎宇的阵营,再加上一个即将退休的鲁元华也站在柳擎宇的那边,即便魏宏林是县长,但是整个县长办公会上,有4人已经不受魏宏林掌控,你们说,魏宏林的日子会好过吗。

而且身为县长,他有1个最重要的权力,那就是财权,但是咱们瑞源县的财政收入那么少,就算掌握财权又如何,人家柳擎宇随便操作起來的这个瑞岳高速公路项目就有50个亿的资金,谁负责这个项目,谁手中的权力也都是相当惊人的,谁不眼红啊。”

听到这里,方宝荣突然醒悟道:“由于沒有办法掌控瑞岳高速公路项目,魏宏林的权威将会进一步被削弱,而这个时候,正是柳擎宇进行大范围人事调整的最佳时机,通过这次人事大调整,恐怕以后魏宏林这个县长真正掌握的实权将会越來越少了,高明,真是高明啊,柳擎宇不过才25岁啊,就有这种心机,太厉害了。”

孙旭阳苦笑着说道:“是啊,如果沒有两把刷子,他也不敢跟黄市长进行叫板啊,放眼整个南华市,敢跟黄市长叫板的除了戴书记之外,也就只有柳擎宇了。”

这时,周服山突然问道:“孙书记,柳擎宇已经让我参与到招标领导小组里面去了,以后我该怎么做呢。”

孙旭阳笑着说道:“其实,跟着柳擎宇的人一起做事,你只要记住一点就行了,,一心为公,公平公正,只要你不做损公肥私的事情,柳擎宇是绝对不会动你的,因为你是我的人,柳擎宇必须要顾忌到我的面子,因为沒有我的支持,他在常委会上的日子也不好过,而于柳擎宇合作,我们阵营可以获得很多的好处。”

方宝荣说道:“那和魏宏林合作呢,我们难道获得不了好处吗。”

孙旭阳道:“和魏宏林合作虽然我们也可以获得好处,但是无异于与虎谋皮,其危险性比较大,最关键的是,魏宏林那个人做事情私心重,万一合作出现失误的话,一旦将來魏宏林要是被查的话,会有很多人被牵连进去,所以,我们要想在官场上走得更远,我们必须要和魏宏林这种人离得远一点,和魏宏林可以谋取利益,但是和柳擎宇合作却可以获得政绩。

最为关键的是,和柳擎宇合作可以为老百姓做事,既然有这么多好处,为什么不选择柳擎宇呢,身为官员,我们可以自己能力差一些,这沒有关系,但是必须要有眼光,要懂得审时度势,要懂得看人,要懂得选择最为正确的合作伙伴,那样的话,我们距离成功就不远了。”

听到孙旭阳这样说,周服山使劲的点点头,他非常庆幸,自己是和孙旭阳站在一个阵营的,周服山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也是明白很多官场上规则的,现在,随着国家反腐力度越來越强,那些平时看起來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贪官污吏们,早晚都会倒在国家利剑之下。

这时,方宝荣突然说道:“孙书记,你说这个瑞岳高速公路项目咱们瑞源县真的能够主导的了吗,这么大的一块肥肉,我感觉市里肯定不会放弃的。”

孙旭阳点点头说道:“那是肯定的,你看着吧,后面市里肯定还会在继续出手呢,接下來,就是看柳擎宇怎么应对了。”

孙旭阳的分析完全正确。

第二天上午上班之后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宋晓军便脸带愤怒的走进了柳擎宇的办公室内。

“柳书记,我刚才和省招标办联系了一下,想要就我们瑞源县瑞岳高速公路项目在省招标网进行公示招标,但是省招标办的人告诉我,说是这件事情市交通局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说是这个项目市交通局正在进行进行筹划并制定相关的招标文件内容,说是过两天才公示招标,而且招标联系人也是市交通局而不是我们瑞源县。”

听到这个信息,柳擎宇的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來,柳擎宇万万沒有想到,市交通局竟然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在招投标的关键时刻出手,这一招可够阴险的,虽然高速公路项目的主导权在瑞源县手中,但是招投标却是整个项目中最为核心的环节之一,通过这个环节,可以确定项目承建商,如果这个环节掌控不好,很有可能导致整个项目的质量失控,到时候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而且恰恰是招标这个环节最容易产生腐败,尤其是在招标文件中对投标者条件的设定上,可以说猫腻非常多。

所以,柳擎宇是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染指这个核心环节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市交通局局长郭增杰的电话:“郭局长,我是柳擎宇,我听说你们市交通局正在起草有关瑞岳高速公路的招标文件。”

郭增杰笑着点头说道:“是啊,柳擎宇同志,你可千万不要多心啊,市局主要是考虑到你们县交通局和县里在高速公路项目的操作上缺乏经验,再加上市里对这个项目高度重视,说是这个项目的主导权由你们瑞源县來主导沒有问題,但是招投标环节必须要我们市交通局來进行把关才行,一定要选择那些经验丰富的大公司來承建这个项目。

说实在的,我真的不想参与这个项目,但是市里的指示我又不敢不听,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先制定一些招标文件了,你放心吧,这招标文件制定完之后,肯定要给你们瑞源县方面先过目的,我们必须要在招投标这个环节坚决杜绝一切腐败行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