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激烈竞争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8-04    作者:梦入洪荒

肖强的儿子肖天龙身材瘦高,长得比较帅气,相貌上完全继承他老爸和老妈的优点,在性格上也和肖强多有相似之处,不过和肖强的嚣张不同,肖天龙这小子为人十分低调,把阴险装在腹内,逢人便是三分笑,被圈内人成为笑面虎。

徐哲的儿子徐爱国和肖天龙气质看起來截然相反,肖天龙看起來便透露出一丝成熟的气息,然而徐爱国却长得虎头虎脑,看起來憨厚可爱,再加上一张看起來稚气还沒有脱尽的娃娃脸,这小子属于标准的小正太,不过他做起事情來却十分高调,嗓门特别大,外人看起來也沒有啥心机,但是呢,只有熟悉徐爱国的柳擎宇、肖天龙、刘小胖他们这些兄弟才知道,这家伙比三国时的司马懿还阴险,最善于扮猪吃虎,坑死人不偿命。

而且谁也不会想到,这哥俩如今虽然才21岁,但是他们已经拿到了哈佛大学金融、经贸管理的双学位,他们的目标也非常简单,那就是子承父业,将强者集团打造得更加强大,直接冲击世界50强,目前,还在实习的两人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了不菲的业绩,全都担任着强者集团市场部销售经理的角色,不过强者集团内部真正知道他们两个人身份的并不多。

两人接到柳擎宇的电话,全都显得十分兴奋,立刻叫嚷着说要过來找柳擎宇过來喝酒,被柳擎宇给训了一顿:“喝什么喝,啥时候不能喝,你们赶快帮我把消息扩散一下,我明天就要举行项目推介会了,如果投资商來得少了我岂不是要丢脸。”

听老大这么一说,这小哥俩也就不再坚持,不过徐爱国还是笑着说道:“老大啊,今天晚上这顿酒可以免,明天晚上可不能免,我们要是不把你给灌醉了,绝不收兵。”

柳擎宇笑着说道:“好,沒问題,办完正事,我和你们一醉方休。”

这时,肖天龙突然说道:“老大啊,既然你们瑞源县要搞项目,要不我干脆跟我老爸建议一下,让强者集团直接出资参与得了。”

柳擎宇笑着摇摇头说道:“这个项目你们就不要参与了,毕竟你们的级别太低了,而且现在强者集团有专业的职业经理人,这个项目是否参与由他们负责,你们只负责帮我把消息扩散一下就成,等你们什么时候拥有决策权的时候,就算你们不参与我也得拉着你们参与。”

两人全都笑了起來,他们听的出來,老大这是在为他们着想,毕竟他们现在的级别太低了,如果贸然参与进來,可能对他们未來的成长不利。

等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再次忙碌起來,身为新时代的瑞源县县委书记,他也是有着自己的微薄、微信的,而且都是经过官方认证的,他的微薄粉丝数量也达到了二百万,虽然算不算是大V,但也算得上一个中V了,他之所以能够有这么多粉丝原因很简单,柳擎宇自从进入官场之后一路风波不断,有数次风波更是在全国范围内都闹得沸沸扬扬的,而且每次风波之后事实都证明,柳擎宇的决策是正确的,做法是正确的,再加上柳擎宇如此年轻就成了瑞源县县委书记,柳擎宇成为了很多年轻人心中的偶像,成了很多老百姓眼中的包青天。

登陆微薄、微信之后,柳擎宇直接把自己之前确定的话題给发布了一下,随后,又发布了一下面向全世界招收三省枢纽项目投资商的消息,当然,在微博、微信上,柳擎宇的消息还是显得比较谨慎的,毕竟这是公共平台,他只是实事求是的宣布瑞源县正在规划三省枢纽项目,这个项目总投资是1200亿元,项目前景广阔,但是每个投资商最多只能投资30%。

平时的时候,柳擎宇很少动用微博和微信这两个平台來发布消息,因为他沒有多少时间來刷这个,他的主要精力几乎全都放在了政务处理上,所以,虽然柳擎宇的粉丝数量不小,但是他的微博总数也不过是几十条而已,而这几十条微博微信主要是介绍瑞源县的投资环境的。

然而,让柳擎宇沒有想到是,当他在微博上发布了接连两条消息之后,他的微博一下子就炸锅了。

尤其是柳擎宇所发布的第一个1000万招聘形象代言人的消息,引起了很多网民铺天盖地的指责之声,很多人甚至直言不讳的指出柳擎宇这是在浪费瑞源县老百姓的救命钱,更有人说柳擎宇在搞政绩工程,还有人认为这个过程可能会存在腐败和利益输送,甚至还威胁说要向纪委部门举报柳擎宇,对于这些回复和评论,柳擎宇只是一笑置之。

因为对他而言,第一个消息的目的是吸引各路新闻媒体的注意,让更多的媒体记者在明天项目推介会的时候能够涌入到新闻发布会现场,为项目推介活动提供更为广阔的舆论报道渠道,至于其他人如何评论他并不在意。

柳擎宇把更多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第二天微博上。

然而,让柳擎宇感觉到比较郁闷的是,在第二条微博上,出现最多的还是铺天盖地的批评的声音,很多人认为一个小小的县城就要搞这个三省枢纽工程根本就是自不量力,更有人指出瑞源县简直是在痴人说梦,还有人指出瑞源县的财政收入才1个多亿,竟然想要整一个1200亿的工程,肯定是柳擎宇这个县委书记想要政绩想疯了。

指责,怒骂,批评,泼脏水。

微博世界虽小,却折射出了人性的复杂,折射出了人心百态。

就在这时,柳擎宇的私信处突然闪烁了起來,柳擎宇打开私信一看,是一个注册不到2个月,粉丝数量为0的新的账号,对方的网名叫满江红。

在私信中,满江红问道:“请问柳书记,你们这个项目通过审批了吗。”

柳擎宇是个实在人,直接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县里、市里已经通过了,省里正在送审过程中。”

柳擎宇刚刚回复,对方便再次提问了:“请问你有把握让这个项目通过审批吗。”

柳擎宇的回答更为干脆:“沒把握,但是我在努力争取,我相信这个项目肯定会通过审批的。”

对方似乎沉默了一会,再次问道:“为什么要设定30%的投资限额呢。”

柳擎宇直言不讳道:“为了防止一家独大,形成彼此牵制。”

满江红立刻再次提出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題:“那如果要是投资商们彼此之间勾结起來呢,还怎么形成相互牵制。”

柳擎宇直接给出了一个笑脸表情,随后回答道:“合同约定。”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是这里面的含义很深,对方似乎也看出了一些什么,最终直接回复道:“谢谢。”

随后满江红便不再说话了,柳擎宇笑了笑,也并沒有在意,继续浏览起其他的评论和私信。

柳擎宇一直忙碌到凌晨1点左右,直到微博上的人气值缓缓下降的时候,柳擎宇这才伸了伸懒腰,关了电脑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然而,往床上一躺,原本身体已经十分疲惫的柳擎宇却睡不着了。

原因很简单,柳擎宇的大脑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开始思考起明天的项目推介会來。

虽然柳擎宇自认为自己这一次策划这次的项目推介会花了很大心思,动用了很多的人脉,但是最终的效果如何却不能确定,虽然在自己的微博上人气十分火爆,但是柳擎宇却非常清楚,网络上的热闹并会有太多能够折射到现实生活中來,即便是有些人在网络上大声宣布要参加这次的项目推介会,实际上,真正开始的时候,那些叫的最响亮的人却最有可能是根本不会來的人。

网络的虚拟性给很多人提供了发泄心情、表达意见的场所,但是也催生了一批吹牛高手,他们最喜欢的就是把自己吹的多牛多牛,对你多么关心多么认可,但是一旦真正需要行动的时候,他们就会溜之大吉,躲在暗处看你的笑话。

这也是一种人性,人性之恶。

每个人的人性之中都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网络的虚拟让很多人把人性恶的一面充分的展现了出來。

柳擎宇就这样躺在床上,一会思考着如果万一要是來参加项目推介会的人特别少自己该怎么办,一会又思考着万一要是來的人比较多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这种十分脑袋、忧虑的心情之中,柳擎宇不知道熬到了什么时候才沉沉睡去。

一觉醒來,已经是日上三竿。

由于上午沒有什么工作安排,柳擎宇直接去西郊别墅看望了一下爷爷刘枫宇和奶奶梅月婵,中午的时候还亲自下厨给爷爷和奶奶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这让刘枫宇和梅月婵全都十分开心。

吃个饭之后,刘枫宇把柳擎宇叫道自己的书房,笑着说道:“擎宇啊,听说你要搞什么三省交通枢纽项目,你知道不知道这个项目里面的困难。”

柳擎宇点点头:“知道。”

刘枫宇脸色显得有些阴沉:“你不知道,我这样跟你说吧,你们白云省两个邻省的主要领导,一个是你爸刘飞的主要竞争对手,一个是和我们刘家关系十分不睦的政敌。”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