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困局重重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7-30    作者:梦入洪荒

陈梦妍真的猜对了,秦帅的的确确是径直向他走來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來到陈梦妍的身边,秦帅突然单膝跪地,将嘴里的玫瑰花和那只装着字画的精致黄花梨木盒双手举起送到了陈梦妍的身前,大声说道:“美丽与才华并重,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的陈梦妍女士,你的美丽与气质让我深深的迷醉,自从认识你以后的这三年多來,我每天每夜的梦里都有你那女神般的影子,可是,由于咱们分处两地,想要见你一面实在太不容易,而且还名不正言不顺,现在,我借着这个机会,真诚的向你表达我内心最诚挚的想法,请你做我的女朋友吧,我给你两个选项,A是你同意,B是你喜欢我,美丽的女神啊,请给我一个选项吧。”

秦帅说完,全场顿时响起了一阵哄笑之声。

秦帅的这番表白绝对是超级有个性啊,不仅马屁拍得惊天动地,两个选项更是将他死皮赖脸的劲头展露无疑。

不过这人啊,都是喜欢看热闹的动物,尤其是此情此景之下,很多人都开始大声起哄道:“答应他,答应他。”

随着起哄声想起,众人的焦点全都聚焦到了秦帅和陈梦妍的身上。

此时此刻的陈梦妍早已经俏脸通红,红霞满天,眼神中充满了羞涩。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前來香港佳士得拍卖会的消息竟然被这个无赖的家伙给知道了,而且也不知道这个平时就连去找自己都是坐公交车过去的家伙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弄來了一亿五千万來竞拍这副唐伯虎的真迹,而真正让她感觉到内心震撼的还是这个无赖竟然把这副竞拍來的字画献给了自己。

此刻,陈梦妍的内心的确有些激动了,再回想起这三年來这个死皮赖脸的家伙几乎从來沒有缺席的护送和陪伴,回想起这个家伙风雨无阻的执着与出现时间的精准,再回想起这一次突然沒有看到这个无赖之时的些许不适,陈梦妍突然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个无赖的存在,他已经成了自己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这个无赖今天的挥手亿金送红颜的举动更是让陈梦妍震撼和感动,她并不在乎秦帅送给她的这幅画值多少钱,因为对她而言,字画的价值就在于收藏与陶冶情操,在于感悟古人那巧夺天工的技艺,真正感动她的是秦帅的这份心思。

不过陈梦妍毕竟是女孩,虽然内心深处已经被秦帅微微打动了,但是此时此刻,众目睽睽之下,她还是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内心深处也充满了羞涩,心中暗道:“你这个呆子,难道就不能找个沒人的地方向我表白吗,真是傻透了。”

心中想着,陈梦妍满脸羞红的站起身來,狠狠的白了秦帅一眼,娇嗔道:“你这个人烦不烦啊,就知道缠着人家,真是阴魂不散,讨厌。”

说着,转身迈步向外走去,此刻,秦帅的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他以为陈梦妍不喜欢他,已经拒绝了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梦妍走了两步之后却又突然走了回來,伸出芊芊玉手一把拿过那只玫瑰花嗔怒道:“哼,这只玫瑰花我先拿走了,省得你到处找女孩献殷勤。”

说完,陈梦妍犹如一只受惊的狐狸一般,匆忙逃离现场。

只剩下有些呆头鹅一般的秦帅还单膝跪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再聪明的男人,一旦谈上恋爱,也有智商飞快下降的时候。

看到秦帅还跪在那里发呆,旁边一位60多岁的老头拍了拍秦帅的肩膀说道:“小伙子,还不赶快追出去啊,人家沒有拒绝你就是同意了你的要求,还不赶快去追啊。”说着,老头还塞了一张名片到秦帅的手中说道:“这是我的名字,你拿着,有时间了给我打个电话,我跟你谈谈我的泡妞技巧,我告诉你吧,想当年老夫可是情场王子啊。”

听到这位老伯的指点,秦帅立刻好像想明白了什么,连忙收好名片向老头笑了笑,立刻起身向外追了出去。

而此时此刻,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白云省南华市。

柳擎宇躺在床上,却是眉头紧锁。

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接到了瑞源县县委办主任宋晓军打过來的电话:“柳书记,咱们县里刚刚接到黄市长的电话,黄市长说市里对于咱们瑞源县的这个高速公路项目十分重视,但是却发现咱们瑞源县对于这个项目的工作力度不够,推进速度太慢了,所以市里十分不满。

黄市长还说,有鉴于此,为了更好的推进这个项目,为了让老百姓更快的得到实惠,改善瑞源县的交通,市里决定最后再给咱们瑞源县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一个星期之内瑞源县要是再也无法融到资金,那么有关咱们瑞源县高速公路项目的主导权和管理权将会由市里接手。

柳书记,我看这黄市长这不摆明了逼着咱们向日本人妥协吗,我真怀疑这个黄市长是不是收了日本人的好处啊,他的这种做法也太过分了,柳书记,真的希望您能够尽快回來主持县里的全面工作啊,否则的话,恐怕这个高速公路项目真的要被市里给拿走了。”

柳擎宇听到这里,不由得眉头一皱,脸色有些阴沉着说道:“晓军主任,现在县里的其他常委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

宋晓军苦笑着说道:“我给您打电话就是向您汇报这个消息,现在县里常委们的态度十分复杂,魏宏林县长虽然之前和孙副书记一起在谈判的时候拒绝了日本人的无理要求,但是在接到黄市长的指示之后,他又改变了自己先前的态度,多方游说常委们向日本三灵银行方面妥协,答应他们的条件,这样就可以融到足够的资金,把整个项目留在瑞源县,如此一來,这个高速公路项目也就变成了瑞源县的政绩,到那个时候,大家都有份,现在很多常委们对于魏县长的这个提议还是比较重视的。

孙副书记那边现在一直保持着沉默,但是他的阵营之中,已经有一名常委表态赞同魏宏林县长的意见了,我估计这件事情如果要是上常委会讨论的话,恐怕大部分人会选择向日本人妥协,毕竟,在政绩面前,沒有人会愿意退缩,至于这个项目将來是否会让老百姓的利益受到损害,很多人未必会在意啊,他们更多看重的是政绩,柳书记,说实在的,我现在的心啊,拔凉拔凉的,我就纳闷了,为什么我们那么多的官员,怎么眼睛就喜欢盯着政绩呢,难道他们就不能为了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为了我们老百姓的利益,和您一样,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吗。”

宋晓军说话之时,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愤怒和失望,这一次,他真的有些寒心了。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大是大非面前是最能考验一个党员干部心志的时候,真的希望大多数同志们都能经受得住考验啊,这样吧,我和孙旭阳同志沟通一下。”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立刻拨通了瑞源县县委副书记孙旭阳的电话,电话接通了,电话里传來孙旭阳略显低沉的声音:“柳书记您好,我是孙旭阳。”

柳擎宇点点头,沉声说道:“旭阳同志,我听说市里就高速公路融资这件事情给咱们县里下达了最后通牒。”

孙旭阳惨笑一声说道:“是啊,据我所知,这件事情是黄市长在常委会上主持通过的,虽然戴书记极力阻止,但是大部分的常委们全都站在了黄市长那一边,戴书记很是无奈。”

“那你是怎样一种态度,你准备妥协吗。”柳擎宇直言不讳的问道。

孙旭阳苦笑着说道:“柳书记,说实在的,我非常支持您的意见,但是目前在咱们县里,我独木难支啊,而且我现在的压力很大。”

后面的话孙旭阳沒有在说下去,但是意思却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他虽然不认同市里的意见,但是却无力阻止,而且很有可能是有人向他施压了,他很难抗衡。

柳擎宇沉思了一下,沉声说道:“旭阳同志,你看你能不能在县里先支撑一下,让县里尽量在5天之内不做出向日本方面妥协的决定,其他的办法我去想,我需要5天的时间。”

孙旭阳听到柳擎宇的话之后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不过心中盘算了一下,他还是咬咬牙说道:“好,5天就5天,为了咱们瑞源县几十万老百姓的利益,这次我豁出去了,不过柳书记,我只能承诺我尽力支撑到5天,但是却不能保证肯定能够撑住5天。”

柳擎宇点点头:“好,那就辛苦你了。”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真的有些发愁了。

现在的他根本无法出院,而且就算是出院了也沒有用,因为到目前为止,市里只是给他下了免职命令,却沒有宣布恢复职务的命令,他现在只能算是一个正处级的干部,却沒有任何职务,瑞源县的事情他就是想要插手也沒有资格,因为从名义上讲,他已经不是瑞源县的县委书记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