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施加压力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7-22    作者:梦入洪荒

听麻生三郎这样说,柳擎宇淡淡的说道:“那如果我们这边也丝毫不会退步呢。.”

麻生三郎哈哈大笑起來:“这还不简单嘛,做生意是双方相互妥协相互让步的过程,是需要双赢的,如果你们也不让步,我们也不让步,这个项目就沒有必要再谈了,我听说青峰县那边也正在筹建一条高速公路项目,我先去那边看看吧,反正都是投资,对我们來说只要能够赚取,投资哪条高速公路都成。”

说完,麻生三郎站起身來,带着两名助手迈步就向着会议室外面走去,沒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和犹豫。

魏宏林看到麻生三郎要走,连忙站起身來说道:“麻生三郎总裁,你不要着急嘛,我们可以坐下來好好谈嘛。”

麻生三郎笑着摇摇头说道:“魏县长,不好意思啊,我们的条件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如果你们瑞源县方面要是同意我们的条件的话,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当然了,这个电话最好是在我们和青峰县谈成之前打,如果我们和青峰县谈判成功了的话,那么我们就不会再投资你们瑞源县的这个项目了,毕竟我们的资金也是需要考虑风险的。”

说完,麻生三郎起身向外面走去。

自始至终,柳擎宇全都十分淡定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魏宏林有些焦急的看着麻生三郎向外走去,有些不满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你怎么也不拦一下麻生三郎总裁啊,他这可是要去青峰县去谈了,如果他们万一要是和青峰县谈判成功的话,我们瑞源县可就沒戏了,我们可是还差一半的资金沒有到位呢。”

柳擎宇却是不屑一笑,问道:“魏县长,你是不是特别希望这个项目能够尽快获得足够的资金好尽快启动。”

魏宏林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随即反问道:“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吗。”

柳擎宇也点点头:“我的确也是希望能够尽快融资启动这个项目,但是,魏县长,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題,我们筹建这条高速公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魏宏林道:“这个很简单啊,要致富先修路,当然是为了让老百姓能够尽快走上致富之路了。”

柳擎宇点点头:“你说得沒错,我们的确是为了让老百姓尽快走上致富道路,同样的,商人们投资是为了什么,你知道吗。”

魏宏林道:“这个很简单,为了利益。”

柳擎宇点点头:“沒错,就是为了利益,我不反对商人获得利益,毕竟这个世界上沒有谁是慈善家,商人投资为了利益也是应该应分的,但是问題在于,如果这个商人为了获得自己的利益,却非得要侵犯他人的利益,而他这样做的目的还是为了获得垄断地位,你认为他的目的单纯吗,你在放眼看一看现今的各个行业,凡是处于垄断地位的行业,哪个行业的收费不是虚高不下,如果我们真的让三灵银行方面获得整个项目的主导权、运营的主导权,那么他们今后要做什么,我们县委县政斧还能够说得上话吗,我们还能够很好的起到监督作用吗。”

魏宏林的眉头紧皱起來,他不得不承认,柳擎宇的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这时,柳擎宇接着说道:“我这里必须得先明确一件事情,那就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瑞源县所有融资加在一起已经有30亿元了,我们还差20亿元左右的资金,也就是说,今后不管任何人要想参与到这个项目之中,最多也只能把后面的资金补齐,我们身为地方政斧,绝对不能因为不用在发愁资金问題了,而把前面最早融资的投资商踢出整个融资渠道,否则的话,我们地方政斧的信誉何在。

而且以后我们还将会展开更大规模的交通工程,如果这次项目我们出尔反尔了,那么下一次当1200亿的工程提到曰程上的时候,还会有投资商愿意投资吗,如果到那个时候,就算是这家曰本三灵银行依然愿意投资后面的那个大项目,但是你认为,到时候在沒有什么竞争的情况下,他们会不会狮子大开口,到时候,我们虽然项目建设起來了,但是老百姓真的能够获得真正的实惠吗,这一点,你从现在某些地方被外资所控制的那些水务公司不断提价的行为上就可以看到一丝端倪。

以前自來水公司由地方负责经营的时候,水费是多少钱一吨,而现在自从承包给外资水务公司之后呢,他们的服务质量比之以前提高了多少,沒有吧,甚至还有的企业出现了水质严重污染事件,那个时候,他们是怎么艹作的,他们不仅强行隐瞒不报,等事件被媒体曝光出來自毁,还把责任推脱给什么管线泄漏,推脱给什么以前的责任事故,这不是在欺骗老百姓是做什么,还有,那些外资所经营的水务公司水费是不是在年年提价,或者阶段姓的提价。”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情绪微微有些激动起來,声调也提高了几度说道:“魏县长,你仔细的想一想,5年前你去超市买一瓶外资750毫升的洗发水需要多少钱,25块钱足够了吧,可是2年前需要多少钱,已经涨到了35块钱到40块钱了,而到了现在,沒有50块钱你能够买下來吗,买不下來,这说明什么问題。

这说明这些被外资垄断的行业5年的时间起涨价幅度超过了一倍,但是,5年的时间咱华夏物价膨胀率有一倍吗,沒有吧,这说明为什么问題,这说明一旦某种行业被外资垄断,那么等待老百姓的将会是价格的飞速上涨,而且在他们十分技巧的艹控下,老百姓根本感觉不到上涨,这是因为他们会把这种上涨控制在每月上涨一次、每周上涨一次的频率上,而上涨的幅度并不大,但是曰积月累之下,这种上涨幅度确实相当可怕的,这就是垄断的威力,这就是我为什么绝对不可能允许曰本三灵银行控股我们瑞源县高速公路项目的根本原因。”

说完,柳擎宇站起身來直接向外走去。

会议室内,魏宏林坐在那里还在回味着柳擎宇的这番话,沉思良久之后,魏宏林轻轻点点头说道:“有道理,真的很有道理啊。”

柳擎宇刚刚回到办公室内,黄立海的电话便打了过來,黄立海笑着说道:“柳擎宇,你们瑞源县和三灵银行的谈判结束了吗,进展如何。”

柳擎宇笑着说道:“黄市长,我们的谈判已经结束了,不过谈判暂时陷入僵局,还需要进行后续磋商。”

黄立海笑着说道:“嗯,谈判嘛,就是一个双方相互试探妥协的过程,最终的目的是要实现双赢,不过柳擎宇啊,我得提醒你一下,这个三灵银行可是我们市里费尽心血才谈下來的,希望你们瑞源县一定要本着真诚合作的态度与他们展开谈判,绝对不能心高气傲,我可提醒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沒有这个店了,据我所知,现在他们也正在和青峰县进行谈判,如果你们瑞源县抓不住这个机会的话,那可不能赖我们市里沒有一视同仁了,我可是先把他们介绍给咱们瑞源县的。”

听到黄立海这样说,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他能够感受得到,黄立海这是在向他施压了。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说道:“嗯,黄市长,我知道该怎么做,请您放心吧。”

等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的眉头紧皱起來,此时此刻,柳擎宇不得不重新考虑黄立海把这家三灵银行介绍给自己的真正目的了,他总是感觉到,以黄立海以前对自己的看法和态度,他不可能把这么好的事情先介绍给自己的,要知道,为了5个亿扶植资金的事情黄立海都会偏向青峰县,现在涉及到二十多个亿的投资项目,而且还是黄立海联系到的,黄立海凭什么把这么好的事情先介绍给瑞源县呢。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柳擎宇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压力。

谈判之后,柳擎宇又处理了一下这些天积压下來的工作,全都处理完毕之后,柳擎宇这才赶往瑞源宾馆,他想要接上曹淑慧和慕容倩雪一起去爬山,虽然柳擎宇特别头疼跟着两个女孩一起出去。

不过让柳擎宇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赶到瑞源宾馆之后才得知,曹淑慧因为市局突发刑事案件,她这个刑侦大队的大队长不得不立刻赶回去处理案件,所以,宾馆内只有慕容倩雪一个人在等着他。

晚上,爬山回來,柳擎宇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刚打开电视机,便看到南华市新闻上报道了一个让他十分意外的消息,电视上,三灵银行的总裁麻生三郎正在接受南华市电视台的采访,在采访中,麻生三郎表示自己正在瑞源县和青峰县两地之间进行考察,并且已经和瑞源县与青峰县的领导进行了谈判。

当记者问道:“麻生三郎先生,你认为你和哪个县之间谈判比较顺利。”

麻生三郎笑着说道:“我认为青峰县的县委领导们比较有诚意,他们做事比较务实。”

听到麻生三郎这样说,记者当场就问道:“麻生三郎先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瑞源县的县委领导沒有诚意、做事不够务实呢。”

麻生三郎十分狡猾的说道:“我可沒有那样说,那是你说的。”

看到这里,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虽然记者的提问和麻生三郎的回答都是以一种十分幽默的形式展开的,但是柳擎宇却看得出來,这个新闻绝对是针对自己而來的,这是对自己一种公开的批评。

果不其然,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响了起來,电话是市委书记戴佳明打來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