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柳哥真的怒了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7-15    作者:梦入洪荒

此刻的郭增杰身体靠在椅子上,正在闭目养神,二郎腿一翘一翘的晃动着,十分的惬意。.

柳擎宇进來的时候,郭增杰只是抬起眼前看了一眼,便接着闭起了眼睛,继续翘动着二郎腿,嘴里开始哼起了小曲。

柳擎宇坐在郭增杰对面,淡淡的说道:“郭局长,该醒醒了。”

郭增杰有些不满的睁开眼睛,皱起眉头说道:“小柳啊,你來得这么早啊,有什么事情吗。”

柳擎宇沉声说道:“郭局长,属于我们瑞源县的那笔拨款您要回來了吗。”

郭增杰露出一副诧异之色说道:“属于你们瑞源县的拨款,这事情我不知道啊,啥时候有属于你们瑞源县的拨款了,要不我让下面的人留意一下,有消息了我亲自通知你。”

说话之间,郭增杰嘴角上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他今天就是要好好的戏耍戏耍柳擎宇,因为他儿子已经放出來了,他再也不需要受到柳擎宇的牵制了。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郭增杰一眼,淡淡的说道:“听说郭正辉已经被放出來了。”

郭增杰满脸得意的点点头:“是啊,已经放出來了,某些人的阴谋可能要破产了。”

“这么说來,那些属于我们瑞源县的资金你也不会原物璧还了吗。”柳擎宇的脸色依然平静,但是眼底深处却已经略过一丝寒光。

郭增杰故意做出一副十分不屑的样子说道:“柳擎宇同志啊,我想你记错了吧,我好像沒有答应你任何事情吧,至于原物璧还,更是无稽之谈,我又不欠你们瑞源县任何东西,我什么要原物璧还。”

柳擎宇的脸上依然带着十分淡定的笑容,轻轻的站起身來,突然猛的一伸手抓住了郭增杰的衣领,直接把郭增杰从办公椅上揪了出來,随即一路揪着郭增杰拉开方面就那样直接向交通局外面走去。

这一下,郭增杰可有些害怕了,他颤声说道:“柳……柳擎宇,你要干什么。”

柳擎宇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根本就不搭理他,继续拉着他的衣领向外走去。

此刻,整个走廊内人來人往的也有不少人,不过看到柳擎宇揪着郭增杰却沒有人去管,也沒有人敢管,大家全都驻足围观,毕竟柳擎宇前段时间揪着发改委主任往外走有人上前想要去帮忙被暴揍一顿的消息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所以现在人们全都以自保为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时,看到周边有不少同事,郭增杰立刻大声说道:“柳擎宇,你放开我,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国家机关,你这样做属于违法行为,打人是严重的犯罪。”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我打你了吗。”

柳擎宇这话一说出來,顿时引发一阵哄笑之声,因为柳擎宇只是揪着他的衣领往外走,并沒有打他,这句话也罢郭增杰给噎住了。

郭增杰稍微顿了一下,立刻大声说道:“柳擎宇,你立刻放开我,否则我可要报警了。”

柳擎宇不屑一阵冷笑:“报警,你随便。”说着,柳擎宇继续揪着郭增杰往外走去。

郭增杰有些着急了,怒声说道:“柳擎宇,你要拉着我去哪里。”

柳擎宇道:“去找黄市长,我要当着黄市长的面和你好好理论理论。”

听到是区找黄市长,郭增杰心中立刻放松了很多,急声说道:“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柳擎宇摇摇头道:“不我信任你,你当面答应的事情都可以反悔,你这个人根本沒有任何诚信可言,还是我揪着你比较保险一些。”

说着,柳擎宇就那样揪着郭增杰一路向着市政斧的方向走去。

交通局就在市政斧的斜对面,只要穿过一条马路就可以到了。

所以柳擎宇揪着郭增杰的衣领就犹如老鹰抓小鸡一般抓着他走进了市政斧的大门。

对于郭增杰和柳擎宇值班门卫很是熟悉,所以并沒有阻拦,他们一路就保持这种姿势走进了市委市政斧大院内。

此刻,早已经有好事之人将柳擎宇揪着郭增杰前往市政斧的消息传到了市政斧,市长黄立海那边也已经得到了消息,他听完之后当时脸色就阴沉了下來,立刻给市委组织部部长廖锦强和市委宣传部部长邱新平打了个电话,让两个人立刻赶出去阻止柳擎宇的行为。

毕竟,一个堂堂的交通局局长被一个县委书记揪着到市长的办公室去实在是太不成体统了,这样做,对于他这个市长的形象是一个打击。

廖锦强和邱新平两人接到黄立海的电话之后立刻相约一起走出了市委大楼,向着市政斧办公大楼走去。

市委办公大楼和市政斧办公大楼在同一个大院内,各有一座办公楼,他们两人走出來的时候,正遇到柳擎宇揪着郭增杰來到了市政斧办公大楼的楼下,两人拦住了柳擎宇他们的去路。

廖锦强皱着眉头说道:“柳擎宇同志,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市政斧,国家机关,还不赶快松手。”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廖锦强一眼说道:“廖部长,不是我不给您面子,而是这个郭增杰实在太油滑,说话不算数,我担心我一松手他就跑掉了。”

邱新平立刻站出來说道:“柳擎宇同志啊,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这样做的影响吧,现在整个市委市政斧大院的同志们都在通过窗户看着你这边呢,这样做对你的形象和影响都不好。”

柳擎宇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邱部长,说实在的,我柳擎宇的形象好像在某些人的眼中就从來沒有好过,黄市长说的非常清楚,他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今天,我就是要把这个郭增杰带到黄市长的办公室去,当着黄市长的面和他进行对质,我要让黄市长既看到过程,又看到结果。”

说话之间,柳擎宇沒有任何放手的意思。

然而,此时此刻,郭增杰看到邱新平和廖锦强亲自过來了,立刻底气就足了起來,他认为这两个人过來是为自己撑腰來的,因为他知道,这两个人全都是黄市长的铁杆嫡系盟友,而自己则是黄市长的嫡系亲信。

所以,郭增杰立刻使劲的挣扎着,想要挣脱柳擎宇的控制,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喊道:“柳擎宇,你给送手。”

然而,此刻的柳擎宇一只大手犹如铁钳一般狠狠的钳住了郭增杰的衣领,他想要挣脱都很难,再加上郭增杰的西装是价值好几千块钱的名牌西装,质量还是过硬的,所以,他挣扎了半天也无法挣脱。

柳擎宇看到郭增杰挣扎,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然而,此刻的郭增杰胆气很足,毫不畏惧的和柳擎宇对视着,怒声说道:“奶奶的,柳擎宇,你他奶奶的敢打我试试。”

柳擎宇冷冷的反问了一句:“你让我打你。”

郭增杰此刻也是怒意十足,说道:“你打啊……”其实,郭增杰后面还有一句话呢,他后面的话是你要是敢打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他。

他的本意是只要柳擎宇打自己,自己就可以用柳擎宇打人的理由状告柳擎宇,让派出所的人把柳擎宇给抓起來,他现在这样揪着自己自己沒有脾气,但是柳擎宇只要动手打人,那可就是柳擎宇的不对了。

然而,郭增杰的话还沒有说完呢,柳擎宇便猛的伸出另外一只手啪啪啪啪左右开工给了郭增杰四个大耳光,打完之后,柳擎宇笑着看向廖锦强和邱新平说道:“两位领导,你们可都是市委常委,你们可得给我作证,这可不是我主动打他的,而是他求着我打他的,我这个人心比较软,最受不了别人求我了,而且我这个人一向比较喜欢帮组别人,既然他求着我打他,那我只能勉为其难的帮助他实现愿望了,这一点还请二位领导给我作证啊。”

柳擎宇说完,郭增杰气得差点沒晕死过去,这柳擎宇也太无耻了,他竟然拿着自己的话來说事,郭增杰气得用手指着柳擎宇的鼻子说道:“柳擎宇……你……我沒有让你打我。”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你问问廖部长和邱部长,刚才你有沒有说让我打你。”

廖锦强和邱新平看到这种情况,也比较郁闷,他们沒有想到,柳擎宇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难缠,竟然抓住郭增杰言语之中的漏洞堂而皇之的打了郭增杰两个大嘴巴,这哪里是在打郭增杰啊,这根本就是在打黄市长的脸嘛,谁不知道郭增杰是黄市长的铁杆亲信啊,尤其是现在还有他们两个在场的情况下暴打郭增杰,这让他们两个人的脸上也感觉很沒有面子。

廖锦强发现现在根本无法劝服柳擎宇,只能冲着想要大声驳斥柳擎宇的郭增杰说道:“好了,郭增杰,不要在乱说话了,先去黄市长办公室。”

说着,廖锦强迈步向前走去,邱新平随即跟上,在他们身后,柳擎宇单手揪着郭增杰的衣领子十分张扬的向着市长办公室走去,留下身后一道道充满了震惊和狐疑的目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