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顺势而为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6-29    作者:梦入洪荒

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孙旭阳却并沒有当场提出來,至于魏宏林更沒有提出任何异议,毕竟他非常清楚,柳擎宇愿意在下一届农贸会的时候分给自己一块政绩,尤其还是宣传这个领域的政绩,他也非常知足了。.

原本魏宏林是想要给柳擎宇捣乱的,但是现在有了政绩可拿,而且还是分量不小的政绩,他也就暂时把自己的阴暗想法给压了下去,至于其他常委们就更不会有意见了,自己都已经进入筹备小组了,只要农贸会有政绩,只要自己稍微做那么一点点的工作,只要有了宣传点,就会有政绩,更何况这政绩还是凭空得來的。

所以,这一次,在第二届农贸会的问題上,瑞源县县委常委们取得了一致意见,大家都想要在把这一届农贸会办好的同时,将下一届农贸会办得更好。

农贸会还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整个瑞源县最近这段时间频繁成为各大电视台和网络媒体的焦点,柳擎宇新创的现场检测认证处理模式成了大家争先报道的核心,这次农贸会上,最为风光的参展商自然是刘小胖的华安集团和刘小飞的腾飞公司,身为整个农贸会上,最先被认证通过并确认安全的种子经销商,他们这一次过來准备的异常充分,仅仅是货源就准备得非常充足,他们之所以敢这样做一方面是是因为他们对柳擎宇的信任,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打算在瑞源县这里占据一席之地。

而且在柳擎宇的穿针引线之下,刘小胖和刘小飞在经过协商之后,决定结成战略联盟,实现市场、渠道共享,联起手來共同抵御外资种子企业对华夏本土企业的围剿,坚决撑起本土企业的旗帜,为本土企业争取一席之地,为种子市场虚高的市场价格降温,让老百姓获得更多的实惠和利益。

而很多地方也开始模仿起瑞源县的模式展开了他们自己的农贸会,只不过市场这东西就是这么现实,瑞源县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们首先开创了这种模式,是因为白云省卫视频道对他们进行了史无前例的电视直播,别的地方想要效仿,当地领导未必有这个魄力啊。

所以,很多地方只是简简单单的采取现场认证处理却并沒有办法赢得公众的心理认同感,而且缺少了三大外资种子企业这种重量级的处理对象,老百姓怎么可能会认同呢。

就在瑞源县的所有常委们、干部门全都把注意力放在本次农贸会的时候,身为本次农贸会的总设计师柳擎宇却早已经跳出了农贸会这个政绩馅饼,开始坐在办公室内筹划起瑞源县的未來。

柳擎宇的对面,坐着的是县委办主任宋晓军。

“晓军主任,你认为我们瑞源县的经济要想发展,制约我们最大的瓶颈是什么。”柳擎宇问道。

在经过农贸会这次事情之后,柳擎宇对宋晓军的能力有了充分的认识,宋晓军在这一次农贸会筹备过程中的表现堪称惊艳,除了刘小飞、刘小胖这两个人所带领的团队是柳擎宇联系的以外,其他的像找來检测仪现场检测、现场评审和认证等建议都是宋晓军提出來的,并且在柳擎宇的支持下由他亲自协调准备的。

柳擎宇已经看出來了,宋晓军这个县委办主任并不像一些县级地方的县委办主任那样,只是把目光局限在本县那一亩三分地上,宋晓军的目光是相当深远的,眼界也比较宽,思路比较广,所以现在柳擎宇比较喜欢喝宋晓军一起來商量一些事关瑞源县发展的大事。

柳擎宇虽然十分聪明,但却并不自负,他深知一人计短、两人计长的道理。

宋晓军听到柳擎宇的问題之后,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柳书记,我认为真正制约我们认为瑞源县发展的核心瓶颈就是交通,这一点,通过本次农贸会就可以看得出來,在外省卖10块钱的种子运到了我们瑞源县至少要卖15块钱经销商才能不赔本,但是如果运到白云省的其他地市,却只需要13元就可以了,剩余的2元就是我们瑞源县多出來的运输成本。

身为三省交界地方的农业大县,我们瑞源县却沒有一条高速公路通过,距离我们最近的机场也在300公里以外,虽然我们附近有一条河,但是由于河道情况比较特殊,无法通航,所以,我们瑞源县就相当于偏居一隅,要想发展起來,交通问題不解决恐怕很难。”

听完宋晓军的这番话之后,柳擎宇使劲的点点头,宋晓军的意见和他不谋而合,柳擎宇已经深深的意识到,瑞源县交通情况滞后所带來的种种弊端。

柳擎宇问道:“晓军主任,咱们瑞源县有沒有省一级的规划单位对咱们瑞源县进行过道路规划,提出一些设计建议。”

宋晓军苦笑着说道:“省建设厅、省建筑规划设计院倒是來我们瑞源县考察过,但是他们给出的最终意见是除了修一条高速公路把我们瑞源县和南华市的高速公路连接起來以外,根本沒有什么好的办法,但是问題在于,目前南华市的财政状况比较吃紧,我们瑞源县就更别提了,谁都想要修建瑞源县到南华市的高速公路,但是即便连接到到距离我们最近的南华市高速公路网也需要70公里,要想修建这段高速公路至少需要70多亿元以上,这笔巨款别说是市里了,就算是省里也不愿意出。”

柳擎宇皱着眉头说道:“为什么省里不愿意出。”

宋晓军苦笑着说道:“最关键的还是省里认为我们瑞源县身为一个农业大县,每年的财政收入不过一两个亿,而且整个瑞源县的GDP也非常小,给我们瑞源县修建高速公路就等于浪费资源啊,如期那样,还不如把这笔钱投入到能够产生更多产出的地方。”

柳擎宇听到宋晓军这样说,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來,沉声说道:“这话是谁说的,怎么这么缺心眼啊,正是因为我们瑞源县经济不够发展,所以才更需要修建高速公路,否则一直不修的话,我们瑞源县如何发展和崛起。”

宋晓军苦笑着说道:“这话是省交通厅厅长范昌华在会议上亲口说的。”

柳擎宇心中一下子就记住了范昌华这个名字,这个范昌华也太沒有脑子了,他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呢。

柳擎宇眉头紧皱说道:“难道以前我们瑞源县的人就沒有争取一下吗,黄市长不是从咱们瑞源县走出去的吗,他怎么就不为咱们瑞源县争取一下呢。”

宋晓军再次苦笑着说道:“哎,黄市长倒是想要争取,但是省里不愿意给钱啊,紧靠着市财政根本无法把这个项目给支撑起來。”

柳擎宇道:“难道就沒有考虑引进投资商联合开发吗,这个模式在很多地方都已经运行过了啊。”

宋晓军苦笑着说道:“市里和县里都曾经去找过一些投资商进行洽谈,但是人家过來一考察我们瑞源县的经济环境,直接全都摇头了,投资商认为,即便是建成了高速公路,以我们瑞源县的经济条件,也沒有足够的车辆往來于瑞源县与南华市之间,要想收回修路成本不知道得猴年马月呢,所以沒有人愿意投资。”

宋晓军的这个解释倒是合情合理,以瑞源县目前的经济条件和车流量,投资商的确很难收回成本。

然而,柳擎宇心中却有自己的算盘。

柳擎宇的目光落在了办公室墙面上挂着的那份巨大的白云省地图上,仔细的查看着。

宋晓军顺着柳擎宇的目光看去,却并沒有发现什么,他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时,柳擎宇站起身來,走到地图面前,用手在地图上两个点之间划了一条线说道:“晓军,你看,如果要是把我们瑞源县与距离我们最近的这条岳山市的高速公路网连接起來,然后我们再打通与吉祥省的翔安高速公路网连接起來,那么我们瑞源县不就成了连接白云省与吉祥省之间的交通咽喉要道了吗,另外,如果我们再想办法打通与赤江省之间的这条水路,我们瑞源县将会变成三省交通咽喉要道,仅凭这一点,我们瑞源县想要不发展起來都很难啊,到时候难道我们还需要再发愁什么高速公路收费的问題吗。”

宋晓军看到柳擎宇的手在地图上所画出的一条条线,心中顿时就沸腾起來。

柳擎宇的这个设想实在是太大胆了,这绝对是任何专家学者都不曾提及过的。

不过宋晓军最终还是苦笑着说道:“柳书记,你的这个设想绝对是超前的,而且的确有一些可行姓,但是你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这其中涉及到两条跨省的道路,协调起來十分困难,利益分配也很难平衡,另外,就算是与我们本省的岳山市高速公路网连通,这其中也是要打通一系列的隧道的,其中涉及到的问題非常之多,恐怕很难协调啊,尤其是资金,更是难筹集。”


下一篇:
上一篇: